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冒牌大英雄

第十卷 第六十五章 疑问

    战舰在寂静的星空中航行。舷窗外,几艘萨勒加战舰正转向离开,将护航任务交给了早在百慕大星系就加入护航舰队的勒雷战舰。

    方香抱着膝盖,坐在弧形的舷窗边。

    房间里没有开灯。透窗而入的星辉如同一抹淡淡的银粉,洒在柔软洁白的床单,淡蓝色的地毯和她赤裸着的一双柔美雪白的玉足上飞窗框一侧,一道亮光忽明忽暗。那是已经在星空中横过了舰体的萨勒加战舰在转向完成之前打出的离别信号。

    “再见!勒雷联邦,加油!”

    “勒雷万岁,萨勒加万岁!”

    “方香将军,萨勒加为你骄傲。”

    战舰越来越远。到最后,就只剩下几点蓝色的亮光,宛若夜里的小小萤火虫,几下闪烁之后就消失不见。

    方香看着窗外。

    脱掉了制服的她只穿着一件吊带式的薄纱睡裙。

    柔和迷人的身体曲线在星光下若隐若现。天鹅般的脖子、纤巧的锁骨、浑圆挺拔的酥胸和纤细柔软到腰肢——每一分每一寸都散发着熟透的水蜜桃般的女人味。

    窗外的萨勒加战舰已经完全消失在宇宙的漆黑大幕之中。

    方香知道,他们将在十几个小时之后回到百慕大星系。然后,他们将和己经在百慕大集结的萨勒加舰队主力汇合,在王楠煦上将的带领下远赴杰彭作战。用鲜血和生命,去夺回属于萨勒加联邦的尊严和荣耀!

    那曾经是托尔斯泰上将用生命去悍卫的。那当长弓星系的一朵耀眼洁白的烟花,消失在星空中整整一年之后,萨勒加军人驾驶着战舰,离开昔日停泊的屈辱而沉默的港口,重新出发了!

    方香微笑着,抹去了眼角不知不觉就渗出的泪水。

    这一天,她已经等得太久了。

    寂静中房门发出了一声轻响。方香回头看去,一个胖胖的身影正鬼鬼祟祟地钻进来。

    她咬着嘴唇,默不作声。

    没有人比她更熟悉这个身影了。刚才在客厅里,这死胖子听到自己回房洗澡时,眼神就闪烁不定。海伦,米兰,安蕾,玛格丽特“……这家伙简直偷窥成瘾,一听到有人洗涛就浑身安了机关一般坐卧不宁果然……

    尽管星眸中还含着泪光,方香的嘴角却露出一丝妩媚而得意的笑容。

    胖子一打开门,就知道糟了。星辉洒落的舷窗边,女人正抱着光滑笔直的小腿,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

    他妈的,来晚了!

    胖子一向脸皮厚,顷刻之间就变得若无其事,问道:“咦,洗完澡了?”

    方香瞪着他。

    胖子蒙混失败,只能耷拉着脑袋,眼睛东张西望左脚在地上此了酣,然后换右脚酣了酣。

    还没等他第三次改变重心,就感觉一个香软光滑的娇躯如同风一般扑进了自己的怀里。他才刚来得及一把抱住这满怀的软玉温香,脖子旋即被蛇一般的玉臂缠住,然后,一张芬芳娇嫩的香唇就印上了嘴。

    房间里的气温仿佛一下子升高了。

    没有任何多余的话语,一切都在无声之中发生。男人和女人的肢*体和唇舌在纠缠着,渐渐陷入一种浑然忘我的狂乱之中。

    房门无声地关上了,隔绝了客厅明亮的灯光。

    良久,方香退开一步轻轻摘去自己的睡裙肩带,任由轻薄的纱裙滑落地面。

    胖子呆呆地站在原地,看着方香优美迷人的赤裸胴体从滑落的轻纱中显露出来在淡淡的星辉下泛着圣洁而诱惑的光泽。

    一阵淡淡的香味弥漫在胖子的鼻端。他知道,那是香姐天然的体香若有若无,却让人沉迷陶醉。

    胖子的手,抚上了方香的酥胸。

    “唔……”一声细细的呻吟从方香的喉管里轻轻吐出来。她低着头,把脸靠在胖子的胸膛上,身体随着胖子一双大手的游走,而微微地颤抖着。如同一只勇敢却又控制不住害怕的小羊羔。

    “香姐…“”静谧中,胖子的声音有些发干。

    “嗯?”方香似乎已经失去了神智,有气无力地用鼻音回答着。

    胖子没有再说话,他吻着方香的唇。解开自己的上衣纽扣。

    似乎感到了胖子的动情,原本有些羞涩的方香开始用唇热情的回应着他,一边帮助他视去身上的衣物。。

    胖子的衣,一件接一件地落在地上。

    他脱去一件,上前一步。方香为他脱一件,就退一步。当行姜床边时,两个人的身体已经完全赤裸了。

    柔软洁白的大床随着两人的倒下发出吱呀一声呻吟。然后,这吱吱声就渐渐地连绵成一串,最后在方香一声颤颤的叫声中,在两个人身体的摩擦和剧烈的喘息声中,如同狂风暴雨一般响起来。

    战舰结束了跃迁,穿过一条由无数浮石和尘埃组成的小行星带,然后绕着一颗土黄色的行星飞行了半圈之后进入了另一奈引力跃迁通道。房间舷窗外的星空忽而变成扭曲的光丝,忽而又恢复它永恒的深邃。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方香已经零碎成片的呻吟声,终于平息了下来。

    风停雨歇,房间里已经是一片狼藉。

    “死人…“别闹了”,安香用洁白的床单遮住赤裸的酥胸,跪在床上,一边低声笑着拨打胖子在自己身上游走作恶的字。娇软无力地抗议着,一边扭头尖找自巳的睡裙,口中道:“我要去洗澡。”

    “我也要洗!”体质变态的胖子一点都没有疲倦的模样。他说着,在方香的惊呼声中一把把她横着抱起来,大步走进浴宴。

    又是一阵甜如密汁的爱抚热吻之后,方香软软地靠在胖子怀里,如同一只小猫般蜷缩着,任浴缸温暖的水包围她光滑的肌肤。

    处于跃迁状态的战舰正经过一颗恒星,明亮的光芒透过舷窗照进浴室来,又飞速的暗淡下去。房间里静悄悄的。

    “胖……”脸上一片晕红的方香轻轻咬着嘴唇,瞟了一眼窗外,问道:“我们应该快到a3星系了?”

    “怎么时间过得这么快?”胖子吓了一大跳,差点从浴缸里蹦出来,“你刚才把我怎么了?”

    “讨厌!”方香一阵羞恼,捶了这死不要脸的胖子一拳头。

    虽然这是方香的第一次,可是,三十年岁月已经将她的身体孕育得曼妙而成熟。相较于十几二十岁的女孩,她更容易忍受破瓜之痛,也能更快的享受性爱的愉悦。

    一番缠绵之后”此刻看养浴室水雾朦脆的镜子里的自己,方香羞不自抑。

    镜子里出现的”是一个脸上红晕如粉,浑身都散发着一种初承雨露后的娇艳和慵懒的少*妇。她赤裸着娇躯,依偎在男人宽阔的胸膛,目光迷离,黑色的波浪长发浸湿了,贴在白暂光滑的肌肤上——

    自己已经是他的女人了。

    方香紧紧地搂着胖子,感觉身体和心灵的满足感都快把自己给撑爆了。

    良久,方香的思绪,随着战舰的一阵轻微抖动,回到了现实。

    想到东南战局”她不禁叹了口气,目光幽幽地看着胖子:“其实你应该让王楠煦上将和你一起回a3星系的。”她用脸摩擦着胖子的胳膊,喃喃道:“联军的兵力本来就不足,如果其他人知道你这样做,恐怕…删”,“恐怕什么?给我甩脸色看?”胖子爱怜地吻了方香一下,觉得有些好笑。

    女人在这个时候”总是会显得柔弱而没有主见。即便是香姐这样杰出的军事将领,似乎也不能例外。

    “拉家尔将军传过来的信息你也知道”,方香搂着胖子的脖子道:“这次斐盟南下舰队内部的分歧很大,加之和敌人兵力悬殊,许多人都不看好这一仗。更重要的是”因为我们前期的撤退,他们有很大的意见,如果我们这时候——…”

    方香说着”趴在胖子的胸膛上,半支着身体”低垂的长发半遮住颤颤数巍的丰满n峪。

    一双妙目中,满是忧虑。

    “我知道”,胖子用手捋了捋她耳边的长发,:“从勒雷战局来说,我应该让王楠煦上将带领舰队加入联军,至少先从数量上减少和索伯尔舰队的差距。再加上老头子坐镇,这一仗我们就有很大的赢面。”

    “那你还为什么……”方香焦急地看着胖子,咬着嘴唇:“是因为我吗?”

    “我不会用数十万军人和整个东南星域民众的未来,来讨好你”,胖子轻轻地搂下方香的头,轻吻着她香嫩的嘴唇:“可是,如果我能够又讨好你,又让东南星域的战局有一个好的结果的话,我干嘛不干?”。

    他的手在方香成熟丰腴的娇躯上抚摸着,拍了拍她的翘臀:“其实,你们都不明白老头的心思。这个时候萨勒加参战的话,从表面上来看或许对斐盟联军是一种壮大,可事实上他们的存在反而会降低联军的战斗力。”

    “为什么?”方香被他插捏得浑身酥软,轻轻扭动了一下身体,好奇地看着胖子的眼睛问道。

    “萨勒加曾经在东南最关键的时候背出斐盟,已经让斐盟上下对他们不再信任”,胖子目光炯炯地看着天花板,“想要赢得信任,王楠煦上将就必须付出代价。而在东南战局最关键的时候,这样的代价或许就是数十万萨勒加官兵的生命!”

    方香沉默着,俯下头,把下巴贴在胖子的胸膛上。

    胖子所说的这种情况会发生,她丝毫都不怀疑。事实上在此之前,这一直都是她最担心的问题。

    多年以来,方香没有少和斐盟各国的军方打交道。她比谁都了解斐盟联军里的这些人。他们绝对不会因为萨勒加这个时候的参战而放下成见。别说当初脱离斐盟的萨勒加,就是刚刚才打掉了班宁的前锋舰队的匪军,也因为后期的撤退遭了多少白眼?

    对于斐盟这些联军指挥官来说,利益,才是永远放在第一位的!为了保存自己的实力,让别人当炮灰这样的事情,他们干起来不会有一点心理负担!

    胖子从浴缸旁拿了一支烟。方香点燃打火机给他点上。

    “现在的联军,正处于一种极其微妙的平衡中。因为他们一方面还受控于黑斯廷斯元帅的命令”另一方面,他们自己也知道”兵力本来就薄弱的联军必须要团结。他们可以发牢骚但不敢违抗军令,更不敢离开。一旦在这个时候离开,就等于背叛了所有人。即便是他们回到斐盟,也没有人会原谅他们。丢掉东南的责任谁也负担不起。”

    “而萨勒加的加入,就会在瞬间打破元帅苦心积虑创造的这种平衡。既然有了替死鬼,那么,战败的责任就大可以甩给萨勒加人来承担。我可以断言,一曰开战,他们肯定会让萨勒加打头阵。只要稍微有一点危险,他们就可以毫不犹豫地撤退。毕竟”他们可以把战败的借口丢到萨勒加人的头上,这简直太容易了。”,“你的意思是,这支南下的联军,本来就是元帅阁下刻意控制的……”方香何其冰雪聪明,心念电转间,便抓住了胖子话中的未明之意。不由得瞪大了眼鼻。

    “有些事情,我走过后才想清楚的。”,胖子点了点头道:“这些天来,我一直在思考东南战局。这种感觉,就像几年前我刚成为拉塞尔将军的学生,被他下令观摩勒雷联邦军反攻卢塞恩的指挥”并要求我猜出他的作战意图一样……”

    “我记得那次战斗……”方香拍了一下胖子在胸脯上作怪的手,羞涩而妩媚地白了他一眼,身体往水面沉下去,让荡漾的水波遮掩住嫩白丰腴的双乳。

    她仰起脸道:“那次拉塞尔将军采用的是一次远距离的战术投送。

    利用勒雷的运输力,直接抛开了占领星球外太空然后陆军登陆的传统战法,而是将前进基地设置在米洛克星球,用远距离投送进攻卢塞恩地面……”

    她说着,抿着嘴嫣然一笑:,“我还记得看过你的一份录像资料,你给军校的学院讲课,说的就是这场战役,一嘴的阴损”可把加查林皇室气得不轻。”,胖子得意地笑了笑,道:“我那算什么阴损,不过是说事实而已。战争指挥是一个智者之间的游戏”你没有本事看到整个棋局,那你就只能是其中的棋子。如果你连棋手的棋路都不了解”那么,你连做一个合格的棋子的资格都没有。随时都可能被抛弃。”

    “那东南这一局呢?”方香好奇地问道。

    “我们都知道,老头子其实早就判断出了索伯尔的分兵,他带领盟军南下,一是因为这支军队是斐盟在这个时间里能够集合起来的唯一一支主力舰队,对东南极其重要。二是因为只有这样,才能逼斐盟各国真正的在危机中真正的团结起来,正视这场战争斗拿出所有的力量。置之死地而后生。”。

    “我们没有退路………”方香喃喃地重复着黑斯廷斯南下时给胖子的那句话。

    “是的,我们没有退路。因为从一开始,他就没有给自己留下退路。”,胖子嘬了。烟,吸入,吐出,凝视着烟雾升腾到天花板,忽然对方香问道:“你知道,作为一名以保卫自己的国家和人民为天职的军人,一个热爱自己的国家并为之战斗了数十年的将军,老头子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把自己的祖国推到这样的境地?”,“为什么?”,方香把下巴放在手背上。

    “因为他心里有数!他有底气!”,“有底气……”方香的眼睛闪闪发光。

    胖子微微一笑道:“其实所有人都知道,斐盟的兵力并不弱于西约。之所以一直被动挨打,除了内耗重重以外,西约抢先发动战争,占领了大部分的航道关键跳跃点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而这一点,同样也是索伯尔敢于向斐盟发动全面的进攻,敢于在宇宙范围内抽调兵力和斐盟作战的原因……”

    方香点了点头。胖子说的这些是斐盟和西约双方所有军人的共识,也是报刊杂志的评论,军事理论家的分析和军事学院的战略课上,解释西约战略优势的基础论点。

    随便拿出一个时间段的统计数字,人们就可以轻易的发现,当斐盟各国被分割开来的时候,西约却正通过畅通无阻的航道在人类版图的任何一个战区形成他们的局部优势。

    而这种局部优势”集合起来,就是巨大的全局性的战略优势。

    在早已经摒弃了各国单打独斗”更注重兵力调派和协同作战的现代战争中,这无疑是斐盟的致命要害。

    看着深以为然的方香,胖子道:“可是,仔细的想一想,我却发现,事实并非我们看见的那样。”

    他狠狠地嘬了一口烟,把烟头在烟灰缸里摁熄:“斐盟虽然被遏制住了,可从屁屁掌握的斐盟天网数据来看,斐扬共和国,莱恩共和国和查克纳共和国这个铁三角”其实并没有到只挨打不能还手的地步。虽然能够抵达特里弗兰的联军就只有这么多,可是,斐扬共和国国内的兵力却很充足。如果老头子要抽调兵力的话,我想,至少还可以抽调出一倍以上的舰队!”

    “可是,他没有”,胖子看着方香,用手捻着她秀气的耳垂,一字一顿地到:“他动员了这些舰队南下。并且其中大部分,都是斐扬国内一些不太安分”或者是盟军中危险系数比较高的舰队。为什么?”,“因为他知道斐盟还有足够的力量和西约战斗,同时,他要把这些不安定的因素都带走,把那些他想留下的军队留给李佛!”,方香恍然大悟,情不自禁坐直的赤裸身躯离开水面,暴露在浴室的灯光中。

    “猜对了!嘬一个!”,胖子大叫一声,l口含住了方香的酥胸。

    水花四溅。

    闹腾之后,胖子一边躲着方香羞不可抑的拳头,一边倒:“知道么,从我忽然想到这次南下的名单中只有洛克萨妮他们几个,却没有在民*主力量要塞演习中见过的那些将领时”我差点给自己一个大嘴巴!”

    他诣着,抓住方香的手,歪歪嘴做了个鬼脸:……索伯尔可以不了解,李佛也可以睁着眼睛入套,可最掌握核心情报的我居然都没有领会。我简直就是只猪!”,噗嗤”方香笑出了声来,娇嗔地拧着胖子腰上的肥肉:“你就是只猪!”,“这个时候,我才发现,他一直都有足够的底气。”胖子叹道:“这老家伙表面上看,一副对斐扬共和国恨铁不成钢的模样,恨不得砸个稀烂然后让他们自己站起来,可事实上,他早就留着后手呢。如果没有我和匪军,没有东南这场战事,他也会把手里的牌打到其他的地方。别忘了,他守护了斐扬三十年。那是他视若生命的井宝……”

    “这是一个陷阱。”方香也不由得叹了一声。

    她觉得,尽管自己在军事上的造诣并不算差,可是,和黑斯廷斯这样的军事家比起来,自己懂的那些简直就是一点皮毛。。

    “是的,陷阱!给索伯尔挖的陷阱,也是给李佛挖的陷阱。”,胖子道:“索伯尔想要一口吞下特里弗兰星系,瓦解铁三角,绝对不可能在短期内成功。即便成功,也要崩掉一口牙。而李佛,则是老头子用来对付索伯尔的另一头老虎,他在为斐扬设置下一个保险的同时,也为李佛安上了一个项圈。”,“李佛自己也知道他是被利用的?”,方香问道。

    胖子冷笑一声道:“当然知道,不过,因为小女孩的关系,他根本有恃无恐。这么好的机会,就算是个陷阱他也会毫不犹豫的跳进去。老头子就是要利用他这一点,把这个斐扬最大的隐患给除掉!”,说着,胖子叹了口气道:“不过,要说上当上得最大的,恐怕就是我这只猪了。”

    他有些郁闷地又点上一支烟,咬牙道:“老头子抓形势抓的很准,雷斯克,东南,卡尔斯顿星河,李佛……,能算计的他都算计了,一个不漏。可这一切,都有一个前提,就是东南一战必须获胜……”

    方香点了点头。

    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

    不管黑斯廷斯怎么算计,最终都必须落到东南这一仗。

    赢了,苏斯和杰彭退出战争,索伯尔铩羽而归,战争局势逆转。孤注一掷的西约只能把焦点集中到卡尔斯顿星河和特里弗兰去。到那时候,黑斯廷斯领导匪军和东南联军无论在战局上还是在声望上,都处于一种相当轻松而理想的状态。进可以席卷德西克,退可以协防特里弗兰。头疼的,就是李佛和索伯尔了。

    可一旦输了,这一切都是泡沫幻影。

    勒雷自然是当先第一个完蛋的。勒雷过后,就是查克纳。而已经身为斐盟联军总指挥的李佛,则再无人能够威胁到他,大可以稳稳第坐在他的宝座上,慢慢出手收拾黑系将领们。

    “他打了一辈子的仗”,胖子盯着天花板,自言自语般地道:“要说他没有必胜的把握就领军南下,玩这么大一个局,恐怕谁也不会相信。那么,我再把萨勒加联邦军投入到东南,我就是白痴了!那样做不但会破坏他保持的内部平衡,还很可能让对面的西约联军心生警惕,使得仗更难打……”

    “所以,你让王楠煦上将进攻杰……”方香道:“这样做,不但能够保持东南联军的平衡,还能从另一个方面逼迫苏斯和杰彭退出战争,加大三上悠人在雷斯克星系的压力。”,“嗯……”胖子点了点头,脸上的神情却有些恍惚。

    “香姐,你还记得刚刚探索舰队发回来的新空间坐标里,那个距离特里弗兰不远的星系吗?”胖子忽然问道。

    “嗯,记得。”,作为负责新空间勘察主官的方香,自然对自己的工作了若指掌,“那是一个,尽头,星系,只有一个传统跳跃点,没有移民星也没有资源星。距离特里弗兰十七个航段。”,说着,方香向胖子看去,却见他又陷入了恍惚之中,嘴里喃喃地念着“,李佛……屁屁小女孩……………”手指在浴缸边沾着水胡乱勾画,仿佛在推演着什么。

    方香趴在胖子的胸膛上,看见他的眼睛,如同两颗黑宝石般炯炯发光。

    良久,她有些疲倦地把头靠在胖子的胳膊上,闭上了眼睛。

    她不知道这场战争的结局如何,也不知道这死胖子又在算计什么。

    她只知道,无论黑斯廷斯如何搅动着漫天风潮,如何的一切计划都是因为他看中了这个胖胖的家伙。如果没有胖子,没有这横空出世的匪军,黑斯廷斯或许将永远也不会出手。

    她也知道,黑斯廷斯压对了赌注。把赌注放在胖子身上的人,从来都没有失望过。就像自己。

    她还知道,好星系就要到了。章福的时光即将结束,未来,自己将和胖子一道,去迎接一场关系到整个人类世界的战争。

    迷迷糊糊中,方香的脑海里忽然产生了一个疑问。

    如果在战役最关键的时刻,黑斯廷斯的身体出了状况,那么这个念头一闪即逝。

    已经疲倦到极点的她蜷缩在胖子的怀里,沉沉睡去。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