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第16章 出轨的证据

    “柯尧,查一查她今晚的主顾是谁?”

    左深收回眸光,忽然沉声地吩咐。

    柯尧愣了一下,似乎有些不明白左深的意思,但也是一瞬间的事情,他马上想起来豪门出轨托儿的事。

    “早就查过了,是一家小企业的控股人,姓周。”

    “把她带来见我。”

    冷然的嗓音是毋庸置疑的威严,柯尧不敢懈怠,打电话吩咐人去做这件事。

    等他搞定了左深吩咐的事情后,从副驾驶座上回过头来,看见左深有倚在后座上,闭目养神。

    车内不开灯,男人的面容隐在黑暗之中,看不大清楚。

    他稍微地沉吟了一下,有些小心翼翼地问:“唐小姐看起来不太好,要不要我去看看她?”

    “不用。”左深削薄冷酷的唇轻掀,马上冰冷无情地拒绝。

    “她骨子不是那么硬吗?就磨磨她。”

    柯尧见左深脸色阴鸷,明显是不甚高兴,他的话就是命令,虽然心里同情唐烟,也不敢再说什么。

    这两个人的恩恩怨怨,旁人是解不开的。

    左深虽然不让他下去看唐烟,但是唐烟不动,他也没有吩咐开车的意思,柯尧便安静地等着。

    虽然闭着眼睛,但是显然很是烦躁。

    掏出了雪茄,柯尧眼疾手快地欺过身去给他点着,那星星点点的火光便在左深修长的指节之间跳动。

    他重重地吸了一口,半眯着眼睛,阴阴地看着车窗外一动不动的女人。

    这个女人是要作死吗?

    身上只穿着单薄的蕾丝旗袍,披散着头发坐在那里已经一个多小时,竟然还没有想要走的样子。

    他心里越发的烦躁,也不知道这个感觉从何而来?

    左深心里清楚得很,唐烟对他处处防备,处处抗拒,在美色坊里的针锋相对,他已经看出来了。

    他微仰着头,吐出一口烟雾,迷蒙了眼睛。

    “开车。”左深冷冷地下了命令。

    柯尧看了一眼外面的唐烟,她还不动,但是也不敢说什么,只得让司机开车。

    车子开出去了一段路之后,远到只能从后视镜里看见唐烟的小小的削瘦的身影,左深忽然又吩咐说:“给美色坊里的那个女人打电话,让她把她提回去。”

    柯尧知道左深说的是谁,马上拨打了美色坊的电话,找到了莫丹媚,把唐烟的情况和位置简单地说了一下。

    便挂断了电话,莫丹媚警惕地在电话那边追问是谁,柯尧也也没说是谁。

    莫丹媚赶来把唐烟接走的时候,唐烟的腿麻了,竟然在路边睡着了。

    看见莫丹媚,傻傻地笑。

    那一个晚上,唐烟反反复复地想着左深在美色坊离开的时候,说要让她付出代价的那句话时的神色。

    怎么也睡不着,早上才迷迷糊糊地闭上眼睛,一觉睡到了天黑。

    晚上的时候周太太打来电话,唐烟刚醒来。

    “唐小姐,我这里还有一单生意,不知唐小姐是否感兴趣?”周太太的声音从话筒里传了过来。

    “哦,你说说。”唐烟的嗓音有些沙哑,翻了一个身。

    周太太笑着说:“是这样的,我有一个姐妹,想抓到他先生出轨的证据,不需要怎么样,只需要抓到他和女人共处一室就好,当然,若是有肢体接触,更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