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第48章 一直在我身边

    温尔城走后,唐烟一下子变崩溃了。

    再也没有了力气支撑自己的身体,跌倒在地上,就像被什么抽空了力气。

    身上还残留着左深身上淡淡的雪茄味,时时刻刻在提醒着她,他对她做的那些事情。

    而她的少年温尔城,好像又回来了,他那样冰冷地看着她,眉目寡淡,告诉她,她自己很脏。

    唐烟从地上爬起来去浴室洗澡,花洒一遍遍地淋着身体,镜子里的自己,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脖颈上有许多鲜红色的吻印,那是左深留下的烙印。

    唐烟闭上眼睛,脑海里仔仔细细地回想着刚才温尔城看见她脖子上的吻印的时候那样的眼神。

    有些鄙夷,有些无奈,有些失望,错综复杂的。

    他从她的眸子里,看见了肮脏的自己。

    唐烟从来都没想到,五年后再遇见温尔城,她会是这般的狼狈。

    自己在他犀利的眼神的审判下,感觉就像是被扒光衣服游行示众的小贼。

    狼狈难堪得无处藏身。

    而温尔城,依旧是优雅高贵的,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眉目寡淡,眼神据傲。

    她像是着了魔一般,使尽全身力气擦拭着脖子上的吻痕,好像这样,就能把左深带给她的耻辱,都抹干净。

    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她的头发湿漉漉的,习惯性地拿起吹风机吹头发,响起一些往事来,忽然便像个孩子一般苦出了声音来。

    她把手里的吹风机猛地丢到了一边去,坐在地板上埋头不肯再动。

    脑子里,都是关于温尔城的那段往事。

    记忆像一杯长年苦酒,呼啸着入了喉咙,顿时弥漫了她的整颗心肺,让她痛苦不已。

    记忆里,少年温尔城总是一副温淡优雅的模样。

    以前,在唐家大宅,她和温尔城的房间只隔着一面墙。

    每一次她洗完澡披散着头发,总是懒得吹干来,有一次温尔城进来看见了,拿起吹风机给她吹头发。

    这样的事情久而久之,便成为了温尔城的习惯。

    每一次他选准了唐烟洗头发的时间,总能在她从浴室里出来后,准时出现在她的房间里。

    少年面容白皙俊俏,指尖修长干净,轻轻地滑过她的发间,唐烟的心就像是染了蜜糖一般,甜丝丝的。

    这个时候,她便坐在椅子上,像个孩子一般乱蹬着两条纤细的腿,有些蛮横地命令他:“阿城,你以后要一直在我身边啊。”

    “这样,就可以一直给我吹头发,不给别人吹。”她仰着头笑得神气飞扬,嗓音娇软,却霸道。

    这个时候的唐烟,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父亲把她捧在手心里呵护,身边的亲朋好友无比喜爱。

    她在所有人的眼中,是一个娇贵嚣张的公主。

    但是,她喜欢温尔城这个傻小子,就像小孩子喜欢的糖果,甜甜的,融化了整颗心。

    对那个时候的唐烟来说,神奇飞扬的她,总以为一切都美好得让她一辈子无忧无虑,对温尔城的喜欢,超出了想象。

    喜欢,便要占为己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