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冒牌大英雄

第九卷 第一百十七章 计票结果

    整个世界,在这一刻鸦雀无声。因为宴会向全国直播,因此,当事倩发生之后,这一画面毫无保留地出现在了斐扬繁华的城市商业区街边大楼和广场花园的公共电视上,也出现在了千家万户的客厅和酒餐厅的电视光幕上。

    当胖子用刀架着 芭芭拉,走进宴会大厅的时候,大家还没有回过神来。

    当胖子吼出要讨还一个公道的时候,所有人都以为,这只是一个长相酷似勒雷中将田行健却不知道为什么受了刺激,以至于精神有些崩溃的疯子。

    当李佛上前一步,脸色苍白地和胖子对话的时候,身旁的政界名流,以及其中的几名警界军界的高官,都下意识地纷纷劝说。“别冲动。有话好好说。”“有什么委屈,我们坐下来谈,你先放下刀一→”

    可是,几秒钟过后,他们的声音就嘎然而止,一个个张大了嘀,目瞪口呆,脸上的肌肉,眼皮和嘴角,在 控制不住地抽动一l'“她把我召奸了 !”胖子哀恸得涕泪纵横。

    他的脖子微微向前伸着,一张哀婉的大饼脸上,一对小招风耳朵固执地向前招着。他的五官,已经揪到了一起,咧开的嘴角向下撇着,眼泪鼻涕混作一团,那痛苦的模样,简直就像一只被夺去了贞操的沙皮狗!宴会大厅里,人们目光发直,神情呆滞。

    电视屏幕前的民众,则傻傻地张大了嘀,眼睛看看这个貌不出众一身肥肉的胖子,又转过去看看娇媚性感风韵诱人的芭芭拉。

    舞台上的歌手忘了唱歌,客人们往了喝酒,招待们忘了工作,就连玩着花式调酒的调酒师,也忘了接住手中的摇酒器。

    飞驰的飞行车里,安妈用手指着电视画面,惊讶地看着身旁的女儿。安蕾一脸茫然,扭头看向玛格丽特。而玛格丽特则兴奋得眼睛发光。电视上那张胖脸,就这么在没有定格的镜头中定格。

    片刻之后,整个世界仿佛炸弹落下的水面,在激起滔天巨浪之后,声音,动作,全都自凝固的时间里回流。

    谁都不敢相信,总统举行的宴会上,竟然有人用刀劫持了人质。更没有人敢相信,那个漂亮性感得让人看上一眼都能把魂给丢了的女人,竟然被这歹徒宣称,占有了他的肉体,还逼走了他最爱的女人一“”

    喧嚣声,轰地一声炸开,人们都要疯了。

    那个千娇百媚的女人,强奸了那个浑身是肉的男人?

    这他妈也太离谱了!

    电视上,胖子在痛哭流涕,握着刀的手在不住地颤抖着。

    “你这个流氓”他声泪俱下,带着哭音痛斥芭芭拉:“你强奸了我一次还不够,还利用你哥哥的职权,让他的手下来抓我,把我带到你的比佛利庄园,强奸我两次,三*……”

    被他用手臂勒住脖子的芭芭拉,双眼无神,如同一个没有生命的布娃娃一般。只有距离近的人,才能通过她那颤抖的身体,看见她那近乎于到了极限的屈辱和愤怒。

    在芭芭拉的人生中,这或许算不上最危险的一次,却绝对是最屈辱的一次。

    当胖子如同抓鸡一般抓住她,把她的脖子勒住,用刀架在脖子上的时候,她的脑子里瞬间想象过无数种画面,想象过胖子的无数种可能采取的行动和说辞,可她做梦也没想到,这胖子竟然说自己h“』强奸了他!这是一盆冰冷的脏水 !十个人里,恐怕有十一个都不会相信胖子。

    可是,芭芭拉却能够在这一刻清晰的明白,这个卑鄙的胖子并不是想用这种近乎于荒唐的说辞未污蔑自己,或者说,他压根儿就没想过要在这里给这些人解释什么,给电视前的民众辩解什么。这个恶魔是在玩。

    他虽然哭得一塌糊涂,可只有自己和距离最近的哥哥李佛能看到,他眼中那恶毒笑意。他热衷于演戏,人越多,他就越是来劲。现在的他,已经完全兴奋了,入戏了。

    他不断的把眼泪鼻涕往自己的脖子上蹭,不断的在人们面前表演着他的悲愤,不断地用最恶毒的脏水往自己身上泼,并滔滔不绝地在整个斐盟共和国面前,把自己描绘成一个淫娃荡妇。他根本不在乎这有多荒谬,根本不在 乎人们是不是相信他。他只是在用这种方式羞辱折磨自己!

    这是他的一场游戏。

    猫捉老鼠一般的游戏。

    他兴高采烈不亦乐乎 !

    看着胖子那张泪流满面的脸,那哀怨的表情,芭芭拉的心,越来越冷。

    脖子上的眼泪鼻涕,如同冰渣子一般滑进身体,让她浑身都情不自禁地颢抖起来。胖子的呼吸,就喷在她的脖子上。被这个恶毒的男人勒住,简 直就像被一条阴冷的毒蛇缠住身体。看着妹妹已经渐渐变了的脸色,李佛的心,如同针扎一般剧痛。”你是谁?”他死死的盯着胖子。

    尽管他知道,眼前这个人就是那个名叫田行健的勒雷中将,他们有着相同的身材,穿着一样的一副,神态十分相似,相貌也只有三四分区别,可是,他依然需要确定。“我?”胖子接着哭,使劲拇了拚鼻涕:“我就是勒雷中 将田行健!”这公然的承认,让芭芭拉和李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李佛还只是猜测,而芭芭拉却是亲眼看见胖子易容的。原本她以为,这胖子改头换面,就是不想让人认出他耒。可没想到,哥哥一问,他就公然承认了 !他想干什么?

    随着胖子的叫声,宴会大厅里的官员将军们,全都懵了。而街道边,广场上,翘首看着电视屏幕的人们,也是一片哗然。“切换田行健中将的照片。”

    电视台的导播,在身后亲自压阵的台长的命令下,迅速找出了数以百计的田行健的照片,并一下子全都放了 出去。

    屏幕上,如同天女散花一般,全是胖子的头像。有他的宣传海报,有他的战斗戬屏,有他的采访图像……”』。

    这些照片 围绕着那个挟持着芭芭拉的胖子,密密麻麻。超过百分之六十五的相似程度,让民众们全都傻 7 眼,大家看看这张,又看看那张,只觉得头晕脑胀,分不清这到底是同一个人还是不同的两个人。

    “好,田将军一”李佛死死地咬着牙“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能冷静一点。”

    “放开我妹妹。”他盯着胖子,一字一顿地道:“你要知道,就算你是匪军领导人,是斐盟的盟友,有豁免权,可是,一 旦你伤害我妹妹,你依然会被送上军事法庭,甚至被当场击毙一”“我不怕!”胖子一声豁出去了的嚎叫,打断了李佛的劝说。

    “她强奸了我 ! 她强奸了我 ! 她强奸了我 !”这贱人不要脸地扭着这个破烂话题不放,梗着脖子一脸悲愤泪流满面地嚎叫着,像极了古代地球言情电视剧里面要死要活的男主角。

    “你血口喷人!”一直站在旁边,紧张地看着芭芭拉的总统候选人道森,终于再也忍不住了。他猛地站出来,用手指着胖子,厉声喝道。”立刻放开芭芭拉小姐!”

    如果眼神能够杀人,那么,道森的眼神早就在胖子身上开了几个血洞了。

    他愤怒地道:“如果你不听劝阻,导致芭芭拉小姐受到任何伤害,我保证,你走不出这个房间。”

    胖子脸上挂着泪水,睁大了眼睛,哧溜一声吸了吸鼻涕。

    “你是谁?”

    “我是谁?”道森怒极反笑。在 即将揭晓总统选举结果的这一s1,斐扬还有人不知道自己是谁的么?

    “我是道森 !”道森咬着牙。

    “不认识。”胖子一脸硌憨直。又吸了吸鼻涕。

    “再过一会儿,你就,认识了。”道森被胖子气的眼睛发绿。

    他深吸了一口气,扭开头,看向芭芭拉。

    凌厉的目光接触芭芭拉一瞬间,变得柔和而深情:“芭芭拉「别担心。如果他敢伤害你,我发誓,我会动用整个斐扬的力量,让他付出代价!”说话的时候,道森的嘴角在轻轻的颤抖着。

    芭芭拉那柔弱无助的模样,让他的心里,一阵绞痛。他咬着牙,对胖子道:“如果你能放开她,我可以给你当人质!”这话一出,宴会厅里的人们一片震惊。

    道森死死地盯着胖子,对不远处捂着嘀惊骇地看着自己的妻子金娜,丝毫都不理会。

    从一名不知名的小人物,步入政坛,再一步步走到今天的位置,可以说,他完全是 芭芭拉一手发掘并扶植起来的。

    他爱芭芭拉。

    发疯般的爱着这个女人。

    从第一次见面开始,到现在,甚至已经痴迷到 了一种病态的地步。

    芭芭拉的一颦一笑,举手投足,都是那么的美。她是他心目中最不可亵渎的女神,是他的一切。无论她想做什么,只要她一句话,他就会毫不犹豫地去执行。不问理由,不顾一切。

    他早就想站出来了。

    可是,在李佛的面前,他没有资格。

    而现在,他已经忍不住了。他无法接受一个肮脏的胖子往 自己心目中的女神身上泼这种恶毒的脏水。看见芭芭拉被胖子勒住脖子,他的心就像被刀割一般在流血。那种痛楚,让他难以忍受!

    “你替代她?”胖子一脸的不可思议,叫嚷道“凭什么,你以为你是谁,斐扬总统吗?”

    胖子的话,呛得道森额头青筋暴跳。

    谁都知道这家伙在装傻,谁都知道他道森将在今晚赢得斐扬总统大选。可是,他现在毕竟还不是!

    “无名小年,充什么大头蒜。”胖子在一旁撇嘴,泪水横一道竖一道的脸上,满是鄙夷:“还动用整个斐扬的力量,当军队和警察局都是你们家开的?”

    看着因为胖子波动的收紧胳膊,而显得有些呼吸困难啊芭芭拉。李佛无法再忍受因为道森和胖子的冲突,再继续这样拖延时间。他插口道:“你究竟要怎样才能放人……” “”

    李佛话音刚落,忽然,宴会厅里,一阵悦耳的音乐声,响了起来……” ”整个宴会大厅,所有人都被这音乐声惊醒了。

    那是十点十分到 了的提示音,每一届总统选举,在公布最终结果的时候,

    这一刻,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已经等了很久。道森转过身,李佛抬起了头,芭芭拉也将 目光投向了大厅中央的大屏幕”

    走在寂静的人行道上,看着路中央宛若光河一般的车流,赵熙轻轻搂着妻子依旧纤细的腰肢,就不作声地走着。“在想什么?”女人把头靠在赵熙的肩头。“好像做了一场梦。”赵熙微笑着,f6气没有什么异常,可他看向前方的眼睛,却显得有些迷茫。

    “其实你当不上总统,对我来说,是一件好事”女人停下来,轻轻地捧着赵熙的脸:“当总统大忙了,尤其是在这样的时期,责任太重,我可不想当 一个经常都见不到丈夫的第一夫人。”妻子安慰的话,让赵熙心头暖洋洋的。虽 然他外表看起来好像很淡定,可是,迳的确是他人生中所遭遇的最大打击。

    从一开始成为总统候选人,他并没有成为这个超级大国总统的奢望。他只是想表达自己的声音,让这个国度舱够因为自己的参与而至少多好上那么一点。

    原本,他只是一步一个脚印地向前走着。谁也没想到,一条光明的大道,就这样在他和身后团队努力的脚步下,从群山峻岭中现出了身形。

    那是一段故弄的日子。再苦再累,大家都咬着牙往前走,不肯有丝毫的懈怠。

    可惜,就像一场马拉松比赛,就当大家跑过满满赛程,耗尽了心力,已经看见终点,准备用尽最后一分力气冲刺的时候”。

    他们被叫停了。在几近完成比赛的情况下,被叫停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对手冲向终点。

    这种打击,让赵熙实在难以承受。

    看着妻子的眼睛,他展颜一笑:“听,有人在叫着我的名字。”。

    他把头扭向东面,那是一个小型集会广场,数以百计的他的支持者,在看着大屏幕,叫着他的名字。尽管知道希望渺茫,可所有人,都还是那么投入地支持着自己心目 中的总统人选。

    电话铃声响起,赵熙掏出电话,看了一眼,对关切的妻子道:“是沈老,他这个时候打来,恐怕是来安慰我的。”

    他芙着,看着妻子的眼睛,把电话放到耳畔。只听了一句,他脸上的笑容就凝固了。

    “出什么事了?”女人紧张地抓着他的手。“沈老恭喜我,并且让我……” “”赵熙的眼睛里,满是迷茫,用不确定的语气喃喃道“……”』准备就职演说? !”女人张大了嘴,下意识地低头看向手表,此刻时间-”十点零九分。她猛地拉了 赵熙一把,向着前面的小广场,飞奔而去。沈老挂上电话,向黑斯廷斯微微点了点头,忐忑地把目光投向了电视。

    酒店豪华套房里的,已经准备变卖所有家财远走他乡的贝拉,颓然坐在沙发上,眼睛失神地看着房伺-中央那台最新款的虚拟光幕。空无一人的空中列车候车室里,一位赵熙竞选团队的女秘书,

    静静地坐在候车板凳上,手里捏着一张去往梅玛星系的飞船票。她的耳朵里,塞着耳塞,听着音乐。或许是因为刚刚分别时,赵熙的话,她一直都努力地控制着自己,不去看候车室墙壁上光线变幻的电视。

    当十点十分,一列空中列车驶入车站的时候,她站起身来。在走进车厢之前,她终于再也忍不住,抬头看向电视屏幕。

    一位来自西利亚克联邦的斐盟联合议会下议院议员,疲倦地靠在加长飞行车的沙发上,闭着眼睛。

    同在一个大院的上议院议员们,已经得意地闹了整整一天。

    这一天,下议院没少跟那帮得志小人发生冲突。如果有媒体在场的话,这或许就是斐盟最大的丑闻 !

    直到现在,他的拳头还有些隐隐作痛。不过,那挥在那个讨厌家伙脸上的拳头,可是得到了整个下议院的掌声。

    车厢里的车载电视,在静静地变幻着光芒。

    当音乐响起的时候,他叹了口气,睁开了眼睛。

    警察局里,因为在国家胜利广场打架闹事的那位中年人,已经恢复了平静。他坐在警察办公窒,沉就地在笔录上签上自己的名字。负责笔录的女-警,打开了 电视。然后起身去倒水。”看看”漂亮而好心的女警叹了口气“说不定,会出现奇

    此s1,斐扬的每一个城市,都安静了下来。

    人们聚集在每一个商业大楼的路边,每一个广场,每 一个酒,餐厅等有电视的地方,仰着头,凝神屏息。虽然他们刚刚被宴会中的人质事件,弄得目瞪口呆。

    可当这一瞬间来临的时候,他们还是迅速地把注意力集中到了电视分画面那凝滞不动的计票器上。四位候选人的肖像,就在计数器上方。而下面的数据,依然是四个秒针,走向零点位置。计数器,开始跳动!

    斐扬的计票,都是由天网和位于首都海德菲尔德大学的超级计算机自动计算。没有任何人能够参与到这项工作中。上百亿张选票,只需要几秒钟就能完成计算和复核。

    不过,为了准确无误,这样的计算要反复进行上百次,每一次的结果,都必须完全相同,有零点零一的误差,都会被视为重大事故。很可能导致选举无效。

    在斐扬立国以来,这样的计票方式,从来没有出现过问题。

    也曾经有人想要作弊。可是,他们根本无法找到介入点,去改变这套系统。除非,他们能够在投票点就做上手脚。

    而事实上,在相关利益方的紧盯下,在严格的措施保证下,那甚至比入侵天网还难。数据,在飞快地变幻着。人们紧紧的盯着一旁的计算次数,口中喃喃地数着。'&8, gq, q0-'' q7, qg, qq- -i co! ”在最后一个数字被人们大声吼出来的同时,计票器,公布了结当选总统一一赵熙!直接得票率,3q名4q3l:;猗,第二得票率,4↑67q<碑瓢「!

    时间,在这一刻凝固了

    人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们揉了揉眼,又揉 了揉……”“。

    片刻之后,国家胜利广场,忽然爆发出一阵疯狂的欢呼声。

    原本一直寂寂无声的赵熙支持者,在这一刻,全都跳了起来「他们用尽全力的跳着,叫着,用尽全力的互相拥抱!

    每一个人都被忽然起来的幸福击中了心脏,一股电流爬满了身体的每一寸肌肤。浑身的热血,在这一刻全都聚集到了头顶。

    这一刻,他们不再是那些趴在警察设置的栏杆上,沉就地看着道森支持者们欢声笑语的那群人。这一刻,他们不再是瀹然神伤的那群人。

    这一刻,他们需要用尽全力的去叫,去吼,才能让自 己的心跳不至于跳出胸膛。

    每一个人的脸,都因为上涌的血液而发红,每一个人的眼睛,都因为难以控制的激动而发光!他们在这个巨大的广场上,蹦跳着。一眼望去,满满都是此起彼伏的人头,都是忘形的拥抱!赵熙的海报和标语,就如同海洋一般荡漾起来。警察局里,一声疯狂的叫声,冲天而起。

    倒水的女警手一哆嗦,回头看去,就看见那个温文尔雅的中年人,此刻就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跳着,叫着。

    他脱掉了刚刚穿上的西装,扯掉了领带,一脸赤红地挥舞着紧紧攥着的拳头,绕着 办公桌疯跑!

    寂静的站台上,竞选团队的那个女孩,呆呆地看着电视屏幕,务然用手捂住脸,哭着蹲在了地上。列车车门 关闭,从她身旁驶离。

    女孩忽然丢掉了手中的飞船票,抓起背包,飞快地向站台外跑去,泪水,一路飞扬!酒店里,贝拉手中的酒杯,哐当一声跌落在地面。

    他瞪着眼睛,缓缓站起身 来。他的嘴唇在颢抖着,脚步踉跄。忽然间,他用尽全身力辜门发出了一声响彻整个酒店的狂叫 !

    飞行车里,西利亚克的议员,用颢抖地手,拨动电话。

    “看见了吗?”他叫劲动地冲对方着,口中反反复复的就只有一句话:“看见了 吗,看见了吗?!!!”广场上,站在人群中的赵熙,傻傻地看着大屏幕。人群在他的身旁跳着,叫着。无数海报和标语,已经 完全把他给淹没了。

    忽然,一个温热香软的身躯,猛地投入了他的怀中,舍着眼泪的妻子用尽了全身力气,紧紧地搂着他。“你赢了 !上帝啊一…你羸了 !凯撒皇宫大酒店,所有人都失魂落魄地看着屏幕。李佛懵了。甘比尔呆了。道森和佩雷斯已经完全傻了。

    芭芭拉的身体,在剧烈的颤抖着,她的嘴唇,因为血色飞快的消褪,而变得异常苍白。在这仿佛永远也不会醒的噩梦中。耳畔,响起了胖子的声音。“喂,老子就想要 点肉体损失费,你们不用这么装傻?!,从上午关到现在,才出小黑屋。可能是昨天睡少了,脑子一直昏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