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猫妖冷后

第九十九章 登门谢罪

    然而,理智战胜了情感。她捏紧了绣拳,并不作声,一声不吭移步到死物面前。原来,是一只黑白相间的小猫躺在地上。乍眼一看,像极了过去那只被老太太驱赶出府的翡翠猫儿。

    她也不嫌恶小猫身体散发的腐臭,俯下身去,蹲在地上仔细观察。

    很明显,这是只死猫,从它尸体的僵硬程度来看,并非白天发生的事。

    再看它通体毛色洁润,身形比翡翠略小,且全身并无爪痕。

    联系起近日的天气风和日丽,就是下雨,也都是微雨如酥,这样的天气,猫儿是再喜欢不过了。既不至于饿死,也不会渴坏。

    如此健康的猫儿,不是死于自然意外。并不爪痕,说明也不是死于与其他动物搏杀。看来,是人有意为之!

    这样推想着,目光的焦点一下子落在了死去猫咪的嘴角边。看它嘴角暗红,牙关紧扣,一副痛苦的表情,更证实了唐善雅的猜想。很明显,这只猫死得不正常,是被人喂了毒。

    “好狠毒的人!”她的心抽搐了一阵,眼里燃起愤怒的火焰。

    “是老太太手下那帮婆子们做的吗?”她摇摇头,很快否定了这个答案。

    当初驱逐翡翠出门的事,老太太虽也有份。但杀生这等事,她是断断不可能做得出来。老太太是这副菩萨心肠,她手下的人自然也非歹毒之辈。

    再者,这只猫若不仔细辨认,极容易与过去的翡翠弄混淆。看来,是有人故意制造这场事故。“目的呢?是在向自己提醒警告吗?”唐善雅用疏离的眼神淡然扫视了眼周围,优雅的笑着离开。便是有恶人作祟,她也不惧!

    但一直忙了这么几天,有个重要人物,是她一直想去看的。只不知道,此刻他又在哪里。正满心踌躇的走在长廊,忽闻一阵清香。原来,竟是五月的石榴花开了。

    艳红艳红的,一大片。榴花虽小而不起眼,却总在最关键的时刻显眼,足以照鉴人心。

    正如这五月花香,蜂拥蝶闹。繁华怒放只为争宠媲美,而石榴花呢,却为守护它即将到来的秋实而绽放。

    若得像这榴花一样的男子,便如梭如镜,足以照鉴光阴,荏苒一生。

    正胡思乱想着,头顶的瓦楞上似乎有什么东西飞过。

    “主人,让属下护送你出门吧!”南宫凌的声音豁然响起。

    “你是如何得知我今日要出门的?”她见了一袭黑衣的南宫凌,正从墙瓦上飞跃而下,稳稳的,落定在她跟前。

    南宫凌的武艺似乎又精进了不少,却满脸倦色。

    他说道:“是昨天夜里,属下刚巧赶回来……”

    “这么说,你是偷听我们的谈话咯?”唐善雅噗哧一下,笑了。

    “主人,请恕属下冒犯。时刻保护在主人身边,也是长公子交待下来的日常任务……”南宫凌显得有些不安。

    “嗯,哥哥倒是细心。”唐善雅点点头,但愿此生能早日与她那个传说中的“大哥”重逢。

    她忽然有些好奇:“小凌,最近怎么总不见你?”

    南宫凌温情脉脉的脸撇向一边,一下子红的升温。他嗫嚅着回答:“因为属下武艺不精,不能保护好主人,三番五次害主人遇险。所以,属下特意重回旧门派修炼,请主人恕罪。”

    “可是那次,你也受了伤!”唐善雅急得跺脚。

    呆子,真是个呆子……

    “小凌,答应我,以后不要再这么拼命了好吗?”她默然低头,闭上眼。

    南宫凌怔怔看着女子,桃红色的颜面,洋溢着傻傻的笑容。

    “走吧,可别误了正事。”唐善雅眨巴了几下通透的双眸,拉住南宫凌手臂。

    很快,一道青纱蒙面的娇小的身影便出现在大街上。

    所幸,有南宫凌陪同保护着,她才一路平安的抵达杨府。

    杨家的气派,是丝毫不逊色于丞相府的。唐善雅不禁在心底,暗暗赞叹。

    “小凌,这里人多眼杂,你还是先走吧,不用管我。”唐善雅别过头,朝南宫凌笑了笑,示意他放心。

    南宫凌瞅了眼四围,点点头。身体豁然腾空,翻身上了墙头。他心知,大小姐若知道被他暗中监视,定然不悦。遂也不敢在飞檐多作停留,施展轻功,便离开了。

    唐善雅一直在用余光斜睨墙头,见南宫凌已然远去,唇角这才勾起一丝笑。这笑里,却掺杂了太多的无奈。

    她移着凌波微步,缓缓走到杨宅正门铺砖的辉煌大道前。

    蓦地,一弯膝盖,重重的,跪了下去。

    门口看守的老管家,见来了个华丽打扮的女子,知她身份显贵。刚腆着笑脸,想上前讨银子通报,却见女子一声不吭跪倒在地。

    看她这架势,倘若不解决清事情,是绝不会善罢甘休了。

    管家立马慌了神,急出一头汗。

    他哆嗦着上前搀扶住女子:“姑娘,你倒是起来呀。你说你好端端的,跪在咱们杨府门口。要是让外人见了,该如何是好。”

    跪地的女子邪邪一笑,目光清冷如溪水,悠然道:“老公公,小女子并非有意让您为难。还望老公公行个方便,进门告诉杨老爷,就说丞相府大女求见。”

    大厅的正堂,杨国舅和他的夫人正坐在太师椅上喝茶。他刚捏起一块绿豆糕点放在唇须边,就看见老管家扑了进门。

    “慌慌张张,成何体统!”杨国舅训斥管家道。

    “老爷,不好啦!有个衣着华丽的女子跪在咱们杨府门口,也不知所谓何事。”管家一五一十地禀告。

    杨国舅放下手中茶盏,皱了眉头。他与夫人互相递了个眼色。

    一旁的夫人便接过话茬,又问:“你可看清楚来人何面容?何年纪?”

    “来者年纪不大,看她衣着发髻装饰,像是个未出阁的大姑娘。至于面容嘛……”老管家开始努力的回想。

    他忽然一拍脑袋:“对了,这姑娘家以青纱遮面,所以并看不清楚她的面容。我问她,她也不旁的,只说自己是唐丞相家大千金。”

    “哼,他唐守廉家的,打了我儿,如今还敢来我门前叫嚣?”杨夫人大怒。

    她侧脸望向坐在太师椅上的杨老爷,却见他有些坐立不是了。杨国舅“腾”的一下,从座椅站起。他来回的在厅里踱步,越走越快。

    “老爷,你倒是说说话呀。”夫人不满的撇嘴。

    她又豁然道:“都怪他唐守廉家那死了娘的大小姐,我早就听说她是什么猫妖狐媚子转世。这个小妖精,居然设计陷害我大儿,妄想攀上高枝嫁与那北安王做凤凰!你说,我们大儿有什么不好的?”

    她的这话,正巧被老管家听了去。当管家听到她说“我们大儿有什么不好”这句的时候,也忍不住掩唇偷笑。

    “唉呀,你看看你……”杨国舅手指着夫人,气就不打一处来。但他毕竟是惧内的,也不敢多言。

    “唉,我才说两句,你就……”杨夫人说着,佯装以帕拭泪。

    “好好好,算是我不对。我说,都这个时候,你就别给我添乱,你倒是想想对策啊!这唐丞相家嫡女,人家不顾脸面的亲自登门谢罪,咱们让一个大姑娘吃闭门羹,这传出去该有多不好。”杨国舅叹息道。

    杨夫人听了,忙屏退管家。她窃窃私语道:“有何不好?我们只当不认得她是什么千金大小姐就是。”

    “夫人的意思是?”杨国舅眼里,忽然闪现一丝精光。

    “这唐丞相家千金,倒真是个鬼灵精的货。她来我们杨府的目的,不就是想解除婚约后,还她己身一个清白么?我们怎么能平白便宜了她。她在我们门口,爱怎么献丑,那是她的事。我们权且当作不认识她什么身份,等她跪得腰酸腿软,自然会回去。”杨夫人紧绷着脸皮,轻声道。

    “哈哈,夫人好主意,真不愧女中诸葛。”杨国舅扬脖大笑:“那我们,继续吃茶!”

    再说唐善雅,在门口跪了好久,也无人理睬。

    她心中不妙,看来苦肉计,也不是这么好演的。

    白亮亮的太阳直刺人眼,再加上早晨,她又没顾上多吃点茶点。此时,早已饿得腹中空空。

    晌午,太阳立竿。她跪得久了,不仅仅是膝盖发麻,就是腰,也酸累得不行。

    “唉,要做个直立行走的人,还真不容易。”她不由在心里暗暗感慨了一番。

    以前,身为猫咪的她,依靠四脚行走,背后还有根细软的小尾巴维持平衡。四脚行走的好处就是,既省力,又可以弯着腰。

    哪里要像人类,动不动两条腿坐地就算了,却还想出“跪拜”这种酷刑。本来就比其他动物少了两条可以走路的腿,还要变着法子折磨这仅有的两条腿吗?

    虽然还并未曾到炎天热暑的时候,但她今日可是特意打扮了一番才出行的。看她里里外外三层裹的,再加上是绫罗绸缎衣裳,并不透气。

    骄阳似火,热气蒸到头上,整个人裹的,就跟热粽子似的。

    唐善雅有些“猫性大发”,坐不住了。她舔一舔干涩的嘴唇,暗暗咬牙,提醒自己要坚持,肚子却不争气的咕噜咕噜响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