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猫妖冷后

第二十五章 是断袖吗?

    她的小手不自觉摸向南宫凌的额头:“呀,小凌,你的头上怎么这么烫。”她居然忽略了,南宫凌此时正发着烧。

    顿时,南宫凌感到,有一种清凉的感正停驻在额间,恰似一股潺潺的溪流。舒适,温润。

    “主人,不碍事的……”他涩涩一笑,刚想再说点什么,如莲的身影早已经跑出门外。

    “你等着啊!”唐善雅温柔的声音在舷窗外飘出。

    唐善雅气喘嘘嘘的疾步走着,脑海中映出了玄衫男子,也就是北安王李元景的样子:古铜的健康肤色,健硕的体格,黑色闪电一般犀利的目光,恰似大海中高傲飞翔的雨燕。

    她抬头仰望了眼楼船上层灯火最通明的那间主舱房,心想:“北安王那里,或许会有药。”

    唐善雅的猜测并非毫无根据的。前世,作为西域进贡的御猫,她好歹也知晓些皇族历史。这北安王乃东宫皇后与先皇所出庶子,文韬武略,无所不能。他年少就习得一生好武艺,为了巩固皇室,早年常随军队东征西伐。

    可惜,先皇似乎一直不满意这门先皇与太后钦定的婚事,对皇后常年冷落。后又与皇后为夺家族利益,闹得满朝风雨,到了干戈相操的地步。先皇驾崩后,新皇子登基,这场风雨才暂时平定了下来。

    新皇文帝年满五岁,就继位登基,担下统领江山的这厢重任。他至今,仍只是个不理朝政的孩童。所以说,主要的军机行政大权,都掌握在了北安王的手里。

    正往前走着,眼看着就要到了楼梯口。“呀!”她尖叫出声,原来竟撞上了一堵人墙。待看清楚那人模样,她才放了心。原来,是掌舵的船总工。

    “嘿嘿,让姑娘受惊了。”船总工约莫六十岁的光景,脸上却光溜溜的没有胡子。他用复杂的眼神打量着她,稀疏的黄牙咧着,发出阴阳怪气的笑。

    “原来是个老太监。”唐善雅恍然大悟。他表面上是一副艄公的打扮,看他滑嫩的双手,绝不可能干过靠江吃饭的粗活。这样说来,玄衫男子便是四王爷的身份,是确认无疑了。

    还不容她发话,那总工就先发制人,假意赔笑说道:“姑娘且慢,两位少爷现在不方便待客。姑娘打哪儿来的,就请从哪儿回吧。”

    她唐善雅也不是省油的灯,像这样拒人千里之外的方式,她见识多了,可不是没招数应对的。俗话说,出门不打笑脸人。

    她皂白分明的眼珠子滴溜一转,立马换过一副淑静如玉的神态。佯装认真的朝那老公公盈盈一拜,低头转眼间,水灵灵的秋瞳笑成弯弯的月牙儿。梨花般的娇唇怡然轻启,深情地道:“船老爷莫误会,民女只不过想走前再向二位公子道谢一声,请老公公成全了我的心愿。”

    老公公先前想着,不过是个民间的俗女子,仔细玷污了他们王爷的身份。待他看清了女子的长相,不由得内心惊叹。见她呈朱纱与皓腕,身比飞燕轻,面比芙蕖红。

    他在皇宫中呆了这么多年,什么样标志的人物没见过,但那些都是经过了雕饰的浮华之美。眼前这一位女子,却是个出落得天然风流的美人胚子!难怪就连四王爷,也被她迷得神魂颠倒。

    “姑娘既然这么说,那让你见见,倒显得老身做人太薄情。你只不要说,是我放你进来的便成。这边请……”他说毕,松了臂膀,不再阻拦。

    在深宫中谋职,就是再迟钝的人,此刻也知道,机会来了。若能将此女子带进王府,少不得王爷的宠爱欢喜。他这做公公的,以后也就成了王爷身边的红人。

    “果然这招好用。”唐善雅是懂得抓住男人心思,如何运用自己先天的相貌优势当作武器的。她逶迤前行,香足步履间,小心翼翼地踩踏着木板,提起衣裙,攀登着上了舷梯。

    “嗯……哼……”

    “呼……”

    主仓的卧房里传来男子奇怪的喘息声。

    唐善雅想都没来得及想,信手推开了房门。随着房门的推启,眼前出现的香艳一幕,让她的瞳孔迅速放大:

    椅凳上,坐着两个衣不遮体的男子。一男子羊脂玉般干净纯美的面容被涨得潮红,他正乏力的倚靠在另一人宽厚的臂膀间,喘息不歇。

    被他倚靠的男子,也不闲着,竟然强行扶住倒在他怀中的人,帮助他转过身去,粗粝的大掌继续袭向他线条优美的背部,用力揉捏着面色潮红的男子身上,每一寸性感的肌肤。他显然也有些吃力,只闷哼了一声,豆大的汗珠顺着紧锁的墨眉两侧流淌,并不停止手上的动作。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