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冒牌大英雄

第九卷 第一百一十六章 公道!

    宴会大厅里,热闹非凡)随着李佛等人的到来,气氛一下子热烈到了极点。

    能够坐进这个宴会大厅的,都是斐扬的达官贵人政要名流,其中大部分,早就是李佛的铁杵支持者,在以李佛为核心的这个团体中,出哉出力,出谋划策。而今天,就是他们享受胜利果实的时候。剩下的一部分人,都是斐扬著名的墙头草。

    这些人原本立场就不坚定,地位不算高,所处的位置也不重要「因此,倒来倒去,为胜利者增添声势,倒是他们的一种生存之道。

    还有极少数的人,是之前黑家阵营的成员。不过,在已经几乎尘埃落定的现在,他们终于坐不住了。

    虽然明知道这个时候倒过来,不会得到什么好脸色,更会将之前的盟友得罪到底。可是,现在他们考虑的已经不是什么利益,而是生存问题了。政治的斗争,是所有斗争中最为残酷的。

    尤其是在人命贱若草芥的战争时期,因为政治斗争失败而被枪决的囚犯,因为受到牵连而家破人亡的家庭,多不胜数。这样的事情,不仅发生在军队,在党派,在政府高层,还发生在民间。

    这就是“清洗”0

    即便是斐扬这样成熟的民主国度,也无法逃避。

    战争中,没有谁是理性鹄。法律和制度,有 时候就只是一纸空文。

    况且,谁都知道,这一次并不仅仅是总统选举。而是控制着斐扬军方,乃至控制着整个斐盟的两大阵营,为最高权力而爆发的战争。

    当一方胜局已定,当他们敞开口袋,就明明白白告诉你,他们在等待你的投靠并且这是你最后的机会时,有多少人能够无动于衷?临近十点,布置在斐扬各大星域的投票点, 开始准备封箱

    经过了一天的忙碌,早在九点左右,投票事实上就已诌结束。当投票率,已经超过百分之九十的时候,剩下硌,就只是按照法律规定执行的过场而已。

    宴会大厅上空,数十盏水晶灯,华丽而明亮。

    端着酒杯的人们,在热烈地说这话,不时爆发出胜利者的笑声。

    没有人去顾及四周桌子上的食物,所有的目光,所有的摄影机镜头,都集中在李佛身上,集中在道森和佩雷斯身上,集中在大厅中央的屏幕上。

    谁也没有发现,宴会大厅的一道侧门,开了一个小缝。也没有人注意到,走进大厅的一男一女和几名保镖,在瞬间,出现了惊人的变化。一位官员身旁的女伴,百无聊赖地拨弄着餐盘里的水果,扭头四处打量。

    忽然,她的目光凝滞了,张大了唱发出一声急促地吸气声。似乎想要叫却叫不出来,双手一松,餐盘跌落在地,摔得粉碎!这清脆的声响,让周围的男女都回过了头来。

    许多人还没搞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就发现几名神经显然比较强韧的女性,看着宴会厅的侧门,尖声惊叫起来。惊叫声,迅速引起了整个宴会厅的骚动。

    济济一堂的人们惊讶地扭过头,随即,骇然张大了嘀。就连中央的李佛,道森和甘比尔等人,也被惊叫声下了一跳,飞快地转身看过来

    尖叫声,如同音箱里偶尔发出的刺耳辛-响,在人们的耳膜感到难受之前,旋即停止了。

    眼前,那个身穿匪军制服的胖子,把一把锋利而冰冷的刀架在苞芭拉的脖子上,挟持着芭芭拉缓步向里走。如果只看一眼的话,谁都会认为这个胖子,就是勒雷联邦中将田行健。

    可是,等大家看清他的容貌,才发现,虽然他和田行健有至少七分的相似,可却实实在在是另外一个人。数百米高官政要,军官卫ar。和服务生,都呆呆地站在原地,不知所措。哐当一声,又是一个酒柽落在地上掸碎的声音。那是李佛手中的酒杯。宴会大厅里,一片死寂。酒店餐厅,赵熙举起酒杯,站在人群中央。偌大的餐厅里,满满坐了近二十桌人,却没有丝毫的声响。

    所有人都在看着赵熙,许多女工作人员,眼眶还是红红的,不时用纸巾抹着眼泪,低声饮泣。“一直想战个机会,请大家吃顿饭-“ “”赵熙微笑着,在原地转了一圉“今天,或许就是最后的机会了。”

    “虽然很俗气,不过,我还是必须要跟大家说一 声…” “谢谢!”赵熙努力地保持着脸上的微笑“我们能够走到现在,已经是一个奇迹了。而创造这个奇迹的,不是我,是你们。”

    “为了我这张脸能够出现在镜头里,而不引起人们的愤怒,我的形象顾问,化妆师和助理,花费 了很多的心思。 “_”赵熙走到一桌人面前,将手放在一位戴眼镜的青年肩央。

    围坐在桌边的人们,或站起身来,神情波动,或死死捏着手中的酒杯,泪水盈眶。

    “为了整体的宣传,我的宣传顾问和竞选联络人,每天奔波于各大行政区,媒体报纸,还常常通宵开会,商讨宣传方案。”赵熙强迫自己不去看人们闪动着泪光的眼睛,保持着微笑。

    第二桌的成员中,一位女孩忽然用手捂住了嘴,眼泪大颗大颗地掉下来。

    似乎是被女孩的眼泪所感染,一直努力保持着笑容的赵熙,嘴角在微微地颢抖着,眼眶越来越红 -…”』

    “这里,是民主和公平党,我最亲密的伙伴。没有你们的支持,我永远也没有这个机会。不过…” “”赵熙走到第三桌和第四桌之间“我很惭愧,我 没有脸对大家说一声谢谢,却只能说声一-抱歉……”,:“这不是你的错!”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轻轻摇了摇头,用低沉

    “我也不认艿是我的错”尽管眼眶越来越红,已经有泪光闪烁,赵熙却芙了起来“我坚持我的主张,我很努力的为之奋斗,我没有沦落,我足够清白 !”

    “那就够了 !”老人举起了酒杯。

    “即便输掉选举?”赵熙也举起了酒杯。。

    “是的!”

    在老人坚定的回答声中,两人将杯中鹄酒一饮而尽 !

    “是分别的时候了。”赵熙看着妻子,在自己的杯中倒满泅,枯起头来“最后,我只有一个要求………”

    所有人都静静地注视着他。

    这些日子的朝夕相处,这些日 子的亲密合作,让这个团队的每一个人,都像了解自己一样,了解着这位年轻络政治家。

    他深深的爱着这个国度。他意志坚定,胸怀广阔。

    他每一天都在认真地思考着这个国家的未来。

    他从不轻易做决定,他提出的每一个主张,都来自于现实,来自于民众的声音,来自于对这个国家未来前途的思考,来自于同伴有益的建议。

    他从不刚愎自用,他善于倾听,他拥有一名成熟的天才 政治家的胸襟和智慧。他本该成为领导斐扬的那个人!!可是,他输了。在这个团体和他自己付出了汗水和努力之后,输给了一支无形的

    这个黑色头发的英俊中年人,在理想破灭的最后时刻,依然那么爽胡,那么有风度。所有人都看着他,等待他最后的要求。

    “别 看 电 视……”』”赵 熙 微笑 着 道 =“至 少 今晚别 看 !!让 我 们怀 着我们的理想分别,带着这个理想,回到我们的家。也带着这个理想,生活下去。无论结果如何,今天,我们不是失败者!所有人都肃然起立,喝下了最后一杯酒。十点,团队解散。

    夜灯下,系着红色丝巾的女人,静静地挽着赵熙,漫步于街边林荫下,向自己的家缓缓而去。背影渐远。

    被胖子挟持在手中,被他如同对待货物一般粗鲁地推攘着,感受着脖子上那让人起鸡皮疙瘩的冰凉的刀刃一“”

    芭芭拉的脑子,已经是一片空白。

    她无法相信,这个刚才还色授魂与的胖子,顷刻之间就变了一张脸。

    她也无法相信,在这个名流云集的宴会厅里,在媒体记者的实况直播摄影机镜头前,在无数荷枪实弹封锁了酒店所在的整个街区的护卫的枪口下,这个胖子,竟然敢把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 !“你想干什么?”芭芭拉迅速让舍己平静了下来,大脑在飞快地转“我想干什么,你还不清楚吗?”胖子在耳边的低笑声,说不出来芭芭拉强忍着心头的愤怒,低声道:“我不明白 !”“你会明白的。”胖子笑着,抬起芭芭拉的头,让她和自己一同看眼前,李佛的一张脸,已经白得没有了丝毫的血色。”放了她!”李俸上前一步,嘶声道。”不放!”胖子理直乇壮地大声道。”你想要什么?”李佛的嘴唇在颢抖着:“我给你!大厅里,鸦雀无声。

    在所有人的眼睛里,在日瞪口呆的记者们的镜头前,胖子咬着牙,忽然间,泪流满面。

    “我要一个公道!

    他的声音,在大厅里回荡着。

    “今天,我要在这里,向这个为了占有我的**,不择手段,通走我心爱的人的女人,讨还一个公道!

    胖子嚎啕大哭,声嘶力竭。

    “她把我强*奸了 !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