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猫妖冷后

第十三章 借力打力

    谁能想到,这唐家大小姐,素来性格张扬跋扈,虽然长着一张国色天香的精致脸孔,却最耐不住性子。别说手捏针线了,就是书法字帖,也照样能被她临摹得歪歪斜斜,从小没少挨父亲教训。这是唐府人尽皆知的事。

    大姨娘初来乍到,却还不晓得其中内情。更何况,她所见到的唐善雅,已经不是先前的唐善雅,而是转世成人的小猫八月。除了样貌未变,性格举止都与过去的相差甚远。

    “二姐,大姐确实不会针线的。”四妹唐宝璇一边认真说道,一边眨巴着星星般璀璨的眼。善雅听了,心头一暖,感激地看了眼三姨娘。

    她狡黠一笑,转变了话锋。凝神扫视了一圈四周,便故作郑重地说道:“莫非是二妹房里哪个丫鬟,在缝补衣物时候没注意,留下的?”

    话语一出,一片哗然。坐在八仙桌前的太师椅上的老太太点点头,终于发话道:“大姑娘说的,不是没有道理。你们都好好想想,这些天,哪些人去过二姑娘屋里。”

    老太太话刚落,立马有想要立功表现的仆人站了出来,拱手禀报道:“望着碧蝉那丫头,常出没二姑娘闺房呢。”

    碧蝉正是老太太分配给二姑娘房里的贴身使唤丫鬟。这碧蝉做事手脚利索,心眼儿却不少,别人不知,老太太却是对她知根知底的。老太太将她放二姑娘屋里,也是做过一番考虑。

    本想她遇到个年轻的主子,尽心尽力伺候好,将来出嫁也吃不得亏。或作为陪嫁丫鬟随小姐一起风光嫁去大户人家,也不枉主仆一场。没想到,她竟自个儿往火坑里跳。

    老太太龙头拐棍应声点地,勃然大怒,道:“快把那贱奴才带出来!”

    不多久,就颤颤巍巍走上来那个叫“碧蝉”的丫鬟。她虽不及小姐们的沉鱼落雁,倒也出落得清秀水灵,在众多丫鬟之中,算是出挑的。她见老太太脸色发青,众人又是沉默不语,心知状况不好,“扑通”跪倒在地。

    “碧蝉,你的女红在众丫鬟当中是最好的了。我的紫貂斗篷前几日也只有你见了,你说是有些破旧,便索去帮我缝补。没想到,你这死丫头竟然插针在衣领上,存心想害死主子!”宝筝一把扯过碧蝉,一字一句说着,字如珠玑。

    碧蝉一听,便明白主子的意思,是要拉自己当台阶呢,立刻吓得紫了脸。她只一个劲儿磕头,不知所措,眼中噙着泪花。

    “碧蝉,可有这回事?”大姨娘用阴鸷毒辣的眼神死死盯住她。

    很明显,碧蝉是被大姨娘拉去做垫背了。要不然,宝筝闹腾的这一场,该如何收场?“不能让她们就这么得逞。”一个念头飞快地在善雅脑中闪过。

    善雅倏然开口,拍了拍碧蝉颤抖的肩膀,笑道:“可别吓坏了小丫头。碧蝉,老太太问你话呢,你这阵子是不是拿捏过针线,动过二小姐什么东西?”说着,她偷偷朝碧蝉眨了眨眼。

    “是……”碧蝉咬了咬唇,用微弱到像秋蝉一般哀鸣的声音,低头回答。宝筝写满无辜的脸孔,瞬间绽放出清纯甜美的笑容。

    碧蝉接着又委屈地补充道:“但是,那斗篷奴婢确实没见过,请老太太明察!最近,二小姐嚷着想学奴婢刺绣,奴婢就斗胆教了二小姐。这斗篷上出了问题,莫不是二小姐在给自己缝补衣物的时候,初学还不熟悉针法,忘了取针?”她一边说着,一边望向二小姐。

    “好个卖主求荣的奴才!”唐宝筝本想借机嫁祸于大姐,不想,却被自家奴仆倒打一耙子,气得青筋爆突,咬牙切齿。大姨娘也神色凝重,这唐善雅,唐府嫡女,果真不是个软柿子可以任人随便拿捏的。弄不好,就会被反咬一口。

    然而,更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碧蝉望见大姨娘和二小姐毒辣的眼神,不仅不知避让退缩,反而更理直气壮地说道:“奴婢有证据可以证明自己的清白!”

    显然,她是有备而来。这次,该轮到大姨娘震惊了。这下子,所有的主动权又都回归到了唐善雅的手里。

    “哼。”善雅红唇边邪魅的笑一闪而过,她才不会便宜了这些成天想要栽赃陷害自己的人!既然她们发了疯的逼迫自己,也该让她们尝到点狠头。

    在这样的深宅大院里,若以为凡事置身度外,便能明哲保身,那便是痴人妄想。面对敌人,留不得一丝一毫的情面和心软。

    她清晰的记得,这个身体原本的主人,是怎样被一双不知名的黑手推入河塘,活活给害死。这一世,她不能再重蹈覆辙。

    “碧蝉,休在老太太跟前胡言乱语!”唐守廉叱责道,斩钉截铁地道:“今天的事情就这样作罢,不过是个丫头粗手粗脚犯了错,老太太别再动气了。”他摆明了一副想要息事宁人的态度。

    唐善雅的心突然跳慢了半拍,她拧出一丝苦笑,难以置信地望向唐守廉——自己的亲生父亲。

    手心手背都是肉,为何……

    她没料到,父亲会这么说。自己身为是唐府的嫡长女,是唐家无限的荣耀典范。若要打她,便是要打尽唐家所有女人的脸。唐善雅这才意识到,父亲的心,早就在岁月的侵蚀里,一点点倾斜,滑向大姨娘的一边。如今,他的心,实在偏得太多了。

    她下意识地咬咬红唇,心提到了嗓尖,却不慌不乱地望向太师椅上高坐的老太太,说:“既然是有证据,便拿出来看看又有何不可。善雅相信,今日在宝筝妹妹貂斗里安插钢针一事,定然是有人故意为之。若不抓到元凶,只怕今日插钢针,明日要对筝妹妹下刀子呢!为了二妹的安危,善雅请求老太太务必将此事追究到底。”

    唐善雅每一字句,都说得合情合理,却又不露痕迹,处处冲向她要追查凶手的目的。老太太点了点头,示意众人肃静。

    宝筝大睁圆眼,一瞬间,花容失色。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