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冒牌大英雄

第十三章 破而后立

    小甘比尔霍然一惊。留着两撇精致胡须的嘴唇微微张开,目光凛然。  说实话,在得到黑斯廷斯对斐扬共和国实施军事管制,并解散联盟议会上院的消息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是黑斯廷斯出了昏招。   人类历史上下万年,再伟大的英雄,终究也是人。是人就会犯错误。历史上年轻时英明神武,到老来却昏聩糊涂的君王,从来都不只有个别例子。而同样,纵横斐扬三十年的军神黑斯廷斯,此刻已经是一个病入膏肓的老人。  小甘比尔理解黑斯廷斯的焦虑。  作为交战双方的劣势一方,斐盟本来就处境艰难,在各条战线上都只是苦苦支撑。  而近期,随着斐扬前总统弗朗西斯遇刺,卡尔斯顿星河防线失守,总统选举爆发内部冲突,以及李佛领近四分之一的斐扬军队和四大星系十二个移民星,宣布脱离中央政府等事件的发生,都大大加剧了斐盟的动荡。  有消息称,除了各大盟国政府为斐扬的***感到担忧外,就连集结在阿克萨的各国舰队,也是人心不齐。  在支持李佛和支持黑斯廷斯这样的问题上出现分歧,很容易造成盟军内部的裂痕。

    让自己的军队内部,去做一道立场选择题,绝对是领兵者的大忌。因此,黑斯廷斯绝对不会让盟军内部的这种争执继续下去,他需要把这支队伍凝聚起来,在不断的战斗中,忘记纷争,然后用一场场的胜利去赢得整个联盟的支持,压制不同的声音。  在这样的情况下,勒雷大捷的消息,显然就成为了他将注意力由内部转向外部的绝好机会。  只要盟军南下,只要能够封死勒雷中央通道,击败苏斯和杰彭两大帝国,那么,一切的纷争***都会消失,那位被他强行扶植起来的勒雷***人,也会被看见了胜利曙光的斐盟各国认可。再加上黑斯廷斯多年来积攒下来的人脉和威望,渐渐抛出掉斐盟的陈腐毛病,削弱联盟议会的权利,形成一个以匪军为核心的新联盟,就是水到渠成。  可谁也没想到,就在盟军指挥部紧锣密鼓准备让盟军南下的时候,斐扬总统大选之后一直偃旗息鼓的联盟议会上院,又在克里等人的组织下,发动了一场阻击战!  关键的时候,关键的一击,正好掐住了黑斯廷斯的脖子,以至于他甚至没有时间去审时度势,斡旋化解,只能选择以力破巧孤注一掷!

    斐盟联军实在耽搁不起时间了,要知道,盟军虽然集结,可各盟国部队都有不同的建制,不同的战斗力乃至不同的民族习惯,信仰和作战方式。  如果不能尽快完成战前补给准备,不尽快建立统一的指挥系统,不尽快开通不同国家舰队之间的联合天网,就难以形成联合战斗力。到时候,或许就只能眼睁睁看着西约军抢在斐盟之前,将东南已经到手的有利局面又硬生生给抢过去!  黑斯廷斯的动手可谓干脆果断,老辣沉稳。  如此严重的事件,他居然能做到让整个斐盟波澜不惊,任何人都没办法翻起一点浪花来。这种控制力,简直让人毛骨悚然!  可是,在小甘比尔看来,这依然是一记昏招。  他认为,这场战争,绝对不会是在短期之内能够结束的。十年,二十年,甚至三十年,等到双方力量都已经消耗殆尽的时候,或许才能分出胜负来。  黑斯廷斯因为勒雷中央通道的一时得失而解散议会排除障碍,就算能够借东南大捷之力,暂时压制矛盾,甚至能够再通过几场胜利造出斐扬内部的一时繁荣。可是,只要等到他驾鹤而去,内忧外患就会如同火山一般爆发出来!  到那时候,凭他的那位来自勒雷联邦的胖子***人,能镇得住?!

    勒雷中将田行健当个黑斯廷斯摆平了各方面关系之后的联军指挥官可以,可他凭什么身份,什么能力坐稳黑斯廷斯留下来的***者位置?  除非,他能一直赢下去,一仗接一仗,纵横宇宙所向披靡!否则,他屁股下的火山口,就会把他给烧成焦炭!  小甘比尔认为,现在,正是李佛发表声明,为未来播下种子的时候!也正因为如此,他才来劝说一直保持着沉默的李佛。  可没想到,他居然从李佛口中听到,黑斯廷斯的这步棋,并非临时起意,而是早在此之前,就和李佛有着相同的想法.........   这简直是太惊人了!  “很震惊,是吗?”李佛看着小甘比尔惊讶的表情,微微一笑道:“说实话,当初我发现这一点的时候,我也很惊讶。”   李佛走到窗台边,小甘比尔紧紧跟在他的身后。  “这个世界,没有哪一种***制度是完美的。”李佛声音清冷:“人们总是这山望着那山高。总觉得别人家的花园比自己家的漂亮。却不知道,任何***制度,都会有一些东西,是会伤及某些人利益的,也会有一些阶层,凌驾于其他阶层之上。”。

    小甘比尔点头道:“想要把希望寄托于改变***制度上,倒不如自己去争取,去融合。否则,人人平等,又哪里有什么成功,有什么失败,人活着,倒像是猪圈里的猪了。”   “就算是猪,只怕也有吃得多一点,横行霸道的。”李佛微微一笑:“只可惜,大部分的人,都不明白这一点罢了。”   他说着,将目光投向远方,良久,才缓缓接着道:“很显然,斐盟的***制度,过于宽松***。数千年来,这些国家在***道路上走得太远,以至于许多人其实已经不管什么***不***了,不过是把******当做口号工具罢了。”   “有这样的人在,斐盟怎么可能赢得战争?”李佛的嘴角勾起一丝轻蔑的冷笑:“我们可以去收买某些人,到最后,这些人同样是要被处理掉的。不过,我能做的,他不能做。他的身体,也不允许他对斐盟动大手术。所以,他才对我的所作所为,保持着沉默。”   他仰着头,看向窗外天空黑压压的云层:“如果没有那个勒雷人的话,或许,他会继续沉默下去,任由我来完成这一切。毕竟,斐扬就算被***统治,也好过被西约那帮***者占领奴役!”

    “那这么说来.....”小甘比尔皱眉道:“黑斯廷斯现在忽然出手,是因为他已经有了必胜的把握了?”   “他没有!”李佛冷笑道:“他出手,是因为他找到了他的***人,看到了一个更值得他投下全部筹码的机会。所以,他不惜一切代价,也要为他的***人扫清道路!”   “那万一他的病情........”小甘比尔不解地问道。  “那个胖子,可没有他表面看起来那么憨厚老实!”李佛的牙,咬得咔咔作响,脸色在提起田行健的时候变得异常狰狞。  许久,他才恢复了常态,缓缓道:“论心狠手辣,杀伐果决,田行健不在任何人之下。况且,对黑斯廷斯来说,现在正是他完成斐盟整合的好机会。”   他转头看着小甘比尔。  “斐扬大选尘埃落定,我反出共和国,各种矛盾都已经激化暴露,超过四百名校级军官和二十名将军被调职,各大军区清肃整顿,各大行政区政府官员任免如同走马换灯。所谓破而后立,他要做的,不过是最后的一破,和最后的一立罢了。”   “我知道斐盟议会的这张牌打不了多长时间,”李佛微微一洒道:“所以,我让克里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想办法拖一下盟军南下的脚步。结果不出所料,这张牌还是报废了。”

    “可是,将军,”小甘比尔皱眉道:“虽然黑斯廷斯能够强行压制反弹,不过,这并不代表所有人都能够接受他的所作所为。尤其是那些***团体,财阀企业。实施军事管制简直就是要他们的命。就算是政府,又有几个喜欢军部把手伸过来的?我们........”   他看了看李佛,剩下的话没有再说。他建议此刻发表声明的意思,正是想表明态度,借机拉拢国内势力。为日后打算。  “有些人,是用不着去争取的。”李佛冷然一笑:“只怕现在有许多人巴不得我跳出来把矛头直接对准黑斯廷斯呢!”   “别看黑斯廷斯对斐扬实施军事管制,可相信他崇拜他的,绝不会因此少半个!这个世界上,没有谁有资格挑战他。我能挑战的,也不过是他的***人位置而已。而一旦我在民众面前公开讲矛头对准他本人,那么,我能得到的,更多的是质疑。”   “况且,他现在做的事情,原本就是我要做的事情。这时候以***去指责他,那我在别人眼里,又是一个什么人?”李佛转身走向书桌。“我们需要做的,就是保持沉默!而我需要做的,就是获取一个接一个的胜利!无论想要争取什么,胜利和实力,才是最重要的!”

    他在书桌前停了下来,拿起一份只有他本人才能查阅的情报文件,森然道。  “况且,就算我们什么都不做,那个勒雷人,也未必好过!”   。  。  。输了两天液,感觉好些了。不昏睡不迷糊的日子真好啊。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