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4.第284章 刺眼的唇印

    有时候白微微甚至会怀疑苏苏当时向她坦白的话是不是真的,其实到现在为止,他还是在欺骗自己吧,要不怎么会在把自己弄到手后才抛弃自己。他就像个成熟的猎人,在猎物到手时,并没一下咬死她,而是把她圈养起来,慢慢的折磨她,一点点压迫她脆弱的神经。

    她爱他,毫无理由的爱,或许是那偶尔绽放的微笑,或许是那过于温柔的眼神,又或许是那不经意间的关怀。总之,她算是彻底沦陷了。也不是说没有人这样对她,而是,她总觉得他是不一样的,他是特别的。特别到,她愿意把他放在心中,甚至是毫无缘由的相信。

    白微微抱着膝盖,无助的坐在墙角,在黑暗中一遍遍回忆两人的相遇,心底一直不愿意承认,苏苏在欺骗她,在利用她。那眼眸深处的爱那样的浓烈,那样的炙热,她不愿意相信这个人一直在演戏,表演的那么出色,可以说是找不到一丝破绽。

    白微微拍拍自己的脸,让自己稍微清醒点,她不住的在为苏苏袒护,一遍遍告诉自己,苏苏一定有什么难言之隐才会这样对她,他有自己的苦衷,自己绝不可以就这样被打败了,就这样放弃他。她要用爱来感化他,要对他更好,让他终有一天愿意跟自己坦白,愿意说出埋藏的秘密。

    恍惚间,白微微似乎听到大门打开的声音,她抬起哭得红肿的眼睛看向站在门口,身形似乎有些不稳的黑色人影。那消瘦而挺拔的人影扶着墙站了片刻,这才颤颤巍巍的甩掉鞋子,换上拖鞋,踉踉跄跄的摸索着往前走。

    白微微擦掉脸上的泪痕,嘴角重新挂起笑容,快速走到客厅的桌前,倒了一杯清水,扶着苏苏坐到沙发,端起清水,把杯口凑近他唇边,一点点往里喂,生怕倒的太多呛到他:“来,慢点,喝点水再睡觉,听话。”

    白微微喂完清水,把杯子一放,用力的拉过苏苏的胳膊,把他一半的重量放在自己身上,轻声在他耳边说道:“别闹,乖,我们回屋睡,在这里睡觉会感冒的……”

    最终,白微微在半哄半拖的前提下,才把苏苏弄到床上。她揉揉有些酸疼的肩膀,甩甩手,半弯着腰,脱掉苏苏咖啡色的西装外套挂好。在转身的瞬间,借助夜色中浅淡的银色月光,她看到苏苏白色衬衫的领口有一个大红色的小巧唇印。

    她愣在原地,不可思议的盯着那鲜红又刺眼的印记,心不自觉猛得跳动一下,接着,一阵难以形容的痛从心脏深处传来。白微微抓住胸口的衣服,扶着床角瘫坐在地上,因为用力过度,指间有些泛白。为了不让自己因疼痛叫出声,她咬住煞白的唇瓣。这短短的几分钟虽说不长,但对她来说就像过了一个世纪一样。她淡色的唇瓣上留下一排整齐的牙印,有些地方甚至渗出了鲜艳的血液,嘴里也有股挥之不去的铁锈味。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