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猫妖冷后

第一百零七章 被卖青楼

    它们猫咪就绝对不会这样,甭说看了猫肉要心酸不已,就是狸猫肉、老虎肉,乃至猫头鹰肉,若陈过来放在面前,也足以令每一个猫科动物作呕。

    想得出了神,放松性的打了个呵欠,下一秒,却被一只黑布大袋子从头到脑的兜下。窒息的感觉,害她身上的每一处毛孔都竖起。

    “放开我、放开我!”她扯着嗓子嘶吼,依然保持这警醒,并未忘记生命的本能。指甲狠狠地抓在布袋上,很快抓破了手指,布袋印得鲜红,却仍旧密不透风。

    “天呐!这袋子是天蚕金钢丝做的?”她做猫咪的时候,曾经听母亲说过,用西域天蚕金钢丝织造的罗,足以把人憋死在里面。因为天蚕金钢丝坚固无比,即使最锋利的猫爪,也无可奈何。若是落入用它编制的陷阱,便只有一死!

    这样想着,阴森森的冷气直钻入体肤,她的求救并未得到同情者的施舍救援,相反的,却激惹起一阵疯狂肆虐的大笑。

    从笑声来判断,捉拿她的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

    “哟呵,这娘们,叫得可真骚!”一名手提编织袋子的男子狂笑。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她继续大喊,挣扎着要踹开袋子。若她的身体还是只小猫咪,只消一弯背,就能溜出去。然而此刻,她却只能坐以待毙,仍由这帮狂徒妄为。

    “好大的胆,连朝廷命官之女也敢劫!”她的一声怒喝似乎奏效,倒令捆绑她的人不由退后了两步。

    “哼,真烦,忘了给她嘴堵上!”又一名男子的雷声响起,却是这伙当中的带头人。他的胸膛,印着个狼的头像,满脸疮痍。他一把扯过唐善雅头发,一把将她从袋子里提起,像拎一只玩偶一样的毫不留情。

    唐善雅猛然被拎起脑袋的瞬间,终于能够看清楚此时昏黄的天,也终于看清了男子的脸。这张脸,却是一张素未平生的刻满刀疤的狰狞面孔。

    狠狠一口下去,咬住男人黑黢黢的手臂。男人顿时被她激得暴跳如雷,猛的一掌捆去,直打得她火星子直冒、头晕目眩。

    还没容她再歇斯里地的叫,男人已经塞过一团肮脏的湿布,堵住她的樱桃小口。她的脸瞬间憋得通红,眼底像有一团荆棘的火焰在燃烧。

    “要你再叫,要你再叫!”男人欺身坐在了她身上,将她的双手双脚以粗硬的绳索捆绑住,啪的一下,便是一道清亮的手掌下去。

    啪,又是一记手掌。打得唐善雅嘴角涌现出暗红色的鲜血,她却依然不卑不亢,愤怒地看向他。

    感受到被捆绑女子大无畏的目光,男子忍不住发出一声怪笑:“落到咱们哥几个手里,你从此就别想再当什么大小姐了!”

    唐善雅的内心,有些发怵。她觉得,这招法,竟然与自己那日套杨家大少的招数,如出一辙!

    “难道是杨家大少爷寻来复仇了?”她暗思不妙,转念一想,却又不可能。

    就凭借杨家大少那低级智商,是绝对不会模仿她高明招数的。更何况,在这光天化日之下抢人,不是事先演练、精心策划的,却又是怎个?

    她原本无暇出尘的精致脸孔,经过这一番猛烈的毒打,已经淤青浮肿不堪,整个人都失了魂魄一般,只记得要反抗,一定要反抗!

    她努力想控制自己的思维,计划着该怎样同这般人周旋。然而,清醒的意识却逐渐模糊,脑袋一片嗡嗡。渐渐的,她竟然摸不清自己究竟身系何方。

    冰冷的水倒头瓢泼而下,寒彻心骨的温度,迫使她再度苏醒。

    她抬起淤青的眼脸望望四周,是一间幽暗得发霉的密室。这间密室的格局,竟然跟丞相府的有几番相似。

    反抗性的挣扎了几下,被发现自己的身体竟半点也动弹不得。手腕的痛感传来,她发现,自己的身体居然被悬在了半空中。

    原来,这是一间暗室。趁她昏迷之际,这帮采花痞徒竟将她带到此处,又绑了手腕,吊起来。面前是一架硕大的黑铁炉,炉子里,燃烧着熊熊烈火,炉上悬挂的刀剑正贪婪的舔舐着炉内幽蓝诡异的火焰。

    火燃烧得越来越猛烈。按理说,这个时候,故事的阴险反面角色该出场了。果不其然,从墙影边,缓缓转出来一男一女。

    “是你们!”唐善雅勃然大怒,好一对狗男女,激得她浑身遍体栓挂的铜锁,铮铮作响。她没想到,自己竟然落入了这两人的手里。这对狂妄的男女不是别人,正是昨夜在丞相府库房中偷情的华管家和大姨娘!

    “给我狠狠的打!”大姨娘一声冷笑,发号施令,立马有先前那群绑了她的男子上来。他们邪邪笑着,扬起皮鞭,蘸了蘸焦黑的火焰大炉旁铁盆里的水,便狠狠的,朝唐善雅身上抽去。

    那铁盆中盛放的水,看似清澈,却是洒满盐巴的水。皮鞭似一条条毒蛇,猛地朝她扫来。狠狠的鞭身,先是落在白瓷一样的肌肤上,只等嵌入皮囊印痕,溅开芍药般殷红的血,污了她一身青绿的皂罗袍,便又一阵疾风般的扫尾,抽筋断骨的疼痛!

    唐善雅冷冷咬牙,惨白的嘴唇被咬得血丝全无,却还是在阵阵皮鞭扫后忍不住叫喊了起来。盐水煎熬着她的心肺,她只觉得,一股沸水要从骨子里跃出。

    乌黑的发丝散乱,遮掩住了半面的脸。大姨娘看了,真想亲手将这张精致的脸蛋撕毁,她的眼里几乎要燃烧出嫉妒的火来。

    “看来打得还不够疼!”她一摆手,皱了眉,凹陷的眼窝却死死盯着绳索间悬挂的女子。

    正是这一张国色天香的脸,害她的女儿屡屡不得宠爱。她不仅亲手夺了自己女儿本该拥有的幸福,更是在丞相府混得风生水起。而这张脸,像极了若干年前的那个女人。那个害她大半辈子都耗在外面,不得被迎娶进门的女人!

    “一群废物,你们都怎么办事的,吃饱饭没有?”华管家发现了大姨娘眼中的妒火,一脚蹬起靴子,揣在挥舞皮鞭人的肚皮上。

    这些流氓地痞,都是他花重金雇佣来的。看他们个个都是精壮大汉,竟然这般不中用。

    刀疤男子的嘴角抽搐了下,他脱下衣服,露出胸膛前狰狞的刺青狼头。他生平,最恨不得别人说自己没有力。褐色的眼,睁得惊悚。

    拿起通红的烙铁,就往唐善雅的肩头烙印过去。

    呲——

    通红的烙铁,遇着了她身体还未干涸的盐水,形成一股高温的气流,沸滚在空气中。浓烈的黑烟,伴随着衣衫焦灼的气味。

    “啊!啊!”暗室里,女子惨烈凄切的叫声飘荡传出,噬人心骨。唐善雅从未感受到如此严酷的疼痛,尽管生生死死了那么多次,但……她的身体忍不住的颤抖,每一次烙铁下去,她都觉得她的皮囊要炸开。

    痛,原来是这么的无助……

    这次,她的泪水,却不再那么的幸运。再幸运的泪水,倘若一朝蒙受了不幸,被埋进尘土,也终将成为一阵悲哀。

    这里是青楼,她已经不记得自己是怎样被送到这里的。

    她隐隐约约记得,大姨娘和华管家在她饱受一番皮肉之苦后,便将她送来了此处。送到这里的时候,她脸部的伤痕很严重。

    她用死囚一样的鱼眼,盯着上下打量她的鸨母。鸨母先是震惊,这对中年男女怎么竟然给她送来个男子。一番洽谈,才知晓她是个女子,身份似乎还是个大户人家的小姐。

    但既然来了她的百花楼,便不存在什么小姐不小姐。

    鸨母瞧见她伤痕累累的样子,忍不住皱皱眉。她啧啧叹息着,撂开她一头散乱的头发。这一撂,却被吓得退后了两步,扶了扶头上发钗步摇,这才稳下心神。

    乱发下女子的脸蛋,却是伤痕累累,全然看不出她长得什般模样。只有那一道道含血的伤口,凝结成疤,落在苍白浮肿的脸蛋。

    “你们可知道,我们百花楼的腰货娘,全凭一张脸。你们打别的地方,我管不着,这把她脸打成这样,却是给不起好价钱的!”老鸨拢了拢肩上的翠霞披风,冷笑。

    “钱什么的,我们并不十分在意,不过为路上赚点盘缠。”想要卖唐善雅的中年妇女冷笑,却是大姨娘的声音。

    她身旁的男人也随之附和,眼里闪过一丝暧昧不明的底色,朝老鸨耳边低语了几句,老鸨了脸上方有了一丝笑。

    原来,他告诉老鸨的却是——

    “别看这姑娘满身带伤,却还是个未开苞的黄花大闺女。”

    “既然如此,就十两银子,不能再高了!你们不爱卖,就别挡我道,在此处妨碍我做生意。”鸨母捏着嗓子嘀咕了一句,便扬眉不急不慢地去整理发上一朵大红色簪花。她的鬓发虽有些稀稀拉拉,却被她梳理得油光发亮。

    “如此甚好,就十两!”二人不约而同地说着,接了银子相视而笑,拂袖便匆匆的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