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猫妖冷后

第一百一十章 高价者得

    跑了一阵子,跑下楼来,说话的人好不容易挑选到一处满意的位置。她跑得气喘吁吁,头上带着汗珠,说道:“唉,麝月,我再也跑不动……歇歇、歇歇,我们就在这里观……”

    话只说了半截,另外的一半就塞在喉咙里泛堵。说话者是青楼的另一名粗活丫头,名唤“释香”。而她口中的“麝月”则是另一名和唐善雅年纪差不多侍女的名字,她大约把唐善雅误认作自己的同伴。

    释香睁大了眼,想再说点旁的,却尴尬的一句话也说不完整,支支吾吾了半晌,脸儿都憋红了。她一直像其他人一般,躲着这位叫做“阿丑”的女子,跟她也素无交集。

    粉色的面纱动了动,粗布麻裙之下,女子温柔的声音传出。虽不清脆悦耳,却悠扬耐听。像阳春三月的白雪,像冉冉翠竹生烟,听之教人心暖。

    “释香,谢谢你。”女子极真诚地说。

    “阿丑姑娘,鸨妈说……”释香难为情地低下头,不好意思再说底下的话。她想说的,其实是“鸨妈特意关照,如果在观众席看见你碍眼,就要把你撵走。”

    “那我回去。”女子似乎猜透了释香的心思,淡然回答。

    “别……”不知怎的,她竟然想挽留眼前的女子。都说阿丑姑娘性格孤僻,今天看来也并非如此嘛。释香又望了眼唐善雅的脸,轻轻地问:“痛吗?”

    唐善雅不知道她想问的究竟是身上的伤疤,还是脸,便淡然笑笑:“好多了。”

    两人正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忽然,急促的管弦之声传来。唐善雅一扬眼,她认得出,此刻正在台上表演的人正是琴师宋之问和他的弟子天心姑娘。

    天心姑娘依旧一身素装,对尘世那般的疏离淡漠。她怀抱琵琶,低眉信手间,便闻续续黄莺般宛转的弹唱声响起。

    她唱的是一首秋风词,唱得哀怨。唐善雅只依稀听得清,歌词里有几句是这样唱的:“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

    一曲《秋风词》,勾引起她无数的心事。而如今的憔悴模样,连相思这等闺怨闲情,恐怕也不敢奢求……

    正愁绪满怀,此时正对上人群里一道清亮的目光,那人依旧焦急寻找着什么,却并没有认出她。一张白皙纯真的脸浮现在面前,昔日种种,似水无痕。

    “小凌!”她的心漏了一拍。看他焦急的模样,正踌躇,是该上前跟他打个招呼,还是就这样默默注视着,冷不防的,落入另一道跟踪她已久的视线。

    琴声缓缓流淌,宋之问在天心身旁配合着吹箫。今日他的洞箫,吹得实在有点凄凉,甚至可以说,有点心不在焉。所以,天心的呼声虽高,终究未能超过前一位选手。

    人群的兴致不减,只因为最后一位要出场的正是上一届只夺得“铜魁子”的厉害狠角——紫鸢。论资历,紫鸢在所有姑娘中最老;论长相,虽各有千秋,但她一身的妖魅气质最接地气。

    然而,这位响当当的头牌却十分不幸的,屡次落榜。如果此番再度失利,她将可能永远的退出“歌妓圈”。

    紫鸢笑盈盈的登上台,她今日打扮得格外明艳动人,巍峨高耸的飞天髻入鬓。一双朝阳丹凤眼飞扬跋扈,三角吊梢眉顾盼生烟,气势冠压群芳。

    “各位看官,请多多支持紫鸢哦。”她旋即朝台下抛了个媚眼,却又和台下那些垂涎欲滴的男子保持距离。要让男人想看却看不着,想摸却摸不着,才是花魁的最高境界。

    但见她云袖轻摆招蝶舞、纤腰慢拧飘丝绦。随着讴鸦管弦的节奏,舞动曼妙身姿。似是一只斑斓蝴蝶,热情奔放煽动着翅膀,又似是一片落叶空中摇曳,更似是丛中的一束鲜艳的玫瑰花、随着风的节奏扭动腰肢。

    若有若无的笑容始终荡漾在脸上,却透露出虚伪。然而人人皆有爱美之心,又人人都喜爱消受这样的虚伪。曲末,似转身射燕的动作、最是那回眸一笑,万般风情绕眉梢。

    她的歌舞动作扎实而不乏心意,看得出,策划已久。再综合各楼送出佳丽的表现来看,显然,今晚紫鸢的表现更胜人一筹。

    毫无疑问的,无数鲜花落在了紫鸢面前,她假装推脱了片刻,还是接受了“金魁子”的专属花环,内心却甘之如饴。

    “今晚,我宣布,紫鸢姑娘的竞价活动正式开启!”老鸨一脸笑容,大声说道。台下一片热烈的掌声响起。

    鸨母豁然抬眼的瞬间,望见了人群中观望的唐善雅,皱了皱眉。她很快朝唐善雅递了个眼色,示意她去帮紫鸢捧花谢幕。

    “我出黄金二十两!”

    “五十两!”

    “八十两!”

    “八十四两!”

    呼声如同水涨船高,鸨母却依旧赤红着眼,期待有更高的竞价出现。

    紧接着,伴随“一百两”的呼声响起,人群中再无人敢应答接招。愿意出银子的,却是一名老者,满身穿金戴银的富贵。紫鸢虽然心里喜滋滋的,但望见老人皱塌塌的脸和那红红的酒糟鼻时,还是拧巴了脸。

    “我出一千两!”蓦地,一道清朗男声响起,如平地炸开一声惊雷。

    此刻,唐善雅正弯腰拾地上扔来的花束,忽然感觉耳边一下子清静了许多,娇小的身形顿了顿。“怎么觉得这声音有些熟悉呢?”心里默念。唉,不管了,继续拾花。

    竞价者的所有视线都集中到这名愿意出一千两黄金的神秘男子身上,故而也顾不得注意台上冒出来捡花的邋遢姑娘。

    玄色衣衫,外罩白纱长襟,宛若流云飞扬。又像暗匿于炎炎夏日的一池青莲,绝代风华。

    台侧的首席,宋之问正埋头放箫,听闻竞价者的声音无比熟悉,便循声望去。

    “北安王,他怎么会来的?”宋之问冷笑。

    此时,天心也协助老师收拾着音乐器具,她见宋之问忽然抬头,便也跟着抬头。

    天心有她独特的魅力,即使是上台领取花环的步履,也显得那么从容。她似乎毫不关心成绩得失,她关心的是什么,谁也不知道。

    每一季度,金魁娘总有人侧目,相较而言,亚军和季军的存在则安全许多。天心已经连续二十三届夺了银牌,自然也被天香楼的老板训斥了二十三回。更何况,这如冰水般卓然独立的女子,还只卖艺不卖身。只因为有她师父宋之问的袒护,鸨妈也不敢拿她怎的。

    虽说她从未夺取银冠,但才艺人气俱佳,京城仍有许多高官常喜光顾和她谈心。如果嗔怒了天心,宋之问这风流才子也随时可能拍拍屁股走人,到时候来场人财两空就难办了。

    宋之问接连数日精神欠佳,据说,正是思慕丞相府那位失踪已久的长女所致。他形容枯槁,一夜之间竟苍老了许多。起初,他还和带着希望去寻找,他立誓,不找到担忧的女子绝不罢手,但回报的探子却屡屡带来噩耗消息。

    他无精打采的望了眼前面的玄衣男子,原来是张熟面孔。此时,堵得水泄不通的人群,竟然自动给那人让出一道路。

    “果真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啊。”凌乱的长发底下露出嘲讽的笑。这玄衣之人倒好,新娘被一伙强盗劫了,也不知道着急。他原是看错了人,以为北安王与别的男子不同,不近女色。

    宋之问不由有些懊恼,倘若在给他一次可以选择的机会,他一定不再学做君子,不再谦让。他满怀愤懑的眼神落进北安王眼里,北安王暗觉得琴师变化很大。难道是因为那个女人,点燃了这闲云野鹤之人的气血方刚?想到这一层面上,他便也以同样炯炯如焰的目光回敬过去。

    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跟宋之问生的哪门子气。

    目光风驰电掣般的速度撞击,似星陨互碰。两个大男人有什么好看的呢?宋之问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王爷突然出现的原因肯定不会这么简单。

    他透过余光迅速绕舞台转一圈。很快的,目光便定格在舞台上专心蹲在地上捡花的娇俏身影身上。粗麻大布的群裳,头插荆钗,乍一看与普通的侍女无疑。然而,那一双柔荑却是他忘记不了的。

    正是那一双不盈盈握的素手,吸引了他的注意,像极了月光下盛开的曼珠沙华。这双手,倘若弹起琴来,应能拨动世间最绝妙的音响。可惜,手的主人却五音不通。也正是这双纤手,曾安心的搭放在他的脖子上,让他背负起她全部的重量。

    “我愿意出一千两,买下这名姑娘。”玄衫男子不在去看宋之问,目光跳跃到更前方。他身旁的随从很快端出一大盘黄金,就这样明目张胆的,毫无畏惧。

    “我们先回去。”宋之问淡然对身旁天心说了句,便垂下目,不再关心眼前的热闹。白衣似雪,匆匆而散……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