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一品奇才

394.第394章 左翼和右翼

    在女王发布电视讲话宣布将在十天后禅位给圣巴伦赫公主的第二天,苏雷诺省城,由忠于王室的右翼激进组织“乡村巡逻队”、“市民团”等组织的数万民民众开始走上街头游行,表达支持女王和公主的意愿之余,他们也喊出了要求菲利普斯首相下台的口号,在游行民众高举的标语牌和漫画中,菲利普斯首相被描绘成了一个野心家和阴谋家的形象。

    示威民众占据了省议会前的广场,要求省议会提交弹颏菲利普斯首相的提案并要求威尔逊省长发表不再服从菲利普斯首相政令的公开声明。

    苏雷诺省以前并不属于最忠于王室的大本营之地,但是自从公主陛下的丈夫就任苏雷诺公爵之后,随着新任苏雷诺公爵在领地得到了部族长老、巫师们的普遍认可和敬重,那些忠于王室并常常带有暴力色彩的右翼组织如“乡村巡逻队”、“市民团”、“Q党”等等组织便在苏雷诺省变得活跃起来,忠于女王的右翼政党农民联盟党则进一步稳固了在省议会的强势地位。

    坦尼克虽然是君主制度,但允许政党存在,国家大议会的议员虽然是女王任命产生,但省市两级议会的议员却是通过选举产生,国家大议会虽然更多的是一种协商咨询机构,地方议会的权力却不小,这也是因为坦尼克王国追本溯源的话,还是一种更为高级的部族联盟。

    不过在王国东部发达地区,几乎所有的议会都把持在农民联盟党手里,因为这些地区本来就是女王的部落。

    所以,虽然一些激进立宪派有着强烈的希望王室仅仅变成国家象征的意愿,在女王陛下当政时期,却没有人敢于公开谈论这一点,现今女王陛下要禅位给圣巴伦赫公主则令他们看到了希望,毕竟圣巴伦赫公主并不真正具有女王的血脉,便是农民联盟党中,虽然拥护王室统治,但对继承人,一些权力者也有不同的意见,有反对公主继位的声音。

    农民联盟党,顾名思义,原本代表的是大大小小酋长、地主的利益,后来则吸收了各种新鲜血液,都是新兴精英阶层,实际上,其中也有一些同情立宪派的新晋成员,而现今便是最高层,也有大酋长反对女王传位给公主,党内意见不再统一也就不可避免。

    这对立宪派来说,自然是个绝佳的机会。

    只是谁也没想到,最早爆发的游行发生在苏雷诺省城,是由右翼激进组织发动起来的。

    当示威民众聚集在省议会广场不肯离去,且人数越来越庞大时,这令坦尼克国内局势空前紧张,很多人都在担心,苏雷诺省事件会不会是一个导火索,将整个国家代入内战危险的导火索。

    ……

    SDO俱乐部一间私密休息室内,新秩序党党魁道格拉同他的老朋友威廉姆斯已经密谈了一个多小时。

    道格拉是立宪派中最著名的人物,本来是一位律师的他从政后屡受磨难,并且数次遭遇右翼组织的人身威胁,最危险的一次发生在去年年末,就在他准备进入自己的办公室的时候,一枚被安装在邮件里的定时炸弹提前爆炸,他的办公室变成一片火海,他本人幸免于难,这次事件也使得他名声大噪,成为外界眼中反抗王室的代表人物,并且被邀请出访美国,得到了现任美国总统的接见。

    但是性格坚定的他,今天显得有些迷茫,按照原本的计划,由他所在的新秩序党组织的“要宪法不要王权”的游行请愿活动本来计划从明天早晨开始,可是现在他却有些犹豫了。

    毫无疑问,坦布尔那些拥护王室的大人物有了反击的对策,在苏雷诺突然爆发的游行只是某种形式上的预演,明天的游行,很可能遭致右翼势力的报复,在首都,右翼势力可以很快聚集起比自己计划人数更多的民众来和自己组织的游行对抗。

    而这很可能酿成流血冲突,道格拉不想看到这样的一幕发生。

    但是面前这位自己的老朋友,显然并不担心这一点,他兴奋的高谈阔论,希望明天开始的游行能打出侮辱公主血统的标语。

    道格拉知道,自己的这位老朋友,前国家安全局局长威廉姆斯,是一位克格勃似的冷血人物,作为首相身边的臂助,外界很多人怀疑他与上个月刺杀苏雷诺公爵的事件有关,虽然他自己说,这是苏雷诺公爵的苦肉计,就好像当年发生在自己办公室的炸弹事件一样,都是一种博得同情的政治秀。

    道格拉确实数次被右翼激进分子袭击,甚至有一次身受重伤险些丧命,但最终为他赢得巨大声誉和政治地位的却是自己这位老朋友策划好在几个月后才告诉自己真相的伪造事件,这不得不说是一种讽刺,每每思及,也令道格拉心里很不舒服。

    “亲爱的约翰,虽然明天的游行注定不能阻止女王禅位,但是只要搞出声势,获得很多的关注,给那些愚蠢的民众种下公主不是我们自己人的种子,我们就算取得了成功,所以我的朋友,你的游行队伍打出的标语要更刻薄更有攻击性一些,你说对吗?”威廉姆斯品了口红酒,笑眯眯的说。

    道格拉注视着电视屏幕上苏雷诺省游行现场的报道,默默不语。

    “我的朋友,你不会被他们吓破胆了吧?我们要想站到阿尔米山的山巅,就必然要有人流血……”威廉姆斯也看向了电视画面,眼中有一抹寒芒闪过。

    威廉姆斯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接着,道格拉的手机铃声也响了起来。

    道格拉接通电话,话筒里传来急促的男音:“道格拉先生,苏雷诺省最高法院刚刚接受了律政署提出的动议,认为在苏雷诺省游行活动中存在违宪的行为,批准律政署对此展开调查。”

    什么?道格拉更是迷茫,苏雷诺省毫无疑问是公主集团的势力范围,从法院到律政署,掌舵的大法官和高级检控官几乎都具有亲公主集团的背景,其中律政署的第一检察长更是苏雷诺公爵的妻子,右翼势力组织的游行应该得到了他们的默许和支持才是,为什么律政署要对这次游行的合法性展开调查?

    那一边,威廉姆斯挂了电话,笑了两声,说:“我看保皇党们已经慌了,他们互相之间不但没有任何协调,而且开始相互攻击,肯定是一些虚伪的保皇党人想通过这件事展现他们的公平和开明态度,太可笑了!”说着,愉悦的大笑起来。

    道格拉看着他,缓缓摇头。

    威廉姆斯注意到他的神情,微笑道:“你不认同我的观点吗?”

    道格拉脸色极为严峻,“恰恰相反我的老朋友,我研究苏雷诺公爵很久了,他在缅南战场上是一个屠夫,以冷血著称,他身边聚集了大批的流氓和嗜血军人,以我对我们这些对手的了解,我觉得,他们正在为残酷镇压我们的游行寻找法理依据,甚至,可能在策划如何利用这次游行,以正当的名义将包括新秩序党在内的立宪党派一举清缴,如果我们不谨慎从事,一定会中了他的圈套。”

    威廉姆斯微微蹙眉,苏雷诺公爵遇刺虽然没有毙命,但事情的发展远不像他想象的那么残酷,本来他已经准备逃亡欧洲,谁知道这个传说中的冷血强人并没有展开任何报复行动,这令他不免升起轻视之心,觉得传说只是传说,实际上苏雷诺公爵过往经历说明不了什么,不过是一个在第三世界最贫穷落后国家养了些私人武装的商人而已。

    可是,如果道格拉的担忧是对的,转头想想,苏雷诺公爵没有任何反击的行为,又何尝不代表着这个人坚忍的可怕?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