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冒牌大英雄

第四章 没想过

    “那是什么?”

    西顿之光号上,一名作战参谋走进自动门。在快步通过指挥室窗边的时候,他忽然停下了脚步,目瞪口呆地看着舷窗外。

    在他的面前,数十名参谋呆呆地站着,如同一尊尊没有生命的雕塑,。

    整个指挥大厅里一片死寂。天网控制台前,指挥台上,所有的人都仿佛被施了定身魔法。一些人仰头看着天网屏幕,一些人看着舷窗外,一些人张大了嘴。

    每一个人脸上的血色,都正和刚才大厅里的喜悦激动气氛一道,如同潮水一般褪去。

    此刻,战列舰集群的第二次齐射才刚刚完成。邻近空中的一艘战列舰舰主炮口的电丝游光还没有完全消散,主阵还在向匪军的太空母舰集群逼近。指挥大厅正中央的天网大屏幕,也只看见远方一团团五彩斑娴的光芒。

    匪军母舰的残骸,就在这光芒中翻滚着。一个个黑色的残骸,就像是太阳中的黑子,在刺眼的火红光团中若隐若现。

    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成千上万的太空战机,已经自那火红的云团中升腾而起,铺天盖地地向着主阵所在的位置飞来,而在这些宛若蝗虫一般的机群背后,无数蓝光从那些残骸身上亮起来。先是一点一点,旋即就密密麻麻。

    “轰!”西顿之光号,在一声巨响中剧烈地震起来,灯光在急剧地闪烁着,天网控制台的损管系统出凄厉的警报声,战舰结构平面图靠左舷偏前位置的一个区域被敌人的战机导弹命中,不断地闪着淡红色的光芒。

    还没等大家从踉踉跄跄东偏西倒中站稳身形,数十架匪军太空战机,已经穿过了前方战列舰的旋转炮塔交织的火力网,向着西顿之光号舰桥的正面舷窗扑来。

    母舰的旋转炮塔怒吼着,拉出一条条能量炮光弹光链,射上虚空,迎向匪军战机口而那些匪军战机也骤然散开,或翻滚着,或翩然向上,或俯冲,或侧身,在交织的能量炮光中一边闪避,一边向着西顿之光猛烈开火。

    当西顿之光的能量护罩,在匪军战机的打击下荡起层层叠叠的施漪时,护卫母舰的i吸血鬼,也冲后面冲上来,绞入了匪军的攻击机群之中。

    双方机样,如同海岛上惊起的海鸥,在一声惊鸣之后,腾空而起,遮天蔽日。每一架战机都如同闪电一样快。它们从舷窗边一掠而过,旋即就能从舰飞到舰尾。它们互相追逐,互相开火。只要死死咬住对手,就不愿意放开。

    它们的推进器喷射的离子光,在虚空中忽明忽暗,拉出一道道蜿蜒的飞行轨迹。那一条条激囗射的能量炮和四处乱射的导弹,随着它们的蝙跹飞舞,在空中卷成一团乱麻。

    上帝啊!作战参谋手中的一份文件跌落地面。

    他目瞪口呆的目送着两架战机追逐着,从落地舷窗边掠过,消失在西顿之光号凸出的副炮短翼后面,然后猛然回头,向指挥台看去。

    指挥台上,谢尔顿静静的站着,面无血色。那一向高大挺拔的身影,此刻却微微佝偻着。西顿之光号太空母舰四周激烈战斗,并没有让他抬头看上一眼。他只是一动不动地盯着眼前的战术电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远方,那火红云霞中的一道道蓝光裹着的一个个黑点,正飞快地向着这边逼近。

    那不是所谓的残骸,那是一艘艘巡洋舰或驱逐舰大小的战舰!

    是的,是战舰!

    它们的身上有能量护罩,尾部有推进器,有装甲,有飞行短翼,有主炮,有转向推进器所有的特征无一不在显示,这些残骸是一艘艘战舰!除了三艘太空母舰还保持着原来的形态,拖在后面从容地回收和释放着战机之外,剩下的十八艘匪军太空母舰,已经裂变成了数百艘这样的战舰,组成了一支集团规模的完整驱巡集群!

    这是一个陷阱,一个完美的陷阱。谢尔顿缓缓地坐倒在指挥席的椅子上。他的两条长腿,已经无法再支撑他的身体了。

    他明白,自己被敌方指挥官给玩弄了!

    当自己以为匪军的太空母舰已经将战机派到了周边的其他战团,身边只有一小部分战机的时候,对方其实在这一路的追击过程中,一直在利用多回收少释放,来隐藏战机。

    而当自己以为对方的太空母舰在缺少其他战舰的保护下,只是可以随意攻击的目标时,却不成想,那些太空母舰竟然可以分裂成一艘艘战舰!谢尔顿无声地惨笑。

    他当然知道,历史上有多少场太空战役,是因为驱巡集群最后杀入敌人的本阵而取得胜利的。

    那简直比天上的繁星还多。

    无论是迂回还是两翼前出,无论是层层递进还是利用短距离跃迁进行偷袭。只要被对方的驱巡集群杀进本阵,火力强大却笨拙的战列舰,就是一只只被麓狗包围的水牛!

    看着那些突进度极快,眨眼间已经已经近在咫尺的“残骸,”谢尔顿觉得自己像一名用尽了念部心力,去下一盘棋的棋手。

    在自己认认真真地走出一步步好棋,并在最后关头把对方将死的时候,却现,对方原来可以把国王变成皇后,可以在棋盘上无限制地摆满他的子,可以在手里抓五十二张大王,可以用冲锋枪跟捏着水果刀的自己决斗!

    这种憋屈感,就像一块石头堵住了嗓子眼,让他喘不过气来!

    他的目光,缓缓扫向四周。

    整个指挥室里,鸦雀无声。显然,所有人都无法接受眼前的事实。

    从天堂到地狱的落差,足以让任何一个人疯。

    就在几分钟前,指挥室里的人们还意气风,所有人都在为即将取得的胜利激动,每一个人都走路带风,每一个人都认为已经将战役的主动权重新掌握在自己的手里,每一个人投降指挥台的目光,都充满了敬意。

    可是,几分钟后,他们都变成了一个个雕塑。。

    对方的太空母舰可以分裂成战舰?

    这是一个多么可笑而又可悲的事实!

    命令本阵加后撤,命令驱巡集群转而切断对方太空母舰的后路,命令本阵迎上去原本以为这是自己布下的陷阱,却没想到这是在按照别人的剧本自动走进别人的陷阱!

    这一切的一切,都让这里的所有人感觉刚才那个眼睛放光满脸通红,吼叫着冲锋,呐喊着战斗,准备着迎接一个辉煌胜利的自己

    像一个傻囗逼!

    “轰!”又是一声巨响,西顿之光号再度摇晃起来。

    眼前,更多的匪军战机冲过了战列舰炮塔构筑的火力网,加入了太空母舰周围的战团。

    护卫西顿之光号的,吸血鬼,战机,因

    为寡不敌众,一架接一架地被击落。

    而西顿之光号遭受的攻击也越来越多。

    母舰上的旋转炮塔,已经全力开火了,旁边的战列舰,也靠了过来,试图采用传统的球形护卫模式,在母舰的周边空域形成一个圆球,挤压匪军战机的飞行空间,用交叉火力将圆球内的空域封死。

    可是,敌人的战机太多了。而对方的战舰,距离也太近了。

    一道刺目的白光,在西顿之光号的正面舷窗外,如同一条光带横着拉扯开来,骤然由短变长,冲出舷窗左右两端,然后才化作一个立体的球形光团,扩散向整个宇宙。

    那是一艘战列舰被匪军已经冲到面前的驱巡集群用集中火力瞬间打爆的场景。爆炸的冲击波,将战列舰的残骸如同流星雨一般射向西顿之光号。

    听着那噼里啪啦打在舰壳装甲上的声响,看着主阵的战列舰集群之间,如同狼群一般的匪军战舰,所有人都扭头看向谢尔顿。

    “命令”谢尔顿艰难地道:“鹰一舰队,鹰三舰队,狮一舰队,狮二舰队各自为战。命令驱巡集群尽量脱离战斗,自由返航口命令,荣耀狮,号残列舰分队“近卫军勇者,号战列舰分队“火之旗,号战列舰分队断后掩杭“

    他一脸铁青地闭上了眼睛,沉重地摆了摆手。“我们撤退!“

    参谋们沉默地执行着谢尔顿的命令。

    如果在十几分钟之前,这个命令是毫无疑问的。

    可是现在,还撤得了么?

    “想跑?“看见西顿之光号,在周围战列舰的掩护下向后缓缓退去,胖子鼻子里哼了一声。

    五百辆黑色的横行机甲,贴在突进的战舰身上,每一根线条都绷得紧紧的,如同一只只融入黑暗之中,蓄势待的黑豹。

    此刻,七艘末世,十一艘神迹,已经分裂为近八百艘巡洋舰和驱逐舰。这些舰艇组成的庞大突击集群,就像大海中的箭鱼群,在熠熠星辉下高前行。舰队的前部,已经如同一把黑色棱子的尖端,扎入了谢尔顿舰队的战列舰本阵。

    一艘艘挡在前路上的比纳尔特战列舰的能量护罩,在数百艘驱逐舰的猛烈攻击下,迅变红崩溃。随即,舰体上爆炸的火光开始此起彼伏。当战舰的舰壳和装甲开始四散崩裂的时候,舰体也迅即出现透着火光的裂纹。

    再然后,就是爆炸的白光,殉爆并断裂的舰体。

    在数百艘集中突进的匪军战舰面前,这个过程很短,短到许多比纳尔特战列舰甚至来不及释放他们的逃生舱!

    阵群中央,近八千架太空战机,已经完全绞了进去。这些战机中的一大半,在围绕着战列舰集群展开攻击,将一艘艘战列舰往旁边赶开,不让他们支援中央的指挥集群。而其中的一小半,大约三千架战机,则在冲击着后退的指挥集样。

    不到五分钟,护卫在西顾之光号身旁的四百多加,吸血鬼,战机,已经损失殆尽,而匪军战机,已经开始向指挥集群中的其他护卫舰梃动了进攻。

    胖子紧紧的盯着逻辑的远视仪。屏幕上,三百多架太空战机,正分成三个三角攻击编队,从外围回转过来。各自以不同的角度,向西顿之光号太空母舰飞掠而去。

    那是妮雅带领的攻击编队,它们就像是大海中的洋流,不管身旁的战斗如何激烈,不管周围有多少战舰和战机试图拦截它们,它们都毫不分心,只专心致志地沿着预定的轨迹,向巨大的西顿之光太空母舰逼近。

    在它们的周围,自然有其他的战机集群,和敌人缠斗,为它们护航。

    胖子不自觉地攥紧了拳头。

    驱巡集群已经完全突入了战团。舰队前锋,在一艘艘巨大的比纳尔特战列舰之间穿行,攻击,而搭载着五百辆横行的中央舰群,已经距离西顿之光越来越近。

    “胖子,什么时候动手?“耳机里,传来了妮雅的声音。

    胖子一边计算着妮雅这一波战机和西顿之光的位置,一边计算着自己和母舰的距离。

    “舰队齐射准备,三,二,一开火!“

    几秒钟的等待之后,随着胖子的一声令下,身下的上百艘驱逐舰和巡洋舰,同时向西顿之光开炮。

    白光汇集成一条白龙,掠过虚空。

    虽然驱巡集群的火力虽然比不上战列舰本阵,而西顿之光的前面和身边,也有数十艘比纳尔特战舰的保护。可是,这次齐射,还是有不少准确地明宗了西顿之光,将其舰体能量护罩打得通红。

    “万岁!该看我们的了!“耳机里传来妮雅的一声欢呼。

    这一下,不等胖子下令,已经带领机群逼近了西顿之光的妮雅,迅选择了西顿之光受伤的左舷一个弹特通道附近,作为攻击点,下令攻击。

    数以百计的能量炮和数百颗导弹,骤然射。

    一道道能量炮光链,聚集在西顿之光的能量护罩上,荡漾着密密麻麻的涟漪。一枚接一枚的导弹,如同离弦之箭,在其舰体上爆出一团团红色火焰。

    终于,随着西顿之光舰体上一道光芒扭曲,她的能量护罩,彻底崩溃了。而左舷附近,也被炸开了一个大洞。

    “上!”胖子一声嚎叶!

    五百辆黑色的魔鬼机甲,同时开启了背部的辅助推进器。借着身下突进的战舰的惯性,如同闪电般扑向西顿之光的破洞。。

    “冲进去了!”

    电视屏幕前,民众们激动地议论纷纷。

    虽然在这场战斗直播中,他们只看见一团团亮光,只看见让人眼花缭乱的战机,只看见双方的舰队互相绞杀。

    可是,看不懂战局,并不妨碍他们明白,匪军在战斗,并占据上风!

    随着一艘艘比纳尔特战舰爆炸,随着一支支比纳尔特分舰队被分割包围,民众们的情绪,也越来越高涨。

    这一天,勒雷人已经期盼得太久了。

    在此之前,他们得到的都是某支舰队全军覆没,哪些将军壮烈殉国的消息。他们知道为了守住牛顿跳跃点,勒雷联邦舰队,只能依靠老旧战舰往跳跃点填。

    填的不仅是战舰,还是战士们的命!

    哪一天街头的阵亡烈士公告牌上不增添成千上万的名字?

    哪一天军部送达阵亡通知书的黑色小车,不出现在城市的各个角落?

    哪一天自己听

    不到那撕心裂肺的哭声?

    今天,只有今天,自己听到的是欢呼声,自己看到的,是匪军在压着哪些该死的比纳尔特人打,自己等到的,是他们在为无数牺牲在牛顿跳跃点的勒雷青年报仇!

    现在,胖子和五百辆横行,冲进了对方的一艘太空母舰。虽然不知道这艘太空母舰是不是对方的旗舰,可大家都相信,田将军既然说了要去揍谢尔顿,他就一定会做到!他们同样毫不怀疑,在匪军的这些机甲战神面前,任何抵抗都是鸡蛋碰石头!

    “杀!”随着胖子冰冷的声音,镜头上,一辆辆黑色机甲分散开来,沿着母舰的巷道飞奔。

    数十名手持能量枪和便携式能量炮的比纳尔特士兵出现了,他们刚刚拐过巷道,就被五辆奔跑中的横行射出的能量炮弹炸成了肉泥。

    那红色的血肉甚至溅到了镜头上!

    十几辆比纳尔特护卫机甲出现了,三辆横行脚下错步,闪过敌人的炮火,如同鬼魅一般冲进机甲样中,一通砍瓜切菜,将其尽数击杀。

    那只是一眨眼的工夫,大家还没回过神来,就只看见飞奔而过的横行机甲,就只看见十几个爆炸的火团。

    民众们呆呆地看着这些魔鬼机甲。

    见过死神收割生命吗?

    这就是!

    这些黑色的魔鬼机甲,三五成群,有组织有计划地进攻每一个区域,沿途所过,寸草不生,血流成河。

    一备条航道被他们占领。一个个舱室被他们肃清。凡走出现在镜头中的抵抗者,不是被打成肉酱,就是被砸成破铜烂铁,轰成爆炸的火球。

    没有怜悯,没有仁慈,只有近乎于机械般冷酷而精密的杀戮。

    主镜头,一直跟随着胖子和他身旁的二十辆横行机甲。

    当他的部下在巨大的太空母舰中席卷肆虐的时候,他只是带领着二十辆横行,沿着中央通道,向舰桥指挥室前进。

    谁也不知道这一路上,这二十一辆机甲杀了多少人。他们就如同闯进了玉米地的野猪,沿着一茶路,横冲直撞。每当前面出现拦截的护卫机甲和士兵的时候,他们就会加。二十一辆机甲,拉出数百道幻影,从机甲群中掠过,也从人群中碾过。不管是**还是钢铁机体,除了飞溅的鲜血和如同天女散花一般爆开的机甲零件外,再没有一个完整的。

    他们沉默地席卷着整艘航母,除了机甲的脚步声和能量炮声,爆炸声和敌人的惨叫声外,不管是战舰那一块区域的哪一群黑色机甲,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话。

    一直回荡在民众心头的,就只有这五百横行进入太空母舰时,胖子说的那一个字一——杀!

    终于,在击杀了整整五十辆护卫机甲后,已经浑身是血的二十一辆横行,轰开了舰桥指挥室的自动铁门。

    巨大的指挥室里,鸦雀无声。或许是通过内部监控系统看到了匪军的杀戮,当指挥室里的这些相较文弱的参谋们出现在屏幕上时,一个个都是脸色煞白。

    胖子驾驶着机甲,走到了指挥台前。

    他身后的二十辆机甲,迅散开,控制了指挥室,将所有人都缴械捏身后,聚集到天网前的角落里看管起来。

    整个过程,没有任何人反抗。在指挥大厅门口那五十辆机甲基本找不到大块一点的残骸面前,所有的抵抗勇气,都已经消失了。

    参谋们自动走了过去,指挥台和推演室,战术会议室,天网控制台前的战斗官,协调官,情报官,联络官连同李斯特等将领,也走了过去。

    空旷的大厅中央,只剩下破烂的逻辑,和指挥席上坐着的谢尔顿,彼此注视着。

    滋的一声轻响,机甲舱盖打开。

    看着眼前这张陌生,却又熟悉的脸,谢尔顿目光平静:“田行健将军,终于见面了。”

    “我必须承认,匪军战舰的战术很新颖,战舰也很先进。而围绕这种战舰布置的陷阱,更加巧妙。我输了,输得心服口服。”他微微一笑,站起身来,扬起下巴道:“不过,如果你认为我会和汉弗雷一样下令舰队投降,你就打错主意了。”

    胖子跳下机甲,一言不,缓步走上指挥台,向谢尔顿走去。谢尔顿身高两米,站起来的时候,比身高一米七九的胖子,高出很多。

    看见胖子向自己走来,谢尔顿傲然而立,身躯笔直。

    作为一名比纳尔特帝国将领,他绝不低下自己骄傲的头颅。这场战役,他吃亏就吃亏在德西克等盟军的无能和对匪军的不熟悉。

    不过,能得到这么多匪军的底细,对索伯尔上将,一定有帮助。

    当比纳尔特大军到来的时候,这个自己未能拿下的星域,一样会被粉碎!

    电视屏幕前,民众们鸦雀无声。

    街道上,广场上,办公室每一个电视光幕前的勒雷人,都攥紧了拳头。对于谢尔顿脸上的这种神情,他们太熟悉了。四年前,卫国战争爆的时候,西约的那些人要求受侵略的勒雷联邦停火,或者污蔑联邦屠杀平民时,就是这副表情。。

    他们似乎永远高高在上,永远那么傲慢,那么面目可慢!

    屏幕上,胖子越走越快。忽然,他跑了起来,只短短两三步,度就提升到了极致。

    “操囗你妈!”

    在谢尔顿骤然睁大的瞳孔中,胖子的身形化作了一只狂暴的雄狮,猛地一脚蹬在他的肚子上,将指挥席上的他直接蹬得飞了出去。

    “这地方,是你能来瑚”

    还没等摔倒在地的谢尔顿爬起来,紧随其后的胖子就咆哮着,一把抓住谢尔顿的头,把他从地上抓了起来,屈膝一抬,由下至上,狠狠地撞在谢尔顿的面门上。

    “这地方,是你敢来的?”谢尔顿的面门,在胖子的膝盖上鲜花溅开,血滴飞出老远,整张脸一片模糊。

    胖子放开他,让他摇摇晃晃地站着,脸上露出一丝狰狞的笑容。

    “这地方,是你配来的?!“

    说话间,胖子骤然转身,一记回旋腿,如同挥舞的战斧一般,直接抽在谢尔顿的脸上。谢尔顿整个身体,被抽得腾空而起,如同一个破麻袋般,扑地一声摔倒在地。

    “呸!”

    电视屏幕前,鸦雀无声。

    就只听见胖子一口唾沫狠狠地啐在昏迷不醒的谢尔顿脸上。

    “老子没想过接受投降!“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