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冒牌大英雄

第十卷 第九十四章 见面

    西约旗舰指挥大厅里,气氛凝重而压抑。

    忙碌的西约参谋们都停了下来,凝神屏息地注视着指挥台上那个英挺伟岸的身影。

    回想这四十多个小时以来的战斗,每一个人都难以用语言来形容心头的沮丧和震动。

    当初战机集群在首都星周围游移,耀武扬威地试图引出斐盟舰队的时候”可没有人会想到,这一仗,竟然就打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直到此刻,大家都还想是做梦一般。不时就伸手掐掐大腿,疼得呲牙咧嘴也不敢相信占据兵力优势的西约舰队”居然在以名将卡内基领衔,班宁,基恩斯和卡德尔各自坐镇一路的情况下,不但没有在对方手里讨到一点好处”反而被压在防御链上揍了个饱!

    各种各样的传言,q就在舰队中流传开了。

    抛开一些无稽之谈”有一条传言,最被众人认可。

    大家听说,斐盟之所以在双星角走廊战败,并非黑斯廷斯不是索伯尔大将的对手,而是因为老奸巨猾的黑斯廷斯要诱敌深入。

    别看斐盟舰队在双星角撤退时损失了不少战舰,一路狼狈而逃”甚至丢掉了勒雷〖中〗央星系跳跃点这今天险。可事实上”一切都在那个老人的控制之下!

    现在,毫无疑问,一定是黑斯廷斯出手了!

    通过这四十多个小时以来防御链上的几百次大小战斗,就连傻子也能看出来,论计算,玩战术变化,卡内基他们根本不是对方指挥官的对手。

    无论卡内基他们用什么战术,对方那位指挥官,总比他们快上一拍。

    一开始,大家还以为是参谋部提供分析和计划建议动作太慢。可后来大家才发现”根本就不是那么一回事儿!

    好多场被人家吃得死死的战斗,都是由己方先发动”对方只是接招应招面已。可一交手,己方就跟不上节奏了。算了又算拿出来的作战计划”几个战术变化下来,就成了废纸。舰队被对方牵着鼻子抽着屁股打得团团转。

    就好像两个人下棋,自己这边还没有想要下一步怎么走,对方就已经想到了十步以外。

    若真是下棋倒也还好。毕竟对方再怎么厉害,一次只能落下一子。就算他算到了一百步外也得按照规矩来。

    可是”这却是战争。没什么一人走一步的游戏规则。等到这边几幅颜色绞尽脑汁拿出个主意来思考成熟计算清楚的时候”人家早已经打出一整套拳拳到肉的组合拳来了。

    打到后面”大家明显发现,班宁等几位名将,全然没有了什么自信。指挥犹豫迟疑,缩手缩脚。别说条件相等的战斗不敢大胆投入,就算是己方占着优势,也是一副小心翼翼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模样。

    全然没有一代名将的风采。

    班宁,或许大家可以说是被匪军在墨提斯星系给打怕了,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情有可原。可就连卡内基,卡德尔和率领着比纳尔特帝国最精锐的夜军的基恩斯竟然也这样,就难免让人心生恐惧了。

    能把卡内基他们打成这样的人物,这个世界上除了黑斯廷斯,还能有谁?

    传言,一出现就迅疾在西约舰队中流传开来。

    一开始议论的相信的人还少。

    可随着战局的进行,这个传言就越来越有说服力。流传也越来越广。等到萨勒加舰队攻入杰彭和苏斯两国的传言不可避免地流传开时”再没有人对黑斯廷斯诱敌深入的猜测有半分怀疑。

    一时间,整支西约舰队人心惶惶。

    所有人都明白”到这个时候”索伯尔不出手已经不行了。

    索伯尔负手而立。

    指挥大厅鸦雀无声,眼前的通讯屏幕,也还是一团漆黑。

    他微微皱着眉头,静静地等待着。等待那位打了一场漂亮战役的斐盟指挥官,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和下面的官兵们不一样,索伯尔从来都不认为这场战役是黑斯廷斯指挥的。

    没有人比他更了解黑斯廷斯的指挥风格了。虽然这个人在许多战术变化的细节处理上,有黑斯廷斯的影子,可是”他完全能判断出来他们却绝不是同一个人。。

    相较于黑斯廷斯,这个人的指挥风格少了一份老辣”却多了几分天马行空;少了一份厚重,却多了几分邪气。

    而更重要的是,这个人,拥有就连黑斯廷斯也没有的强大的计算力!

    “真的是你吗?”想到穆尔之前的报告,索伯尔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如果穆尔的判断是正确的”那么,索伯尔必须承认,尽管自己一再拔高那个胖子的威胁程度,可最终,自己还是小看了他。

    不知不觉之间”那个以拥有人工智能而走进自己实现的胖子,已经成长成了一个完全有资格和自己交手的指挥官!

    回想这四十多个小时以来的战斗”索伯尔心情复杂。虽然他没有出手,可是,战场上的每一个变化,都没有逃过他的眼睛。对手展现出来的指挥能力,几次让他震惊地从指挥席上站起来,绕室疾走心潮难平!

    卡内基他们没有犯错误。

    之所以打成现在这样的局面,全是对方指挥官能力所致!

    到这个时候,索伯尔才警觉,双星角之战过后,自己似乎松懈了太多。

    对手分兵截断后勤通道,强攻德西克,乃至萨勒加出兵苏杰两国,一步步从容布置。而原本一直保持着警惕的自己,却在战胜黑斯廷斯之后,挥军直入勒雷〖中〗央星域。

    以为拿下勒雷首都星,胜利便唾手可得!

    想到这里,索伯尔嘴角不禁勾起一丝苦笑。

    不知道为什么”在等待那位素未谋面的斐盟指挥官的时候,他忽然想起了黑斯廷斯。如果对手是黑斯廷斯,如果这是在双星角走廊战役之前,他一定不会放松警惕。也一定不会给对手这样的机会。

    可是”黑斯廷斯败了。

    在他失败之后,另一个人,却将一场原本毫无悬念的残局,一步步走到现在,似乎已经有了翻身的可能!

    从天再态势图上看,此刻的西约外围防御链已经是名存实亡。虽然班宁,卡德尔和基恩斯还顶在斐盟联军的四个攻击箭头前面,可是,战局与其说是西约阻截对手”倒不如说是互相纠缠。斐盟的这四个战舰集群冲不进内圈,西约的防御舰队也脱不开身。这样一来——

    索伯尔抬起头”看着〖中〗央天网主屏幕的远视仪画面。

    透过那被撕扯得漏洞百出的防线,他看见,一直处于后方的匪军舰队,已经缓缓压上。

    这就是西约指挥官,最后孤注一掷的机会蝴他扭过头。

    身穿白色连衣裙和红色小皮靴的小女孩”就站在自己身旁。

    她仰着头”看着天网屏幕。一双如同水晶般清澈迷人的大眼睛上,长长的睫毛高高翘起。小巧可爱的瑶鼻下,粉红色的娇嫩嘴唇紧紧抿着。看起来,带着一点倔强。

    “你说”他会接受对话吗?”索伯尔问道。

    小畋孩思考着,没有说话。

    良久,她才微微蹙着眉毛”有些不确定地点了点头。

    索伯尔微微一笑,“或许”他也会出现。”

    索伯尔口中的他”自然是指胖子身旁的那个谜一般的人工智能。直到现在”西约情报部门也没有搞明白,那个人工智能是如何出现在胖子身边的。

    小汝孩依旧面无表情。

    “很紧张,对吗?”索伯尔饶有兴致地看着小女孩的眼睛:“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和你有着某种密切的关系。说不定”你们来自同一个地方。”

    这句话,如同一道惊雷。

    小汝孩看着索伯尔”清澈的眼睛”渐渐变得严肃起来。

    看着小女孩眼中的变化”索伯尔知道”一道坚硬的外壳,已经随着自己的猜测”出现了一道裂缝。

    他挥了挥手。肃立于旁边的穆尔和阿历桑德罗”都远远地退开。

    “现在,这里只剩下我们俩个人。”索伯尔缓缓道:“二十多年前,你的出现,让比纳尔特帝国如虎添翼。能够在短短二十年的时间内从国力赶上斐扬共和国,你功不可没!”

    “可是,我还是不喜欢和一个有秘密的人打交道!尤其是带着目的的秘密。”索伯尔看着小女孩:“这些年来,我追查一切有关于你的蛛丝马迹。虽然还没能成形,但手中的情报,已经足以让我做出一些简单的判断。”。

    小女孩沉默着,静静地看着索伯尔。

    良久,她那清脆的声音,如同冬雪中的风铃,淡淡响起:“是吗?”

    “被一位人工智能盯着,有时候,真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索伯尔洒然一笑道:“无论做什么,调查什么”都必须通过最原始的手段来传递信息。”

    小女孩的再度沉默了。

    “有一个地方,你应该很熟悉。”索伯尔悠悠地道。

    小汝孩看着自己的脚尖,良久之后,终于还是抬头问道:“哪里?”

    索伯尔看着小女孩的眼睛”缓缓道:“地球!”

    这两个字一出口,气氛陡然变得压抑。

    即便是远远站开,没有听到任何对话的穆尔和阿历桑德罗两人”也感受到了时间凝固般的死寂,一时惊疑不定。

    “不管你知道什么,那都是以后的事情”听到地球两个字,小女孩脸上的表情,似乎反倒变得平和轻松起来。她仰起脸,露出一个索伯尔从来都没有看见过的笑脸”“我想,现在你更需要我帮忙控制对方的电子系统?”

    索伯尔微微皱起眉头。

    他没有想到,自己接连丢出这样的重磅炸弹,也没有得到最后的答案。

    不过,相较于小女孩身后的秘密,他更在乎小女孩刚刚说的话。

    “你可以吗?”

    索伯尔在指挥席上坐了下来。

    他比谁都明白,如果没有那个小男孩,斐盟舰队绝对不可能打到现在这个局面。

    要知道,一支拥有人工智能为天王核心的舰队”无论是在指挥系统,火控”信息传递,情报收集以及战舰操控方面,都有着对普通舰队的压倒性优势。

    在此之前”双方在电子战方面势均力敌。索伯尔以为,这是因为对方同样有人工智能坐镇的结果。

    可此刻,小女孩的话,却让他有了不同的想法“或许可以,…“小女孩扭开了头。

    说话间,通讯屏幕的信号灯亮了起来。

    这一刻”无论是索伯尔的旗舰指挥室里,远在数十万公里外的议会观察船还是依旧在屡战的战舰上”每一个人都情不自禁地屏住了呼吸。

    身材瘦削的卡内基目光阴鹜,攥紧了拳头,指甲几乎陷进肉里。

    精疲力竭的班宁从指挥席上站了起来。

    基恩斯点上了一支烟,半眯着眼睛,透过袅绕的烟雾看向通讯屏幕。

    卡德尔则坐直了身体,摘下军帽,用手捋了捋已经被汗水湿透的发角,把帽子重新戴上。

    这四个人,都是索伯尔的左膀右臂。

    四十多个小时之前,当斐盟舰队如期出现的时候”他们每一个人,都踌躇满志。以为这会是一场毫无悬念的压倒性胜利。

    在他们看来,只要打完这一仗,斐盟将再没有谁能够阻挡己方的脚步。

    从这里到雷斯克,从雷斯克纵贯查克纳”直入特里弗兰”然后两路夹击席卷斐扬和莱恩两大共和国,他们就将陪伴索伯尔,成就数千年来甚至没有谁敢幻想一下的宏图霸业!

    可是,四十多个小时的战斗,却让他们的斗志”一点点消磨殆尽。

    谁也没想到,内部矛盾重重的斐盟联军”竟然拼命拼到这种程度。更没人想到”失去黑斯廷斯之后,又有一个人站了出来”以比黑斯廷斯更加强大的计算能力指挥斐盟联军作战。

    作为和对方指挥官直接交手的人,他们对这个自己用尽了力气却无法击败的家伙,充满了好奇。

    通讯屏幕缓缓的亮了起来。

    当看见屏幕上出现的那个人时,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

    一今年轻的勒雷将军,出现在屏幕上。短短的头发,圆圆的脸”小招风的耳朵,憨厚老实的眼神和表情。不是那个在大家脑海中转了无数圈的勒雷胖子,还能是谁?

    “真的是他!”参谋们难以掩饰自己的惊讶,议论纷纷。

    卡内基等人,更是目不转睛地盯着胖子”目光惊讶而困惑,似乎拼命想把那个指挥出神入化的斐盟指挥官,和眼前这个貌不出众的胖子联系到一起。

    可是,从他们半张的嘴就能看出来,这很困难!

    “田行健上将”,片刻沉默后,索伯尔开口道,“我们终于见面了。”。

    “按照西约贵族的礼仪,我应该说很荣幸,对吗?”旗舰,汉密尔顿总统,号的指挥台上,胖子凭栏而立,凝视着正面天网主屏幕上的索伯尔。

    在他身旁,数以百计的大本营参谋和军官们静立原地,肃然望着自己的指挥官。

    尽管他们中的不少人,已经疲倦得就连站起来都困难,头发湿漉漉的,衣服全被汗水浸湿。可是,每一个人都挺直了自己的脊粱。

    四十多个小时之前,并不是所有人都认为胖子有资格和索伯尔对阵。而在四十多个小时之后”胖子已经用他的指挥,赢得了每一位斐盟官兵发自内心的尊敬,也理所当然地赢得了作为一名平等的对手和索伯尔对话的资格!

    “杀!”此刻,不少参谋的耳机的通讯频道里,还是响彻云霄的怒吼声。

    战斗,并没有随着双方指挥官的见面而停止。舷窗外的星空中,战舰依旧在高速游走,能量炮光依旧交错纵横。无数斐盟官兵,正前仆后继地扑向敌人。

    战斗,远比语言能够描述的更加惨烈。

    斐扬人,勒雷人,莱恩人”查克纳人塔塔尼亚人,普迪托克人西利亚克人,贝玛人这些穿着不同颜色不同款式制服的军人,空前团结”英勇作战。

    这声音,这光芒,仿佛穿越了时空,从四年前的勒雷卫国战争中奔腾而来。

    〖自〗由”异主家国,荣耀——

    一切的一切尽在此战之中!

    “感到荣幸的,应该是我。”索伯尔仔细地打量着自己面前的这个年轻人。

    这是他第一次看见田行健。和照片及影像资料中不一样的是,眼前的青年显得比几年前更加沉稳,目光也更加坚毅。脸上的青涩”早已经随着战争的磨砺而消失。虽然还是胖乎乎的,可是,浑身上下”却隐约透着一种让人心折的军人锋芒。

    即便是站在自己面前,他的目光也毫不畏惧!

    索伯尔打量胖子的同时,胖子也在打量着他有生以来最大的敌人。

    “两只眼睛一个鼻子,两个耳朵,一张嘴”胖子认真地数了好几次”一时间有些困惑。他妈的,也没什么了不起啊。他的目光顺着索伯尔的身体往下滑,难道,他有两根?咝!

    打破索伯尔的脑袋他也不可能猜到眼前这个面容刚毅的胖子心头在想些什么。

    索伯尔道:“黑斯廷斯元帅的身体,怎么样了?”

    “不好。”胖子直言不讳。

    “可惜”,索伯尔嘴角勾起一丝淡淡地笑意,“我原本还期待着能够第二次击败他的。”

    索伯尔的话一出口,双方的将领们眼皮就同时一跳。

    姜还是老的辣!

    所有人都知道,索伯尔挥军南下最首要的目的,就是正面击败黑斯廷斯将斐盟联军最后的精神支柱彻底砍倒!

    正是因为双星角走廊一战击败了黑斯廷斯,西约联军一扫南下以来的忐忑惶恐士气高昂。此后衔尾追击,大有一鼓作气横扫东南剑指雷斯克的架势。

    可谁承想,他们竟然在勒雷〖中〗央星域,遭遇了斐盟联军的顽强阻击!

    此刻,正是战斗最关键的时刻。

    西约方面,已经登陆勒雷首都星,斐盟军则经过四十多个小时的战斗,将西约的外围防御性撕扯得七零八落。西约兵力依然占优,斐盟却断了西约的后勤,并发动了针对德西克,杰彭和苏斯的战斗。

    总体形势上来说,双方半斤八两。

    因此,在即将接手指挥这场输不起的战斗时,索伯尔需要提升己方的士气。让已经筋疲力尽的官兵们,忘记四十多个小时以来的一切。跟随在他的身后。

    虽然只是短短一句话。可是”这句话却在气势压迫胖子的同时,对士气低落的西约官兵产生着难以估量的鼓舞作用。

    其话中含义有两个。

    一,斐盟舰队的指挥官不是黑斯廷斯。完全用不着担心。

    二”即便是黑斯廷斯,也不过是手下败将而已,他能够击败黑斯廷斯一次,就能击败他第二次!

    是否善于利用任何环境和条件创造对己方有利的形势,是区分一名指挥官才能的依据之一。小说中的武林高手摘hua折叶皆可伤人,现实中,指挥官也同样善于利用任何细微之处为自己积累胜势!

    这不是小手段。

    这是争胜之大道!

    寂静中,拉塞尔,麦金利等斐盟将领,都攥紧了拳头。

    索伯尔位居名将排行榜首,与黑斯廷斯齐名多年,即便是他们”在面对索伯尔的时候也感到无穷的压力。

    同样的话,其他人说出来是狂妄笑话,索伯尔说出来,却气势逼人,无从反驳。

    身为指挥官,一旦被对方压下气势,后面就会处处受制。偏偏无论是论经验,论声望,胖子和索伯尔的差距太大了。

    更糟糕的是,这个时候,谁也帮不了他。一切都只能靠胖子自己。其他人此刻插口反驳,身份底气原本不足”气势就弱了一头”为胖子解围,又弱一头。

    只怕战斗还没有开始,就落下心理阴影了。

    就在所有人心头忐忑的时候,胖子却在心头笑了起来。

    很少有人知道,这个家伙当初在加里帕兰军事学院的实验室里”学习的关于心理学的著作,能把索伯尔给活活砸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