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皇妃很腹黑-新书上传公告

    亲爱的朋友们,在这个七月流火的夏季,炼狱的新书《后宫欢:这个皇妃很腹黑》,华丽上传。

    长久以来,承蒙各位亲们的大力支持,热情追文,亲们的支持是炼狱码字更新,创作的动力源泉。

    炼狱在此深深诚挚拜谢每一位亲们的支持和鼓励,评论和指点,褒贬都是亲们对炼狱的爱,对炼狱的支持和深情厚意。炼狱一如既往用心血创作每一本书,写好每一个章节,作为对亲们的回报。

    新书《后宫欢:这个皇妃很腹黑》,酝酿很久,修改多次,仅一个开头就修改了十几次,不求最好,只求更好一向是炼狱的目标。

    恳请亲们在书页点击“收藏本书”,发表评论来支持炼狱,让炼狱看到更多亲们的支持,这是亲们对炼狱最好的支持。

    让亲们的支持、收藏、评论来得比61年不遇罕见的暴风雨,更猛烈些吧!

    各位亲爱的朋友们,有什么问题讨论剧情,以及其他问题都请加入炼狱的群,或者单独找炼狱来询问,非常欢迎朋友们找炼狱研究剧情,在书评区发表书评研究推测剧情,炼狱会认真回复每一位亲的书评,恭候所有亲们莅临指教。

    《后宫欢:这个皇妃很腹黑》,黑吃黑也能穿越?

    身披五彩绳索,单间待遇,赠送全套手镯脚链,惊险地牢全程游……

    江洋大盗的身份境遇太悲催,好在一睁眼就有帅哥养眼,她忍!

    什么?您是皇子?凤子龙孙有权有势的太子党?

    殿下,让我从了您吧!

    黑心皇子发布全国通缉公文到天涯海角,道路其漫漫修远兮,她将东奔西逃……

    炼狱的群:70719910,各位亲请加群号咨询问题,讨论剧情,敲门砖“炼狱”。

    试读部分:

    “月倾颜,是你自己爬出来,还是要爷亲自去请你出来?”

    冷戾声音珠走玉盘般脆朗,冰棱坠落于地的寒,铮铮琴音般男人声音,传入耳中。

    她蜷缩在供桌下面,紧紧握住手中的紫金宝鉴和绢书。

    蓦然,尖针刺入头部般剧痛起来,某些残破片段涌入脑海。长袍、刀剑、发髻……

    浑身骨头都似散了架一般,微微一动,痛的她呲牙咧嘴险些叫祖宗,低头盯着手中的紫金宝鉴,还有那册薄薄的绢书。熠熠生辉,流纸浮金,越见清晰的回忆,仿佛涤荡过了前世今生。

    穿越了?

    月倾颜,江洋大盗,刚才在脑海中闪现的过往,她该是叫这个名字。

    莫不是黄粱一梦?

    她在供桌下面微微动了一下,一阵阵剧痛在身体蔓延,衣衫破烂不堪,伤痛满身,淡淡血腥气息飘入鼻孔,身上的衣服半被鲜血浸透,显然是刚刚经过一场生死恶战。

    月倾颜趴伏着,从供桌下面的帐幔缝隙向外面看,一道修长身影遮住了门口的光线,身后金色阳光披在他身上,垂落在肩头的长发交织辉映一片金芒,周身被镀上一层淡淡金色,宛如神祗。

    她很想说一句,出来看上帝!

    “最后一个机会,爬出来或者死!”

    金光中的上帝,声音森冷清朗,锋锐如刀,带着不容置疑的威仪。月倾颜匍匐在供桌下,尽力把身体蜷缩在供桌里面的角落中,小兽一般。手无意间碰触到地面的一块青石,似乎有些不对劲。

    月倾颜向身上摸了过去,这具身体上,也有着许多零零碎碎她所熟悉的东西,疑似她的同行。

    一根钢丝抽出刺出进入青石的缝隙,青石下面竟然是空心的,她咬牙忍住身上剧痛撬开青石,把手中的紫金宝鉴和绢书塞了进去。

    男人目光宛如实质刀剑,犀利冷戾,是那种久经沙场,钢刀染血般的冷酷寒凉。刺透供桌下的布幔,刺入月倾颜的心中。

    上帝是在叫她吗?

    布幔无风自动,上帝袍袖微微抖动,一股劲力把供桌的布幔掀起,露出躲藏在供桌下面的月倾颜,她只来得及向后艰难地退缩了一点,光线透进供桌下面。

    众人目光都落在供桌下,看着趴伏蜷缩在供桌下面的月倾颜。

    是装作昏迷不醒,还是听话地爬出去?

    三分不甘,三分愤怒,三分怨恨,还有一分不明情绪,月倾颜感受到这具身体中余存的情感。模模糊糊在光影摇曳中,纠缠成了一团麻。

    冷兵器在阳光下闪动寒芒,长袍马靴,发髻高挽,那男人的身影,借着从门口窗口射进来的阳光清晰可辨,卓然而立,气度天成,绝非现代任何一种化妆技术可以比拟。

    月倾颜纠结的瞬间,两把明晃晃的宝剑带起一缕寒风,从供桌前掠过。布幔落地,寒光耀眼生辉。

    上帝的目光,刺入供桌下面,盯着她。

    深邃无底黑洞一般,平静的黑眸中蕴藏无尽狂潮波澜,淡淡地似什么都不放在他的心上,就那样看着她。

    墨玉般的眸子带着一抹寒意讥诮,唇角微微翘起勾勒出上弦月优美弧度,揶揄笑意烟云清浅。玉色长袍银色云纹翻涌,闪动丝丝游走银芒。如玉容颜透出几分玩世不恭,和月倾颜的目光碰触在一起。

    “月倾颜,躲在供桌下面,可不该是你鼎鼎大名乘月飞天所做之事。”

    “这里凉快安静,我本想在此小睡片刻,可惜被人扰了清梦。”

    月倾颜脸不红心不跳回了一句,乘月飞天,这个绰号华丽威风,江洋大盗的身份,伤重无力,躲藏在供桌下面偷窥都能被上帝发现,真真是没有天理!

    上帝,您的眼睛敢再犀利点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