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第8章 公子长得甚好

    唐烟在看见明成玉柯尧的时候,脊背僵硬,腰肢越发挺直来。

    柯尧在的地方,就有左深。

    她眯起一双妩媚的丹凤眼,扫过去沙发,便看见了斜靠在黑色沙发之中的男子,挺鼻宽额,轮廓冷硬,薄唇紧抿着,表明现在的他很不痛快。

    他靠在那里,也不看她,一双泛着蓝光的瞳孔紧紧地盯着桌面上的酒杯,突然很冷冽地喊了一声:“倒酒!!”

    所有人都被他突然迸发出来的怒气给煞到,愣愣地看着,不敢向前。

    明成玉自是明白了现在左深正在爆发的边缘上,谁敢触一下他的霉头,保准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不过,还好,唐烟在,一切都还好。

    “服务怎么这么差,没听见左少叫倒酒吗?”明成玉连忙大声吆喝了一声,向一边的唐烟不断地使眼色。

    唐烟把眸光从左深的身上慢慢地抽回来,依旧没有什么别样的表情,笑意吟吟地吩咐:“季杨,给客人倒酒。”

    站在一边的侍者季杨眼疾手快地上前,拿起红酒准备给左深倒酒。

    “放下。”左深醇厚的嗓音像夹杂了雪花,冷冽无比,季杨手一愣,弯着腰僵硬住了。

    却见左深又慢腾腾地靠回了沙发背上,懒洋洋地斜靠在那里,吊着一双桃花眼,阴测测地看着唐烟。

    口中吐出一句帝王般强势的命令:“你来!!”

    明成玉的脸皮抖了抖,他就知道,左深不会这么轻易地放过唐烟的,果然,好戏开始了。

    他连忙正了正身,准备好好地欣赏好戏。

    唐烟端着酒杯略微斜过脸来,抬高下颌,眼眸半开半合,看着左深,眉目生花,端的是勾魂夺魄。

    左深的脸色越来越阴郁,心里一个劲地下沉,烦躁非常,这种感觉。这几年,他鲜少有了。

    鲜少有什么人和事,能让他如此愤怒。

    站在她面前的唐烟,笑容美好,却让一觉出一种极为遥远的感觉,红唇烈焰,妩媚无双。

    隐隐透着邪气,散漫不羁的女人。

    以前,这个女人不是这样的,以前的她啊,嚣张快活,公主气很重,意气飞扬,像疯长的野草,生气活力得让人的心痒无比。

    果然,过去的,不仅仅是时间,人也随之有了变化。

    明成玉见唐烟站在那里不动,胳臂肘推了推她,小声地说:“还不快去?”

    唐烟抿着唇笑看了一眼明成玉,没说什么,转了一圈,缓缓地转到了左深的身边,然后,坐下。

    她把手里的红酒摇得在高脚杯里晃荡不已,红色的液体,在暖光下,格外的妖娆红艳。

    红唇轻掀:“哟,这位公子长得甚好。”

    她唇角笑容邪魅,勾起恰好的弧度,凤眼眯起,忽然伸出手来,纤细白皙的手指挑起左深的下颌,轻佻地问:“公子,卖身吗?”

    语不惊人死不休,所有人都瞠目结舌地看着唐烟,她却笑得一派散漫:“你看,我们这里的侍者,个个都长得不凡,他们都是和我签了卖身契,公子,你卖吗?”

    这美色坊里的男色,是一大特色,被许多人所向往。

    明成玉的嘴角抽了抽,看见左深那张黑得如锅底的脸,吓得连连倒退了好几步,莫丹媚不傻,连忙跟着倒退。

    逃离左深的煞气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