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猫妖冷后

第九十七章 花间戏浪子

    看她轻轻逶迤莲步,一步一摇腰肢,朝后花园东墙边迈去。唐善雅的绣拳,不紧替她捏了把汗。

    “杨公子……杨公子……”花枝故意提高了嗓音分贝。

    豁然,从东墙的墙头,小心翼翼探出一颗黑脑袋,却是一名男子!不消猜测,便知晓来人身份。

    他一身宝蓝色黄扣马褂,一双**燃烧的赤目炯炯有神地盯向呼喊他的少女。在他发髻后端,缠了一头油光黑亮的小麻花发辫,一股脑儿的,编在头后。

    来人并不知晓花枝身份,见她衣着鲜美,又长得水灵,便把她误当作是唐善雅。他用阴阳怪气的声音,轻轻呼喊着唐善雅的名字,一副垂涎欲滴的表情。

    “雅妹妹,是我啊,我是你杨哥!”好不容易望见朝思暮想的佳人,杨家大少激动得摩拳擦掌。却又碍着怕相府周围有人巡逻,并不敢贸然翻过墙去。

    花枝摆出一副无比妩媚的神态,她傲然耸立着双峰,魅惑青丝缠绕指尖,又像墙砖缝里探头的男子娇滴滴的抛了个媚眼。

    她的这一举动,把墙头男子的七魂六魄,都直直勾到九霄云外!

    “小美人儿,让哥哥抱一个,哥哥好想你……”男子说着,嘟起了恶心的蛤蟆嘴。

    花枝不动声色,飞了他一眼,浪笑着掩唇,语气里却充满着不屑和嘲讽:“爷若真思念雅儿,就该翻过墙头来见一见雅儿呀,如今实实切切的人儿可就站在这里呢,也省得你再终日胡思乱想。”

    经这么一撩拨挑唆,杨家大少哪里还按捺得住。他顿时感觉到浑身飘飘然然,骨头都酥了一半。他忽然瞟见,高高墙头的另一侧,刚巧不知被谁在那里,放了一张云梯。

    “好妹妹别急,哥哥这就下来抱你!”他说着,偷情的贼胆顿时壮大了三分。不消片刻,便手脚利索地爬过墙头。刚欲跳墙,却发现那云梯早不知所踪!

    一声“咕隆”,肥大的身子便翻过墙头,重重摔倒在地上,直摔得他头晕眼花。

    “哎呦!”他不断哼哼,头晕目眩地瞅着眼前美人儿。揉一揉屁股,立刻爬起,又道:“好妹妹,把我摔得好疼,看你也不心疼我!”语气中,有些嗔怪的意思。但更多的,仍是垂涎欲滴的享受。

    “哥哥,我在这里呢。快来,好好抱抱妹妹。”佳人的声音飘来。

    杨家大少定睛一看,佳人正在不远处朝自己招手。

    “妹妹,你怎么又换了方向……”他说着,肥重的身子趁势压了过去。

    这时候,眼前一黑,一只大大的布麻袋,不偏不倚,死死套在了他的头上。

    “好……你竟敢耍我……”男子的话音未落,就被一帮人手忙脚乱的堵住了嘴。

    接着,一阵凄惨的叫声,惊破寂静长空。

    唐善雅与雪雁、宁芳姑姑相视一笑,便拿出事先准备好的木棍。

    “我打你这个花田浪子……我打……”

    “要你日后再来亲薄良家女子……”

    三人笑作一团。

    巨大的棒槌雨点一样,落到了这位倒霉公子的身上。直打得他满地找牙,头晕眼花,惨叫连连。

    此刻,唐丞相正携大姨娘的手细雨中赏花。他本没有这冒雨赏花的乐趣,可大姨娘偏偏从前日子里摆弄带回来一盆梦昙花。

    蓝紫色的叶,淡淡怡人的清香,却怎么也不开花。

    忽闻一阵喜报,说今辰昙花忽然开放。这昙花一年难得一遇,又是吉兆,唐守廉也心头痒痒,有些个按捺不住。

    大姨娘一身华丽大同纹锦绣紫褥裙,腰间缠了个玫红色丝绦。她满脸诡异的笑意,虽说是出来看昙花的,一路上却心神不宁。

    夫妇俩人正有说有笑的,逛进了后花园。

    这大姨娘正准备上演一场花园“捉奸”,却突然听到男人的惨叫,不由在心头暗暗窃喜。

    她误以为阴谋得逞,遂道:“老爷,您听,这是什么声音?”

    唐守廉看了一眼身旁妇人,也跟着停住了脚步。他听得出,这男声不同寻常,皱了眉:“走,过去看看。”

    两人一起绕过池边凉亭,池塘里,一片青嫩的细碎莲叶飘荡。循着莲叶望去,不远处,隐隐约约攒动着人影。

    唐守廉认出为首的一人正是自己的大女儿唐善雅。见她卷起衣袖,藕荷一样白的手臂肆无忌惮的暴露在外,不由动了三分怒气。

    这等没教养的举止,让下人看见,可怎么是好!况且,他本就很不喜欢这心思缜密的大女儿,女孩家心思太重,总是不好对付的。但眼看着这枚“棋子”就要被自己送出阁了,此时万万不能出差错。

    “放肆,大晚上的,你们跑这里干什么!”唐守廉的声音,不怒自威。

    那边,园子里,唐善雅正率领着宁芳姑姑、雪雁木棍挥舞得起劲,冷不防的,听见了父亲的声音。

    她放下手中木棒,重新卷回了衣袖。一双晶莹而又黑白分明的眼珠子,望着威严冷漠的父亲,一眨不眨。

    “回禀父亲,女儿是特意来观赏大姨娘前些日子植入花园的梦昙花的。听见花园的东边似乎有不同寻常的声音,故而过来瞧一瞧。”唐善雅不紧不慢地开口。

    “你看看你,又是抄木棍,又是撂袖子的。就是要教训下人,这也由不得你动手!你一个就快出阁的小姐,成何体统!”唐守廉用手指着大女儿花容月貌的脸,正好借此机会,给这难以驯服的大女儿来个下马威。

    “哼,老爷您瞧她衣衫不整的样子,又是露胳膊露腿的,怕是在这后花园里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彩!”大姨娘嗤之以笑,她不冷不热的这句嘲讽,刚好能添油加醋。

    唐守廉正要发作,却听得一声婉转如黄鹂的妙音从唐善雅的红唇皓齿之间发出。

    “嘻,父亲大人和大姨娘,怕是有什么误会!”她粉嫩的唇角,轻轻荡漾开一笑,眼波流转。她又接着解释:“女儿只不过碰巧路过此地看看,不想竟然有一桩丑事被女儿撞破!”

    “哦?”唐守廉眯起的眼,发出危险的信号。

    他的丞相府,在华管家的打理之下,一向家规严谨,近日却怪事连连。起先是说府上有妖怪,闹了一场,又传出有女鬼的绯闻。

    他捻了捻髭须,刚想说点什么,豁然发现地上有一个巨大的灰布口袋。布袋里,隐隐约约能听见有人在呼喊救命。

    “好毒的招数,居然把下人关布袋里,往死里打!”他心想着,不由倒抽一口冷气,肌肉抽搐着怒指大女儿:“这是你女孩子家,就能干得出来的事吗?我丞相府素来赏罚有规矩,岂能容你这般胡来!”

    “现在说我歹毒了,朝堂之上又不知道有多少无辜忠臣的冤魂,要来找你索命!”唐善雅心想。

    面上却装作万分的羞愧难当,道:“爹爹教训得是!但请爹爹看看,这布袋里究竟是何人,再罚女儿不迟。”

    她说着,又朝宁芳姑姑跟雪雁两人递了个眼色。两位仆从立马会意,一把揭开了布袋。

    只见,布袋中人犹然颤颤惊惊的,不敢出来。他只蹲在那里,吭着头,一声不响。

    “抬头让我看看!”唐守廉下了命令,他劈手提起那人辫发,就往上拽。

    “唉哟唉哟!”把布袋中人疼得连连叫饶。

    待那人完全站起,众人才看清了他的面目。见他衣着打扮光鲜,又细皮嫩肉的,完全不像个下人模样。

    “你是何人,竟敢闯入我相府的园子撒野!”唐守廉怒问。

    这一问,反倒激惹起布袋里跳出人的怒火,他愤怒的双眼,火狮一般望着看他的人:“唐丞相,你与我杨家是世交,我是看我父亲面子上,才尊你一声‘世伯’!你这趋炎附势的小人,竟然把我的雅妹嫁与那摄政王为妻!不瞒你说,我今儿便是上府来找你理论的……你……”

    杨家大少还没说完,却被唐善雅一张巧舌如绽,堵住了嘴:“哦?杨哥哥上门理论,何以不走正门,反倒上到女眷云集的后花园来了?”

    唐守廉一听说来者提到“杨家”,猜出了这人正是若干年前与唐家结亲的杨家大公子。他本因着理亏而有些畏缩,听得女儿这样责问,不由壮了胆。

    “我……”杨家大少结结巴巴,仰着脖子吆喝:“我怕打扰诸位,走小门进来的,不行吗?”

    “此事我日后自然会登临贵府,与你父亲解释清楚。世侄,你的脸是怎么?”唐守廉不禁有些疑惑地问。

    “噢,下雨天路上湿滑,不小心摔了一跤……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叨扰诸位了。”他结结巴巴说完,一瘸一拐地就欲走。

    蓦地,一道温柔的声音响起:“哎呦老爷,杨少爷脸似乎摔得不轻呢,怎么就连那么结实的衣裳也摔坏了?”

    唐善雅唇角儿弯弯,长吁口气。终于,请的“救兵”到了。一场好戏开始。

    这说话的人儿渐渐移步到了众人面前。众人定睛一看,原来是三姨娘搀扶者二姨娘,逶迤而来。刚刚说话的,是二姨娘。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