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一品奇才

395.第395章 加冕仪式

    十一月六号早晨,坦尼克新女王加冕仪式在金色王宫外的广场隆重开幕。

    作为新女王的丈夫,同时又是六大酋长之一的张生,从头至尾参与了加冕仪式的全过程,但是,他要站在盛装打扮的圣巴伦赫身后,同时,也被选定为第一个向新女王宣誓效忠的王室成员。

    今日天气晴朗,广场观光席上,坐满了来出席加冕仪式的各国政要使节,作为接替南非成为非洲硕果仅存的实际意义上的白人国家,坦尼克近三十年来经济高速发展,其东部地区人均收入实际已经迈入发达国家行列,军事政治经济综合实力在非洲大陆更是首屈一指,虽然因为被视为白人国家在非盟中受到某种程度的排斥,但任何国家想在非洲大陆有所作为,绕开坦尼克都不会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是以,对于坦尼克建国后第一次的权力交接,各国都极为重视,老牌强国G7国家元首都发来了贺电,一些欧洲王室更派出了王储到场参加加冕仪式,代表新兴势力的金砖诸国大多派出了特使,与圣巴伦赫存在特殊关系的中国,更高规格的由总理出席本次加冕仪式,当然,这也是机缘巧合,总理率领使团正出访非洲诸国,适逢其会而已,但是这个时间节点不免令各路媒体浮想联翩,西方媒体多是忧虑在圣巴伦赫执政后坦尼克会不会倒向中国阵营,中国媒体则在国内大肆宣传圣巴伦赫体内有一半中国血统,以其一贯的作风,将坦尼克塑造成为了中国在非洲的重要盟友,好似坦尼克从此以后,会成为中国亲密无间的兄弟。

    张生对中国政界及官媒的高调行事并不怎么满意,感觉现今圣巴伦赫真的是泼出去的水了,他们并不理会此举可能给圣巴伦赫带来的影响,而仅仅是从自身宣传需要,甚至,有种令西方产生错觉排斥坦尼克从而将坦尼克逼入中国阵营的意味。

    马车中,站在一袭盛大雪白女王裙摆的圣巴伦赫身后,张生眼角余光瞥到观光席上的中国使团,张生对政治二字,越发有了体悟,或许,派出这样的使团也是陆书记支持的吧。

    浩浩荡荡的女王车驾,在队伍最前面,是由二十四匹白色骏马武士组成的骑士团,其后,便是由皇家卫队组成的仪仗队,分为数个队列,在皇家军乐团的圣歌声中,威武雄壮的通过广场绿荫大道。

    天空中,数架新型战斗机呼啸而至,变幻出数个阵型向女王陛下致敬,这些战斗机同样引起了观光席上外国宾客们的极大兴趣,虽然众所周知,坦尼克拥有的第四代战斗机是与法国人合作的合资工厂生产,但经过本土化改进的这种机型却是第一次在大庭广众下亮相。

    按照计划,在圣巴伦赫加冕仪式后,新女王陛下还会检阅三军仪仗队以及皇家近卫骑兵师团。

    军事力量的亮相,自然是张生不遗余力辛劳的成果,短短时间内便能组建好皇家近卫骑兵师团,理顺三军关系,为加冕仪式注入军事力量的威仪,张生这位新晋国防大臣可是做了许多事。

    对这个结果,张生还算满意。

    实际上,这场加冕仪式波折重重,甚至便是加冕地点也争吵了数次,一些权贵人物提议将部族圣地阿尔巴山作为加冕地点,由大长老为圣巴伦赫加冕。

    赛普纳斯女王考虑之后没有采纳这个建议,虽然圣巴伦赫和她一样,接受了本部落宗教的洗礼,而且欧洲王室也多采用宗教加冕仪式,但是赛普纳斯女王考虑到坦尼克宗教的多样性,觉得,让宗教远离政治是比较明智的做法。

    所以赛普纳斯女王决定由她亲手为圣巴伦赫戴上权力王冠。

    对赛普纳斯女王的乾纲独断,张生极为赞赏,这是坦尼克王国历史上第一次举行国王继位加冕仪式,其意义不言而喻,由赛普纳斯女王为圣巴伦赫加冕,后世自然便会学习这一范本,会令圣巴伦赫家族在以后的权力交接中更具有合法性和正当性。

    这场加冕仪式,张生也觉得,应该会很完美。

    ……

    道格拉是在电视前观看加冕仪式的,作为立宪派的代表人物,他虽然收到了王室请他观礼的邀请,但是他采取了拒绝的态度。

    此刻,坐在电视机前,他的眉头紧锁,脸色并不怎么好。

    今天的加冕盛况,由坦尼克国家电视台向全国进行直播,从电视画面里,道格拉能看到很多张生虽然知晓但却看不到的画面。

    电视屏幕上,也经常用小画面插播进地方台的内容,比如,各地民众自发上街游行表达欢愉的画面;比如,各级酋长纷纷赶到六大酋长王宫,向祈祷官宣誓效忠新女王;比如,没获得参加加冕仪式资格的省市长、各级议长发表热情洋溢演说支持新女王的画面等等。

    这些画面,都令道格拉心里很不舒服。

    立宪派策划的一个礼拜前的示威游行活动已经流产,在得到苏雷诺省最高法院裁定右翼组织“乡村巡逻队”一位负责人支付给游行者每天三倍工资的做法违宪后,道格拉不得不将准备已久的游行活动叫停并暂时偃旗息鼓寻找对策。

    毕竟,左翼也好,右翼也好,大家拉拢游行民众的做法都差不多,支付高额误工费是惯例,毕竟真正有强烈政治表达意愿的人是少部分,大多数人不过随波逐流,或许和你政治观点相同,但又不是什么你死我活的事情,不是女王上台或者下台我生活就能有什么翻天覆地的变化,所以要说冒着失业的危险空着肚子和你去游行,那可就要打个大大的问号了。

    这种情况下,高额误工费便成了百试不爽的催化剂。

    而现今苏雷诺省高院裁定游行组织人支付高额误工费属于“不正当利益输送”,属于违法行为,那么,自己方想组织游行就更要慎重了。

    有了案例,首都法院同样可以采用相同的态度,不同的是,右翼组织可以随便交出几名替罪羊不痛不痒的惩戒一番,而自己等人,可就没那么好运了,很明显对方已经设下了陷阱,等立宪派跳下去后,随之而来的,怕就是狂风骤雨般的抓人捕人。

    张生这个屠夫,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从各方面得到的消息,张生已经开始对军界施加影响力,据说他的一些本领令那些跟随赛普纳斯女王打下江山的军界强人们极为认同,年纪轻轻的他,真不知道到底有什么过人之能,竟然能得到这些眼高于顶桀骜不驯的将领们的认可,是不是传说中一样,他会施展巫术,迷惑人心智的巫术。

    想着,道格拉摇摇头,心情越发沉重。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