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冒牌大英雄

第十卷 第九十章 交战!

    ,海德菲尔德,号如同一只巨大的鲸宙,静静地悬浮在虚空中。璀璨的星辉,洒在她流线型的钢铁舰体上,反射着清冷如霜的光芒。

    盟军官兵们常常托着下巴靠在舰桥栏杆边边,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自己的旗舰,一站就是好半天。

    谁也不知道,这艘聚集了所有人的目光和期盼的战舰的信号灯会在什么时候亮起。也不知道,当此刻西约太空战机集群一次次逼近绿色星球的大气层又一次次回转回来。如同鲨鱼般游弋来回耀武扬威时”田行健上将准备将舰队带往何方。每一艘战舰和往常一样保持着一级战斗准备。不过,在迷茫而悲观的氛围中等待了这么长时间,官兵们都显得有些无精打采。

    主炮手拿着抹布东擦擦西擦擦,把整个主炮舱的所有仪器都擦得光洁铮亮。飞行员们穿着战斗服,抱着头盔坐在战前任务室的长椅上打盹。

    参谋们用最没有效率的方式处理着手头的事情。为了一件小事”甚至愿意亲自动身乘穿棱机跑一趟。

    就连舰长们也不在指挥席,而是把自己关在舰长室里喝闷酒。

    值班的士兵无所事事,轮休的官兵更加无聊。他们则要么躺在休息舱睡觉”看电视。要么拿着勺子在食堂里一坐几个小时,一边出神,一边把自己餐盘里的饭都搅成浆糊。生活区里,随处可见在水里,花园长椅上或舰桥露台上坐着发呆人。

    往日里喧嚣的酒,台球室,游戏室,现在空空荡荡的。尽管无所事事,可没有人有心思玩乐。自从双星角战役失利,黑斯廷斯病重的消息又传遍舰队,大家都觉得自己的心空落落的。仿佛被人抽走了一直以来支撑着自己的主心骨。

    摸着心口说”这支舰队里没有人怕打仗。

    虽然敌人的指挥官是索伯尔,可对于这些早就将生死置之度外的军人来说”那根本就不是他们考虑的。

    只要有人指挥,只要旗舰下令向前冲。别说山白尔,就算是死神当面”他们也会在瞬间丢掉一切恐惧,彷徨”变成下山的猛虎扑过去!

    他们怕的,就是前路未知的迷茫!

    这种等待的日子,对每一个人来说都是一种煎熬。

    “他妈的。到底打不打?要打咱们就豁出去跟西约的杂种拼命,不打咱们就赶紧散伙。在这上不沾天下不着地的鬼地方呆着,算个什么事儿!”

    “我看元帅也是病糊涂了,选那么一个乳臭未干的家伙做指挥官。那家伙多少岁来着,二十七还是二十八?还没我儿子大!”

    “放你娘的屁,你小子今年才三十四,六七岁你就有儿子了?硬得起来吗?”

    “老子天赋异禀!不行啊?!”

    “人家是上将!你在动力舱混了十几年”舰长照顾才升了少校。就算是你孙子你也得听人家的!不是我说你”你这辈子就毁在你这张臭嘴和裤裆上了!”

    “军衔算个屁,老子就图个自在!论技术,183舰队上下找遍了,谁他妈敢在老子面前称第一?嘴臭天生的,我妈生我的时候放了个屁!

    看不顺眼”别说上将,就是元帅老子也照骂!

    另外,别他妈拿老子裤裆说事儿,当兵打仗,有今天没明日。老子找女人,脱裤子给钱你情我愿”谁也不欠谁!到了上帝面前,他狗日的也不敢拿这事罚老子下地狱!”

    “你们俩够了,扯那么远干嘛,老老实实等着!是打是走,总归有个主意。那是人家勒雷人的首都”人家都没着急,你们闹个屁!”

    诸如此类的声音,每天充斥于舰队的每一个角落。无论来自哪个战区,哪一个成员国,战士们都是同样的浮躁焦急。

    不过”这其中也有例外。

    和联军官兵比起来,那些身穿蓝色制服的匪军士兵,则显得冷静从容了许多。

    虽然各自在不同的战舰上”平素难得碰面。可是各舰上的情报官、通讯官以及后勤和机械维修人员会经常乘坐穿棱机往返于不同的盟国舰队”交换通讯码、情报,请求后勤补给或申请维修零件。十几天来,他们和匪军的接触并不少。。

    虽然在南下以来,不少人都对匪军有着成见,可是,当匪军舰队在双星角走廊给了西约人一个凶狠的下马威,大大长了盟军的威风士气之后,大家对匪军的看法就变得平和了许多。

    加之一路撤退到这里,基本上都是匪军在挑大粱。几次伏击,关键时刻的断后,这支神出鬼没的舰队,都屡立战功。到现在,已经没有人再听信无稽传言,拿这帮强悍得不像话的家伙当民兵菜鸟了。

    俘虏汉弗雷,击败奥布恩”打垮谢尔顿又击溃班宁,这一个个西约名将的耀眼光环,现在就顶在匪军的头上,让人不可逼视!若是这样的舰队也能被称作民兵菜鸟,那斐盟这些号称精锐的舰队,恐怕得找给黑洞一头扎进去了!

    那帮政客,从来不上前线”只知道在后面张大了嘴胡咧咧。

    他们懂个屁!

    军人不是政客,没那么多嫉贤妒能的毛病和阴谋诡计争权夺利的心思。军队高层或许还有个别人考虑问题的角度不一样,可对下面的官兵来说,实力就是尊卑,是规则,是一切!都是提着脑袋玩命,谁不想有一个既强大又能彼此信任的同伴?

    战场上说不定哪天,人家就能救你的命!

    嫉妒也好,偏见也罢,在实力面前都玩蛋去谁有本事谁是老灿谁不服气上去挑战,把人家揍个鼻青脸肿大家都服你!若是没本事还站在旁边冷言论语,那就是找不自在!睡着了走路上蒙个口袋一天能揍你十次!

    况且,这是战争年代!再傻的人也应该明白,自己要在军队混成这样,注定活不到战争结束!

    军队从来都是一个崇尚强者和英雄的地方。战争爆发以来,这些永远都在无尽的太空中孤独航行的舰队官兵们,就没想过能留个全尸。平日里喝酒打架违反军纪是家常便饭”上了战场也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脸眼皮都不眨一下,敢驾驶战舰直接往敌舰撞的狠人。

    想要赢得他们的尊重”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比他们更强,更狠,更玩命!

    匪军打仗就不说了,单说这帮家伙那股子镇定劲儿,单看他们每日的讲练,就能让最桀骜的联军士兵也为之心折。

    哪一次到匪军的舰上,不是看见这帮家伙汗流浃背的训练?哪一次不感受到那一派忙碌而刁斗森然的气象?

    论训练强度”人家能把斐扬双头鹰的那帮白帽檐儿给吓得脸色发责!

    论纪律,这帮玛尔斯民兵比最精锐的舰队还好上十倍!令行禁止雷厉风行,任何一个指令都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得到最快最好的执行。

    当这些战舰的舰长,那才叫轻松!

    人就是这样。一开始听信传言看不起对方,待到发现对方真正的实力,有固执偏见,有反复,终于一朝被折服,就比之普通的崇拜者更加的推崇敬畏。

    不知不觉之间,位于指挥集群左侧的匪军舰队,已经在人们的关注目光中,成了整个东南联军舰队的领头羊!

    作为匪军的新一代旗舰,匪军,末世,级太空母舰,汉密尔顿总统号,”比起其它九艘,末世i级太空母舰要大上许多。不仅防御力高出一倍”舰载机的数量也多出上千架。

    一架,闪电隼!战机电射出了弹射通道。

    驾驶战机的妮娅轻轻一拉操控杆,战机在空中一个翻滚,直搏过四架早已经等候着的战机上空。

    四架战机,同时加大尾部推进器推力,飞快地跟了上去。转眼之间,五架战机已经组成了一个标准的人字型五机编队,冲进了不远处的上百架太空战机绞杀战团。

    “妮娅上校好帅!”

    舰桥露台上,二十几位牟轻军官抬着头”观看匪军飞行员们的训练。

    他们中间”有大本营的作战参谋:有手臂上戴着自动维修臂的维修部军官:有穿着作战服抱着头盔的飞行员:还有几位年轻的舰长。几位女参谋指着刚刚率领战机加入战团的那艘机首喷涂成丹顶鹤一般的红头战机”叽叽喳喳,眼冒心心。

    谁都知道”那是刚刚在前一场战斗中完成了第一百次击落的新超级王牌飞行员,妮娅。同时”她也是几位经常陪伴在胖子身旁,被匪军将士公认的老板娘之一。。

    自从重新穿上飞行员制服”成为,汉密尔顿总统号,第一战机大队大队长之后,妮娅以她的天赋和努力,赢得了所有飞行员的尊敬。

    她技术高超,从容镇定。在关键时刻”你总能看到那架红头战机冲在最前面,死死咬着敌人的机尾,将其打成凌空爆炸的火团。

    现在的妮娅,已经成为了匪军飞行员的标志。

    只要看见那架红色的战机还在战斗,飞行员们就永远也不会退缩,也不会疲惫。

    凯瑟琳静静地站在舷窗边。双手扶着栏杆。

    三年多以前,她还只是一名刚刚进入军校的学员。而现在,她脸上的稚气已经消退,少女的身材愈加高挑丰满,远山般的眉毛下,双眸灵动而沉稳。头上的白色大檐军帽和身上漂亮的制服表明,她已经是一艘驱逐舰的指挥官。

    从加里帕兰军事学院,到一名作战参谋”再跟随拉塞尔藏锋舰队离开勒雷”加入匪军,这一路走来,凯瑟琳经历并见证了勒雷联邦最痛苦最黑暗的时刻。不过,无论是当初勒雷联邦被迫退出百慕大,还是后来随藏锋舰队离开首都,她却从来都没有丧失过信心。

    她始终坚信着,终有一天”胖子长官会率领他们赢得这场战争的胜利。和她有着相同信念的,还有此刻她身旁的这些年轻军官们!

    凯瑟琳扭头看去。

    今天很难得,这些平时几乎见不上面的同学,都聚集到了一起。

    距离她最近的那个大头青年名叫王福星”当初胖子的机修兵训练营中的刺头,此刻已经是,汉密尔顿总统号,的损管部二组组长,中校军衔。

    本来站在王福星旁边的,是小雀斑迈克和眼镜男查理”这两位也是胖子长官在机修训练营的得意弟子。现在一个在自己的,百灵鸟的歌唱,号驱逐舰乒任动力舱副主管,另一个在,云中之鹰!号驱逐舰后勤维修部工作。都是少校军衔。

    不过”因为自己的好朋友“田行健上将,号太空母舰通讯参谋安琪拉的出现,王福星很没有义气地将两个难得见面的兄弟赶开了,围着安琪拉讨好卖乖。

    看到安琪拉一脸矜持而喜悦的模样,看到迈克和查理在旁边冲王福星怒目而视,再看到更远一点的老兵科瑞,前机修兵训练营教官汉克,以及一帮眉宇间已经渐渐显露出成熟和坚毅的男同学”一帮依然如同小鸟般见了面就叽叽喳喳,看什么都大惊小怪的女同学”凯瑟琳的脸上露出一丝暖暖的笑容。

    在盟军上百支级舰队数百万官兵中,每一个人,都渺小如大漠中的尘沙。

    说是舰队,算一个巨大的城市也不为过。平日里,大家能够碰面的几率小得可怜,像今天这样凑巧的事情,或许再过几十年都不会发生。

    除非战后有闲暇时间能够约到一起。

    想到战后,凯瑟琳不禁轻轻叹了口气。

    辽阔而结实的大地,清新的自然空气,温暖的阳光”干净整洁的小街,古香古色的小楼,木栅栏和太阳伞下的露天咖啡厅这些往日里熟悉得快要忽略的生活,还会回来吗?

    几百万公里之外,索伯尔舰队的太空战机集群”已经黑压压地笼罩在首都星上空。

    不击败那个如同神一般的西约名将”勒雷,将永远没有自由和和平!

    这一战是胜是负?战役结束后,这里的同伴,还有多少能够活下来,再像现在这样聊聊天”说说话。如同小孩一般拌嘴,嬉笑打闹。

    似乎隔不了多长时间,身边的人就会无声无息地少上一个两个。

    虽然大家在见面的时候,都很有默契地不去提起,可是”每当分别的时候,大家的眼中,总是带着对彼此的关心和留恋。

    似乎每一次说再见,都是生离死别。

    “怎么了?”察觉到凯瑟琳的心情不好”安琪拉走过来挽住她的胳膊,微笑着问道。

    凯瑟琳摇了摇头,笑着道:“没什么。”

    “你啊……安琪拉没有追问,把目光x向嘧外,忽然兴奋地指着正在实战训练的太空战机战团叫道???快看,妮娅上校又击落一架!哇”她真是我的偶像,太厉害了!妮娅姐加油!”。

    “你们俩个,赶紧找个时间结婚。”凯瑟琳没有被安琪拉刻意的欢呼吸引开注意力。她沉默着”忽然幽幽地对安琪拉和凑过来的王福星道。

    “结婚?”,安琪拉一愣,随即脸上绯红”瞪了王福星一眼:“谁要跟他结婚。我才二十二半!”

    王福星也是一愣,不过没有说话,而是聪明地闭上嘴,一脸的憨芜凯瑟琳忽然提起这件事,安琪拉如何不知道她的心思?

    她叹了口气,拉着凯瑟琳的手道:“凯瑟琳,你别想太多了。有胖子长官,我们一定能赢!”

    她指着身后,手指画了一个大圈:“看看我们的末世级太空母舰,这么强大的防御力”装载三千六百架战机”相当于三艘超级般亠母,索伯尔有吗?”

    “况且,咱们的战舰还能分体。一艘太空母舰,分体下来的攻击力,相当于一支b级舰队。被咱们杀入中央核心”就算是一支级舰队,也抵挡不住!”,“再看看咱们的战士。无论是勒雷人还是玛尔斯人,哪个不是铁了心团结在胖子长官身边”就要打赢这一仗?”她说着,瞟了一眼旁边的王福星:“就说王福星他们几个,平时看起来吊儿郎当,和胖子长官一样没个正行。可这些天来,他们真是拼了命在工作训练,都不知道掉了多少肉!”

    凯瑟琳微微一笑。安琪拉说的这些,她其实比谁都清楚。

    自成军以来,匪军这个团体,就在从来没停止过成长的脚步。团体中的每一个人,都拼了命地向前走。谁也不愿意落在后面拖后腿。

    就拿匪军的机甲战士说,无论是普通新兵还是机甲战神,每天的高强度机甲操控训练时间就多达五个小时。剩下的时间,还要分配给四个小时的战术配合,三个小时的体能训练,两个小时的手速训练和一个小时的技巧理论学习!

    其他成员也一样。

    战舰船员们驾驶战舰进行战术规避,抢占攻击位和主炮齐射的时间提高了一秒又一秒还嫌不够。战机飞行员们的队形变化,战术变化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也还一次次地射出弹射通道”在太空中互相追逐咬尾”演练护航”突击,绞杀和混战。

    主炮舱的炮手,每天神神叨叨地看着火控屏幕口中念念有词,人工计算坐标,距离,缩减误差就为了战斗中电子火控系统可能因为被击中或者被干扰而出现故障的那一刻!

    损管组的成员,有事没事就在走廊上狂奔。演练紧急抢修,消防。沉重的零件机器,被他们从仓库里搬出来又放回去,一次训练下来”人都会脱掉一层皮。

    就连那些看似清闲的参谋,每天也为了得到一个数据,或者拿出一个更好的作战计划,,而通宵达旦地在电子沙盘和推演电脑前皱着眉头冥思苦想。

    很苦,很累,却没有任何一个人退缩偷懒!

    自匪军成军以来”打汉弗雷,打贝利夫”打奥布恩,打谢尔顿,打班宁每一名匪军成员”都已经自然而然地产生了对这个团体的自豪感和一种使命感!

    所有人都坚信”在这个乱世,能够拯救勒雷”甚至拯救斐盟的,就只有这支军队!

    很狂妄”却是每一个匪军官兵坚定而不可动摇的信念!

    因为这个信念,他们一路咬牙坚持到了现在。即便是黑斯廷斯兵败双星角走廊,一路撤退到这里”联军官兵们个个慌乱迷茫不知所措的时候,匪军官兵也没有任何恐慌彷徨。

    只要有胖子长官在,只要这支军队还没有垮,索伯尔就赢不了!

    该训练还是训练,该休息该吃饭完全和往常一样。

    所有人都憋足了劲,准备迎接最后的战斗!

    “我可是等着战争胜利后”迎娶安琪拉。”一旁的王福星,笑着对凯瑟琳道:“我会给她一个充分准备后的盛大婚礼。而不是在这时候仓促的结婚。”

    “呸。”安琪拉啐了王福星一。”脸色羞红,却没有反驳。

    “长官为什么到现在都没有动静?”凯瑟琳看着两人,岔开了话题。

    作为一名指挥系的高材生”又是驱逐舰的舰长,她比王福星他们更明白索伯尔的恐怖。不过,这个时候,她并不想让大家的心情都变得沉重起来。。

    尤其是结婚这样原本应该充满欢乐和幸福的话题。

    “放心”长官一定”,安琪拉刚刚说着,忽然,战舰广播响起了舰队集合的通知,同时,舰首信号灯光闪烁”一面旗帜从自动打开的舱盖中升起来。

    “是旗舰旗!”所有人都指着窗外叫了起来。

    这面旗帜的出现,意味着胖子,将以,汉密尔顿,号作为东南联军的旗舰!

    “战斗,要开始了!”

    当战斗警报声,如期响起的时候。

    加里帕兰学院的年轻人”一一拥抱告别。

    在给了最后一位同伴拥抱之后,凯瑟琳当先大步走向通往港口的悬浮电梯。电梯门还没来得及关闭,泪水,就已经涌出了眼眶。

    朦胧的视野中”露台人群正各自奔向不同的目的地。

    不知道这一战之后,有多少人能够活下来!

    望着那一个个矫健,充满活力的身影,凯瑟琳在心里默默地道。

    “活着!我们一起庆祝胜利!”

    议会观察船上”人们三五成群低声议论着,不时抬头看看大屏幕。

    从飞船所在的位置看去,勒雷首都星周围密密麻麻都是西约联军的战舰。一眼望去,就像是一颗巨大的灯泡上爬满了蚂蚁。

    西约舰队的主力和丰央指挥集群,位于首都星最大的伴星,蓝月,星一侧的阴影中。两侧延伸开来”如同螃蟹的两把大钳子,将首都星夹在当中。外围航道上”则是构筑的防御链,超过八十支舰队,如同一群群鲨鱼,游弋来回。

    而在西约舰队和首都星之间,八艘,皇者!级巨型运输舰和几艘,方舟,级中型运输舰,已经在驱逐舰和巡洋舰的护卫下,前出道了距离星球大气层十万公里的地方。十二个庞大的战机集群,更是几乎压过了空港废墟形成的突破线。

    谁都明白”只要过了那条线,就意味着大气层的战斗开始。

    不过”西约战机集群的几次往复,也让观战大厅里的紧张气氛变得有些松动。即便是明知大战就在眼前,可翘首期盼了那么长时间”就算精神还能保持亢奋,身体也难免有些疲倦。一时间,大家只各自和相熟的人围在一起聊天。

    聊天的话题,自然脱不开这场战役。

    而不久之前发生在角落里的一番争执,也成了话题之一。

    除了一些西约人帮着自己的人说话外,中立国家的官员记者,都是就事论事。赞赏那位名叫哈里曼的记者预言准确的同时,也嘲笑以那女记者为中心的几个西约记者对太空战斗一窍不通,不但不知道战机出动只是试探引诱,还居然妄言两个小时拿下大气层。

    大家说话的声音虽然小,互相之间也有些距离,可那看笑话般的眼神,却让西约女记者等人尽收眼底。对哈里曼三人”也就愈发忿恨。

    “哈里曼”你说,咱们盟军这会儿在干什么?”伯格懒得理会西约人的愤恨眼神,有些心焦地问道:“敌人的战机集群已经几次逼近大气层了。他们还按兵不动。难道真准备放敌人进去?那可是勒雷联邦的首都啊!一通狂轰滥炸,不知道又要死多少人!”

    “应该快了”哈里曼微微皱着眉头”看了看时间:“联军兵力不足,或许是想用陆军的空军,拖住西约的太空战机。”

    他说着,沉吟一会儿”轻轻一拍手道:“应该就是这样。西约各**方”都是以比纳尔特帝国为首。就连军队建制和军事技术的发展方向也是如此。他们自己的研发和制造能力弱,基本都是从比纳尔特帝国哪里买成熟的技术或者授权仿造。”

    “比纳尔特帝国在战机技术上,比不上斐扬和查克纳。但是在战舰和舰炮技术上却有独到的地方。一直以来走的都是大船巨炮的模式。战列舰主阵齐射威力天下无双。在舰载机和太空航母方面,则要弱一些。其象级舰队拥有三到六支级舰队的实力,却只有一艘太空母舰,舰载机只有一千两百架!”

    哈里曼凝视着屏幕上的西约舰队,接着道:“虽然索伯尔南下时,有近两百支a级舰队,可是”在双星角走廊和跳跃点的战斗中,损失了大概三十支a级舰队,算上那些一支舰队就有一艘太空母舰的盟国舰队,他现在手头的母舰数量,也只在八十到一百艘之间。”。

    “而我盟军,除了标准的一支级舰队一艘母舰的配备外,斐扬的双头鹰舰队,配备的是两艘太空母舰。而匪军更有十艘,末世,级太空母舰。论战机数量,我们还远在西约军之上!”

    “现在,我联军采取的敌不动我不动策略,就是要等西约人把战机投入到大气层的战斗中。没有太空战机的帮助,西约人就没办法为巨型运输舰打开通道,登陆就只是纸上谈兵。因此,他们迟早会将战机投入进去。这个时候,才是我联军舰队出击的最好时机。”

    “我听明白了,我联军是想利用战机的优势,来弥补兵力上的不足。可是”一旁的任商托了托眼镜,好奇地问道:“索伯尔为什么不先歼灭了我联军舰队,再回过头来登陆呢?或者,让太空战机先假装突入大气层,等到联军舰队出现”再回来。”

    “这里和航道上不一样。航道虽然广阔,不过”到处都是危险地带和无人区。一旦被赶出航道,失去跃迁通道,一条半个小时的跃迁路程,战舰就得花上十天半个月的时间才能飞出来。因此,双星角这样的地方作战,联军只能后撤。”

    哈里曼微微摇了摇头,解释道。

    “而勒雷国内的这些移民星系则不一样。数千年的开发,已经清扫出了大量的航道。加之这里交通百慕大和牛顿星系”索伯尔要抓住联军并不容易。而拿下首都星作为其前进基地,除了可以获取补给稳固占领,进而辐射整个东南外。更重要的是,他可以藉此逼我联军与其决战!”

    “对于他来说,太空战机进攻大气层,是给了我联军一点机会和优势,不过”从总兵力来看,他还占据着绝对的上风。如果能够以此逼迫我联军与其对决,他反而是赚了。毕竟,战机若是不能进入绞杀距离,作用也发挥不出来。以他的指挥能力——……

    哈里曼幽幽地叹了口气,摆摆头。良久,接着道:“至于战机进入大气层再回来,这个假设不可能成立。我盟军指挥官也不是傻子,如果陆军的陆基战机没有缠住敌人,他们还是不会出现的!”

    任商和伯格互视一眼,仔细想想前后,都点头认同了哈里曼的判断。

    “那这么说来”,伯格扭头看向屏幕:“西约试探几次,明白我盟军的策略,他们的登陆战,就快要发动了。”

    “是啊”,哈里曼的话音刚落,几朵火红的烟花,就在屏幕上绽放开来。

    众人霍然抬头,远视仪上”西约战机集群已经铺天盖地地冲过了废弃的空港”杀进了大气层。而大气层中,无尽的防空炮火,导弹和成千上万的陆基战机,已经飞快的迎了上来!双方还没有照面,几架战机就在密集的炮火中被击毁,化作飞坠地面的流星。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半个小时之后,当所有的西约战机集群”都已经先后投入到大气层的战斗中时,一艘斐盟战舰,随着闪烁的白光,率先出现在西约舰队防御链外围的跃迁通道尽头。

    观战大厅里,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他们看见”在这艘斐盟战舰的身后,无数钢铁巨舰,正杀气腾腾而来!!。。!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