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第59章 你这个流氓

    “都这么些年了,还是32A。”

    男人的声音低沉优雅,却是恶劣无比,是左深独有的毒舌。

    唐烟还沉醉在婚纱掉落的震惊之中,根本不知道左深在说什么,条件反射地问:“你说什么?”

    眼看着左深眼角眉稍的笑意更加深了几分,唐烟这才后知后觉,他刚才在说什么。

    反应过来,唐烟恼羞不以,抬起手来就要往他的脸上招呼。

    左深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被她打到,轻易地抓住了她的手腕,眼睛还流连在她的胸前。

    因为激动,她的胸脯不断地起伏,被他拉着手腕身体往前倾,更是让那娇小却挺立的小东西诱人不已。

    见她发怒,左深是越发来了兴趣都弄她。

    他伸出另一只手,骨节分明的手指轻挑起她优美的下颌,邪气地问:“你很介意我说你的……”他低头打量了一眼,唇角一弯:“小巧?”

    一句话连起来就是:你很介意我说你的小巧?

    废话,哪个女人不介意这个的?谁都想要自己的罩杯大吧,这个是不可置疑的。

    当然,她唐烟也不能免俗。

    她生气得咬牙切齿:“左深,你这个流氓。”

    “好玩,真好玩。”左深却更欢了,拇指轻轻地摩擦着她滑嫩的下巴,调侃地说:“你这女人,真是太好玩了。”

    男人笑起来的时候,那眼角眉稍似乎都飞扬了起来,那意气神韵,几乎要冲破云霄。

    生动刚烈的男人气息,像一把火,怒怒地燃烧,点亮了一方死寂。

    唐烟有些黯然,心里悲凉。

    时隔五年,眼前的这个男人生命更加丰满,而她呢,失去了多少?

    有极大的一部分,拜这个男人所有。

    她觉得倦怠,脸上的生气也慢慢地焉了下去,语气有些乞求:“左深,你别再玩我了好吗?”

    左深就像是胜券在握的猎豹,伸出他那锐利的爪子,恣意地逗弄着她这只已经屈服在他爪子下面的兔子。

    他不急着吃掉她,而是想要把她,玩得厌烦了,才一口吃掉。

    这样的折磨,真是很不好受。

    左深的心情本来还很痛快,在看见她一下子焉下去的脸,他的脸顿时就黑了下来。

    他变得暴戾,手指用了力道,捏得唐烟的下巴生疼,男人的声音狂躁了起来:“唐烟,看看你现在这个鬼样子,你的神气呢?你的骄傲,你的尊严呢?都去哪里了?”

    唐烟愣愣地看着他,这个男人真矛盾,本来就是他逼着她求他的,现在,倒是他生气了。

    真看不明白,他在想些什么!!

    她的语气还是卑微:“我只想你放过我,让我好好结婚,从此老死不相往来。”

    就是因为想和左深温尔城分道扬镳,她才急着结婚。

    现在,左深从中阻拦,半点都不留情。

    左深瞳孔收缩,恨铁不成钢地说:“唐烟,你还想结婚?清醒一点吧,看看你找的是什么男人?!”

    “你什么意思?”唐烟的脸色变了变,不知道左深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的手指捏着她的下颌,逼着她透过衣柜那条小小的缝隙,望向休息室。

    然后,唐烟倏然睁大眼睛,被外面的一幕惊吓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