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冒牌大英雄

第九卷 一百一十八章 祭旗!

    2064年1月20日,是斐扬总统大选的投票日和结果公布日,同时也是芭芭拉的生日)这个夜晚,月胡星稀。

    凯撒皇宫大酒店里,数百名斐扬的政要名流达官显贵,站在璀璨的水晶灯下。

    整个大厅,***通明,华丽得宛若人间天堂。高高的穹顶,柔软的真丝地毯,精美的餐具,芬芳的美酒,衣着整洁的侍者一一,

    可是,这一切的一切,在这一刻仿佛都消失了。天地,在意识中旋转着,大脑,已经是一片空白。

    谁也没想到,这争拿把掐般的总统大位,竟 然就在这最后一刻,飞走了。笑到最后的,不是道森,不是佩雷斯,而是那个根本都已经放弃 了的赵熙 !这一刻,原本是务该欢声雷动的一刻。

    可是现在的欢呼声,却在远处,在凯撒皇宫大酒店之外的国家胜利广场上。

    那里,有无数的赵熙支持者在游行,在歌唱,在雀跃,在挥舞着手中的标语旗帜,组成一片一眼望不到尽头的欢乐海洋。而这凯撒皇宫大酒店,却成了失败者的集中营 !所有人的脸色,都在这一刻变得煞白。

    甘比尔目光呆滞,仿佛丢了魂一般。道森的身体摇摇晃晃,似乎连站都站不稳了。老米勒的脸色忽然一阵青紫,无力地坐倒在椅子上,皮雷斯,索泽,赫克尔等人,却还死死的盯着大屏幕,似乎还在等待结果的更改。而最惨的,是那些原本应该是胜利者的叛徒。

    这些来自于黑 斯廷斯阵营的人们,眼睛中已经完全没有了神采,那种极度的后悔,如同毒蛇一般在吞噬着他们的心,让他们痛不欲生。

    这其中,最惨的是佩雷斯。这个在最后一颗,反手出卖了黑家阵营的老脾政治家,仿佛一下子就苍老了三十岁。虽然他的头发依然一丝不乱,衣着依然整洁,戴着一副金丝眼镜的脸上,依然是那儒雅而稳重的气质。可是,他的整个人,都已经没有了精气神。站在那里,就像一具行尸走肉 !一些人,开始飞快的离场仿佛这华丽的酒店是一个坟墓,匆忙得如同见了鬼。

    这个时候,再留在这里,已经不是什么明智的决定了。这个国家,还掌控在黑斯廷斯的手中,被他牢牢的捏住。什么阴谋诡计,什么斗争手腕,在这个不动声色的老人面前,都是笑话!

    几名财阀总裁,急匆匆地离开了。一名将军退着走了两步,看了一眼如同雕塑般的李佛,终于一咬牙,转身大步而去。几位政府高官和党派领袖,则叹息着,插着头,步态从容地缓缓离场。

    随着人们一个个的离去,整个大厅,立刻就显得冷清了许多。剩下来的人,要么还在失魂落魄中回不过神来,要么就像是老米勒这样,已经完全没有了 退路的人。

    就连一旁负责安保工作的官员们,也悄悄给自己的手下使了个眼色。这个时候,一 旦擦枪走火,或许自己就会背上要命的黑锅!

    “这不可能…”“。 ”道森插摇晃旯地倒退两步,双眼直勾勾的“这不可能!”

    他坐倒在椅子上,旋即又飞快地跳起来,看着身旁的李佛,看着芭芭拉,看着周围同样脸色惨白的众人,大叫道:“这是作弊,他们在操控选举!”

    没有人回答他。尽管这是所有人心头的怀疑和期盼,可是,想要推翻总统选举的结果,在现在的戍争时期,几乎就是一个妄想。无论这 个结果是真的还是假的,这都是最终的结果 !

    道森的目光,从众人脸上扫过,每扫过一张沉就的脸,他的脸色就苍白一分。这个打击,对他来说实在大大了。整整一天,他都以为自己会是最终的胞利者。当他在投票大厅和赵熙说话的时候,他是那么的志得意满,那么的神采飞扬。

    可是,胜利的果实,却在最后一刻,被人直接从嘴边给摘走了不说,还抽了自 己一记耳光,骂道,你吃个屁 !当胖子的声音响起的时候,道森的 a 光,苓在了胖子的脸上。

    胖子依旧是一脸斑驳的泪痕,那双眼睛,无辜地睁着,仿佛他真的只是想来讨要**损失费。

    再没有仕-这更可恶,更恶毒的讥讽方式了。

    “是你!”道森浑身都在颤抖着,用手指着胖子。他的声音,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把目光集中到了胖子的脸上。

    “我什么?”胖子一脸愕然。

    “是你们操控 了选举。”道森咬着牙,厉声道。

    “这罪名可太大了一我是未要**损失费的,“”胖子憨憨地笑了起来,怜悯地看着道森:“你说我们操控选举,有证据么?”

    证据-“』每一个人都被胖子的话,憋得胸口仿佛要爆炸了一般,喘不过气来。李佛缓缓地转过头,看着胖子一”

    当皇室大业,在距离成功近在咫尺的时候被翻盘时,他忽然有一种宿命般的感觉。

    加查林人,称这个胖子为变数。他不是变数。他是纳德米克王朝的灾星,是这个世界最大的一根搅屎棍。只要有枢存的地方,就永远也没有安宁。所有的心血,

    所有的努力,最终都会被这个胖子搅成烂泥。李佛的目光,落在了妹妹芭芭拉的脸上。这个时候的芭芭拉,已经完全失去了往日的神采。以往的她,一直是那么从容,那么光彩照人。可是现在,她身上的那种魔力,仿佛已经被抽干了。漂亮的脸蛋,变得异常憔悴。胖子的手,死死地勒着她的脖子,她的身躯,一直呈一种后仰的姿势。

    这种姿势很难受,只需要一小会儿,整个人的体力就会被消耗得一干二净,然后,浑身酸软疼痛,难以忍受。她的脸上已经 出现了极端痛苦的表情。她的腿在颢抖着。

    每当她要放松身体,或者后退,那胖子就会把她往外面一顶「手上用力,利用窒息,让她继续保持这种姿势。“你赢了。”李佛开口道,声音槐沉,带着一种无法掩饰的屈辱感。“我一直都在赢。”赠子冷冷地看着他。。

    “放开我妹妹。”李佛的目光在挣扎着,挺拔的身影有些佝偻:“男人的斗争,和女人没有关系…” “』就算我求你…” “”整个宴会厅,就像忽然沉到了深海里,四周静的可怕。

    虽然李佛的声音很小,可是,周围的人们,都听见了。他们震惊地看着李佛,谁也没想到,这个骄傲得容不下一丝屈辱的男人,此刻,竟然向胖子低下了头。“将军 !”“上将!”

    旁边的老米勒,赫克尔,索泽等人,一下子就急了。皮雷斯更是霍然转身,向四周依然开着摄影机的记者们一指,下令道:“清场!”四周的国安卫队成员和士兵,顿时蜂拥而上,整个宴会大厅一阵鸡飞狗跳。李佛没有去看身旁,他的眼睛就死死地盯着胖子,满是哀求。“哥哥!”芭芭拉的身体猛地挣扎一下,让自己的脖子在胖子的手臂中缓过一口气来着,大声叫道。李佛看了自己的妹妹一眼,然后把日光投向胖子。

    “你有什么条件,尽管提好了。”他深吸一口气:“你们已经赢了,我认输。只要你放过芭芭拉,无论你提出什么条件,我都答应 !”

    李佛的身段放得很低,已经是近乎于投降的姿势。可是,胖子的嘴角,却勾起一丝冷笑。

    他知道,如果不是总统大选的失利,如果不是芭芭拉就被自己勒在手中,恐怕这个人此刻,会是另外一种模样。这个人,是一条毒蛇,冷酷如冰心如铁石。

    只有芭芭拉才是他的心头 肉,其他人的生死,他根本就不在乎 !

    这时兄妹的眼中,只有彼此。他们冷血而自私。无论他们要是的路上会死多少人,无论跟随他们的士兵要付出什么样的牺牲,对他们来说,那都是一串完全可以忽略不计的数字!他和芭芭拉,寄生在这个国家,用他们的权势和金钱玩弄着一切。

    为了提前举行总统大选,他们可以暗杀总统。为了暗杀总统,他们连原本和他们无关的贝尔纳多特也算到了一起。他们肆无忌惮地派人在查克纳暗杀玛格丽特,肆无忌惮地动用战舰拦截追杀。只要能够达到目的,他们不择手段!只要能够踢开绊脚石,他们不在乎死多少无辜的人!

    现在,他可以求饶,投降,可是,这才是他可怕的 地方。脖子相信,只要芭芭拉一离开 自己的控制,这个人绝对不会允许自己活着走出去。可惜,他打错算盘了。

    自己今天不是来玩的。自己来,是要让他们知道,什么叫报复 !

    就是这对黑岫「眼的兄妹在二十年前为了他们那个幽灵家族的梦想,制造了那一场导致数百人丧生的惨案,那其中,就有自己当时还年轻的父母!

    为一 己之私,他们杀害了自己父亲母亲,毁掉了这个温暖的家庭,并且将整个人类文明的发展时间,硬生生停滞了二十年 !如果二十年前,自己的父母没有遇害,那个六岁的小胖子,会是多么的快乐。

    如果二十年前,新空间跳跃技术能够出现,那么今天,还会有这场战争,还会有这么多人丧生战火,还有这么多人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吗?这是席卷整个人类世界的战争,数以亿计的人,在这场战争中死去 !

    而现在,这个罪魁祸首,正一脸真挚地站在自己面前,用让人怜悯的语气,哀求自己。胖子笑了起来:“你先把 卫兵都撤出这个大厅。”

    李佛无声地松了口气,挥了挥手。让所有卫兵都转身离开。胖子只要提条件,事情就可以商量。所谓关心则乱,原本他也不相信胖子会在大获全胜的时候,在这众日睽睽之下杀与芭芭拉。那样做,对他没什么好处,以命换命的事情,应该出现在他们失败的时候。

    而现在,他最好的选择,就是利用芭芭拉,等待他们的人到来,然后回去享受胜利的果实。

    “其实,我从小就没什么志气。”见卫兵离开,胖子笑着对李佛说道,语气平和:“我是勒雷人,战争爆发之前,我加入军队,原本以为就这么安安稳稳的混上几年,然后就可以合一笔钱退役,当一个公司职员,或者做点生意,娶个老婆生生 个儿子过日 子!”

    “很没有兴奋点的理想,是么?”胖子看着周围沉就的人们,淡淡地道:“老子和你们不一样,你们高高在上,有权有势,有无数人为你们服务,你们的车库里随便一辆飞行车,一辆私人机甲,都是我这样的老百姓攒一辈子的成都买不起的。”

    “不过,当你们过你们的日子的时候,老子其实一点都不嫉妒,因为我们有我们的日子 !”胖子微笑着:“和父母聊聊天,陪他们打打牌,抱着老婆睡觉,装圣诞老人半夜爬起来给儿子女儿的红袜子里塞礼物,然后在早晨看他们惊喜的笑容,听他们欢乐的笑声一、”胖子的眼睛,闪动着湿润而温暖的光:“这就是我们的生活。”“可 惜 r“”良 久,他 的 目 光冷 了 千 耒幽 幽 地看 着 前 方=“战 争 爆发了。

    “勒雷卫国战争,打得很惨。为了保卫我们的亲人和家园,整整三千万勒雷将士牺牲在战场上。他们中的许多人,连尸 骨都捡不回来。除了一封阵亡通知书和烈士纪念碑上的一个名字外,他们什么都没有 !”胖子缓缓地道:“对你们来说,那只是一串数字,而对我来说,那都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

    “我总是无法想象,他们在牺牲前,做的最后一件事,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胖子含着眼泪,微笑着,目光仿佛穿越了星空:“或许,他们在旋转炮塔上祈 祷,或许,他们死死地拉着操控杆,驾驶战机撞向敌舰,或许他们在给父母孩子写信,或许他们躲在弹坑里抽 烟“■▼“■

    “这种想象,让我能感受到他们虽然已经逝去,却从来没有冷却的生命,让我能够感受他们的鲜活,感受他们和我一样的喜怒哀乐 !他们虽然牺牲了,可是,我却总觉得他们就在我们的身边,静静地注视着我们,陪伴着我们。”。

    胖子收回目光,看着眼前的这些人“他们每一个人,都是亲人心目中的无价之宝。他们在前线浴血奋战,用生命保卫家园,捍卫自由和尊严”他的声音,已经有些颤抖:“而你们,在干什么?”“当我们挣扎着拉起一支队伍,试图挽救我们的国家时,你们在算计如何控制这支队伍。”“当我们在前线战斗的时候,你们为了争夺权利,不惜暗杀自己的总统!”

    “当我们的贝尔纳多特上将,赶到斐扬和弗朗西斯总统见面的时候,等待他的不是掌声和鲜花,而是炮火和子弹 !他现在,就躺在医院里,浑身焦黑。”

    “当待我如同对儿子一样的安妈,在查克纳平静地过着一个老人的日子,在夜深人静为我担忧的时候,你们的人闯进了勒雷大使馆,杀害了数十名无辜的勒雷人,绑架了她,就为了胁迫我就范!“这,就是你们做的!”胖子的声音,在大厅里久久回荡。

    “如果我们没有足够的力量,或许你们就得逞了。”他冷冷地看着在场的这些人:“而且我知道,对我说的这些,你们都无动于衷。原因很简单,因为你们不在乎我这样的普通人的生活和生命,因为我没有证据能够指控你们犯下的罪行!”

    “而现在”胖子笑了起来道:“匪军就要出征了。我们已经准备好了,回到东南。去拯救我们的国家,去拯救期盼并一直信任着我们的民众。”

    他的目光,从李佛等人的脸上 一一 扫过:“所以,我今天到这里来了,因为我听说,今天是芭芭拉小姐的生日,同时也因为”老子需要拿这个臭娘们儿,来为匪军出征祭旗!”“生 日快乐 !”

    石火电光间,胖子握刀的手,忽然在芭芭拉的脖子上狠狠一拉。锋利的刀刃,深深地切进了 芭 芭拉弧度优雅的脖子。这极尽狠厉的一刀,直接破开了皮肤,破开肌屯,将血管和气管,切成两半。

    鲜血,在这一瞬间,如同爆裂的水管般喷涌而出。滚烫的血液,直接喷溅到 了距离最近的李佛的脸上,喷到了道森的身上,喷到周围人群的脚下。

    芭芭拉瞪着一双不敢置信的眼睛,喉头发出赫赫的声响。大股涌出的鲜血,顺着她凹凸有致的身体,顺着她如水一般臬 滑的旗袍,留向地面。

    四周爆发出一阵惊恐到手极点的尖叫,不少女人都晕了 过去,男人们则四散走避。每一个人都被胖子悍然的当众行凶,吓得魂飞魄散。李佛的脸上,已经满是流淌的鲜血。

    他日眦欲裂地看着自己的妹妹。看着她圆瞪着极度不甘的眼睛,从自己眼前滑落,看着她那娇美的身躯,在抽搐着,缓缓倒在血泊中。一颗心,在这一刻已经痛得没有了知觉。

    脚下,那黏稠的血液,在真丝地毯上,如同一朵红色的花,绽放开来,艳丽无比。眼前,那个胖子就站在鲜血中央,迎着自己空洞的眼神,淡淡地道。“你咬我?,用这章来求票,我-们能冲到哪个位置?!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