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猫妖冷后

第九十八章 梦魇惊泪

    “二位夫人怎么也出来了?雨夜春寒,小心着凉了身体!”宁芳姑姑慈祥的话语充满关切,却是明知故问。正巧,问出了唐丞相心中的疑惑。

    “哦,是我们的璇儿调皮,非要宝珠姐姐带她到后花园里捉蝈蝈。这孩子刚刚还在这儿的,怎么就一眨眼就不见了?”三姨娘作找寻状。

    大姨娘一言不发,脸色铁青。她深知,二姨娘的这一番戏码,全部都是演给唐守廉看的。

    前些日子请法海来捉妖,就是这二姨娘请老太太要众人都别离开,才帮助唐善雅这贱蹄子一下子洗清了干系。

    她明面儿上是在帮助她们母女二人,却又屡屡坏事。这个二姨娘,不是个简单女人。她又听三姨娘说要找宝珠的话,知她在扯谎,瞳孔一阵猛烈的收缩。

    “怎么?就连这行事轻浮‘墙头草’,也被她们收买过去了吗?”大姨娘想着,脸色愈发的难看。

    这时候,众人群里,忽然有个丫鬟一屁股坐地,哭得寻思觅活。

    “你抬起脸,让我瞧瞧?”唐守廉被这哭声吸引住了,他不禁皱了皱眉。

    看她伤痕累累,哭得甚凄凉,哭声又十分熟悉。唐守廉一作兴,便叫那丫鬟一抬头。她这么一抬首,反倒把自己唬了一跳。

    她一脸的黑泥,衣衫褴褛,手臂上被掐出青色印迹,嘴角还浮肿着血丝。

    他费了好大劲,才认出,这女孩儿竟是大女儿房里的使唤丫头——花枝。

    这花枝素来机灵利索,人缘极好的,不至于平白无故落此毒打。唐守廉心知事态不妙,不由倒抽了口气。

    却见花枝只管哭哭啼啼,并不敢说话,他不禁又增添了几分探究。

    “女儿,你如此心狠手辣怎么当得了王妃?你看看你,把下人都折磨成什么样子了?来人,把大小姐带走禁足三天!”唐守廉怒喝道,想要借此摆平事端。

    不想,却被一对凝雪的玉腕紧紧牵扯住衣袖。唐善雅眨巴着亮晶晶的眼珠子,道:“父亲,要不是花枝这丫头偷人偷到我们丞相府,女儿也所幸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可她偷的人,是杨家公子!”

    杨家大少听到唐善雅这样说,身子明显一震。他这才厘清事情的原委,难以置信的用食指指着唐善雅如花似玉的鹅蛋脸:“好,你们合起伙来骗我。原来,你才是……”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唐善雅一声哀怨的啼哭打断。

    只见,这名红粉佳人正以帕拭泪:“父亲,要为女儿做主呀!”

    唐守廉正愁没有台阶下,不想,却有大女儿送来的台阶。且不管这事是真是假,杨家大少夜闯花园,与丫鬟私会是真。只单单这一条,就足以有脸面名正言顺去杨家登门,撕毁婚约。

    他幽冷的眼眸发出阴鸷的光,瞬间如同换了一个人。死死盯着杨家大少,不屑的从嘴中吐出一句:“墙角扶不上的烂泥,还不快滚!少在这里丢人现眼!”

    杨家大少犹闻当头一棒,又是做贼心虚。顾不得拾鞋,趔趄着脚步,逃也似的走了。

    临行之际,他还不忘恶狠狠地瞪了唐善雅一眼:“我是不敢娶你这凶神恶煞的疯婆娘,你也休想能平安嫁出去!”

    杨家大少被赶走了,一伙人自觉离场。

    “娘,大姐好厉害,又聪明!”三姨娘那里,宝璇满脸羡慕的神情。她刚从后花园的草丛里被乳母发现,抱了来,手里抓了个八角形竹笼,里面关满了蝈蝈。

    三姨娘一个人牵着女儿的手,带着乳母奴仆,往回走。她因为既得罪了大姨娘,又与二姨娘并不同心,所以遭受排挤,反倒落了单。

    她听见女儿伏在肩头,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暗暗讶异女儿也长大,懂得察言观色了。她又遥遥望了眼唐善雅远去的方向,摇摇头:“女儿家太精明总是不好的,倒不如一直学糊涂。”

    “娘,大姐她居然把那杨家大少给打了!”芙蓉轩,唐宝筝回到住处,气得咬牙切齿。

    憋了半天,她终于得以发泄。本想制造一场风流韵事的假象,没想到,却被大姐识破。

    “不过是个泼辣的小妖精,逃得了初一,还能逃得过十五?”大姨娘鼻子里冷哼了句。

    她的脸上,却没有丝毫的不悦。

    宝筝暗暗讶异于母亲的反应,母亲一回来,她就觉得奇怪。这次,明明又输了,为何母亲仍在高兴着呢?

    “娘,您话的意思是……”她睁大了眸子,眼里燃起一丝不甘心扑灭的火花。

    “哼,还看不出来吗?唐善雅这次虽然侥幸得了清白,但从此与杨家大少结怨且不说,以后更要成为悍妇的典范咯!”大姨娘拨了拨手上的墨玉手镯,又道:“皇室娶女,与朝廷息息相关,到时候可就不是北安王他一人说得算的。”

    记得刚进门那会子,这只镯子便成为唐善雅首先进攻的缺口。本是她年轻时候甜言蜜语好说歹说,费了好几天唇舌,才从唐守廉那里要来的传家宝。

    可她偏偏没想到,却被老太太发现的端倪。还指责她对死去的夫人大不敬!

    死人尤其压得她不得翻身,唐善雅这大活人,她是发了血誓要治的。

    “嘿嘿,女儿懂您意思了。大姐她纵使得了清白,与杨家大少的羁绊,怕是很难抹。这风流孽债她一日不消抹,皇室便一日不会接纳她为妃。”宝筝满意的笑了,这正是她想要达到的目的。

    这夜,雨惹绿了梧桐芭蕉。花枝和雪雁怡然并肩坐在院落屋檐底下,听雨打芭蕉,颇有意境。古香古色的纸窗底下,唐善雅卧在灯下,读着一卷书。

    她正读的是《杜丽娘还魂记》,读到兴味阑珊,昏昏然进入了睡眠。

    书里讲述的是杜宝太守家女儿丽娘梦中痴恋一名书生柳梦梅,生不得相见,竟一缕香魂飘渺。死后,道姑将其葬身太湖石畔,最终还生,有情人终成眷属的故事。

    唐善雅读着读着,只觉得脑袋里嗡嗡作响,她舍了书卷,拉过锦被倒头睡下。却又翻来覆去,犹然回忆着书中作者开头的那段:“生生死死,死而不能生,生而不能复死者,皆非情之至也。”

    仿佛被什么东西触动到心底最柔软的情脉,脆弱敏感泪水悄然无息的淌落。静静的,阖上了眼。

    “呼啦”一声,纸糊的窗户忽然一下子吹开。

    唐善雅吃了一惊,喘息着从梦中坐起,脸上犹自挂着颓然的泪痕。

    “师父!”她本能地喊出了这个名字。

    这时候,宁芳姑姑听闻了内屋的动静,踱步走到她床前。见唐善雅满头的大汗,知晓她是受了梦魇。便抱住她,又抚着她的背,柔声道:“大姑娘,没事了。只是一场风刮过,我派雪雁去关窗户了。”

    “雪、雪雁……”她慢慢地镇定下来,脸色缓和了些。

    “雪雁这丫头最近也不知道怎么搞的,成天心不在焉的。”宁芳姑姑兀自埋怨:“成天打扮得像个狐狸精一样,倒是轻浮了许多。喊她做事,也不愿多动了。这两个丫头做的事情,一下子全落到了花枝头上。”

    “哦?还有这样的事?”唐善雅皱紧了眉。

    豁然,又摇摇头,笑道:“女孩子该到爱打扮了年纪了,这也正常。本打算出嫁以后,把这两个丫鬟一起带去北安王府的,倒是我疏忽了。女大当嫁,等我过几个月出阁以后,便为她寻一门好亲事。至于花枝,也随她的意愿……”

    “唉,大姑娘仁厚,这点,真像极了过世的夫人。老奴追随夫人出嫁才来到唐府,只要大姑娘不嫌弃,老奴愿意继续伺候姑娘一辈子。”宁芳姑姑说着,俯下身子。

    唐善雅见宁芳就要拜,忙扶住她颤巍的身体,和言细语道:“姑姑快快请起。姑姑这是说的哪里话,您便是善雅唯一可以信赖的长辈!”

    “姑娘抬举了!”宁芳脸上浮现一丝喜悦,却又忍不住用衣袖拭了拭微红的眼角。

    “姑姑,我明日想亲自登门,去一趟杨府……”唐善雅忽然动一动身子,偷偷地附在宁芳姑姑耳边,说道。

    “是呀,我们唐家与他杨家的误会,若不及时洗脱澄清,只怕你与北安王的婚事要受阻。但毕竟,这杨家与我们,又是娃娃亲家,这可难办了……”宁芳长叹一口气,又问:“既然姑娘已经拿定主意,那姑娘可想好,到时候怎么说了?”

    “其实我也未曾想好,只能到了杨家,再见机行事。”唐善雅无奈地低垂下眼脸。

    翌日清晨,唐善雅经一番更衣盥洗,便离开了小院子。

    今日,她打扮得格外艳丽照人,与往常的淡丽风格迥然不同。

    见她一身的百花水绿散花褶裙,银翠鹧鸪齐胸,肩头手臂挽着个红绫飘带,头戴粉牡丹簪花,并插一支银白蝴蝶流苏簪,遥遥望去,竟跟牡丹仙子下凡似的。

    她先是给老太太请安,奉了茶。在老太太那里,陪着说了好一刻的体己话,方告辞起身。

    跨出老太太房门了时候,她忽然看见,地上有个恙物,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白光下,那死物满身的鲜血,吓得她险些惊叫出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