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冒牌大英雄

第四十章 纷乱

    上将阁下,发现斐盟舰队主力,正向我舰队防线高速运动!”

    参谋的报告声,让静立于电子星际图前的三上悠人回过了头来。这位身材矮小瘦弱的西约名将接过了参谋手中的文件夹,看了看,比之以往更加苍白的脸上,不露丝毫声色,只淡淡地点头道:“知道了。”

    他目送参谋敬礼离去,眼光定定的,似乎在想着什么。

    片刻之后,他看了一眼已经被标注得密密麻麻的星际图,放下了手中的电子笔,转身向指挥台走去。

    “阁下!”苏斯上将乌里扬诺夫紧跟在三上悠人身旁,急促地道:“我们排布斜掠翼型阵,虽然能够在敌军突破障碍区的时候实施一定程度的打击,可是,却很难拖延住他们的步伐。我建议,改成*人字形阵,不惜一切代价阻挡斐盟联军南下!”

    三上悠人没有说话,只是如同踱步一般,背着手,缓缓向指挥台走去。

    “三上悠人阁下!”乌里扬诺夫一下子就急了。

    “上将……”三上悠人转过头来,看着乌里扬诺夫,有些浅褐色的眼珠,一动不动,“苏斯帝国,还能派出多少舰队增援雷斯克?”

    乌里扬诺夫一愣,旋即强压着怒气道:“苏斯帝国的兵力,阁下应该很清楚,目前派遣来的舰队,已经是帝国能够拿出点全部力量了!”

    “拿不出来了?”三上悠人继续向指挥台走去,淡淡地道:“杰彭耶拿不出来了。”

    乌里扬诺夫快步跟上,急道:“将军,我知道我们兵力紧张,可是,如果斐盟抢在索伯尔大将阁下之前顺利南下占据勒雷通道,对我们两国来说,无异于灭顶之灾啊!我认为,现在不是保存实力的时候!”

    “如果索伯尔大将阁下需要我们拖住敌人,我们可以付出牺牲,”三上悠人站上指挥席,看着战术电脑,口中冷冷地道:“可是,如果我们的牺牲,却起了相反的效果呢?”

    “相反的效果?”乌里扬诺夫一下子有些发懵。他怔怔地站在旁边,看着三上悠人,不明白拖住斐盟,怎么可能起反效果。

    “将军!敌集团舰队发动进攻,中路突破!”战斗官的叫声,在指挥大厅里响起。

    三上悠人和乌里扬诺夫同时抬头向天网中央屏幕看去。

    只看见雷达上,无数红色小点,如同一群密密麻麻的鱼,飞快地游进了雷达探测范围。紧接着,舰队遭受电子攻击的警报声,响彻战舰。天网前的官兵们,在电子战斗官的吼声中迅速投入战斗,一时间,只听见各种各样的吼声、叫声、系统警报声。

    片刻之后,雷达的探测范围,就已经被压制到了障碍区之外。通讯系统,指挥系统,舰队的天网协调系统都受到了干扰。就连主炮和副炮的电脑火控系统,也被迫启动了备用的半人工引导程序。

    “人类,总是在矛和盾之间挣扎,”三上悠人看着电子攻击系统和防御系统同时上下跳跃的警示灯,摇了摇头,“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到最后不过是同归于尽罢了。”

    他的手指,飞快地在战术电脑上移动点击。

    随着一道道指令通过天网传到每一名战舰舰长的指挥电脑中,只看见漆黑的星空中,一艘艘巨大雄壮的战舰,在缓缓地调整者舰首。片刻之后,数以千计的钢铁巨兽,已经将舰首主炮对准了同一个方向。

    “突破障碍区,常规的战术有六十五种,战术组合则超过一千种,非常规的也有十几种,”三上悠人完成了手里的工作,忽然转过头,饶有兴趣地问乌里扬诺夫,“你觉得,黑斯廷斯会使用哪一种?”

    正准备继续之前话题的乌里扬诺夫吞回了口中的话,摇了摇头:“不知道!”

    “我知道!”三上悠人微微一笑。

    “是什么战术?”乌里扬诺夫看着这个小个子名将,终究难以抑制好奇,问道。

    “在正面对决中,最容易猜的,就是黑斯廷斯阁下的战术,这并非我们队他的研究有多深,事实上,只是因为他永远都会采用当前局势下伤亡最小,效率最高的一种,”三上悠人道:“所以,我猜他会使用旋转战术。”。

    “ri出?”乌里扬诺夫骤然握紧了拳头。在他眼前的屏幕上,无数西约战舰,已经在战斗官的咆哮声中发动了齐射。浩大的白光如同一道道流星,汇集在一起,扑向障碍区那一眼看不穿的星尘浓雾。

    浓雾中,一支斐盟舰队尖锐的阵型棱角,已经隐约现出身形。

    “是的,ri出!”三上悠人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我们有机会,欣赏到这个世界上,最壮丽的ri出!”

    天空中飘起了牛毛般的细密雨丝。

    李佛站在半山小楼的花园中,凝视着远方渐被烟雨笼罩的翠绿山峦,听着廊前落下的滴水打落地面小水洼的轻响,想着当年,金发淡然披肩的妹妹芭芭拉一身白色的连衣裙,一手抱着书本,一手举着同样雪白的伞,穿过校园林荫道向自己走来。

    那时的芭芭拉,不过十九岁,清丽窈窕的身姿,在朦胧细雨中宛若女神。每一个经过她身旁的男学生,都会情不自禁地快步超过她,然后回头看上一样。甚至有迎面而来的,就那么目不转睛地看着这戴着一个蓝色碎花发箍的女孩,知道擦身而过之后,头扭得不能再扭,然后在街沿一脚踏空。

    此刻回首,一切似乎都还如同昨ri一般。似乎妹妹并没有离去,似乎她还是会从这被风吹乱的雨丝中走来,走到自己的身旁,挽住自己的胳膊,表面青春乖巧地淡淡笑着,眉眼却在顾盼间,不动神色地风情一一洒向在场的每一个男生,让所有人眼睛发光的同时在自己耳边低声讥笑这一群不自量力的癞蛤蟆。

    这是她骨子里的高傲,他不属于这个世界,她一直认为女人要美,就要美得让人炫目,美得嚣张。

    她视世间的一切为玩物,视除了自己哥哥外的所有男人为猪狗。

    她尽情地在人世间游戏着,流动着她的眼波,荡漾着她的微笑,用她的美貌和智慧将世间的一切都玩于掌心。

    直到他在最后一场游戏中,因为动了那个勒雷胖子的家人,而被他用刀子抹过喉头。

    心脏,再一次被悲痛的大手给攥紧了,李佛机械地向前跨了一步,离开了甘比尔手中的黑色大伞,走入细雨中。他摆摆手,示意甘比尔无需跟上,然后独自沿着青石小路,走到水面荡漾着万千涟漪的水池边。

    大理石铺就的水池边,只有浅浅的三十厘米深。池水清澈,一群红色和黑色的小鱼,在水中游走。黑色的鱼,像一大团滴落渲染开的仇恨墨汁,而红色的鱼,则像滴入水中的悲伤血液。

    只不过,和真正鲜血墨汁不一样的是,这里的鱼,黑的永远是黑的,而红的则永远都是红的。绝不会如同此刻心头的恨和悲一样混杂融合。

    细雨,凉丝丝的,湿润了头发和肩膀。

    李佛看着水池中的鱼儿,一边忍受着无尽仇恨在身体和心灵中切割出的条条伤口,一边消化着自己刚刚收到的消息。

    消息来自两个方面:

    首先是德西克帝国的墨提斯星系,在那里,拉塞尔率领的盟军舰队正与班宁舰队展开连场大战。

    从匪军悍然北上迎敌,出奇兵偷袭德西克首都,到班宁放弃回援全力进攻墨提斯,双方接连落下的都是强硬的对杀棋路。

    以目前的局面来看,还分不清双方的胜负筹码。兵力上班宁似乎占了上风,可匪军一向以狡猾疯狂著称,很难猜测这帮家伙后面还有什么后招,说不定,奇袭德西克首都,就只是一系列陷阱的开头!

    不过……李佛的嘴角,勾起一丝森冷的笑。

    对于坐山观虎斗的他来说,无论双方谁胜谁负,都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匪军抵抗得越强硬,东南打得越惨烈,他就越开心。

    如果匪军能够以这么点兵力创造奇迹,和索伯尔同归于尽,那简直再好不过了。那也就避免了一直努力在民众心目中塑造救世主形象的他,会有一天忍不住亲自领军灭绝那个胖子所在的国度!

    紧紧地攥着拳头,李佛强迫自己把思维从对那个胖子和她的国家的仇恨中拔出来,跳进自己收到的另外一个请保中。。

    刚刚收到的消息称,南下的斐盟联军已经在黑斯廷斯的率领下,于两天之前,和试图阻击的三上悠人舰队在金环蛇走廊开战。

    对于这场战斗的爆发,不过战斗的时间,规模、强度和整个过程,却让他感到一丝困惑。

    从情报上看,三上悠人在金环蛇走廊末端,排出的是一个斜掠翼型阵型,就像一架战机的半边翅膀,他只扼守了右翼通道。

    这样的阵型,显然在黑斯廷斯的面前,起不了任何的效果。

    那位雄踞在斐扬军神宝座三十年的老人,只用一个时针旋转战术,就破解了三上悠人的阻击阵型。

    他命令三支集团舰队组成了一个金字塔阵型,首先进入了障碍区的右翼。

    这个金字塔阵型,就像是无尽虚空中的一块棱角分明的宝石,吸引了三上悠人舰队的大部分火力。而在这颗宝石之后,盟军主力舰队,却排成了一字长蛇阵,隐于金字塔阵的后方,以左翼的远端开始,顺时针旋转。

    顺时针回转突破,是一种难度很高,却相当简单明了的战术。

    如果将三上悠人的斜掠翼型阵看做是从零点到两点的一条斜线,那么,黑斯廷斯布置于前方的金字塔阵就是时钟中央圆心的轴。

    由于中央障碍区位于轴所在的位置,因此,在盟军舰队以长蛇阵组成的时针针尖移动到九点位置之前,双方的较量都只集中在金字塔阵型所在的中央。

    而当中路舰队吸引了对方注意力之后,一字长蛇阵就会在某一时刻,突破九点,极其整齐地出现在西约舰队的面前。

    这种战术的这一关键时刻,在军事上被称为九点ri出。

    这种战术的这一关键时刻,在军事上被称为九点ri出!

    就像黑暗和黎明的交界。

    当一轮红ri骤然跳出山峦的时候,无尽的黑夜,便会在刹那间消散,万道金光洒遍大地,无可阻挡!

    这是每一名舰队指挥官都知道的著名战术,也是军事指挥学上,一个极难的技巧。

    战术并不出奇,关键是时间和阵型协调。这两点才是九点ri出最难的地方,非常依赖于舰队指挥官的指挥能力。

    ri出时间过晚,中央佯装突破的金字塔阵型舰队就会遭受损失,甚至被敌人看出己方的战术来。而ri出时的阵型掌握不好,成千上万的战舰不能协调同步,就不能在刹那间形成足以抗衡或者压制敌人的火力。

    世界上,能够准确掌握九点ri出,能够让舰队在中央吸引了对方的火力之后,如同一轮红ri一般刹那间爆发万丈光芒的军事家,恐怕一个巴掌都能数过来,其他大部分人采用这一战术,最多只能称作点灯!

    不过,这对军神黑斯廷斯来说,显然是一个不需要考虑的问题。

    战斗,只持续了不到三个小时,就以双方近乎对等的伤亡结束。三上悠人迅速放弃了阻击,撤出了金环蛇走廊。

    李佛在水池前沉默着。

    他知道,任何一名指挥官在看到这份战报的时候,恐怕都会和自己一样,从心底深处升起一种无力感。

    就像一个人,面对一座巍峨的大山。

    这就是黑斯廷斯的恐怖,这就是他雄霸军神宝座三十年而无人能够挑战的原因!只要他想,他就能用你所知道的最常规的战术,在正面击败你,不需要阴谋,不需要诡计,更不需要压倒性的兵力优势。

    因为,你永远也不可能比他做得更好!

    怔怔地看着池塘里的鱼出了一会神,李佛的眼睛,渐渐眯了起来。

    三上悠人如此干脆的承认失败,并不仅仅因为他的舰队在黑斯廷斯九点ri出的溃散。事实上,如果他在障碍区后采取两翼齐飞的人字形阵型,黑斯廷斯即便突破,也不会这么快。

    从表面上看,三上悠人有足够的理由保存实力,可不知道为什么,李佛总觉得这其中有什么问题。这个时候的苏皇和杰皇,恐怕更在意的是能不能将黑斯廷斯南下的时间拖到索伯尔打通勒雷通道之后?

    李佛静静地想了一会儿,忽然出声叫道:“甘比尔!”

    “将军。”甘比尔快步走到李佛身旁。

    “立刻联系我们莱恩共和国国防部部长马歇尔!”

    李佛的话音刚落,忽然看见负责莱恩防线情报的索泽,穿过庭院林下小路,急匆匆向自己走来。

    “将军!”索泽刚走到李佛跟前,就压低了声音,急促地道:“刚刚收到消息,西约忽然聚集大量舰队强攻加泰罗尼亚星系,跳跃点已经失守!”

    李佛的心,猛地沉了下去。

    一阵风吹过,雨丝纷乱。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