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一品奇才

398.第398章 老友来访

    十二月,在坦尼克内务部队在左翼组织大本营西部科瓦达省府清场并逮捕数百名激进分子后,这场席卷西部数座城市的风波渐渐平息。

    圣巴伦赫女王在元旦建国日发表了令世界瞩目的演说,她呼吁国内政见不同的人士团结一致,捍卫坦尼克王国的荣耀和利益,她同时承诺接下来将会在自由法典的框架下为王国大议会谋求立法等等权利的突破,并逐步实现王国大议会的大选。

    女王的建国日演讲博得了大部分媒体的好评,坦尼克王国建国不久,率领各部族赶走北方统治民族的王室威望甚高,何况正是经济高速发展期,左翼组织的很多主张本就没有民意基础,现今也只能暂时偃旗息鼓。

    圣巴伦赫女王虽然威望日隆,但张生、桑托斯等人却成了立宪派的眼中钉肉中刺,在科瓦达省的清场行动,内务部队趁机收缴了科瓦达省一个被立宪派拉拢的地方酋长武装的武器,令立宪派受到了严重的挫折。

    通常来说,虽然对左翼组织的镇压是内务部长桑托斯签发的命令,但立宪派将这笔账算在了张生头上,私下里,立宪派聚会时也不会说圣巴伦赫女王的坏话,除非是私人小圈子聚会,才会畅所欲言,但是张生却成了他们发泄愤怒的标靶,在一些左翼组织聚会的场合,他们通常都会抨击张生,将张生视为对他们实行铁腕手段的幕后主使。

    这也因为张生在国防大臣任上虽然时间不长,却明显表现出了鹰派特质,在涉及马里内战的政策上,国防部发言人明确表示,非盟不该成为某些西部大国谋私利的工具,坦尼克将会认真评估马里的局势,在尊重马里各武装派别利益的基础上,向非盟提交新的解决方案。

    而对坦尼克北部邻国俄塞隆利亚准备实行教法管理国家,国防部发言人则警告其不要迫害包括苏雷诺人在内的少数族裔,苏雷诺人有权利在自己的家园享受自由的生活。

    涉及非洲这两个热点地区的政策,坦尼克国防部发言人的阐述激起了很大的反响,在马里,一直处于被统治地位的多数派民族武装雀跃不已,马上发表声明欢迎坦尼克成为马里内战的最主要调停人。

    北部的俄塞隆利亚则对坦尼克提出了严正抗议,并称坦尼克军方高官的发言会严重破坏两国之间的互信关系。

    而生活在俄塞隆利亚境内的苏雷诺部族要求民族自决自治的呼声则随之高涨。

    苏雷诺人主要生活在坦尼克和俄塞隆利亚境内,在坦尼克境内的人口大概占了七成,虽然人种部族习惯相同,信奉同一种原始神,但是因为有苏雷诺河相隔,双方多年来都处于两个不同的国家,以前坦尼克境内的苏雷诺部族认为其酋长便是整个苏雷诺人的酋长,但是苏雷诺河北畔的苏雷诺人并不承认这一点,尤其是女王建国后,他们认为南岸的苏雷诺部落是被女王征服的部族,早已经不是苏雷诺人的正统。

    但是现在,据传闻一些北岸的苏雷诺部族已经准备承认南岸苏雷诺大酋长的地位,以此获得坦尼克的支持和援助。

    这些消息真真假假,但不管怎么说,张生这位新任国防大臣的外交政策渐渐趋于在整个非洲保护坦尼克的国家利益已经可见端倪。

    ……

    外界的风风雨雨,在滨海庄园内便消失的无影无踪,周末时分,张生在庄园设宴,接待来自中国的老朋友。

    石将军以私人身份来访,并且用的化名护照,应该是为了避免引起外界不必要的猜测,毕竟他是中国军情高管,最大的特务头子,他和张生的见面如果不加掩饰,消息传到外界,必然掀起轩然大波。

    蓬莱岛上的木屋餐厅,根本不用空调,海风吹来,凉爽怡人,郁郁葱葱树林环绕,这里又是一处高地,可观山、观海,景色美妙,如登仙境。

    品着来自中国的珍品花雕,石将军由衷的赞叹道:“老弟,你这里可是神仙般的生活了。”

    不远处树上,一只蜘蛛猴蹲坐在树枝上,瞪着骨碌碌的大眼睛好奇的看着这边,潘牡丹扔给它一个桃子,力道小了,眼见桃子便要从蜘蛛猴身下飞过,却见小猴子倒立跳下,双爪熟练无比的抓住桃子,随即一荡,又飞上了树枝,却是他的尾巴缠绕在树上,叽叽喳喳兴奋的叫嚷了一通后,灵巧无比的跃入了树林中。

    石将军咳嗽一声,“潘总能出品许多好作品,老弟功不可没啊,这里的生活,想没有灵感都难啊!”

    张生笑道:“石将军羡慕的话,可以解甲归田,我在这边帮你置办一块地。”

    石将军摇摇头,叹口气道:“时局多艰难,我是个劳碌命,能做多少事就做多少事吧。”

    饮了口酒,石将军又饶有兴趣的道:“这个岛很奇怪,没有蚊虫,真是一处宝岛呢。”

    潘牡丹指了指四角袅袅的檀香,轻笑道:“这是张生自己制的香,您仔细看,它燃烧时虽然有烟,但这些烟升起来就没了,而且什么味都没有,可好像蚊虫就是怕了它,不敢靠近。”

    石将军咋声道:“老弟是个奇人,上可以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下则是奇术巧计,无所不精,可惜了,这样的国鼎之才,我们的国家却留不住。”

    张生笑道:“将军过誉了,我可不敢当,您不是又有什么事想叫我办吧?”半年前和石将军通信,当时中美在南海一触即发,石将军便说有事情可能求助,现今他秘密来访,又岂会只是会友那么简单?

    石将军微微一笑:“不管有什么事,现在老弟的身份,也都不适合去做了,我也不可能有这种妄想。只是不知道老弟手下,有没有伪装高手,从声音到容貌,可以做另一个人替身的那种。”

    张生一滞,自己在缅南的作为,瞒得过别人,怕瞒不住这位石将军,没有不透风的墙,就算廖燕想帮自己保守秘密,石将军自也有办法调查清楚。

    琢磨了一下,张生笑道:“到底什么事,能说给我听听吗?”

    潘牡丹便即起身,说:“你们聊。”她自然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应该离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