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第93章 怎么滚?

    说完,便甩开唐烟的手,跟着司机走到汽车前,准备离开。

    唐烟急了,现在唐家这种情况,她下意识地紧紧地抓住方茹萍的手,哭着哀求:“妈,你不要走,你走了,我和爸怎么办?”

    “我怎么知道你们怎么办?谁叫你们愚蠢的。”方茹萍被唐烟死死地抓住手,美丽的脸蛋露出愤怒的神色。

    用尽全力甩开唐烟,嘴里骂骂咧咧:“唐烟,我告诉你,你现在就去中你的好阿城,我没你这个女儿。”

    她很是恨铁不成钢,要不是这个女儿处处维护温尔城。

    她早就寻了一个理由把他打发出去了,怎么会给他靠近唐家的机会,找到了唐家合同欺诈证据。

    联合外面的人来,一举扳倒唐家。

    唐烟被方茹萍甩倒在地上,满脸眼泪纵横,看着母亲扭着腰,踩着细跟红色高跟鞋和司机上车离开。

    她高兴得就像是新嫁女。

    李嫂跑过来扶起唐烟,怒气腾腾地骂方茹萍:“真不是东西,怎么能在这个时候抛下老公女儿走了。”

    唐烟听着,心里更是难过,抱着自己的身体,嚎啕痛哭。

    唐烟惊醒过来的时候一身的冷汗,睁开眼来,瞧见一张如玉般的容颜近在眼前,四目相对,唐烟只觉得血气上涌。

    “温尔城,你他妈真不是人。”

    发出的声音,沙哑无比,确实极其的有力道,可见她的愤怒程度。

    温尔城站直身体,双手插入口袋里,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她,唇角笑意渐现:“声音洪亮有力,看来,是没有什么事情了。”

    他的声音凉凉的,半点温度都没有。

    白色的病房之中,男人一身灰色的休闲装站在她的床前,那温润如玉的模样,唐烟恍惚见到了当年的温尔城。

    唐烟瞪着一双充血的眼睛看他,生气到了极致了,反而冷静了下来。

    苍白的唇轻掀,吐出一个戾气十足的话:“滚。”

    “怎么滚?”

    温尔城慵懒地站在那里,眼底含笑,那笑容邪魅之中,带着挑衅。

    “糖糖,你也已经不是孩子了,应该知道,那么多的民工,那么多的钱,你还不了的。”

    他看着她,那眼神,明明柔和如春风,却是极尽的掠夺之意。

    对她,他势在必得。

    必定会比左深快一步的,左深想要动手,他便先下手为强。

    唐烟冷笑:“然后呢?”

    “然后?”温尔城笑了,那笑容却是半点都不能让人感到温暖,他眯起那双漂亮的凤眼,斜睨着唐烟:“然后,你得来求我。”

    唐烟忽然狂笑了起来,笑得有些喘不过气来,脸色一阵异样的潮红。

    她嘲讽冰冷地看着温尔城,语调半点感情都不带:“温尔城,你何以这么自信?”

    “因为只有我能帮你。”温尔城也笑,眼底有冰冷的自信,现在只要他一声令下,半水湾的工程立刻会动工。

    资金很快就到位,一切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唐烟慢慢地收回脸上的笑容,语气如铁丝般冷硬:“温尔城,这一辈子,就是死,我也绝对不会求你。”

    一刻都不想要见到这个男人丑陋的脸,唐烟挣扎着从床上坐起啦,拔掉手上的点滴针头。

    眼前一黑,她咬牙起身想要走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