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猫妖冷后

第七十四章 相忘谁先忘

    他侧眼去望刚欲与他对话的女子的面部表情。果不其然,唐善雅一听北安王要走,索性豁出去,一闭眼:“善雅只是在想,王爷公务繁重,精力毕竟有限。既然这里所有的店铺都归王爷管,王爷若信得过的话,可否让善雅协助打理一二?”

    她这么盘算,其实另有图谋。连日以来,她总感觉丞相府的财政上有空隙,这里面似乎潜藏着猫腻。她曾屡次悄悄查过管事的账本,但白纸黑字,每一项支出调度的条目皆在正常范围内,实在弄不明白个中名堂。

    也许,是自己多想了罢……

    但这样一来,反倒激惹起她对经营打理这块,不小的兴趣。倘若能成功说服北安王这个大靠山合谋开店,一者她可以多多掌握些经商知识,以备日后发家享乐,也不至于穷困潦倒,要一人孤独终老;二者唐守廉不正巴望着自己与王爷多多接触吗?如果有了王爷的商铺,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外出走动,也好少受点姨娘们的气;再者北安王财大气粗,万一经营不善出现小小亏损,他也不会在意心疼……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她这样美滋滋的想,全然没注意,一道清冷的目光,已然将她牢牢圈定。

    北安王泠然一笑,他当是什么事呢,原来这笨女人竟还想学开店。唐善雅,你究竟还有多少本王不知道的秘密……

    但他欲言又止,似乎面露难色:“好,本王可以许你一试。但你毕竟属名门之女,我想,丞相他也不可能放心,让你随时随地的走动,看来,这家酒楼并不适合你……”

    唐善雅听了,内心早凉了半截。但她不愿意输去这上天赐予的好机会,仍然不失对王爷柔声细语地说:“善雅并未曾想动王爷酒楼的主意,便是有个小胭脂水粉铺、小医馆之类的,就已心满意足了。”

    宋之问存心想拿她取乐,不由为难地说道:“哈哈,依在下愚见,给水粉铺,王爷要担心你天天往身上涂脂抹粉,出来吓死人;给医馆,王爷要担心你害出人命,不妨……王爷以为,最东片那家典当行如何?”他说着,看向北安王的脸。

    这风流公子哥,竟胆敢这样在人前发语议论,其故意夸张、歪曲事实的程度,简直是存心与自己作对,唐善雅一听就气不打一处来。但对付此人只可智取,不可口攻,等先谈妥了铺子的事,待会再来治治他。

    “典当铺甚得我心,又可以接触各种珍宝,又能解决需要帮助的人的燃眉之急,不知王爷可愿意割爱……”她一说出这话就有些后悔,什么叫“割爱”,好像注定要给他赔本似的。

    “谈不上割爱,但本王喜欢明白人算账。你每月亏空多少,便需往里头补上多少。万一折了本,你便来王府抵债,做本王的小妾。”他冷笑。

    朝堂之上唐丞相虽然对自己恭谦有礼,但一直不是他所能拉拢的对象。唐守廉近期已出现不安分的迹象,他不相信唐善雅忽然间的亲近毫无目的。既然如此,干脆顺水推舟,看看这诡计多端的女人到了自己府上,又能使出什么招数。只有如此,才能消除唐守廉的忌心。

    “好,君子无戏言!”她两股倦烟细眉下,一双寒露眼底,闪烁着点点的喜悦。

    此刻,唐善雅并没有留神王爷看她时的眼神流露出何种异样,一心沉浸在她欢天喜地的小世界里。她好歹也是曾在宫廷摸爬滚打过大半辈子的人,若论古器珍玩的鉴定,可难不倒她。好了,现在该轮到治一治这一直爱拿自己寻开心的宋之问了。

    只见,她黑白分明的眼珠子一转,冰山般的容颜梨涡浅笑,看向宋之问:“善雅闲来无事,有次去抚摸房中的那款古琴,嘻,宋公子猜我发现些什么?”

    “哦?”

    她目光幽深的望见宋之问挑起几分兴味的眉宇,这才接下去,缓缓道:“上面竟然刻着伏羲氏族工匠的落款。”

    “这不可能!”宋之问倒吸一口凉气,小心翼翼地问:“那你是如何对待那张琴的?”

    “一直竖摆在橱壁边呢,有年腊月,我差点赐给下人劈柴火用。”她轻描淡写地说,仿佛并不知琴的珍贵性。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王土之下,又谁人不知,伏羲氏族代代单传造琴的历史,已达数千年之久。但伏羲氏族人在前朝就已丧生战火,流传至今的伏羲氏古琴,就只剩一张,并且下落不明。

    宋之问顿时瞠目结舌。多年来,他遍访名匠,试图寻访古琴踪迹,却一无所获,如今竟然听说,在这完全不通音律的小丫头手里。倘若情况属实,还真有点暴殄天物!

    唐善雅望见他心疼欲泫的满腹愁情,再次垂落的嘴角忽然抽搐了一下,她咬咬咸咸的唇角,脸上努力挤出一丝微笑,心里默念:“八月,忙碌起来吧,忘记时间,忘记一切纷扰的思绪,让心灵结痂,从此,不再去触碰那柔软并疼痛着的记忆……”

    (道歉哈!这几天更新有点晚,以后7::00准时更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