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冒牌大英雄

第十卷 第五十六章 给老子上!

    “艾伯?”方香脸色一下子就变了,她看着朗德:“你这是干什么?”

    说话间,两名士兵已经走上前来,将她和胖子身上都搜了个遍。不但摘去了配枪和衣兜里的所有东西,还用扫描仪上下扫描了一次。只不知道两人制服肩章下那比芝麻还小的微型镜头是什么制成的,被扫描仪漏掉了。

    不光方香的脸色变了,通过镜头注视着眼前一切的萨勒加将领们的脸色也都变了。尤其是王楠煦上将更是霍然起立大步走到虚拟屏幕前,仰起头死死的盯着屏幕上朗德那张满是阴冷笑容的脸。

    梦想号太空母舰的左舷外,匪军巡洋舰静静地悬浮着。一大一小两艘战舰,就像一只大象和一只小猎狗。永远没有抗衡的可能。更何况,在这头大象的旁边,还有数以百计的战舰如同猛虎一般对可怜的小猎狗虎视眈眈。

    远方的恒星宛若一颗巨大通红的火球,悬浮于宇宙的黑色幕布之上。她散发出的光芒在漆黑的虚空中无迹可寻。被梦想号,匪军巡洋舰,以及密密麻麻铺陈开来的数百萨勒加战舰所阻挡,便洒开一片发白的清冷亮光。

    光线穿过舷窗,投入办公室里。褐色的木质书桌和书柜,厚厚的羊毛地毯,黑色的皮质沙发和每一个人的面孔,都在这静静的光柱中半明半暗。生态平衡装置特有的低沉呜呜声让这一刻显得格外寂静。

    人生,总是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意外。对于通讯屏幕前的萨勒加将领们来说,眼前恍若时光停滞的画面,是他们永生难忘的。

    方香的质问,在耳畔回荡着。办公室里冷笑的朗德,一脸茫然的胖子,目光阴冷的拉姆齐和脸上毫无表情的两名持枪士兵,各据一方,就像是一副存在了千年的壁画,凝固在时空之中。

    谁也不明白,事情怎么就急转之下,演变成了现在的模样。

    无论从哪一个方面来看,朗德都应该大力拉拢方香讨好匪军才对。那是他权力的来源和军事上最大的倚仗,是他空手套白狼的那根无形的绳索。无论如何,也轮不到他主动翻脸啊。除非.......

    将军们来回审视着屏幕上的与会者。

    如果有人将这个会议的内容通过某种渠道告诉朗德的话,朗德的这种反应就不奇怪了。可是,以王楠煦的稳重,绝对不可能在这样的会议中邀请朗德的死党。就算是几位青年军官代表也是经过了严格审查挑选的。

    再说,在场的人都不是傻子。从田行健上将和方香中将揭露朗德的那一刻起,这个国家的权力体系就已经不属于朗德了。这里手握重权的将军超过六十名,其中七八个都有能力独力让朗德完蛋。

    朗德之所以能掌权,不过是抢先发动,又打着方香的招牌钻了在场的这些将领们互相忌惮的空子而已。

    一旦事情被揭穿,他就一文不值。

    谁也不会傻到在这个时候冒着得罪在场所有人的风险,去帮助这样一个事实上已经被淘汰出局的失败者。

    更况且,萨勒加军方内部矛盾并不突出。“中立”时期的屈辱,托尔斯泰上将的死,让所有的萨勒加军人空前团结。

    只有经历过屈辱的人,才知道尊严的重要。他们希望掌握更大的权势,但并不被此所迷惑。他们更想赢得的是尊重。对他们来说,在这个大时代留下自己的名字,比升官发财更加重要。…。

    王楠煦上将和屏幕上的不少人,其实在此之前就一直有联络。

    至少在现阶段,他们这个团体相较于朗德的吸引力更大。谁都能看出来匪军力挺王楠煦的意图。大家也知道,这场会议,与其说是揭露朗德,倒不如说是为王楠煦成为萨勒加的领导核心开路。

    因此,说有人傻到在这个时候通知朗德,首先在逻辑上就讲不通。

    既然讲不通,那么,朗德为什么要这样做呢?萨勒加将领们凝神屏息,紧紧地盯着屏幕,眼见连眨也不眨一下。

    凝固的时间,随着朗德的一声冷哼,恢复了流动。

    镜头上,朗德的脸上早已经没有了之前的温和友善。他冷冷地看着方香,用居高临下的口吻呵斥道:“方香中将,在萨勒加,你依旧是一名叛国者,对你的通缉令还没来得及取消,你最好注意一下你的身份。”

    他转身又倒了一杯酒,摇晃着酒杯,走到沙发上坐下来,翘起二郎腿:“但凡聪明的女人都知道,在男人说话的时候应该把嘴巴紧紧闭上。更何况,是在自身难保的情况下,用质问的语气说话,那简直愚蠢到了极点。”

    说着,他一摆手:“请坐”

    胖子和方香对视一眼,在沙发上落座。胖子一脸不安地挪挪屁股,扭头看着两名将枪口对准自己的士兵,期期艾艾地道:“朗德上将,我不明白你这是......... ”

    “别紧张,”朗德微微一挑眉毛,淡淡地道:“我不过是为我们的谈话,定下一个基调而已。”

    “基调?”方香微微抬起下巴,扫了两名持枪士兵一眼:“你定下的基调,就是用枪口对准我和冯少校?”

    “嗯,这是明摆着的事情。”朗德脸上闪过一丝得意,目光在方香倾国倾城的美丽脸庞上来回审视,居高临下而又贪婪饥渴:“谈判有很多种方式,不过我相信,用这样的方式表明我的态度,会有利于我们的交流。”

    “你让我回来,就是为了胁迫我?”方香冷冷地扭开头,把目光放在持枪士兵的脸上。她无法忍受朗德那如同毒蛇般yin邪森冷的目光。一想到这个人以前的种种求爱举动,她就有一种忍不住恶心反胃的感觉。

    “枪口是胁迫么?”朗德摇了摇头,飞快地道:“不不不,这是结果。”

    他探出身子,用手勾住方香的下巴,把她的脸转向自己:“现在你是我的,这两把枪的存在,只是让你明白这一点而已。”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这样做。可是我必须要告诉你,我是匪军的核心成员,盟军的高级将领,”方香猛地一甩头,玉牙紧咬,鄙夷地道:“你的这种行为,是在向匪军和斐盟联军宣战”

    “宣战?”朗德哈哈大笑起来:“我以反西约掌握政权,麾下的军官将领都是强硬的主战派,做梦都想要重新回到这场战争中来。恢复萨勒加军人的尊严和荣耀。为这个国家打出一个光明的未来。我又怎么可能向盟友宣战?”

    “我说过,我只是为我们的谈判定下一个基调。”

    朗德站起身来,绕着方香和胖子的沙发转了一圈,最后把目光停留在从胖子那不知所措的脸上:“我需要让现在自身难保的田将军和黑斯廷斯元帅阁下明白,想要我萨勒加出兵,就必须听我的”

    “听你的?”方香愕然看着朗德,仿佛看见一个被权力冲昏了头脑的疯子。忍不住讥讽道:“你觉得你有这个资格吗?”。…。

    “以前或许没有,不过你回来了,我就有了”朗德笑着,一口喝干了杯中的酒。

    “什么意思?”方香故作不解地问道,愤怒中忍不住带着一丝困惑的表情惟妙惟肖。看到一向温柔诚实的方香如此表演,胖子眼珠子都快凸出来了。心里唧唧歪歪:“女人都是天生的骗子骗子”

    “简单的说,就是我现在的地位并不稳。我需要你在萨勒加的声望来为我撑一撑场面,换取时间坐稳这个位置。”朗德嘴角弯起一条嘲讽的弧线,慢条斯理地道:“怎么样,需要我把前因后果都解释一遍吗?”。

    “你敢解释给我听吗?”。方香直视着朗德的眼睛。

    “激将法对我从来都没用,”朗德看着方香,目光放肆地在她的俏脸和丰挺圆润的**上徘徊:“其实,你到了这里,我原本就想把一切都原原本本的讲给你听。不然,我何必这么干脆的摊牌,不如再多跟你兜兜圈子,大家都开心。”

    “因为我已经是你的阶下囚了,知道不知道,对我来说都没什么意义。而对你来说,一来,这是你的得意之作,需要跟人分享。二来,你既然摊牌,定下这个基调,就是想让我迅速看清形势,丢掉幻想.........”

    啪啪啪啪.......在朗德的一阵鼓掌声中,方香冷冷地道:“说,究竟是怎么回事?”

    “事情,还得从你跟随托尔斯泰上将阻击苏斯舰队说起........”

    认为自己已经掌握的大局的朗德没有丝毫犹豫,将自己如何误入军官聚会,那些年轻气盛而又傻乎乎的青年军官如何崇拜他,后来又如何跟前来抓捕的宪兵起了冲突,又如何阴错阳差发展成一次毫无预谋毫无组织,偏偏又成功了的政变,自己又如何利用青年军官的误会成为政变的领导者,其后又如何调动舰队,控制天网,逼走议长塞弗,如何利用青年军官团体和方香的影响力获得军部大佬们的默认,如何利用其他萨勒加将领对青年军官团体的理解支持以及互相之间的忌惮,在信息不对称的缝隙中游走,蹬上权力的巅峰..........所有种种,都一五一十的娓娓道来。

    尽管早已经在和王楠煦上将的通话中猜出了真相,可这毕竟是当事人的亲历讲述,加之朗德本身口齿便给,对自己的得意之作极是自负,因此现在听来,胖子,方香和屏幕前的每一名萨勒加将领都不得不承认,这个家伙真的是一个天生的投机者。

    “就是运气不太好。”胖子在心里假惺惺地发出一声惋惜地叹息声,随即觉得自己的人品很高尚。

    “既然我以你的招牌起家,当然要把你掌握在手中。要怪的话,你应该怪现在的萨勒加军人,已经沦落到把荣耀寄托到一个女人身上了。”朗德最后理所当然地道。

    “我还是不明白,”方香道:“既然我已经答应你的交易条件了,你大可不必用现在这样的方式。”

    “当你坐上了权力的最高宝座的时候,你就绝对不会把保住位置的关键放在除开自己以外的任何一个人身上。”朗德爆发出一阵嚣张的大笑道“现在你已经属于我了。我让你干什么,你就得干什么这样对我来说,才是最安全的”

    在朗德猖狂的笑声中,所有萨勒加将领都是一阵心悸。

    大家无法想象,如果让这样一个家伙掌控了萨勒加,这个国家将会变成什么模样。或许,比塞弗统治时期,更加糟糕。…。

    他不相信方香,就不会信任任何一个人。他可以对爱慕已久的方香翻脸,就可以对任何一个人翻脸。

    这些手握军权的将领,将会是他一个个下手清洗的对象。以他的心机城府,以他的心狠手辣,萨勒加难免血流成河

    “况且........”屏幕上,朗德直视着方香道:“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你了。从你答应嫁给我这个交易条件,换取萨勒加出兵那一刻开始,我就知道你打着另外的主意。因为,你绝对不是那种会接受这种交易的人。”

    “这家伙猜得挺准赞一个”胖子心道,脸上依旧是一副迷糊表情,好奇地扭头去看方香。

    方香冷冷地对朗德道:“哦?既然你这么了解我,那你又何必提出这样的条件?这不是脱了.........”后面的话太过粗俗,以方香的修养,即便到了嘴边,也实在说不出来。声音嘎然而止。

    “脱了裤子放屁——多此一举”胖子提示道,回首认真地冲朗德点了点头。

    尽管气氛紧张,不少看着屏幕的萨勒加将领们还是忍不住笑出声来。

    这位田将军,实在是一个妙人很难相信,这个时候的他,正处于整整七道防爆自动门封锁的囚笼,并被两支自动步枪指着脑袋。

    屏幕上,朗德显然没想到眼前的这位冯少校会接上这句话,一时间愣在那里,脸上的表情精彩到了极点。

    他深深地看了胖子一眼。

    胖子似乎知道自己有些多嘴,尴尬地冲他笑了笑,随即眼观鼻鼻观心。心里却乌七八糟一阵乱骂道:“妈勒个逼。看什么看,老子长得比你帅嫉妒是?不少字香姐骂不出口,老子可没那么多忌讳”

    朗德的目光离开胖子,看向方香,微微一笑道:“提出这个交易条件的时候,我其实没报什么希望。不过是漫天要价就地还钱罢了。

    我想要的,其实是你接下来提出的方案。以我对你的了解,你不会在东南局势紧张的情况下,放弃这大好的机会。但是,你的个性又不允许你答应这样的条件,因此,你最大的可能,就是向我提出一个新的报价。”

    “如果真是这样,可以谈得拢,或许我就跟你们合作了,”朗德抬头跟一旁的拉姆齐对视一眼,会意一笑,悠悠地道:“可惜,你答应了我的条件,还自动送上门来,既然如此,我还怎么好意思客气。”

    “就算你不信任我,觉得囚禁我对你来说更安全。可是,你觉得你已经做好了和匪军,和黑斯廷斯元帅为敌的准备了?”方香淡淡地问道,扭头看了看胖子。胖子坐直了身子,盯着朗德,一脸严肃。

    “田上将的名头,现在的确很响亮,”朗德扫了胖子一眼,轻蔑地道:“不过在我看来,他就是一个垃圾”

    垃圾?胖子花了好大的劲才忍住跳起来掐死朗德的冲动。

    “朗德上将,我可以把你这句话理解为对田将军的侮辱以及对匪军的开战宣言吗?”。胖子涨红了脸,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

    “冯少校生气了?”朗德冷冷地看了胖子一眼:“首先,这不是侮辱,而是事实。虽然匪军打了几场让人惊讶的胜仗,可是,想要玩转这场战争,匪军的力量远远不够。无论在西约还是在斐盟眼里,匪军不过是一个马前卒罢了。你们的田将军,如果以为凭借匪军这么点实力就能耀武扬威,那就太不知趣了。别说一支匪军,就算是勒雷联邦在战前的所有兵力加起来,也只有萨勒加兵力的百分之六十,更何况现在的勒雷联邦,早已经打到山穷水尽的地步了。”…。

    他翘起二郎腿,手指在膝盖上轻轻地敲打着,神情傲慢:“我说他垃圾,是对垃圾的侮辱,而不是对他的侮辱。想要跟萨勒加宣战,他最好先解决掉已经兵临城下的索伯尔大军。在此之前,他没资格管什么闲事”

    “唇亡齿寒,朗德上将似乎忘了,萨勒加也是东南星域的一部分。您以抗击西约为名义政变,东南战役失利的话对你恐怕也没什么好处?不少字”胖子道。

    “当然没好处,所以,我已经下令部队做好一级战斗准备了,”朗德微微抬了抬眼皮:“不过,合作是合作,前提却是盟军必须听从我的指挥。否则,萨勒加舰队,绝对不会出国境一步。当然,属于我们的长弓星系,我们是会拿回来的。如果到时候有什么误会,那就对不起了。”

    他说着,站起身来:“冯少校可以回去告诉田上将。我很不理解匪军和李佛上将作对的做法。现在的斐盟,已经不是黑斯廷斯的天下了,萨勒加回归斐盟,将在李佛上将的领导下作战。”

    他微笑着,脸上的表情在所有人眼里看起来,都是那么的阴冷可恶:“现在,该知道我为什么这么有底气了?不少字”

    说着,朗德一摆手,对身旁的士兵道:“送客”

    在持枪士兵冷漠的注视下,胖子慌慌张张地站起身来,看看方香,又看看朗德:“那........方香将军........”

    “这就不关你的事情了”朗德走到方香的身旁,脸上的yin邪之意掩都掩饰不住:“她是我的人,我们干什么,难道冯少校有兴趣在旁边观赏一下?”

    听到朗德肆无忌惮的猖狂声音,萨勒加将领们一片哗然。

    说实话,他们知道现在胖子和方香身处险境,朗德已经掌控了一切,有资格提出任何条件。

    可是,他们还是没想到,已经站到了权力巅峰的他,竟然如此下作

    或许,对他这样的人来说,极端的权力,就是一种催化剂,让他原本压抑在心底的所有邪恶想法,在没有制约的土壤上生根发芽,开花结果。当他品尝了一次这种为所欲为的滋味后,他将毫无顾忌释放出人生所有的阴暗。

    屏幕上,方香的脸色一片苍白。而朗德的脸正缓缓从沙发靠背向方香耳鬓贴近,他闭着眼睛,一脸的陶醉中,带着一种得逞的得意和狰狞。大家甚至能够清晰地看见他喉咙上的喉结,因为吞咽唾沫而上下移动。

    所有的人,都死死地攥紧了拳头,王楠煦上将和几位青年军官代表,更是咬紧了牙关目眦欲裂。

    他们从来没有如此痛恨一个人。

    如果他们在现场的话,一定会痛揍朗德,把他打成谁都认不出来的肉泥

    以方香的角度拍摄的画面中,胖子傻傻地站在原地,拉姆齐推了他一把,两名士兵似乎因为不敢去关注朗德的丑态,而将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齐齐从两侧走上来,试图将他押送出门。

    被拉姆齐一推,胖子脚下一个踉跄。

    忽然,眼尖的人发现,他踉踉跄跄冲出两步,原本按照惯性应该在第三甚至第四步才止住势头的脚步,因为右脚的猛然一拐,而陡然停住。

    石火电光间,只见他伸手一带,已经将拉姆齐拉到了自己身前,挡住了一名士兵的视线,右脚一记窝心腿,直接蹬进了另一名士兵的心口。只听喀喇一声骨折的声响,士兵连吭都没吭一声就如同一个破麻袋般倒飞出去。…。

    还没等第一名士兵落地,胖子已经闪身,上步,如同一只猎豹般从拉姆齐身旁急蹿而出,撞弯曲的左腿膝盖,就像是一个攻城锤,以一条急速跃起的弧线,撞上了另外一名士兵的面部。

    这一下,实在狠到了极点。

    只见屏幕画面上,这名士兵的脸,就像一个烂西瓜一般,骤然变形,鲜血飞溅。整个人在剧烈的撞击力中如同一根被斧子砍断,又被狠狠挥了一锤的木桩,双脚离地,在空中旋转一百八十度,头下脚上地载到在地。

    即便隔着厚厚的地毯,大家也能听见士兵的后脑勺猛然撞击在地板上的声响。让人寒毛倒竖,头皮发麻。

    这几下兔起鹘落,快疾无匹。从一个手足无措的低级军官,变成一只咆哮下山的猛虎,这个白生生的胖子,只用了不到两秒钟。

    当拉姆齐回过神来,当朗德闻声抬头,胖子已经捡起了地上的能量步枪,一边丢了一把给微笑着从容起身的方香,一边舔着嘴唇,向他们露出一个狰狞的笑容。

    “你.........”

    “去你**”

    朗德惊慌失措的声音刚刚响起,胖子已经抡起一枪托砸在了他的脸上。

    钢铁枪托和人脸鼻梁正面的碰撞,就像石头砸在鸡蛋上。一泼鲜血和几颗牙齿腾上半空。朗德凄厉到极点的惨叫声顷刻间响彻整间办公室。

    “狗咋种”胖子完全没有停手的意思,上前一步,抓住蜷缩在地上,捂着脸哀嚎打滚的朗德,一把拧起来,反手就是一记耳光。

    这一耳光的力道,和愤怒的黑熊挥出的巴掌没有什么两样。朗德的脸如同充气不足的皮球,顿时变了形。身体也随着这一耳光,直接飞了出去,撞在沙发的椅背上,将整个沙发都撞倒在地。

    在一干眼睛瞪得溜圆,心跳每分钟超过一百八十下的萨勒加将领的注视下。

    画面中,胖子狞笑一声,直着青筋毕露的脖子,纵声怒喝。

    “直属卫队给老子上”

    。

    。

    。

    。

    。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