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猫妖冷后

第四章 幸福生活

    俗话说:“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俗话又说:“打狗还得看主人。”有了好的主子,就不用成天担心被外人欺负,这是普遍适用的真理。自从被容蘅收留后,八月变乖了许多。

    “八月,你也懂得欣赏书法?”容蘅落下最后一笔朱砂款,饶有兴味地望着八月。

    “嘻嘻,回禀师父,我不仅会欣赏书法,还会写字呢,你看……”八月不气不恼,笑盈盈提起毛笔在宣纸上写下一行歪歪斜斜的字。要知道,前世的她可是波斯人进奉给宫廷的御贡猫,后来皇上将她赏赐给一位宠妃,什么样的大排场她没见识过。

    “嗯,你表现得很好,这样为师就可以把今后的抄录工作全交由你做了。”

    “……”

    容蘅正眯起桃花眼悠闲地伫立书案前,他正在绘一幅丹青。八月忍不住托起粉腮,仔细观察着容蘅的一举一动。原来,他绘的是一幅春山晚晴图。一座八角凉亭居于画的轴心处,在亭子周围环绕着形状新奇的假山石,开遍了娇艳欲滴的红杜鹃。长亭外,仿佛可以看见浩荡的江流奔流不息,映着晨曦的朦胧的橘光,卷起层层雪浪。

    今天的容蘅并不像平时那样插着发簪,素净整齐。他只用一根简易的白色缎带将俊逸秀发随意挽起,碧绿的翠烟纱衣袖在大卷上挥毫舞墨,时而又变成细笔点染。容蘅只全神贯注于画卷,神色也变得温润宁静,宛若凝玉。因为伫立良久,他的额上渗出细细的汗珠,并没有注意到八月的目光。

    八月看得有些入了神,猫咪前身的她,对书画琴棋都有股强烈的热爱劲头,只是苦于一直没机会学,只能蹲在石凳上默默凝视着主人吟诗作画。

    “云起坐看船行处,”容蘅画到妙处,不禁悠然吟出诗句。

    “指引为谁下潇湘。”八月不经大脑思考,便接了下半句。她也弄不懂自己,是何时学会作诗的。

    容蘅剑锋般的眉峰一挑,打量着八月,幽幽说:“若锋芒太露,总是不好的。”一边说着,手中已落好了款。接过八月的玉瓷杯,呷了口热气蒸腾的青梗峰云雾茶。

    “八月,本座的书房,会不会有点太乱了?”

    “喵?师父,我来收拾!”

    “八月,磨墨!”

    “喵?遵命!”

    “八月,为师要沐浴了,你看?”

    “嗯哈,师父,我这就离开。”

    “那添水的事情该交由谁做呢?”容蘅嘴角勾出邪魅的笑。

    “喵?师父,我这就给您倒水。师父您看,满满一桶水来啦!”八月气喘呼呼地拎过木桶。

    容蘅试了试水的温度,刚触碰到指尖,就皱起俊逸的眉:“太热!”

    “好,我再添点冷水。”八月说着,又端了个觳瓜瓢跑了过来。“师父,您看看水温,是不是可以啦?”

    “太凉!”

    ……

    日子就这样飞快的流逝,不得不感叹一句,光阴似箭。这几日,容蘅闭关修炼去了,饱受摧残压抑的八月终于解放,乐得清静自在。

    已经日上三竿,八月正蒙头睡得香甜。蓦地被一阵“笃笃笃”的敲门声弄醒。“唉”还是好困哪,她坐在床上,揉了揉惺忪的双眼:“谁呀?”

    “月妹妹,是我。”女子温柔的声音传来。

    八月听到来者的声音,一屁股坐起,除了常夏,在这里再也找不到第二个闲人会来主动关心问候她。也来不及整理好衣衫,光着脚丫子就去开门。

    来者正是常夏。常夏见八月匀白的脸蛋,一双星瞳流转。衣裳和云鬓却凌乱不堪,胜雪的肌肤若隐若现,甚是娇憨可爱,不紧掩面偷笑。这丫头,素来是不羁惯了的。若换成是男子,倒也生得风流倜傥,只可惜她已经长成个大家闺秀的端庄模样,性情却还如女童般天真娇憨。若将来难免被人欺负了去……这样想着,常夏的眼圈不由一红。

    “常夏姐姐,你怎么哭了?莫不是八月又犯了什么错连累到姐姐?”八月见不得人落泪,急了。

    常夏摇摇头,搁下手中茶盘,赶忙揩了揩眼角,破涕为笑道:“罢罢罢,我只是刚刚被小虫儿迷了眼,瞧你多想的。”也不等八月回过神,随手执过床跟沿被撂下的美人秋扇,便往八月额前拍去,一边笑说道:“死丫头,叫你又睡到日上三竿”。

    “哎呦,可别打了,疼!”八月摸摸额头,眨巴着眼,笑嘻嘻望着常夏。拉住她葱白的手,郑重其事地说道:“姐姐,多亏有你时常帮衬着我,要不然,我早就累一命呜呼,要命丧黄泉了。”

    “快别说这不吉利的话。”常夏朝八月瞪瞪眼,道:“先起来,穿衣裳。”待八月换好了衣服,常夏便温柔地招呼八月过来,二人坐定。常夏左手端起妆台前的锦奁,右手接过篦子,替她认真地梳理起鬟鬓。

    铜镜中映出一张精致典雅的鹅蛋脸。弯弯的柳叶眉,柔美的线条轮廓,一对秋水般澄澈的眼睛又像是在诉说着衷情。八月从橱柜中挑选出一件平日不常穿的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再披上翠水薄烟纱,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若幽兰。

    常夏又替她梳了个双鬟望仙髻,看她折纤腰以微步,呈皓腕于轻纱。眸含秋水清波流盼,头上斜插凤尾湖蓝蝴蝶钗。顾盼之间沉鱼落雁,指如削葱根,口如含朱丹,一颦一笑动人心魂,大有凌波仙子的飘摇雅致。

    打打闹闹,梳理完毕,常夏方才想起正事,说道:“差点忘了,今天是仙主出关的日子。仙主尚在后山的凉亭里调理气息,刚刚吩咐着,要你去把这碟五仁枣糕和这碗酒酿桂花元宵端给他。”

    八月正喜滋滋地把昨晚从厨房拿来的一粒粒紫葡萄往嘴里塞,听见常夏这话,便又探身去瞅不远处桌上的茶盘。只见几片五仁枣糕正盛放在白瓷镶蓝底的小碟里,又见有只玉色的碗,盛满了桂花酒酿,馋得八月直流口水。

    “月妹妹,可不能偷吃哦!要不然你就拜不成师父啦!”常夏的话仙咒一样,萦绕耳边。

    “这就是伺候仙人所有要做的事吗?跟人间打杂的下人也没什么两样嘛。只是搞不懂了,既然有法力,明明是自己动根手指头可以办到的事情,却还要别人来做。以前总觉得仙人是有修行、有涵养的嘛……”此时,正走在路上的八月心里想着,撇撇小嘴。

    她端着盘子走在鹅卵石铺成的通幽小径,路虽不长,八月的脚却被磨得生痛,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手上的茶盘,不敢喘气。

    小径两旁,是一竿又一竿修长碧绿的凤尾竹,它们高耸入云,遮蔽住头顶湛蓝高爽的天空。

    五彩缤纷的雏菊依偎着竹林绽放,露珠在花瓣间滚动。

    好不容易攀爬着上了亭子,桂花酒酿的香味早已酥麻了她的胃。“嘻嘻,趁着师父没发现,五仁糕我替他吃两块,酒酿元宵嘛,就喝一口好了。”八月心想着,手不知不觉伸向盘子。就在八月快要得逞的之时,湖烟蓝的俊朗身影一闪而现,一双大手稳健地夺过八月刚端起的玉碗,移至跟前,一饮而下,桂花的香味弥散在男子唇红皓齿间。

    “啊,师父……”来者不是别介,正是容蘅。紫葡萄般深邃的瞳孔迅速放大,她怎么也想不明白,师父是什么时候来到自己跟前的,羞赧地低头,满脸绯红。

    容蘅也不与她多纠缠,只幽幽道:“八月,去取雪融秋露茶,待会有客人要来。记住,这可是位很重要的客人,最好不要偷懒。”说完,不禁又用不怀好意地余光瞟了瞟正手忙脚乱的八月,不想却对上一双清亮的眼。

    “遵命!”见师父没有责罚自己,八月甚感庆幸地长吐口气,冲容蘅甜甜一笑。背过身去,只见她很快便从怀中变法术般掏出一沓崭新的账本。这是她先前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又是溜须又是拍马才从管事大人那里讨来本记事笺录,再连夜整理抄录好的。

    容蘅暗暗惊讶于这些天八月身上的变化,再看她皓腕,还沾着墨痕,竟未洗净。不得不承认,野猫的野性收敛了许多,颇有几分女子婉仪动人的样子。不过,即使她做野猫的时候,倒也是有几分欣赏乐趣的。

    “制作雪融秋露茶需要的材料是:红梅瓣、紫芍、天山雪莲、薄荷、夏枯草、枸杞、肉桂、冰片……”八月口中不停念叨,生怕遗漏。她没有发现,此时,一道温柔如玉的目光款款落在她的削肩。

    若岁月安稳,相望相老,便可静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