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猫妖冷后

第四十三章 不情之请

    宴会继续进行着,欢歌笑语不断。

    可是,世间又有几人能笑得真心。

    唐善雅手捧酒杯,蹙眉,一饮而尽。因多喝了酒,她便借解手的机会,出去透透气。

    不知不觉,漫步到一片幽静的长廊。

    漫漫长廊,回首踏雪,勾引起她无数的回忆。

    曾经,也是在这样一条无限蜿蜒的长廊,

    她与师父吟诗作画,肩扫落雪。

    后来,又是在同样的一条长廊上,负手诀别。

    “在想什么呢,想这么出神?”冷不防的,一道魔音般幽魅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让她猛地打了个激灵,手中绣帕落地。

    一名男子怀抱七弦古琴,不知何时,已转到她的身后。

    男子拾起了绣帕,却并不还与她,而是放置在鼻翼侧旁轻轻一嗅,戏谑道:“嗯,小美人的帕子可真香。”

    余霞成绮,静影沉碧。潋滟的霞光,折射出他几近妖魅的面容。他嘴角上扬,正透露出暧昧不明的微笑。

    唐善雅余光瞟见到了这再熟悉不过的雪影,便猜出来者是谁。她是清楚这人多情善感性格的,也不与他多做计较。

    只莞尔一笑,道:“善雅拜见宋家公子,善雅竟不知,这里还有别人,公子莫要见笑。”

    宋之问眯起狭长的丹凤眼,用他慵懒极富磁性的声音,问道:“怎么也不感谢我这世间少有的伯牙一声,便想着独自往外跑?”

    唐善雅听完,眼珠子骨碌一转,心想:“嘿嘿,你自比为懂音乐的伯牙,那可别怪我也不客气了。”

    只见她莲花绣口一吐,道:“正所谓,大恩不言谢。宋先生刚才自比是伯牙,那么,善雅便斗胆做那钟子期。伯牙子期,高山流水,便把彼此认作知音。善雅又何须再对先生言谢,多此一举?”

    “哈哈,真是妙极了!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宋之问抚掌大笑。

    他眨巴着眼睛,又问:“那我以后就叫你小芽儿可好?”

    “小芽儿?这是什么奇怪称呼?她叫雅儿,可不叫芽儿,好吧?”

    唐善雅白了他一眼,说:“喂,本姑娘跟你很熟吗?”

    “你觉得不熟之人,会愿意帮这个忙吗?我的琴,可是千金难求哟。要不是你那老相好豁出性命求我,我也不舍得让我的琴,去伴奏你这么无聊的舞。”他说着,不由得打了个哈欠。

    忽然又神秘地眨起他那狡黠的眼,道:“小芽儿,你可得好好谢谢你那老相好哦!”

    “你是说南宫凌?”唐善雅忽然想起了那日被刺客追杀,南宫凌受伤的场景,眼底泛起了白雾。

    时间跳转到几日前,画舫之上:

    “上药吧。”宋之问正搅拌好一团黑乎乎的东西。一旁伫立的北安王,闻到这刺鼻的药味,忍不住皱眉。

    此时,躺在床上的南宫凌并没有任何动静。宋之问摇了摇他身子,没好气地道:“喂,你不会想要我一个大老爷们帮你上药吧?啧啧,让我看看你的脸。虽然说,你长得是秀色可餐,但本大爷对那位国色天香的姑娘更感兴趣。”

    “你们把雅小姐怎样了?”南宫凌不顾疼痛,倏然坐起,去摸身边的追月宝剑。他原本初次愈合的血痂,再次迸裂,血流如柱。

    宋之问和北安王同时倒抽了一口凉气。说时迟、那时快,两人飞身点住了南宫凌胸口穴位,防止他心力交瘁而死。又同时运功,为他注输真气。

    弥久,南宫凌才倏然张开眼。

    宋之问的身体因为长时间运功而变虚弱,但他还是十分得意地望了眼床上的南宫凌,道:“这回,你可以上药了吧?”

    “多谢两位恩公搭救。两位的恩情,容他日肝脑涂地再报。”南宫凌惨白的唇里,轻声吐出这句话。

    “不必。”北安王说毕,大步流星的离去。

    屋内只剩下了宋之问与南宫凌二人。

    突然间,南宫凌似乎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情。迟疑了一下,还是说出口:“在下乃左丞相家一名普通护卫,专为保护闺眷。对王爷和宋公子的美名,也早有耳闻。”

    “说重点。”宋之问不耐烦地道。

    “在下对宋公子有个不情不请。本国女子,以歌舞书画为知礼,雅小姐心地善良,却苦于没人教习。偏偏她又是大家出身,因为这点,过去没少受唐老爷的责罚。若宋公子他日能指点一二,那是再好不过。”南宫凌一脸忧愁地说。

    “你是想要我收她为徒?”宋之问嘴上这样问着,心里难免有些奇怪的想:“这唐丞相之女,还真是新颖的一号人物,有点意思。”

    (作者小八又出来吆喝了,最近怎么木有人投票了?求贵宾、凹凸各种票票打赏啦~~!!我用我的千字万行,买您轻松一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