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猫妖冷后

第一百二十一章 意外怀孕

    南宫凌望着铜镜中的清影,面露难色,他一时之间怔怔地站立撒夹竹桃的纱帘底下,默默看着女子微微翘起的樱唇,眼神隐隐流露出忧伤。

    “小凌,你说,我戴哪个发簪去见王爷比较好?”唐善雅一面比划着,一面继续梳理青丝。

    “主人……西北战事告急,王爷他护送您平安归来以后,就已经马不停蹄地奔赴西北战场了。”南宫凌郑重地说道。他说的话,七分真实,三分有虚构。

    真实的情况是,北安王确实接到紧急军令,领兵打仗去了。虚构的情况则是,他并非是马不停蹄。在送唐善雅归王府以后,不仅疏于每日探视善雅的病情,反而和雪雁走得很近。而这些,都是他不想告诉眼前女子的。

    手中木梳落地,她难以置信地抬眼,正好与他诚实的目光不期而遇。

    “那王爷可曾有修书留下?”她继续问。

    “……”

    “这不可能……王爷说好了,有什么事,都不会瞒着我的……”她惶然地抬首,凝视着站立在她身边的南宫凌。

    “主人,其实王爷他并非有心隐瞒你,只因为你连日昏迷不醒,所以这府上还有许多事情都不知道。”南宫凌打圆场的一番解释,这才让她稍微安定下心。

    “那你带我去找王爷,可好?”唐善雅落寞的眼神里,又重新燃起一丝希望。然而,她忽略了,南宫凌的眼神却黯淡下去。

    “徐医师说,娘娘已经有了身孕。再者,王爷此番不辞而别,或许就是不希望娘娘为他担忧,所以才隐瞒实情。”

    “什么?你再说一遍……我……有了身孕?”唐善雅脸色腾地变红,不敢相信地将手叠覆在平坦的小腹部。想不到,一个小生命已经不知不觉中在她的身体里孕育。这个小生命,是属于她和北安王的爱的烙印。

    “你说,王爷会喜欢这个孩子吗?该给孩子起个什么名字好呢?”她那双灵动似水的眸子,刹那间如同被春雨点亮,又重新恢复了活力。

    “嗯,夫人,是的……”南宫凌白皙的脸孔也晕染上一层霞光。“所以,属下特意为您准备下一些点心。”

    唐善雅这才意识到,不远处的圆木桌上,端端正正摆放着一叠糕点,米黄色的糕点,散发出沁人心脾甜味。

    “是桂花糕!”唐善雅的眼中大放异彩。

    “唔,或许糕点已经凉了,主人还是别吃……”南宫凌结结巴巴地道。

    “嘻嘻,糕点哪里有什么凉热之说。这些,难道都是小凌亲手为我做的?”唐善雅眼窝儿眯成一条缝,她说着,信手捏了一块糕点就放在嘴里,甜丝丝的香味,爽滑入口。她歪头一想,南宫凌素日舞刀弄剑惯了的,却不想他还有做糕点这本事。看得出,他为给自己做这些糕点,一定费了不少心。

    “他做这些,是为了宽慰我的情绪吗?”望着南宫凌白皙的脸蛋竟然有了浅笑的酒窝,这一瞬,她真的觉得自己欠他的太多太多。

    “王爷此番前往边关,可带雪雁去了?”唐善雅忽然发问。

    南宫凌最担心的,就是唐善雅会问自己这话题,见她果真这么问了,心中犹如被一块石头砸了一下,但面上仍然故作平静地答复:“所有家眷都一律安置在府中,并未曾见王爷带走。”

    “哦……”唐善雅长舒一口气,抚了抚小腹,脸上洋溢出温柔的笑。她朝南宫凌扎巴了两下眼,央求地口气道:“小凌,我不太放心王爷,你偷偷带我去边关找他可好?”

    他没有想到她的意志会这样坚定,有些为难,毕竟边关是流血的地方,他难以保证自己有这个能力,护得了她周全。

    “既然有侧妃留在府中打理上下,王府内务就不足为虑,王爷安危才是我最关心的话题。王爷这次征战,不知要何时才能归来。孩子一出生,倘若没有父亲的关爱,会很寂寞的,不是吗?”唐善雅认真地凝视着南宫凌,说道。

    她的这一番真诚的话语,打动了南宫凌。南宫凌身子震了震,他知道,即使她没有对自己这样说,自己也不会违逆主人心意的。只要是他南宫凌能办到的事,都会尽力去做。

    只是,还有一件事情令他感到为难,就是北安王此次出征把雪雁也带走了,只因雪雁一见他回来,就闹着埋怨,嗔怪王爷未曾带自己去疫病村。

    南宫凌也并不敢告诉唐善雅这些,至于唐善雅怀有身孕的事,却是徐医师后来才诊断出来的。当时,北安王已然带着佳人离城出京,并不知晓这一层面。

    最终,南宫凌拗不住唐善雅的央求,带她出了城。未避免她舟车劳累颠簸,南宫凌特意亲自寻觅到一辆马车,替她驾马。

    伴随着车轱辘滚落的痕迹,经过近两个月的长途跋涉,才安全抵达目的地。为避免引人注目,南宫凌与唐善雅特意乔装打扮成平民夫妻的模样。

    “看呐,那位娘子好幸福,一个人坐在马车里,她的夫君替她在前面驾车挡风,你什么时候对我有这么关心就好了。”手提一篮鸡蛋的女子,白了身旁粗麻短褐的男人一眼。

    唐善雅听到车窗外的对话,用手抚了抚已经微微隆起的小腹,朝南宫凌投以感激地微笑:“小凌,我在想……你以后会是个照顾娘子的好夫君,照顾好孩子的好父亲!”

    “吁吁——”南宫凌正专注地驾着马车,并没有听清车上女子说了些什么,她的话语,就这样淹没在空气。

    “主人,到了!前面就是城门了!”车轱辘声戛然而止,马儿一声嘶鸣,也止住了前蹄。

    唐善雅听了,心中一动,轻轻撩起帘子,在南宫凌的搀扶下迈下车。

    出现在眼前的,是一片无边无际的红土地。中原还是秋高气爽的时令,这里已经开始下起稀稀落落的雪花。

    周而复始的雪花,落地无声,将她脸上精致的梅花妆,映衬得恰到好处。她头戴金步摇,身穿着淡粉色上袄,下着桃红色马面裙,虽然因为有孕在身,体态没有了少女的婀娜,倒也显出一番落落大方的凤仪。

    还在继续欣赏着美景,就见南宫凌那头,已然在和守城门的士兵交涉。士兵打量起马车前伫立的女子。有一个士兵当即认出,这位正是王妃娘娘。

    小罗罗们兴冲冲地奔跑上城楼禀报,他刚一跪地,衣襟上沾满的雪白就融化在艳红的丝绒地毯上,同时,也沾在正专心替北安王研磨的侧妃的裙摆底下。地毯的另一头,是北安王在正襟危坐地潜心钻研军事图。

    “启禀王爷,小的有要事禀告!”士兵还未来得及开口,却挨了侧妃劈头盖脸地一阵怒骂。

    只见侧妃一起身,提起长裙就往北安王怀里扑倒:“唉呀,王爷,你看这不守规矩的小兵,把妾身的罗裙都弄脏了!”她的语气中,充满着委屈。

    北安王收敛了图纸,皱了眉,他对于士兵突如其然的到来,也显得不甚耐烦,但又不好无端发作。他侧眼剽了眼雪雁的淡蓝色罗裙,宠溺地刮一刮她挺直的鼻梁骨:“嗯,是有些脏了。不过爱妃怎样都好看,待会命下人重新做一套罗裙便是。本王记得爱妃喜欢的,可是‘两重心字罗衣’式样?”

    “夫君有心了。”雪雁听到他这么说,立马绽开笑容。

    “把你刚才想要汇报的事,再跟本王汇报一边。”北安王吩咐道。

    “是正妃娘娘……来了。”士兵哪里还有刚才进门的喜气,灰头土脸地禀告。然而,他的一席话,却让雪雁内心吃惊不小。

    “本王的正妃?哦?你果真没有看错?”北安王不禁蹙眉,这个不安分的女人,不好好在家养身子,又跑来做什么?况且,他的计划中,可没有安排她这次跟来。

    “千真万确,此次是南宫少侠护送王妃娘娘前来的,小的看得千真万确。”士兵肯定地回答。

    “哦?如今是两军交战的水火之际,是敌国派出的奸细也说不准。就让侧妃陪本王登上城楼见一见,看看这个正妃娘娘是真是假。”北安王幽幽地吐出这句话,便披拢紧身上的簇团花青海墨云披风。

    再看雪雁的脸暗下一片阴影,他又轻轻贴着她耳根说了一通,雪雁这才转怒为笑。

    两人一齐手携手儿有说有笑的登上城楼,远远眺望而去,四处皆是白茫茫的雪地。肃冷的空气,逼得雪雁浑身打颤。

    她并没有自信自己的容貌能赛过唐善雅,只能凡事表现得温柔婉顺,事事都顺着北安王的意思。她又为取悦身边这个男人,即使在这样的冰天雪地里,也不肯多加几件衣服。

    “冷吗?要不然,我们回去?本王想着,雪妃唱歌小曲,甚合我意。”北安王忽然抽出手,覆在她涂满丹寇的指甲上。

    “不要啊,王爷,还没看见大姐呢。”雪雁朝身旁英俊笔挺的男子抛了个媚眼,面如桃李。她嘴上虽然这么说着,心中却巴不得快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