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第11章 我才是女王

    唐烟在关键的时候,停下了话。

    她缓缓地从他的身边起来,又慢慢地坐回了他的身边,动作优雅地喝了一口红酒,唇畔留红。

    然后她在众目睽睽之下,伸出舌头,卷回殷红的液体。

    很可耻的,左深的下半身,竟然燥热不已,他竟有些期待她接下来的话。

    她对着他眨巴了一下左边的眼睛,暧昧地说:“要你千百遍,然后,让你求饶。”

    “噢买尬。”莫丹媚一张俏脸涨红,吓得嘴巴张开,几乎能放下一个鸡蛋。

    她认识唐烟这么些年,竟然不知道,唐烟的骨子里,竟然如此的豪放。

    “受不了。”明成玉也大呼小叫了起来,已然没有了刚才对左深的恐惧。

    他算是看出来了,这左深,还巴不得唐烟这样要了他呢。

    真够贱的啊!!他心里凉凉地说了一句。

    但是很快的,他马上就受到了一记冷眼,那冷酷邪肆的眸光,带着森森的警告。

    明成玉立刻便接收到了危险的信号。

    他马上肃然站立,眼不斜视,就当什么都没有看见,什么都没有听到。

    左深倚在沙发上,对她轻佻的挑衅很感兴趣,神色捉摸不定。

    暗沉的眸子浮起玩味的深沉:“唐小姐,我很期待。”

    他唤她唐小姐,呵呵,这声称呼,还真是非常贴切呢,听听他的语气,重重地把小姐那两个字咬得极重。

    分明了就是在明朝暗讽,她成为了他眼里的“小姐”。

    不过,不在乎啊,这么多年都过来了,她还在乎什么呢?

    只要她还活着,便什么都好。

    “想不到公子竟然如此犯贱啊!!”唐烟一点都不客气,笑得嘲讽非常。

    她美丽动人的外表,五官精致,红唇皓齿,面容上总是笼罩着一层琢磨不透的神秘雾气。

    左深蓝色的瞳孔收缩,微微凝滞。

    他看不懂她了!

    “唐小姐也是彼此彼此啊!”左深的语气极为邪肆,阴测测。

    她毫不介意地抬了抬下巴,巴掌脸上那下巴极其的尖削,线条流畅温顺,笑容懒散:“那当然,在床~上,我才是女王。”

    左深反唇相讥:“我喜欢女人在床~上泼辣,够劲。”

    两个人一来一往,脸上始终保持着得体的笑容,但是旁边的人,却是已经感到了不寻常的气氛。

    从左深那邪肆的笑容之下,射出来阴寒的气息,让人窒息。

    他对唐烟,恨铁不成钢,多年不见,她竟已经变得如此轻佻放荡。

    如此不自重!

    而唐烟恬淡嫣然的眉目之下,隐藏着一种什么样的心情,谁都琢磨不透。

    她像个环绕着巨大迷雾的神秘地带,吸引着他一步步沉沦……

    左深微微失了神。

    唐烟再戳了戳左深的胸膛,手指从他敞开的衣领之中慢腾腾地划过去,指尖微凉,却让左深心头跳动。

    她突然便笑了,眼角微微上扬,牵扯出一抹妖娆的笑纹,唇际轻翻,凉凉地笑着说:“公子,你的心跳得很厉害。”

    左深冷硬的棱角忽然沉郁,低头看了一眼唐烟,眼神深邃,幽蓝色的波光,像深邃未知的海。

    唐烟清冷地抬眸和他对视,唇角轻掀,轻佻的话语再次出现:“不过,公子,玩的,就是心跳。”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