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猫妖冷后

第六十二章 故人重逢

    那白亮亮的光束流星一般坠落,白点越来越小,到最后,小成了绣花针那么大。

    “呀,簪子……”她大惊失色,伸手想抓住正急速坠落的银白色物体。一切还来不及多想,手头一滑,便失去平衡,竟从桥上倒身坠落。

    惊慌失措间她睁大了眸子,缭乱的瞳孔里映衬出唐宝筝狰狞的笑。

    呼啸的风声在耳鬓厮磨,她能感受到,从太阳穴暴跳而起的青筋,几欲胀裂。

    “师父救我!”是她最后呼喊的话语,却被逆强的气流吞没。

    恍惚中,蓝影惊动寰宇,有一双临世的温暖的臂膀,接住她急速坠落的身体。

    可惜,这一次,真的只不过是一场幻觉……

    这是一个阴风怒号的恐怖世界,周围的人不是披散着乱发,就是伸长了舌头。唐善雅乍来此地,也是一样的落魄丧气。她还记得,当时差点被自己的模样吓到。

    究竟为何落得如此田地,事情得从她坠桥那日说起。这一次,也不知是不是老天爷给她来的玩笑,就连重生也比不上前两次那样顺利。

    她死后,四周寂寂,飘飘渺渺一抹离魂,四处游荡,竟不知何处归落。阴风吹面,她有些害怕的抱紧了自己的躯体。

    四周过往的路人,衣着各色各样,居然连前朝历代的服饰都有!更离奇的是,他们虽性别、高矮不等,却清一色的面目狰狞、青面獠牙,看得她一身的鸡皮疙瘩。

    待她照见自己脸部的瞬间,险些也被吓了一跳:淤青的脸庞暗无血色,鲜丽的裙裳却沾满了斑斑血渍。这哪里还像个有生气的人样?

    “难道……这里就是传说中的阴曹地府?啊,我死后变成鬼了?”她大睁幽眸,心头闪出一个大大的问号。

    也不知走了多久,一团幽绿色的火焰出现在眼前,低沉的燃烧,如黑夜中想她投来的一支橄榄绿枝。火焰耀眼的瞬间,内心哀愁血液一下子得到了释然,身上的伤口居然也没那么痛了。

    有了火焰,便有了奋力的方向。她咬咬牙,不再彷徨,勇敢地追随着星星点点的火光朝前迈步。

    在绿光的指引下,她意外的发现,自己坠亡时的那座桥竟就在不远处!

    桥身还是记忆中熟悉的模样,但桥下泛滥的,却是浑浊的涛涛赤水。

    “上了那座桥,或许就能找到还阳的法子。”她心里想着,更加快了脚步。她是一刻也不愿在一个如此阴森恐怖的地方停留。

    “姑娘请止步,前面就是黄泉了。若是去了,便要重新投胎做人的!”一名中年妇人忽然叫住她。

    唐善雅抬眸一望,只见那妇人面戴黑纱,嘴角挂满慈祥的微笑。她心中猛然一阵抽搐,这妇人的面容,竟有似曾相识之感。

    “这桥是……”她狐疑地看着妇人。

    “奈何桥。”妇人简洁的三个字,深深震撼了她的心灵。

    “我在阳间曾经见过和这一模一样的桥。敢问夫人,既然这里才是真正的奈何桥,那阳间那个又是什么?”

    “阳世一切,百年枯荣。但在奈何桥上,即便一块青石,也要承受五百年的风吹、五百年的雨淋。所以时至今日,它依然能够千年屹立、固若金汤。此桥连接着阴阳两端的异世界,你在阳间看到的,只不过是它的幻象。换句话而言,那只不过是一座再寻常不过的石拱桥。”

    唐善雅听完,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等等,你的脸……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面?”虽然知道这样做不礼貌,但唐善雅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

    妇人并不急于回答她的问题,而是摘下头上的黑色面纱。面纱底下,是一张清秀姣美又有略带些落寞苍凉的脸孔。

    她温柔笑笑,问:“你看,我长得像谁?”

    面纱之下,竟藏了一张和唐善雅看上去有七分相似的脸庞!但从年龄逻辑来推断,那妇人足足比自己大有两旬。

    就在妇人摘下面纱的那一瞬间,所有好奇、惊惶、错愕……相继从善雅的眼底闪过,最终转变成一缕淡然释怀的云烟。

    “唐夫人……”她对自己这个疯狂的猜想极不自信。但除此以外,她再也找不到更合理的解释。她幽幽地开口,语气间充满疑惑。

    “孩子,前世孽缘已尽,不要再称呼我为那个人的夫人了。只有一样,因果报应却还在,所以你我今日得以在这奈何桥边重逢。你若不介意的话,就唤我‘娘亲’吧。”妇人言下之意是不愿再与唐守廉有任何的瓜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