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第25章 好戏才真正开始

    唐烟惊骇地睁大眼睛,以为会极痛。

    但是很奇怪,这种蜡烛像是特殊材料制成,明明在燃烧,这烛泪,却是一点温度都没有。

    滴落在皮肤上,只是一点的触感,不烫人。

    见唐烟害怕,左深狂肆地哈哈大笑。

    “左深,你这个低级趣味的男人,玩够了没有?”唐烟心里承受不住这样的压力,几乎要崩溃了

    要是真的蜡烛,滴落在皮肤上,那是一定会长泡泡,溃烂。

    她不是怕那样的疼,她是不愿意让左深,在她的身上留下关于他的印记。

    唐烟怨恨这样的印记。

    “一点都不,好戏这才真正开始。”左深笑得意味深长,暧昧地看着唐烟,丢掉手里的蜡烛。

    他眯着眼睛看着她,开始动手一个个地接着衬衣的纽扣。

    唐烟似乎预料到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惊恐地睁大眼睛:“你想干什么?”

    “很简单,我想干你。”

    左深回答得一副理所当然,半点都不觉得这是一件什么了不起的大事。

    但是对唐烟来说,却是一件让她觉得很惊恐的事情,她猛然睁大眼睛,看着左深步步靠近。

    男人白色的衬衣已经解开了纽扣,露出那解释的八块腹肌,小麦色的皮肤透着健康的润泽。

    这个男人,爱好狩猎,还把这当成了一项极致的运动挑战。

    看他这身体质量,便知道他有多么痴狂于这一项运动了,唐烟看着他靠近,吓得几乎要晕过去。

    他的手伸过来抚摸她的脸,恶魔张开獠牙嗜血地冷笑。

    “我们来进行下一步实验,要你千百遍,让你跪地求饶。”

    “……”

    唐烟是在一阵撕裂般的疼痛之中醒来的。

    睁开眼,入眼的是森森的黑暗,四面黑暗冰冷,只有头顶上的那一束光束,永恒地投射下淡淡的光晕。

    却照不亮这沉郁的黑暗。

    她稍微一动身体,骨头就像是四分五裂了一般,酸痛刺骨。

    记忆混沌,依稀想起昨晚那场狂风暴雨,那狼一般凶狠的男人,把她扑倒在地,狂暴地把她撕扯。

    几乎要把她拆骨入腹才甘愿。

    房间内平静无比,一点声音都没有,安静得唐烟都能清晰地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她发现自己躺在那张红木长条桌子上,身上盖了一条毛毯。

    她撑着身体做起来,毛毯滑落到腰间,露出赤裸的身体来,借着光束,她瞧见自己胸口一个个红艳的吻印。

    触目惊心地密布,霸道地占有她的胸膛。

    像极了左深那个男人,霸道狂狷,永远要为自己看中的东西,打上深深的烙印。

    “可恶。”

    唐烟觉得屈辱不已,用手使劲地想要擦掉那些吻痕。

    但也知道那于事无补,只会把皮肤擦得红肿,那些吻痕,颜色更加妖艳了几分。

    她无奈,心里委屈得想要哭,这五年吃过这么多苦头,她都没觉得什么,而左深,轻易地击败了她所有的尊严。

    记得昨晚男人在她的耳边呢喃:“唐烟,我会把你那点可怜的尊严,一点点地击败。”

    是的,他就是想要让她跪地求饶。

    让他和掌控别人,把她掌控在他的手掌心之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