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猫妖冷后

第十七章 小猫瓷像

    待善雅穿过内室门径,望见自己的清影落在硕大的蝶恋花穿衣大镜前,不禁满意地点了点头。

    花枝见了,率先打趣说道:“都说是一母同胞,如今大小姐穿上大公子的衣服,还真有点当年大公子的气派。只是……”

    “只是什么?”善雅有些好奇地问。

    宁芳姑姑仔细打量了番善雅,知晓花枝的意思,解释道:“这点倒是不碍事,尺有所短寸有所长嘛。花枝丫头是想说,大公子是活铮铮的一名猛将,他的衣裳,反倒被小姐穿出了文人雅士的感觉。”

    “对了,就是这个意思!”花枝一直在苦思冥想着是哪里出了问题,却被宁芳姑姑一语道破。忽然,她又咯吱笑了,说:“大小姐天资秉承,气美如虹。今儿个就是打扮成男儿模样,到外头那也是鹤立鸡群、卓尔不凡,可小心着被哪家小姐相中咯!”

    “小丫头,没个正形。”善雅说着,手边折扇一开合,挑住花枝的下颔。花枝没来得及反应,惨遭“调戏”,竟然有些脸红。

    一切准备就绪,善雅便在宁芳姑姑的安排下,带着花枝跟雪雁,主仆三人从后院侧门出,有说有笑的离开了相府。

    唐善雅贪婪地吮吸着户外空气的清香,她发现自己只要一出门,总有种恍如隔世感,随之而来的是喜悦与欢欣。

    凡是有压抑人心的地方,她就奋起反击,这是猫性的一种。换种环境,换个场所,就是她养心灵创伤的最好办法。

    “京城的街市真是繁华,车如流水马如龙。”善雅心想着,望见一幢幢勾栏瓦舍坐落城中央,这里正是京城的东市,也是经济最繁荣的各色交易场所。她又用余光打量着街头过往的百姓,发现,即便是寻常人家子弟,衣裙也都做工亮丽而时新。

    “卖胭脂咯,胭脂咯,水粉咯!”

    “玉镯子咯,这位公子瞧一瞧,上等的玉镯子哟!”

    “卖画啦卖画,卷卷珍藏,绝无赝品!”

    小贩子四处叫嚣着,有卖胭脂水粉的店铺,有卖金银首饰的店铺,有卖古玩字画的……真是应有尽有,琳琅满目。善雅的目光忽然被什么东西牢牢抓住。她发现了,在一个不起眼的摊位前,一位老者正卖着五彩的瓷像。有一只瓷像与众不同的,主体部分通体亮白闪亮,并没有上彩。

    这是一只瓷猫小像,只有婴儿的手掌那么大,猫身体态婀娜,并不像普通的发财猫那般发福显胖。脖颈上用红绳穿了只小铃铛,圆睁的猫眼发出宝石般的蓝光。

    显而易见的,这是一只波斯猫的瓷像。然而,它的身后竟然还多了九条五彩的尾巴,弯曲延展,好似一只高傲的孔雀在开屏,又像烈火的凤凰一般展翅凌飞。

    唐善雅觉得,有什么力量一般生长在她脚下,直教人挪不动步子。那摄人心魄的冰蓝色的光,能够洞穿她全部的心思。不得不承认,这只小瓷猫像,像极了前世的自己。

    摊贩见到眼前的公子衣着富丽,知道生意来了,谄媚地笑着递过瓷像,道:“这位公子好眼力。您看,这只猫瓷像多漂亮,这可是西域人带进来的波斯猫像,仅此一只。买下来,送给心仪的姑娘吧!”

    善雅从商贩手中接过瓷像,端详着。冰凉的触感,那幽艳的猫瞳,只望一眼,便将人瞬间吸了进去。

    “老板多少钱?”她问道。

    “不贵不贵,就收您一百两银子。”

    “什么?一百两?”花枝忍不住动气,这商贩做生意也太不诚实了。

    “公子,一百两会不会有点贵?”雪雁小声地提醒道,拉了拉善雅衣袖。

    “好,就一百两。”唐善雅置若罔闻,也不跟老板还价,摩挲着手中的瓷猫,爱不释手。

    两丫头听了,眼睛冒金花,但见小姐喜欢得爱不释手的样子,又不好劝阻。只能暗中叫苦,可怜巴巴的彼此对望一眼,心想:“天哪,大小姐是要把银子全花完的节奏呀。”

    东西挑挑选选买差不多时,雪雁蓦然说了句:“小姐,哦不,公子。奴婢有句话不知当不当说。”

    “嗯,说吧。”

    “奴婢说了,怕公子怪罪。”

    善雅听了,甜甜一笑,道:“傻丫头,我们明面上是主仆关系,那是做给府里有心人看的。私下里,我一直视你们情同姐妹,又什么话不能说的呀?”

    “公子,您在相府生活得快乐吗?”雪雁咬了咬嘴唇,嗫嚅着问。

    “傻瓜,人世间有酸甜咸辛,我还想一一尝遍哩。我承认相府的生活还有些不适应,但所幸遇见了你们,还有宁芳姑姑一直陪伴我,我很珍惜今日我们一起的时光,又还抱怨什么?再说啦,今日出了门的善雅,无须再领受他人不怀好意的目光,更不需要处处提醒自己注意言行,所以……我很开心!傻丫头们,别多想啦!”

    她说着,左边挽住花枝,右边牵住雪雁的手,引得街头路人的一片侧目。

    男性们皱着眉头指指点点,女子则惊羞得掩住娇颜。但她们从未望见如此相貌英俊的郎君,又忍不住偷眼斜睨,暗生飞醋。

    “唉,现在的公子哥真是越来越不注重形象,真是世风日下呀!”一名老者背着手,直摇头。

    “看什么看,我们家小爷好着呢!”花枝狠狠瞪了路人一眼。

    “噗嗤”,三人笑作一团。

    “说到酸甜咸辣,我还真有些饿了呢。”善雅有些尴尬,肚子咕咕地响。

    “哎呀,是奴婢们怠慢了。公子,城东南新开张了家鸿福楼,听说去的客人可多呢,要不去那里看看?”花枝提议道。

    “有这么好的地方?走,快带我瞧瞧去。”唐善雅一听,来了精神。啧啧着红唇,拍了拍腰间瓷像玩偶,开玩笑地说:“八月大仙,你也饿了吧?”

    “嘻嘻,大公子,小瓷猫又不用吃东西,它哪里知道饿呢?”花枝难得见到自己主子开心得喜形于色的样子,心情轻松了不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