109.第109章 对她步步追杀

    “说的也是啊!”

    左深懒洋洋地笑了起来,细长的桃花眼瞥过去,流光婉转:“我就喜欢玩唐烟那女人,够劲。”

    他这一笑,和往常大不一样,让他整个人,都抹上了森冷的气息。

    温尔城倏然站起来,脸色阴沉不定,其他人吓了一跳,但是也没什么动作。

    谁都没想到,素来都是沉敛压制的温尔城,会跨出长腿,直朝着左深的这边来,眼疾手快地就朝左深的左脸轰过去一拳。

    这一拳可打得重,左深的嘴角都流血了。

    这下子众人慌乱了,太让人不敢相信,温尔城这样斯文有礼的人,不要说打架了,就是和别人争辩都没有。

    他竟然动手打人,而且,打的那个人,还是左家太子爷。

    这结果可想而知。

    左深的长腿犀利地一收,高大的身体一点都不迟疑,扑过去毫不客气地在温尔城的脸上轰了一拳。

    同样是见血了。

    两个人还想再打,其他人见事情严重了,莫端亭抱着左深:“帝少,算了,都是自家兄弟,被人家看了笑话。”

    一边明成玉拉着温尔城,也是一阵劝。

    “你撒手,我今天非教训教训他不可。”左深的火爆脾气上来了,眼神暴戾阴狠。

    温尔城今天也像是着了魔一般,火气也不小。

    拉开明成玉的手,冷淡地回击:“阿深,教训这个词,应该是我来说的,你看看你把她当成什么了?”

    众人愕然,温尔城这是在为唐烟出口呢。

    左深听他这般说,竟然狂野肆虐地笑了起来,笑得收不住,嘲讽地说:“在这里,你最没资格为她出头。”

    他觉得好笑,伸手抹了抹嘴角上的鲜血,手指上沾了血,他低垂眉目看着,唇畔上有嗜血的笑:“别忘了,当年是你对她步步追杀的。”

    瞧见温尔城的眸子暗沉了下去,左深觉得心里熨帖顺畅了。

    他慵懒地把自己摔进沙发里,仰着下巴,狂肆地挑衅地冷笑:“要不是你对她那么狠,我又怎么能轻易地把她收入帐中呢?”

    左深在笑,阴森森地笑,眼底似笑非笑,挑衅地看着温尔城。

    温尔城觉得烦躁,用力地扯了扯自己的领带,也摔进了沙发上,半躺在沙发里,不吭声了。

    两个人本来就是一时火气,打了一架了,气也消了。

    莫端亭松了一口气,却是烦躁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烦闷地嘟囔:“唐烟这女人,还真是一个祸水。”

    “自古红颜多祸水,这句话,也不是没有什么道理的。”

    一直闲情得很的陆连城,可半点都不被左深和温尔城打架所影响,还是悠闲地品尝他的美酒。

    莫端亭看他那闲情逸致样,不满地说:“连阿城都着魔了,你倒是一点都不担心。”

    “这个担心得来吗?”陆连城一脸的无辜,耸耸肩又说:“这就是爱情的魔力啊,真让人不省心。”

    爱情?左深玩味地勾起唇畔,隐隐有些邪气。

    温尔城冷静了下来,忽然嗓音暗哑地说:“阿深,您什么女人没有,何必要缠着一个唐烟不放?”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