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一品奇才

396.第396章 鹰派

    圣巴伦赫登基后不几日,苏雷诺省警察总署宣布,得到地区最高法院授权,将会对聚集在省议会广场前的示威人群实行清场,并呼吁示威民众和平撤离。

    但是苏雷诺省的游行活动便如释放了潘多拉的盒子,各地陆续爆发了由右翼组织策划的示威活动,他们高呼要求首相菲利普斯滚蛋的口号,并焚烧菲利普斯的画像。

    随之,左翼团体同样组织游行进行反击,双方在一些城市爆发了冲突。

    内务部部长桑托斯来到滨海庄园拜访张生的时候,张生正在观看圣巴伦赫在加冕仪式上面对全国民众的演说。

    圣巴伦赫发表演说时,张生站在她身后几步远,当时又有许多繁琐的礼节需要注意,所以,并没能欣赏到圣巴伦赫的风采。

    现今从电视荧幕的角度,张生才能体会到为什么圣巴伦赫的演说会引起极大轰动,很多媒体给圣巴伦赫冠上“跨越时代的女王”、“最值得期待的女王”、“黄金女王”等等赞誉,而不是张生原本以为的“最美女王”。

    电视屏幕里,头戴钻石王冠天鹅绒饰环的圣巴伦赫女王美的很纯粹,圣女般圣洁的面庞又带着坚毅之色,“作为自由法典的保护人,我将忠诚于我的值守,用我的余生守护坦尼克人享有的权利、自由和荣耀!愿神眷顾我们,怜悯我们!”她庄严宣誓的一幕,令张生也不禁动容,眼前的圣巴伦赫越发陌生,一位风华绝代的女王登上了历史舞台。

    就在张生心里百感交集之时,女佣来报,桑托斯部长前来拜访。

    圣巴伦赫虽然入住了女王王宫,但张生还是更喜欢住在这片滨海庄园,他的伤势已经“痊愈”,但是,好像女孩子们每天轮流陪伴他的规矩却保留了下来,当然,女孩子们都看出他已经全然康复,大家也都开始做自己的事情。实际上,在张生坚持下,奥尔芭已经回了英国继续自己未竟的学业;萨莎工作日要在苏雷诺省城工作,因为在处理游行事件,周末都没时间回来;圣巴伦赫女王刚刚登基,更是千头万绪的事情等着她处理。现今还轮流陪伴张生的,也就潘牡丹和姗姗彤彤姐妹,但是姗姗彤彤白天也要工作,潘牡丹也在接触相关方面进行泥人影视在坦布尔取景的一部影片的前期准备工作。

    张生身边一下冷清下来,倒有些不习惯。

    听到桑托斯部长来访,张生精神一振,简单洗漱了一下,便直奔会客室。

    桑托斯刚刚四十出头,军人出身,是绝对的少壮派作风,他是布尔人后裔,但早年在美国生活,原本是美国人,有白人至上主义种族思想,和美国的西北阵线组织曾经有联系,美国西北阵线组织是白人右翼组织,美国白人右翼组织的成员通常有着一种悲观绝望的情绪,认为美国已经渐渐被野蛮的黑人占领,白人最后会灭亡,西北阵线组织则提出了建国构想,就是白人应该逃离东部,去美国西北黑人很少的地区建国,这样白人才不会灭种灭族。

    坦尼克建国战争时期,南非白人被迫害,大批布尔人后裔涌入坦尼克,因为赛普纳斯女王给予了保护他们的承诺,也是这一时期,还不满二十岁的桑托斯作为志愿者从美国漂洋过海来到坦尼克参加了建国战争,后来进入内务部一路升迁,和圣巴伦赫公主结识后更坚定的成为了公主集团的拥护者,现今是公主集团最激进分子之一。

    他能出任内部部部长这样的重量级职务,和张生的推荐分不开。

    坦尼克内务部权力特别庞大,掌管国内安全部队、军事化警察部队的力量,以桑托斯曾经不太光彩的种族思想倾向,毫无疑问便是公主集团内部的智囊们,也对任命他为内务部部长心存疑虑,但是张生和他很投的来,考察了一番后,几次向圣巴伦赫进言,公主殿下或许碍于张生的面子,半个月前,她向当时还在位的赛普纳斯女王推荐了桑托斯出任这一职务。

    桑托斯也很清楚这一点,同样军人出身,他对张生有种天然的亲近,尤其是在张生身边卫兵展现出惊人的战斗素养且见识了这位东方公爵之强大的冰山一角后,桑托斯就更觉得自己跟在苏雷诺公爵身边,才有可能实现自己的抱负。

    作为内务部部长,桑托斯兼任内务力量准军事化部队国民卫队的总司令,所以,他重新穿上了戎装,见到张生更立正行了个标准的军礼。

    落座后,桑托斯开门见山,说道:“我准备向女王陛下建议,动用军事化警察部队平息各地的风波,公爵阁下,我想听一听您的想法。”

    张生微微颔首,说:“你和我想的一样。”

    得到张生明确的支持,桑托斯松了口气,但是,他又有些疑惑,毫无疑问,由苏雷诺地区而起引发的这一连串民众游行乃至爆发了冲突的事件,最开始,是苏雷诺公爵导演,但是,现今有演变为暴力流血事件的危险,这一定是苏雷诺公爵不愿意看到的,毕竟,当初应该只是为了威慑立宪派,不然,女王陛下刚刚登基便引起国内的混乱,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只是事情的发展有时候不会受到预想的控制,尤其是政治事件,偶然性更加的大,而且一点点火星,最后都可能变成熊熊烈火。

    可是苏雷诺公爵,为什么看起来对发生了偏离的事件并不在乎?

    桑托斯有些不解,自己虽然觉得利用这次机会展现在军警的力量给女王的反对者们以警示,警告他们武装力量真正的效忠者是女王陛下,这并不是什么太坏的事情,但是苏雷诺公爵,肯定想的不是这么简单吧?

    难不成?苏雷诺公爵真的要借这次机会残酷的清洗立宪派?

    桑托斯心里快速跳动两下,虽然苏雷诺公爵来到坦尼克后并没有做出过什么残酷的事情,甚至遭遇枪击险些丧命,本来应该是被同情的对象,但不知道怎么,公爵在立宪派眼里便成了“屠夫”一样的角色,公爵过去的一些经历也被他们夸大其词,或许是因为,作为公主身边最重要的人,这样的一个形象更容易成为立宪派的标靶吧?

    但说是这么说,桑托斯却觉得,流言制造者们只怕都想不到,他们给公爵伪造出来的形象,其实很可能是苏雷诺公爵的真实写照,只是他们现在还懵懂不知而已。

    现在苏雷诺公爵神秘莫测的反应,更令桑托斯感觉,是不是一场腥风血雨即将到来,可不知道为什么,他心底深处却隐隐有些兴奋,这种感觉令他自己也不寒而栗,或许自己真的是疯子吧?

    桑托斯想着,慢慢端起咖啡杯,喝咖啡。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