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猫妖冷后

第二十三章 古板男VS大狐狸

    昏黄的烛光,毕毕剥剥作响。唐善雅睁开虚弱的眼,当她亲耳听到白衣男子话的时候,确认了自己还活着,惨白的唇角偷偷勾勒出一抹好看的微笑。

    她强迫自己定了定神。待她偷眼瞄向自己身上,衣衫都还齐整,不由得松了口气。尽管那湿漉难奈的滋味,正紧紧粘腻她冻得发紫的肌肤。

    她不知道,就在这一刻,救她的那名男子,正向她投来阴沉的目光。

    “咳咳咳咳……”还未来得及说话,猛一阵剧烈的咳嗽打破了沉默。察觉到玄衫男子似乎面色不悦,唐善雅故作柔声细语,蹙拢起含烟细眉,魅惑青丝绕指柔。她十分难为情的样子,道:“承蒙两位恩公搭救,小女子感激不尽。”

    玄衫男子不为所动的挑起剑眉,抱之以嗤鼻。他连笑容,也懒得为这样的烟花女子留下。

    “对了,小凌……呃,我是说那名树底下受伤的公子,他情况怎样?”善雅忽然想起来什么,她虽然表面上对那两人曲意逢迎,内心早有些急不可耐,关心起南宫凌的消息。

    “看来你这女娃,还挺关心那死人性命的。”白衣男子摊手笑笑,他说这话时,分明是俏皮的语气,却刻意加重了“死人”这两个字。

    “南宫凌死了?”唐善雅水葱般的手指嵌入了柔软的被絮,泪水不争气的碎落成河。

    “怎么会……”她只觉得脑袋嗡嗡作响,头痛欲裂。然而,她却连一句话,一个字,也说不出。

    “放心吧,跟你开个玩笑,何必那么当真呢?你那受了重伤的小情郎,正在船舱的房间里抱伤休养。已经请了最好的郎中来看,没大碍的。”白衣男子似笑非笑的回答,扑闪着狡黠的眼睫,接着又补充了句:“看来,你很在乎你的那个小情人的安危呀。”他说着,转看向玄衣男人的侧脸。

    乌木般的黑色瞳孔看不出任何的变化。

    “不是情郎,他是我的……”该怎么解释呢?又犯了个难题。唐善雅有些窘迫的从牙齿里挤出两个字:“弟弟”。

    “既然醒了,从哪儿上来的,便回哪里去。我还有事,恕不奉陪!”玄衣男子对她的回答并不感兴趣,也懒得听她啰嗦,不客气的下了逐客令,一把夺过她皓腕,将她从绣荷的锦被中硬生生的拉出。

    “呀,这个人……”她从未见过如此无礼的人类,花容大动,但很快便恢复了镇定。没办法,猫在屋檐下,怎能不低头?

    “多谢二位恩公相救……”唐善雅不紧不慢的朝他们两人开口,她俨然恢复了大家闺秀的端庄气派,唇红皓齿,盈盈浅笑,让人挑不出任何毛病。

    终于,玄衫男子薄薄的唇畔,勾抹起一缕挑衅的笑。

    这个女人,还真是不简单。落水前是乔装打扮成浊世公子,落水后又装成柔弱媚娘,一会子功夫,却又装成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真是个七窍玲珑心!

    他倒想看看,这女人究竟能装到什么时候?

    “民女八月,恳请二位公子留个姓名,将来好再去登门拜谢。”唐善雅表面装作煞有介事,其实不过信口这么一问。目的都只有一个,就是为了演好这码戏。

    明眸巧笑之间,若回风流雪,那般清然淡雅。

    说实在的,那白衣翩鸿之人,并不十分讨厌。他虽油嘴滑舌,绝无刻意刁难之心。倒是这肯下水救他的玄衫男子,当时救下她,如今又反过来要赶她走,令人难以捉摸。

    “难道说……被发现了吗?”她被自己闪出的这个念头吓了一跳。

    要上演这出苦情戏码,绝非她情愿。只可惜身上少了银两,情况又有燃眉之急。她心知,倘若再这般拖延时间下去,南宫凌的性命就朝夕难保。看见画舫,她隐约感觉,这是最后能抓的一根救命稻草。

    她是在拿自己的容颜生命做赌注。她赌,红粉佳人落水,这些个终日沉溺在声色犬马、游手好闲的贵族公子哥们发现了,必然会出手相救,博红颜欢笑。她甚至想过,若画舫的主人只愿意救她一人,她便在船上来个鱼死破、性命要挟。

    然而,她只以为救她的会是个谙熟水性的艄公或者小厮,并没有想到,画舫的主人会亲自出来英雄救美。

    事情进展得未免太过顺利,这点,反倒令她无所适从……

    白衣贵公子认真眯眼打量起唐善雅的容颜,内心惊起了不小的波澜。不得不承认,这个生得亭亭玉立、如烟似画的女子有她过人的魅力。他欣赏的绝不仅仅是她的容貌。凭他多年阅人的经验,他猜测,眼前这女子绝非是普通的勾栏女子,那么简单。

    他顿时提了三分兴趣。自顾自倒了一盅酒,狡黠地眨巴着慧眼,毫不避讳的回答:“在下宋之问。”

    “他就是宋之问,那个宋家花心大公子?”真个儿不是冤家不聚头,善雅心头暗暗叫苦。她回忆起一件事:这正是她前阵子为了对付二妹,随口捏造出的人物。宋家公子虽然风流,与二妹却是无染的……

    所幸,他对于自己的姓名丝毫不过问。

    几杯酒下腹,宋之问的鱼面泛起了醉人的酡红。“呼……热……”也不在乎善雅还在场,他解开衣襟倒头便睡,嘴里还絮絮念叨着:“元景……酒……”。瞧他那醉酒后柔若无骨的缱绻姿态,竟比女子还**!

    “看来那个玄衫男子名字叫‘元景’,只不知道姓什么,又是哪家府上的公子。”唐善雅默默地想。不知怎的,面对玄衫男子锐利如鹰隼的目光,她的心被搅得有些乱。说不清滋味是好是坏。

    “既然如此,二位公子打扰了,感谢搭救。八月这就去叫上弟弟,收拾收拾东西,即便下船告辞!“她欠身福了一福,毕竟这两人在危难关头肯出手相救,使自己和南宫凌得以逢凶化吉,大约也算是命里的福星。

    她不知道,这两人,今后便成了她此生的羁绊,这是后话。

    (今天此书正式签约啦~嘿,各位看官,求花花、票票打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