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冒牌大英雄

VIP章节目录 地一百一十四章 今夜

    阅读本站请将分辨率设置在1024768以上效果更佳!!

    总统大选投票,在紧张而有序的进行着。..为了防止帝国特工和恐怖份子捣乱,斐扬警方,国家安仑部队,各地区警备部队,以及情报局特别部队,都全部出动,维持秩序。

    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整整十二个小时,每 一s1,都牵动着人们的心。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电视新闻在继续追踪报道着投票实况。

    在各投票点,人们络绎不绝地穿过投票通道,在一排排投票器上摁下拇指,采集指纹和基因,进行身份认证,然后选择自己心目中的候选人。

    最后,拿着打印好的选票走到通道尽头,投入在草-察和政府官员严格监视下的投票箱里。

    气氛紧张而热烈。时近下午四点的时候,人流开始变得稀疏。根据现场统计,大概有百分之七十的人完成了投票。各候选人的支持团体,已经自的聚集了起来。

    他们在警方批准的区域内,挥舞着手中的标语,海报,支持着各自心目中的人选。而这其中,道森团体的动作最张扬,他的支持者们,欢声 笑语地准备着各种各样的庆祝道具。甚至在一些集会地点,还搭建了舞台,邀请了歌星献唱。

    在他们看来,道森问鼎总统宝座,已经板上钉钉,无论是佩雷斯还是赵熙,都不可能对道森构成什么威胁。虽然历史上,也曾经有过不少民调支持率一路领先,却在最后被对手翻盘的例子。可是,那都是领先者犯了错误或者追赶者在最后关头忽然打出王牌而实现的。

    这次总统竞选,道森不但没有犯错误,反而是后 面的佩雷斯和赵熙犯下了错误。他们不该在最后关头泄气。原本就提前举行的总统大选,每一分每一秒,乃至每一个电视画面的宣传都至关重要。而他们在最后关头的销声匿迹,等于将总统宝座拱手让给了道森。

    相较于道森支持者的欢乐轻松,佩雷斯和赵熙的支持者们,就安静了许多。他们静静地呆在用临时栏杆围起来的区域内,沉就地看着不远处的道森团体忙碌地布置着庆祝会场,呼呼喝喝地奔跑来去。

    广场上的大屏幕,依然是千篇一律的投票画面。忙碌了几个小时的记者和主持人似乎已经找不到什么兴奋点了。上午的新闻,也在反复的播放着。

    一边沉就,一边热闹,各方团体,形成了 极其鲜明的对比。

    忽然,一阵警笛声传来,在广场的东南,传来一阵喧嚣。

    人们站在警方布置的警戒线外,踮着脚,伸长了脖子张望着。纷纷打听究竞生了什么事。

    只看见人头攒动,人群在涌动。片刻之后,随着警察的介入,小规模的混乱顷刻间平息了下来。

    “怎么回事?”

    “打起来了。是赵熙的支持者和佩雷斯的支持者。”

    “为什么?”

    “有消息说,佩雷斯早就被道森收买 了,两方一起打压赵熙「其实,佩雷斯根本就没想过要当总统一…”

    “不可能?道森和佩雷斯的政见一向不合,倒是赵熙和佩雷斯一直联合起来在挑战道森啊。”

    “谁知道,嘿嘿,你以为,有些事情就是表面看起来的那样?”

    “赵熙的支持者 可真是气坏了。”

    “气有什么用,说实话,我的第二票都给了赵熙。他的政见我很赞同,可是,他的根基大没,有些东西,不是总统话就能办成的。

    打架的双方,被警察带走了。

    当他们被警察带着走出人群的时候,押上警车的时候,人们看见,动人的那名赵熙的支持者,是一位外表温文尔雅的中年男子。

    而此刻,他原本笔挺 的衣服,已经满是尘土,凌乱不堪,脸上还有几团鸟青,嘴角鼻子满是血迹。

    在低头钻进警车的最后 一s1,他回头看了栏杆另一边的赵熙支持者们一眼。那眼角,分明有晶莹的泪花。警车拉着警笛,漂浮起来,在空中转了一个弯,飞驰而去。

    赵熙的支持者们无声地站在原地,在他们身后远处,道森的支持者依旧在忙碌着,一条条彩灯彩带,拉上了半空。可以想象,当夜幕降临的时候,它们是如何的璀 璨迷人。当民众在投票,在欢呼,或在瀹然神伤的时候。在他们的视线之外,斐盟高层已经乱作了一锅粥。。

    李佛和甘比尔联合宣布将在凯撒皇宫大酒店举行宴会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斐扬。

    对于这个消息,民众的解读,就只是一场宴会。而在高层的眼里,这分明就是一场战争。

    甘比尔和李佛,不会无聊到举行宴会来为已经注定胜利的战局划上句号。这种近乎于示威和显摆的举动,太过轻佻。这是一次反击。一次针对十一日那一个夜晚的反击。

    当黑斯廷斯和胖子以一次上流子弟的聚合,想斐盟出信号,并一度占据上风之后,这一次,他们将邀请对象,锁定在了上流世界的迳些家族,政党,官员和财团的领导人本身。

    再加上新总统的诞生,这场聚会的份量,绝对不是在魔鬼天堂夜总会一帮年轻人的饮酒作乐可以相提并论的。这是最后的收网。他拍-静静地张开了 口袋,等待着臣服的人们到来。

    当盛装出席宴会的人们,大大方方地出现在媒体的摄影机里时,就代表着,他们坚定或者改变过来的立场。

    一场宴会。

    一场战争。

    人们在思索着,谁也不知道,自己会在剩下的几个小时由-,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黑家,就输定了 ?

    那个从来都不动声色,却总是能在最后关头力挽狂涠的老人,这一次还有什么样的方式能够挽回败局?“黑斯廷斯有什么动静么?”

    晚上八点三十,比佛利山庄客厅里,灯光通明。芭芭拉身穿一袭如水般的丝质 旗袍走下楼梯,一边注视着穿衣镜中自己的倩影,一边问道。

    正端着咖啡,站在客厅中和索泽等人聊天的赫克尔上闻声道:“没有动静。军队,黑家卫队和萨尔斯庄园,都没有任何可疑的动作。”

    他看了看时间,嘴角露出一丝戏谑的笑容:“军神大人身体不适,恐怕这个时候,已经熄灯睡觉了。”

    赫克尔的话,让向来面如铁石的李佛,都露出了一丝笑容。看到李佛的微笑,满屋的人们,都出 了一阵笑声。尤其是老米勒,更是红光满面,精神焕。

    这个几天前还苍老得不像话的老人,这时候就像年柽了二三十岁。穿着一身深蓝色的西装,杵着银白的手杖,腰杆拔得笔直。

    “他掌控了 斐扬三十年,也该歇歇了 !”老米勒笑着站到李佛身旁:“江山代有才人出,长江后浪推前浪!这是自然的规律,是颠扑不破的真理!十年前我就知道,他必定会被阿尔克取代!”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李佛身上。即便以李佛的城府,即便他知道大局还未最终底定,可是,这些炙热的日光,依然让他的心情一阵波荡。他再沉稳,也终究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

    当纳德米克王朝数百年来的梦想,就要在自己身上实现。当二十多年未的隐忍和等待,终于要在这一刻结出丰厚得难以想象的累累果实时,就算他是圣人,也没办法再保持平静。

    身旁,老米勒环顾四周:“距-离总统大选揭晓,还有一个多小时。最后时s1,我们要谨 防黑斯廷斯狗急跳墙!过了十点十分,我们就是最后的胜利者 !荣华富贵,与诸君共享 !”

    客厅里,一片欢呼。每一个人都为老米勒描绘的前景,波动得难以自持。

    就连最为沉稳的索泽,皮雷斯等人,也互相交换着兴奋的眼神。身为军人,身为李佛最忠诚的追随者,他们终于要迎来一个属于他们的斐扬共和国 !他们这个团体,这些异人,多年以来孜孜以求的,不就是现在迳个局面吗!斐扬共和国,是一只围在囚笼中的猛虎。

    而这支猛虎出笼,必须要为斐扬这个国家,为斐扬军这个团体,争取最大的利益 !哪怕这个世界,血流成河!

    “安全防卫方面,不必担心。”索泽淡淡地道:“上将和甘比尔总统在凯撒皇宫大酒店举行宴会,谁敢明日张胆在那里动手。那可不是魔鬼天堂。况且,各大军区已经收到了指令,他们敢动手,我们会让他们明白,究竟谁才是这个国家的馈国武力 !”

    好!客厅里,一片喝彩声。索泽上将的话,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为之热血沸腾。李佛和他那些百战百胜的军队,就是这个团体的基石。改天换地,正需要如许气魄!。

    “我倒是巴不得他们动手呢。”穿衣镜前的芭芭拉戴上耳环,摇曳生姿地走到李佛身边,挽住李佛的胳膊,笑着道:“在实况直播的宴会大厅动手,不等于把民众都推到我 们一边来吗?他们应该记住,这是一个民主的国度!”

    明艳照人的芭芭拉,英俊潇洒,身躯笔直的李佛,在这一刻,如同两颗璀璨新星,耀眼得不可逼视。

    兄长李佛的军事才能和手中掌握的力量,妹妹芭芭拉的智慧手腕,让人心悦诚服。黑斯廷斯死后,斐扬将再无人能与之争锋!时间,已经接近晚上九点。

    虽然距离宴会开始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不过,早在八点左右就已经有达官贵人们陆续抵达了位于国家胜利广场不远的凯撒皇宫大酒店。酒店修建于一八四零年,距今已经有两百多年的历史。

    从海明盛大街雄伟的大门驱车而入,前行五百米,就是一个巨大的前厅广场。广场中央,是凯撒大帝的青铜雕像和呈花瓣状的喷泉池。雕像高八米,站于五十米高的大理石基座上。四周的喷泉,在五颜六色的射灯中,变化万千。

    酒店广场两侧,是两栋高二十多层的米黄色副楼。被花园中茂密的树木围绕着,显得宁静而漂亮。

    正中央,就是酒店的主楼。这是一栋红色外墙黑色人字屋顶的方形建筑。高一百多米,三十层。密密麻麻的白色圆拱形窗户和大厅飞翘的前榷,看起来就像一栋坚固而华丽的城堡。夜幕降临,凯撒皇宫大酒店,已经是张灯结彩灯火辉煌。

    一相辆平时难得一见的豪华飞行车,在接受检查之后,穿过已经戒严的海明盛大道,驶到酒店前厅外。

    数十名殷勤的服务生,在四周宛若b$塑一般肃立的国安保卫人员中,来回奔跑,宛若穿行于台 阶的花蝴蝶。

    达官贵人们走下飞行车,在媒体的闪光灯中,或微笑着颔示意,或面无表情地踏上红地毯往里走。四周的记者们,一 个个兴奋地扛着摄影机,举着照相机,来回奔跑。这等场面,可是平日里难得一见的。

    临时总统甘比尔来了 一“国防部长阁下来了…” “』萨切尔国务卿到了…”』卡夫议长到了…”』

    似乎随着李佛和甘比尔的一句话,整个斐扬的大人物们,都浮出了水面。名流政要,简直如同过江之鲫。

    而那些平日里威风八面,前呼后应的财阀总裁,级富豪们,在如此多的名流中间,根本算不上什么,更别提那些平日里傲慢的当红明星们 了。

    能有姿格参加宴会,又知情识趣的,都一个个带着谦和的笑容,只身而来。低调得让人难以相信。

    一相飞行车,沿着高公路飞驰。

    胖子一边听着音乐,一边打开车窗,让沁凉的夜风将整个车厢濯得满满的。

    一个粉雕玉琢般的金小男孩坐在胖子身旁,不时扭着身体,把脑袋伸出车窗。一头金色的卷在风中如同 波浪般翻卷。“天网的中央计算机,控制住了么?”胖子点了一支烟,轻轻一摆操控杆,飞行←如水一般向弯道飞滑去。“屁爷亲自出马,还有搞不定的计算机?”小屁孩鄙夷地扭头扫了胖子一眼,又把头伸出去“胖子,你还是小心一下你自己。”

    “他们动用了那些部队?”胖子不动声色地看了看倒视镜,一辆黑色的防弹轿车,紧紧地跟随在身后。再远处,几辆“卡伦”牌飞行越野车大摇大摆地跟踪着。似乎丝毫都不担心被自己现。

    而天空中,几架警用直升机,在直冲云霄的 太空楼群中忽隐忽现,忽远忽近,如同夜空中盯住猎物的猎鹰。“他们动用天网 联络的信息很少,李佛不是笨蛋,在权限低于黑斯廷斯的时候,他不会轻易用天网传递消息。”

    小屁孩把头缩回来,靠在被它身体高出老大一枝的椅背上,晃悠着两支小短腿“不过,他们再怎么绕,也绕不过我。十六个军区,有四个是李佛的死忠,另外还有八个有他们的人。”

    小屁孩砸砸嘴巴:“小黑这些年虽然不动声色,不过,李佛在军方私底下的动作想瞒过焕。。

    这个几天前还苍老得不像话的老人,这时候就像年柽了二三十岁。穿着一身深蓝色的西装,杵着银白的手杖,腰杆拔得笔直。

    “他掌控了 斐扬三十年,也该歇歇了 !”老米勒笑着站到李佛身旁:“江山代有才人出,长江后浪推前浪!这是自然的规律,是颠扑不破的真理!十年前我就知道,他必定会被阿尔克取代!”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李佛身上。即便以李佛的城府,即便他知道大局还未最终底定,可是,这些炙热的日光,依然让他的心情一阵波荡。他再沉稳,也终究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

    当纳德米克王朝数百年来的梦想,就要在自己身上实现。当二十多年未的隐忍和等待,终于要在这一刻结出丰厚得难以想象的累累果实时,就算他是圣人,也没办法再保持平静。

    身旁,老米勒环顾四周:“距-离总统大选揭晓,还有一个多小时。最后时s1,我们要谨 防黑斯廷斯狗急跳墙!过了十点十分,我们就是最后的胜利者 !荣华富贵,与诸君共享 !”

    客厅里,一片欢呼。每一个人都为老米勒描绘的前景,波动得难以自持。

    就连最为沉稳的索泽,皮雷斯等人,也互相交换着兴奋的眼神。身为军人,身为李佛最忠诚的追随者,他们终于要迎来一个属于他们的斐扬共和国 !他们这个团体,这些异人,多年以来孜孜以求的,不就是现在迳个局面吗!斐扬共和国,是一只围在囚笼中的猛虎。

    而这支猛虎出笼,必须要为斐扬这个国家,为斐扬军这个团体,争取最大的利益 !哪怕这个世界,血流成河!

    “安全防卫方面,不必担心。”索泽淡淡地道:“上将和甘比尔总统在凯撒皇宫大酒店举行宴会,谁敢明日张胆在那里动手。那可不是魔鬼天堂。况且,各大军区已经收到了指令,他们敢动手,我们会让他们明白,究竟谁才是这个国家的馈国武力 !”

    好!客厅里,一片喝彩声。索泽上将的话,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为之热血沸腾。李佛和他那些百战百胜的军队,就是这个团体的基石。改天换地,正需要如许气魄!

    “我倒是巴不得他们动手呢。”穿衣镜前的芭芭拉戴上耳环,摇曳生姿地走到李佛身边,挽住李佛的胳膊,笑着道:“在实况直播的宴会大厅动手,不等于把民众都推到我 们一边来吗?他们应该记住,这是一个民主的国度!”

    明艳照人的芭芭拉,英俊潇洒,身躯笔直的李佛,在这一刻,如同两颗璀璨新星,耀眼得不可逼视。

    兄长李佛的军事才能和手中掌握的力量,妹妹芭芭拉的智慧手腕,让人心悦诚服。黑斯廷斯死后,斐扬将再无人能与之争锋!时间,已经接近晚上九点。

    虽然距离宴会开始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不过,早在八点左右就已经有达官贵人们陆续抵达了位于国家胜利广场不远的凯撒皇宫大酒店。酒店修建于一八四零年,距今已经有两百多年的历史。

    从海明盛大街雄伟的大门驱车而入,前行五百米,就是一个巨大的前厅广场。广场中央,是凯撒大帝的青铜雕像和呈花瓣状的喷泉池。雕像高八米,站于五十米高的大理石基座上。四周的喷泉,在五颜六色的射灯中,变化万千。

    酒店广场两侧,是两栋高二十多层的米黄色副楼。被花园中茂密的树木围绕着,显得宁静而漂亮。

    正中央,就是酒店的主楼。这是一栋红色外墙黑色人字屋顶的方形建筑。高一百多米,三十层。密密麻麻的白色圆拱形窗户和大厅飞翘的前榷,看起来就像一栋坚固而华丽的城堡。夜幕降临,凯撒皇宫大酒店,已经是张灯结彩灯火辉煌。

    一相辆平时难得一见的豪华飞行车,在接受检查之后,穿过已经戒严的海明盛大道,驶到酒店前厅外。

    数十名殷勤的服务生,在四周宛若b$塑一般肃立的国安保卫人员中,来回奔跑,宛若穿行于台 阶的花蝴蝶。。

    达官贵人们走下飞行车,在媒体的闪光灯中,或微笑着颔示意,或面无表情地踏上红地毯往里走。四周的记者们,一 个个兴奋地扛着摄影机,举着照相机,来回奔跑。这等场面,可是平日里难得一见的。

    临时总统甘比尔来了 一“国防部长阁下来了…” “』萨切尔国务卿到了…”』卡夫议长到了…”』

    似乎随着李佛和甘比尔的一句话,整个斐扬的大人物们,都浮出了水面。名流政要,简直如同过江之鲫。

    而那些平日里威风八面,前呼后应的财阀总裁,级富豪们,在如此多的名流中间,根本算不上什么,更别提那些平日里傲慢的当红明星们 了。

    能有姿格参加宴会,又知情识趣的,都一个个带着谦和的笑容,只身而来。低调得让人难以相信。

    一相飞行车,沿着高公路飞驰。

    胖子一边听着音乐,一边打开车窗,让沁凉的夜风将整个车厢濯得满满的。

    一个粉雕玉琢般的金小男孩坐在胖子身旁,不时扭着身体,把脑袋伸出车窗。一头金色的卷在风中如同 波浪般翻卷。“天网的中央计算机,控制住了么?”胖子点了一支烟,轻轻一摆操控杆,飞行←如水一般向弯道飞滑去。“屁爷亲自出马,还有搞不定的计算机?”小屁孩鄙夷地扭头扫了胖子一眼,又把头伸出去“胖子,你还是小心一下你自己。”

    “他们动用了那些部队?”胖子不动声色地看了看倒视镜,一辆黑色的防弹轿车,紧紧地跟随在身后。再远处,几辆“卡伦”牌飞行越野车大摇大摆地跟踪着。似乎丝毫都不担心被自己现。

    而天空中,几架警用直升机,在直冲云霄的 太空楼群中忽隐忽现,忽远忽近,如同夜空中盯住猎物的猎鹰。“他们动用天网 联络的信息很少,李佛不是笨蛋,在权限低于黑斯廷斯的时候,他不会轻易用天网传递消息。”

    小屁孩把头缩回来,靠在被它身体高出老大一枝的椅背上,晃悠着两支小短腿“不过,他们再怎么绕,也绕不过我。十六个军区,有四个是李佛的死忠,另外还有八个有他们的人。”

    小屁孩砸砸嘴巴:“小黑这些年虽然不动声色,不过,李佛在军方私底下的动作想瞒过他也不容易。”胖子神情古怪地看了小屁孩一眼。

    认真来说,这个在地底下关了几千年的小怪物,倒是有资格叫黑斯廷斯一声小黑。不过,这话怎么听,也觉得别扭。

    “我监控的结果,和他给我的资料差不多。”小屁孩瞟了脖子一眼:“别以为他老糊涂,说实话,虽然他腿脚不利索,不过,玩这种东西,他比你厉害十万倍。这方面我都不操心,你操哪门子心。”

    胖子二话不说,一巴掌拍在小屁孩后脑勺上,打得它往前一倾。这小王八蛋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居然敢教训胖爷,反了它了 !“胖子,你再动手,老子待会儿给你咎两个狙击手 !”小屁孩愤愤地道。“你给老子试试看。”胖子慊得理他,把烟头丢出窗外,飞行车在进入城区的繁华街道上猛地一甩头“下车 !”

    话音未落,只见一道小小的身影迅蹿出车窗,在飞行车的高飞驰中落地,只一闪,就消失在了人群中。

    胖子将车驶入海明盛大道,经过安检的时候,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三十分。

    一队黑色的加长飞行车,如同一条长龙,接连驶入凯撒皇宫大酒店,绕过喷水池,在正门的台阶前停下。这一次,服务生们被勒令停留在原地,数以百计的安保人员,将车团团围住。

    车门打开,身穿笔挺的黑色上将制服的李佛和亭亭玉立的芭芭拉,出现在闪光灯下。

    这两人的出现,完全盖过了所有人的风头。老米勒等重量级人物站在他们身后,就像随从一般。大局待定,所有人都明白,谁才是这场宴会真正的主人!

    早就接到消息,等候在大门口的甘比尔,道森和佩雷斯,纷纷走下台阶,迎接李佛的到来。这一幕,让在场的记者们骇叹不已。。

    李佛的威望很高,大家也都知道,黑斯廷斯已经是病入膏肓,李佛接替他,成为斐扬军方第一人,已经是毋庸置疑。

    可是,军人毕竟是军人。

    在这个民主国度,总统和国会的权利,才是至高无上的。像黑斯廷斯那样越总统的存在,数百年来,就只有一个。而且,也只能有那一 个。

    原因很简单,斐扬的级大国地位,是黑斯廷斯凭一出来的 !

    李佛虽然战功卓著,可要和黑斯廷斯比,他还差得很远。至少,还欠缺一场如同三十年前那样的关键性战役的胜利。黑斯廷斯,击败了整个西约。而李佛,不过才拿下了一个星系。

    可是今天,在这凯撒皇宫酒店的台阶之下,他却带着淡淡的笑容,和甘比尔,道森,佩雷斯等人一一 握手。所有的闪光灯,都聚集在他的身上,整个斐扬,仿佛在这一刻,围绕着他而旋转。就算是个傻子,也明 白这意味着什么 !

    “看来,今天晚上,诞生的不仅仅是新一届的总统-…”』”一位资深记者半眯着眼睛看着人群中的李佛道“我们还将迎来一位新的军方第一人。“看,国防部长也迎接出去了。”有人叫道。“恐怕不仅仅是军方第一人那么简单”一名矮胖的记者摇了摇头道“军神大人,都没有这么大排场!”“起风了 一“』”记者中一个声音,让纷纷的议论声,顿时停了下来。是的,起风了。

    台阶下,人们的衣领衣角,酒店的篱带彩灯,旗杆上的旗帜「变幻的喷泉,都在忽然而来的风中摇曳着。“李佛上将,请…” “”众人和李佛寒暄过后,甘比尔微笑着当先踏上一步台阶,口中道。“等等。”芭芭拉拉了拉正准备拾级而上的李佛,冲周围的人们嫣然一笑:“刚刚收到消息,我的一位朋友已经到了。”“朋友?”众人一怔。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物,有这么大的面子,能让芭芭拉拖住李佛站在这里等他?“是芭芭拉小姐的朋友”商务部的一位副部长,见众人都纷纷停下了脚步,当即一脸笑容地道:“那我们自然是要一起等的。”当芭芭拉冲他微微莞尔地一点头,这位副部长,简直笑得眼睛都没了。一辆飞行车,绕过喷泉,在大门口停下。

    还没等 国安的护卫走上去,一个身穿蓝色制服的胖子,就自己推开车 门,从驾驶室走了出来,将手中的钥匙随手丢给一名怔的保镖。“大家都在迎接我?”胖子走进人群,站在芭芭拉和李佛身边,左看看右看看。匪军中将,田行健!所有人都被这个“朋友”惊得目瞪口呆。

    在场的人中,除了甘比尔,李佛和芭芭拉等人外,许多人这还是第一次看见胖子真人。

    对这个跟随黑斯廷斯而来的斐盟小过将领,大家了解的最多的,除了他的!$科履历外,就是一月十一 日那一个血腥的夜晚。

    那一天,就是这个一脸憨厚,长着一双有点小招风耳朵的胖子,在阿拉斯加太空城顶楼的圆形平台上,徒手拧断了小米勒的脖子。

    也是他,醉醺醺地扛着一把模样状似n1加兰德步枪的狙击枪,在平台的飞行车之间奔跑跳跃,创造了一个人以动态狙击单挑十五名精锐狙击手的神话。

    更是他,连捅芭芭拉的卫队队长弗莱舍尔五十 六刀,杀死芭芭拉的亲随弗里德里希,制造了震惊斐扬的1。1 1惨案。

    还是他,在最后卫戍部队的追击中,驾驶着一辆飞行车,带领着一帮机甲战神,一路奔杀,不但杀得整整两个王牌装甲营灰头土脸「最后还将数卡辆神秘而强大的紫 色机甲摆好阵型,接受他的检阅。

    可以说,这个胖子,不但不是芭芭拉的朋友,反而是不共 戴天的敌人。双方的仇恨,就连血都洗不尽!而现在,他竟然出现在这里 !迎着胖子的眼睛,老米勒等人,都是骇然后退一步,惊恐的环顾四周。

    记者们蜂拥而上,闪光灯如同疾风暴雨一般,照得台阶前亮若白昼。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 己的眼睛,同时,所有人都意识到,这将是一个爆炸性的新闻。胖子的到来,是预示着黑斯廷斯的反击开始,还是他已经认输?这一夜,又会生什么 ?!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