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冒牌大英雄

第十卷 第八十三章 轮回

    二零〖六〗四年三月,爆发于东南航道a3星系双角星走廊的这场举世瞩目的会战,随着交战双方进入,相持,阶段,战况愈加惨烈。

    双方舰阵突前的总数近八千艘战舰,沿,双星角,走廊左起,火卫三,右至“z”字型小行星带的漫长空域,率先碰撞到一起,形成了浩瀚太空中一条长近四十万公里,分成左中右三段的细长海胤一艘艘雄壮的钢铁战舰,在这狭长的交战带列队游走,急速开火。

    巨大的舰首能量主炮和高昂的副炮炮管,分别以每两分四十秒和三十秒一发的速度将巨大的能量炮光团喷射向茫茫宇宙。这些拖着长长细尾的椭圆形光团,就像纵横交错的流星,穿过虚空投入到对方舰阵之中。此起彼伏的爆炸光芒,将整个宇宙都照得透亮!

    前锋舰队在激烈交战,后方的主力也没有闲着。

    无论是左翼,中路还是右翼,双方舰队的主力都不约而同地压到了距离前线极近的位置。一支伤痕累累的舰队刚从前线撤下来,后方的预备舰队就立刻顶上去。主阵和前线之间往来的侦查舰,电子舰,维修舰和后勤补给舰,更是密密麻麻,多如同过江之娜。

    全世界的人们都在关注着这场战斗。

    虽然在这个通讯科技极度发达的年代,人们早已经完成了全版图的信息沟通。哪怕相距几千万光年也能实时通讯。可在战况激烈的双星角走廊,电子战形成的电子风暴,却像一个巨大的黑洞,将一切信息都遮蔽得严严实实。别说各国派驻的观察团和通过各种渠道来到这里的战地记者无法将实时战况传输出去,就连交战双方自己想要和后方沟通也必须派电子舰向后方跃迁出几个航段。

    就像是夜晚仰头看见的星光或许来自数千年前一样,当躬星系的战斗画面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时,或许已经是几个小时甚至几天之后的事情了。

    不过,这并没有降低人们关注这场战役的热情。街头巷尾茶余饭后到处都是关于这场战役的议论。且不说这场战役和每一个人都息息相关,胜负结果直接关系到整个战争格局和未来百年国运。即便只是当做一场大戏来看这场战役也聚集了人们能够想象出的所有让人热血沸腾的元素。

    总数超过三百支a级舰队的庞大兵力;人类世界两位最杰出的军事家宿命般的对决,数百位多年前就名震天下的璀璨将星:黑斯廷斯一手打造的双头鹰舰队:索伯尔麾下就连皇室都无法掌控的夜军和裁决者军团;再加上一支被称为流氓民兵,浑身都笼罩着神秘色彩的匪军和他们与众不同的战舰,机甲和战术——一切的一切,都像是即将开幕打大戏,让人们充满了期待。

    只不过,在三月十六日的这一天,谁也不知道当战斗进入相持阶段士兵们怒吼着开火时,舰长们红着眼睛下令战舰冲锋驾驶太空战机的飞行员咬着敌机的尾巴在虚空中翻滚搏杀时,一代军神黑斯廷斯已经因病中断了指挥,将指挥权移交给了匪军首领田行健。

    更没有人知道,就在这关键时刻,斐盟内部矛盾如同无法抑制的火山般集中爆发,对南下战略和匪军逃跑行径心怀不满的盟军将领猝然发难,拒绝承认田行健的指挥权,斐盟联军差点就因此分崩离析!

    人们只是焦急地等待着,等待第一份战报的公布。

    查克纳首都汉京,三月十八日一大早天空还有些灰蒙蒙的。高耸入云的天幕塔在天际一抹晨曦中泛着淡紫色的光芒。接连起降的军用运输舰陆续穿过不断开闭的光幕。早起的人们或驾着开启前灯的飞行车穿行于高速公路,或拿着早餐一边吃一边在人行道上快步而行。

    坐落于龙旗大街的国防部大楼,如同往常一样,在阳光完全驱散黑夜之前依旧灯火通明。

    前线战事紧张,人们对夜里永远都亮着灯,门口永远都有悬挂着政府各国使馆和军方牌照的飞行车车频繁出入的国防部忙碌的景象,已经见怪不怪了。。

    不过,在这一天的早晨,气氛却显得有些异常。不光是在国防部上班的工作人员有这样的感觉,就连在附近工作或者路过的人们都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劲。来往于国防部的高官车队骤然增多。国防部所在区域的几条街道,都被全副武装的安保部队和〖警〗察封锁。

    那种感觉,就好像全查克纳的军政高官都在这一天同时集中到了这里。安全保卫工作严密到一只苍蝇飞进这个街区都立刻会被无数生物雷达和扫描装置锁定!

    一旦这只苍蝇有任何不轨企图,下一秒就会有一整个装甲师将其团团包围。

    “出事了!”这是所有看到行色匆匆的车队络绎不绝驶入国防部的人们脑海中浮现的第一个念头。随即浮现的第二个念头,也惊人地一致:“一定是雷斯克或双星角走廊出了问题!”

    惴惴不安的猜测和议论,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在这一天的晚些时候,一个不知道从哪里流传出来的消息,横扫了整个查克纳。

    “黑斯廷斯战败!斐盟联军退出双星角走廊!”

    这个消息,先是小道流传,然后就随着消息灵通人士的只言片语渐渐有了模样,还没等人们来得及依靠自己的智力和经验对消息的正确性做出判断,悄息已经通过网络在不同国籍的民众之间互相佐证,同时,电视和报刊杂志完全确认的新闻已经铺天盖地而来。

    查克纳、斐扬、莱恩、西利亚克、贝玛、塔塔尼亚…——,所有的斐盟成员国,都在这一刻目瞪口呆。

    三月十八日的夜晚,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

    进三步传回来的信息和少量的战外录像画面,让斐盟民众失魂落魄,让西约民众欣喜若狂。

    黑斯廷斯输己虽然这位雄踊斐盟军方第一人宝座三十年的军神,在,迎敌,阶段展现了近乎神迹一般的指挥技巧。可是在其后的战斗中,他只在,相持,阶段的前期指挥舰队打出了一系列同样完美的基础战术就呈现不支之势。有近半个小时的时间里,斐盟舰队在战术配合上明显落于下风。

    而反观索伯尔,则没有什么起伏。他就像是一台冷酷而精密的机器,每一个齿轮每一颗螺钉都按照自己的方式稳定地运转着。迎敌阶段的失利,甚至没有对他产生一丝影响。

    这种可怕的稳定和精密,让战斗局势渐渐倒向西约联军。从战损率3:7到战损率5:6再到7:3,西约联军相持阶段的战斗,攻势如潮。

    在那细长的“海潮”线上一支支西约舰队的队列整齐得如同仪仗队一般,炮光或由近到远依次延伸或如同闪烁的霓虹灯一般东一团西一团此起彼伏。前方近距离绞杀的驱逐舰和巡洋舰集群则通过精妙的配合走位将对方的阵型拉扯开来,如同蚕食桑叶一般一点点绞杀对手,耐心充足得让人不寒而栗!

    普通民众只能从一鳞半爪的战斗画面上知道整场战役的大概,因此,他们并不知道当这个阶段的详细情报和画面传递到盟军指挥部和各国军部的时候,引发了多大的震动。

    站在天网屏幕前,看着相持阶段的战斗,所有的斐盟将领都在内心里充满了惊骇和无力感。不知道责多少人,在观看了战斗之后,于夜里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或许在这个沉闷而惨烈的阶段中索伯尔并没有展现出什么太过精妙的配合。可是,他不犯错误一整个战斗中,一次错误也不犯!能抢到的攻击位置,一定会被抢到,抢不到的,绝对不会做任何冒失的冒险。炮击时间和节奏舰队之间的配合永远都那么有条不紊。

    无可避免的损失,他毫不犹豫,该击杀的他绝不放过。在这种没有hua俏近乎于一刀刀对砍的战斗中,他总是能够让对手的刀锋入肉浅一点,避开要害尽量少流血。而他挥出的刀,却刀刀奔向致命的地方,深可见骨!从头到尾他都将节奏牢牢控制在自己的手中。战场上的任何起伏,都不能影响到他!

    这才是最可怕的!。

    在任何一位指挥官看来这个阶段的索伯尔,已经超越了军事史上的任何一个巅峰人物。他的从容,冷静和恐怖的计算能力,让人无法在和他对阵的时候心存侥幸。嗯要击败这样一个不犯错误的对手,你就得和黑斯廷斯在,迎敌,阶段展现出的一样,比他更强!

    战斗,在八千艘战舰之间持续了一个小时的时间,斐盟方战损舰艇超过八百艘,而西约方则只有三百多艘。

    当双方各自的主力更加接近前线,战斗即将随着更多主力战舰的投入进入,相持,阶段中期的时候,斐盟联军选择了撤退。

    前出的驱巡舰队,在后方主力展开的两个巨大的战列舰集群炮火支援下,脱离了与敌人的接触。大量被释放出来却没有出击的太空战机,让试图追击的西约驱巡舰队被迫先做出调整,等待刚刚回航补给的战机集群的到来。斐盟联军由此得以依托第二防链的阻击地形,退出战斗。

    不过,斐盟联军还是为自己的撤退付出了代价。

    在舰队完全撤出双星角走廊之前,索伯尔发动的两次试探性进攻和一次全军压上的强行追击,让超过两百艘斐盟战舰永远的留在了双星角空域。

    黑斯廷斯在作战指挥的前后差距如此之大,让所有人都感到难以置信。

    因此,当他战败的消息,如同旋风般席卷人类世界的每一个角落之后不久,一个更让西约民众惊喜,更让斐盟民众失魂落魄的传言,就像平地一声惊雷,震惊了整个宇宙。

    黑斯廷斯去世了!

    斐盟联军的指挥之所以前后差距如此之大,之所以在战斗还没有进入相持中期的时候就仓皇撤退。撤退的策略如此平常普通,毫无黑斯廷斯变幻多端的风格和对时机的把握,原因正在于此!

    一支黑色飞行车组成的车队飞快地驶入了查克纳国防部。

    车队并没有停在正门,而是风驰电掣地绕过大楼冲进了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护卫森严的国防部后院,穿过一道道飞快开启的隔离栏,驶入二号地下车库。

    “总统车队!”

    当外面的人们还在惊讶地议论纷纷时,查克纳总统希尔和李存信元帅,已经在一干军政高官和国家安全顾问的陪同下,穿过寂静空旷的走廊,乘秘密电梯,深入到了国防部地底八百米的指挥中心。

    国防部指挥中心是一个巨大的椭圆形金属建筑。

    如果扒开周围的泥土,就能看到这个银白色的建筑外形就像一颗鸵鸟蛋一般。在蛋壳外面,不但有厚重的装甲,还有超过一百根巨大的机械腿和巨大的轮子。再联系上周边四通八达的通道,人们就能明白,在汉京遭遇攻击的时候,这个装载有查克纳最核心的天网〖中〗央计算机和无数尖端科技设备的指挥中心,完全能够支撑到整个查克纳都变成废墟。

    悬浮电梯无声无息地停了下来。

    自动门开启,巨大而明亮的指挥大斥出现在希尔等人的眼前。

    虽然这个庞大的金属建筑和其中的无数尖端科技设备足以让任何一个人位置震撼,不过,心事重重的希尔等人却显然没有停下脚步欣赏的心思。

    在立正敬礼的参谋们注视下,一行人匆匆穿过大厅,走进了作战室。

    “确切消息,黑斯廷斯元帅已经病重,失去了指挥能力。现在东南联军撤出双星角走廊,向勒雷联邦〖中〗央星域转进”早已经等候在天网屏幕前的查克*上将冯智一等众人刚刚落座,就用电子笔指着星际图飞快地价绍道:“战后统计,双星角走廊一战,我联军损失了三个集团舰队,总计一千一百零四艘各类舰艇。目前联军还没有安全,索伯尔舰队正衔尾追击,我断后舰队和敌前锋舰队已经数次交火局势很严峻!”

    “现在的联军指挥官,是谁?”李存信元帅面色凝重地问道。这个问题是所有人都想知道的。大家的目光立刻都集中到了冯智的身上。

    “是田行健上将!”冯智的回答不出所料却又让人感到有些意外。。

    大家都知道胖子是黑斯廷斯指定的接班人,从查克纳的国家利益和自身的感情因素来看,也倾向于由胖子率领联军。可是,南下联军内部的矛盾却是众所周知。

    虽然胖子的战绩已经让他在新的名将排行榜上进入了前二十位。可他的资历,他在斐盟联军中的地位,还不足以让这支矛盾重重的舰队服从他的领导。

    “据说在黑斯廷斯元帅病倒之后,盟军内部爆发了一场冲突,不过很快就平息了。具体情况如何,我们还没有进一乒的消息。”冯智道:“不过,联军目前由田行健上将指挥,是确凿无疑的!”

    “向勒雷联邦撤退,这不是引狼入室吗?”一位国家安全顾问忧心忡忡地道:“就地形来说,双星角走廊最适合进行阻击。离开双星角,后面的几个星系都没有可称为天险的地方。联军要站稳脚跟必须撤退到勒雷〖中〗央星系的跳跃点,以跳跃点为依托。而一旦跳跃点被攻破,勒雷境内,将没有天险可守!”

    整个会议室都沉默下来。不管是查克纳还是其他盟国,都在内部对战役进行过多次推演。可是,所有的结果无一例外都以惨败告终。所有人都明白,对这场战役的指望,就全在黑斯廷斯身上。有黑斯廷斯就还有一线希望。他们的军事智慧不可能超过黑斯廷斯,也就不可能明白这位执意南下的老人究竟有什么作战计划。

    而现在,黑斯廷斯病倒了。虽然在座的每一个人都不怀疑胖子的能力。但在索伯尔这样恐怖的敌人面前,胖子再天才再厉害,也不过是一个不倒三十岁的年轻将领。无论是作战经验还是名声都和索伯尔相差甚远。要说不担心,恐怕谁也没有那么粗的神经。

    “黑斯廷斯病倒的消息,东南舰队应该是封锁了的!”希尔总统道:“虽然大家都能够从双星角战役看出些端倪,不过,没有得到证实之前一切都只是猜测。联军不会暴露这个消息。消息一旦泄露无论是面对敌人还是对斐盟内部,都会给一些人可乘之机。”

    说着希尔总统看向冯智,严肃地问道:“上将,现在特里弗兰的战局如何,李佛那边,有没有什么动静?”

    “总统阁下,目前特里弗兰战事还处于相持阶段。西约军进攻很猛烈。而且有情报称,比纳尔特皇帝威廉三世已经亲自率领一支空前庞大的西约舰队启程,御驾亲征。具体兵力和组成目前还不清楚。不过可以肯定这位从来不干预索伯尔用兵的皇帝,目标是特里弗兰。”

    他在屏幕上调出了一份目前的斐盟兵力统计表接着道:“而斐盟目前集结在特里弗兰的兵力,只有不到一百支舰队。未来一个月内,兵力弱势的情况也无法得到有效改善。因此,现在李佛正在召集盟军部队,督促各大战区向特里弗兰派遣兵力。可是,这显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就连邻近的斐扬,莱恩和我查克纳都抽不出兵力来,其他路途遥远且面临重重封锁的战区就更难了。”

    “看来,李佛还腾不出手来。不过也要考虑在兵力极度缺乏的时候,他向东南舰队下手。在那支舰队中,他的死忠可不少。别的不说,莱恩舰队的藤井刚,就是一个。”希尔说着,沉默了一会儿问冯智道:“在必须考虑东南局势危险的情况下,我们显然有必要加快击败三上悠人的速度,那么,我们最早能够在什么时候将苏斯和杰彭赶出雷斯克?”

    “总统阁下,直白的说这是一个无法回答的问题。在我联军第四次增兵完成之后,我们已经控制了雷斯克星系的局势,可是三上悠人手中还有足够的兵力和我们周旋。在把他逼到绝路,迫使其和我们会战之前我们无法确定时间。”冯智摇了摇头道:“三上悠人是只老狐狸。他比谁都明白把雷斯克战局拖下去对他有好处!”

    “如果我们能够抽调兵力直接进攻苏斯和杰彭的本土就好了。”一位将军愤愤地道。。

    众人都是一阵叹息。谁都知道,这是逼迫三上悠人提前决战的最好方式,可是,捉襟见肘的兵力,却否决了这一计划的可能性。

    “胖子这仗不好打啊!”一直沉默的李存信元帅长长地叹了口气:“黑斯廷斯病得不是时候。要把这摊子丢给胖子,他至少也得把索伯尔给揍一顿!”

    老人一边说,一边摇着满是hua白胡须的脑袋:“丢掉双星角,胖子就只能依托〖中〗央星系的跳跃点。一旦跳跃点被攻破,勒雷联邦就算完了。四年为国战争打下来,整个联邦都已经残破不堪。再加上被杰彭和苏斯的掠夺,资源,经济和工业生产能力都近乎崩溃。”

    说着,李存信起身走到天网屏幕前,手指在星际图上一抹,勒雷联邦的地图飞速放大,一颗颗不同颜色的移民星球,就像是一颗颗珍珠,镶嵌在宇宙黑色的幕布上。

    “索伯尔从比纳尔特帝国启程南下,进攻路线全程有上百个跳跃点,上千个航段!本土根本不可能提供补给。相邻不远的纳加联邦也同样超出了补给距离,况且,他们还要支撑莱恩战区和特里弗兰的进攻补给,因此,索伯尔一开始把前进基地放在德西克,是他唯一的选择。”

    老人的手指,从勒雷〖中〗央星系移动到德西克,又从德西克移动回来:“而现在,德西克已经被拉塞尔率领匪军捣了个稀烂。西约前期储备的物资被毁不说,就连空港和太空基地也没剩下级个。再加上普迪托克和塔塔尼亚两国的联合舰队已经让安德鲁焦头烂额,短时间内,德西克无法起到前进基地的作用。”

    “所以”李存信的手指在勒雷首都星上用力一点:“索伯尔一定会拿下这里,作为新的前进基地!以这里为中心,他的舰队可以辐射整个东南!”

    会议室里,气氛凝重到了极点。人们看着那颗在星际图上与和平年代毫无差别,现实中却已经千疮百孔的星球目光沉垂。

    对勒雷联邦的每一个民众来说这都是一场灾难。

    而同时,这也就意味着胖子和他麾下已经为这个国家浴血奋战了四年多的勒雷军人,为了守住跳跃点,为了保卫他们身后的民众将再度面临一场残酷到极点的血战!

    “死守〖中〗央星系跳跃点?”胖子瞪大了眼睛:“谁死守谁是傻子!”

    “你说谁是傻子?”手指还停留在电子沙盘上的巴拉斯一脸铁青。他没有想到,自己好心好意在作战会议上提出坚守跳跃点的计划,胖子居然说谁死守谁是傻子!

    战术研究室里,一干斐盟将领们也是面面相觑。

    这胖子难道不知道,被索伯尔突破跳跃集,勒雷首都星就完蛋了?

    不仅仅是勒雷首都还有牛顿星系,加里略星系百慕大星系和自由星系。勒雷联邦丰七亿人口,即便在卫国战争中有一半的人背井离乡离开或死于战乱,也有数以人。况且,这个以经济发达著称的富裕之国,三百年的积蓄,更是勒雷未来重建的资本。

    这些,不正是胖子他们拼死守护的吗?

    “那么,田将军你的意思是——”藤井刚眼睛微眯。

    从双星角走廊撤退以来,索伯尔一直在身后紧追不舍。断后舰队已经和敌人的追击前锋几次交火,每次都是拼死才将敌人暂时击退。

    只有抵达勒雷〖中〗央星系跳跃点依靠跳跃点防御,联军才能够摆脱索伯尔的追击。而这个跳跃点,也是勒雷联邦的最后一条防线,联军依托这个跳跃点,加上勒雷首都星做后勤基地,还能坚持一段时间。一旦失守己方的基地变成了对方的前进基地,这仗就没法打了!

    虽然胖子一口否定了坚守跳跃点这个在所有人看来都正确的战略,不过,藤井刚知道,胖子绝对不是一个不分轻重的家伙。

    从这段时间的战斗就可以看出胖子在指挥方面的才能,并不比索伯尔差!

    很难置信,可这却是包括巴拉斯马奇亚,麦金利拉宾斯基等所有当初反对或支持胖子的斐盟将领的共同看法!。

    这一认识的形成是从双星角走廊的撤退开始的。

    当胖子接替黑斯廷斯开始指挥的时候,藤井刚承认,自己差一点就有抽自己两耳光的冲动。原因不是因为别的,就是因为胖子生涩甚至蹙脚的战术指挥,让他觉得自己之前被胖子三句两句骂晕了,又被快速推演所欺骗而当众承认胖子的指挥权简直是一个巨大的错误!

    推演能力的高低,并不等同于指挥能力的高低。况且,胖子和自己的快速推演,其中根本就不涉及交战时指挥命令下达和战术细节。

    在这两方面,胖子简直就是一个菜鸟!

    尤其是那些随便抓一个参谋就能完整而准确地完成的基础战术,到了胖子手里,根本一塌糊涂,连个军校二年级的学员都不如。

    因此,虽然胖子是名义上的联军总指挥,但在撤退时的实际指挥中,指令下达是由麦金利,拉宾斯基和拉塞尔等名将临时组成的顾问团联合完成的。而胖子,只负责指挥局部战斗。

    一场战斗,两场战斗——渐渐的,所有人都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似乎每指挥一场战斗,胖子就褪掉身上的一层茧。

    他的指挥技巧,在飞速的提高着。提高速度之快,让人根本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好像每一次看见的胖子,都和上一次看见的判若两人!

    而随着他的指令下达和战术细节掌握的提升,他那天马行空般的战术思维,开始融合进去。几场战斗下来,藤井刚甚至有一种恐惧的感觉,因为他发现,自己有时候已经跟不上胖子的战术思路了!

    现在,胖子出人意料的否决了在跳跃点阻击索伯尔的计划。藤井刚相信,胖子绝对不是信口开河。

    这个将德西克到a3星系的每一个战略要点都进行过推演计算的家伙,一定也对勒雷〖中〗央星域甚至更远的地方做过推演。在他的心底,一定有更好的计划!

    “勒雷〖中〗央星系要守,不过,不是死守!”无视藤井刚和众斐盟将军急切的目光,胖子老神在在地看着勒雷版图:“决定这场战役胜负的关键,不是能不能挡住他们,而是——”

    胖子的目光停留在加里略星系,没有说下去。那是一个他想了很长时间,才渐渐有集头绪的计划。为了这个可能用上的计划,他做足了一切准备。

    这一刻,再看着那个关键的位置,胖子忽然有一种时光轮回的感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