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猫妖冷后

第六十六章 还不快裹好

    “啊,不要!”唐善雅气喘吁吁地从床上坐起,伸手想去抓住那身边的襁褓,却扑了个空。

    瞳孔深缩,嘤咛了一声,缓缓抬起沉重的眼睑。却骤然发现,眼前的陈列摆设古色古香,与小黑屋所见的迥然不同。

    一方明净的书案,案前摆满了厚厚一沓子的笔墨纸砚,倒像是个男子的书房。而她躺着的位置,正是书房里一张经过改造的卧榻,身边还摆了几张待客用的蒲垫。

    “睡醒了?”一道不咸不淡的声音传来。榻边,一个男子正凝视着她。

    周围哪里还有冥若的影子。那个小魔王,以后若再碰见了,一定要好好教训他一通。

    黑白的眼珠子骨碌一转,她打量了那人一圈:一张天庭饱满的脸,笔挺的剑眉大有横扫千军的英雄气概,墨玉般沉静内敛的眼眸又像极了书生的温润气息。待目光定格在他那古铜色皮肤上,唐善雅不由慌了神,这人可不就是北安王——李元景!

    他今日一身的赭褐色的箭袖骑装,绶带束发,更显得神采奕奕、英姿飒爽。

    “这里是哪里?”她问。

    “王府。”北安王淡然作答。

    “我怎么会在这里?”她吃惊不小,胡乱的扯过身边的被子,试图掩盖住自己暴露在外的娇躯,这才缩一缩脖子,默不吭声。

    北安王幽幽地说:“这里是本王的书房,你最好保持安静。因为,本王不喜欢书房里太吵。”

    通过一番探听,唐善雅大概明白了自己的处境。既然能遇见北安王,就说明自己已经再度回归人间!

    “不用做女鬼,真是太好了。”她乐呵呵的心想。

    还有那个自称是她未来夫君的小豆丁,也搅得她头大不已,她可不想再惹出什么枝节。

    “哈哈,未来夫君还没出生,谁会相信那孩子的鬼话。那我的仙人师父又该怎么办?岂不要成了孤家寡人?”她暗想。

    一回到阳间,心情就无比舒坦。此刻,她激动得真想一把搂过床前正凝望着自己的北安王,但还是克制住了蠢蠢欲动的一颗心。

    男女授受不亲,她好歹也算是许过人家的嘛。眼下就等早早了结人世这一桩公案,替那枉死的女子寻了仇,好重返仙界,嫁给师父。

    “穿戴好好的,裹什么被子?”北安王冷笑一声,粗暴的扯开裹在她身上的锦被。这个小女人把自己都当成什么人了,李元景有些无奈。她那警惕的双眼正直勾勾地望向自己,好像把他当什么凶猛的野兽似的。这一点,让他很不舒服。

    就在被子掀开的瞬间,两人同时倒抽了口冷气。衣襟上的几道裂口,不偏不倚,刚巧暴露了她胸前最隐蔽的部位。那v型峡谷间的两道双峰若隐若现,在她胸口起伏颤动。

    北安王赶紧朝她扔回了被子,皱眉道:“还不快裹好。”他想起,在桥底溪涧边发现这个麻烦的女人的时候,她已经昏迷不醒。他当时光顾着将她带走,却并未注意到她碎裂得不成样的衣衫。

    他起身朝前走了两步,又转回头,一把坐到床沿,再次掀开被子。这一次,他竟低头一把抓住了她小巧玲珑的脚踝。

    她使出两条雪白小腿的全部力量,狠狠压住了他的大掌,杏眼怒瞪:“王爷,请自重!”然而,就在她做出这一动作的瞬间,令她痛苦的咬牙,脚踝也不自觉跟着抽搐。

    “好痛……”她粉唇里不由逸出一声惊叫,又望向身旁的北安王。

    只见,他认真端详着她的香履,粗糙的大手又将它夹紧了一些,好似在观察一件古老珍贵的工艺品。少顷,他方从嗓子里冒出一句低沉的怨吼:“别动,你的脚受伤了。”

    她羞得满脸通红,不敢再去看他的眼,任由他扶着自己那只受伤的脚踝。

    待一番彻底的检查完毕,北安王这才轻轻撂下她的香足,兀自打开书桌最底层的抽屉,从中翻出一只方方正正的小盒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