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第94章 我现在是铜墙铁壁

    拔掉针头,没有止血,她的手背上顿时就鲜血如注。

    “你不要命了是不是?”温尔城按住她的肩膀,把她按回了床~上,声音有些的微愠。

    她抬眸看着他,清冷地笑:“这也是我的命,不劳温先生费心。”

    温尔城的心里忽然像是有什么东西重重地碾过一般,疼得让他直不起腰来。

    她那双水澈晶莹的眸子,盛满了对他的怨恨和抗拒,还有冷漠的厌恶。

    他看见自己在她眸子里的倒影,像个丑陋的小矮人。

    从什么时候开始,少女唐烟那双总是对着他笑盈盈的眸子,柔软绵长,什么时候开始,已经变得这般冷漠

    敌视地看着他,把他彻底地划入了仇人的行列。

    顿时一阵恼怒,他手下的劲头重了几分,甩下狠话:“唐烟,你不求我,就等着你父亲的名誉,再在港岛所有人的口诛笔伐之中,被狠狠地再度践踏一回吧。”

    唐烟的脸色马上一白,温尔城就知道,也只有在他父亲这里生文章,才能撼动她这张伪装得严严实实的脸

    他们一起这么多年,她的性子是什么样的,他一清二楚。

    所以,出手的时候,总能快速而准确地击中她的要害,让她想要叫苦,都叫不出来。

    “温尔城,我父亲都死了这么多年了,你为什么还要这样对他?”

    唐烟的眼眶终于是有些红了,但是就是不肯再温尔城的眼前掉眼泪,死死地撑着。

    温尔城嗤之以鼻,残忍地冷笑:“这是他应得的,不是死了,就不用背负责任。”

    说罢,还狠狠地在唐烟的心口上补上一刀:“这些都是你逼我的,要是你乖乖回到我身边,我又何必做出这么多事情?”

    看着温尔城风轻云淡地说着这般冷酷的话,唐烟只觉得的心在一寸寸地碎裂。

    这就是她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

    “温尔城,你好残忍。”

    “不,不是我残忍,是你这个做女儿的太残忍,宁愿看着自己的父亲受辱,也不愿意自己受委屈。”

    温尔城最懂得怎么样去攻破唐烟心里的每一道防线,把她一步步地推向深渊。

    “我不会让你得逞的。”唐烟把眼眶里的眼泪给咽了回去,站起身来,语气坚定冰冷。

    随意用袖子擦掉手背上的鲜血,唐烟转身就走,却被温尔城紧紧地扣住手腕,他的力道很大,她的手腕几乎要碎裂开来。

    “唐烟,既然你的骨头这么硬,那我倒要看看,你怎么和我斗?”

    唐烟的心就像是被一把刀给扎入,疼得不得了,这个男人从来都不懂她的心的,他的心里,装着慢慢的仇恨。

    恣意妄为地把她推入深渊。

    她逼着自己眼角眉稍飞上一抹肆笑,转过头决绝地说:“温尔城,这辈子,上天下地,我都不可能再对你低头。”

    “是吗?我竟不知娇生惯养的唐大小姐,竟然这么有骨气。”他讥诮地冷笑。

    唐烟讥笑地仰着尖尖的下巴,墨黑水润的眸子倔傲无比。

    “温尔城,拜你所赐,我现在是铜墙铁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