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冒牌大英雄

第九卷 第一百一十一章 一个声音的对话

    战争的局势,一天比一天严峻。.随着前阶段的扩张,西约已经占据了人类星际通道绝大部分关键星域。

    这些横亘于人类星际旅行要道的星域带来的不仅仅是后勤运输和兵力调集的便利,更重要的是,他们掐住了斐盟的经济动脉,并且在不断扩大的侵略版图中获取着原本属于斐盟的血液。

    一个个移民星球的城市,成为了他们的殖民地,一个个资源圣球的太空航道,满是他们的采矿船。

    这些帝制国家原本就有着天然现成的高压统治手段和律法,管理被占领区,掠夺财富欺压民众,更是驾轻就熟。

    每当一个移民星球被攻克,就有无数走通了关系的贵族拿着皇室签的任命书,前往领地就任。

    跟随他们的不仅有家族卫队,有辖区的军事长官,还有大量如狼似虎的雇佣军,帝国企业和财阀商团。他们就像一群铺天盖地铬蝗虫,所过之处,寸草不生。

    在贵族卫队和辖区军队的枪口下,被占领区的民众每天工作过十四个小时,却只能获得只够维持生命的微薄食物。而资源星球的!$源矿产,被占领国的企业,银行和财团,更是任他们予取予夺。成千上万的人在这残鲇的统治下死去,无数抵抗者被馈压屠杀。

    当衣衫褴褛的斐盟民众排着队,在寒风中领取一点点分的食物时,占领者们的豪华飞行车就从他们身旁呼啸而过。

    当斐盟民众在废墟中因为饥饿和疾病死去的时候,衣冠楚楚的敌国贵族和军官们,正在会所和夜总会里谈笑风生,庆祝一笔又一笔丰厚的收获。

    失去了国家主权的民众,是没有尊严的。在那些占领者的面前,他们的生命比蝼蚁还要低贱。

    虽然占领者也会做一些表面文章,也会尽量保持稳定以获取更大的利益。甚至有些被战火摧毁的城市看起来还恢复了一些生机。可是,这一切都只是假象而已。

    每一个人都必须小心翼翼地生活,小心翼翼的说话。谨言慎行,避免无妄之灾的降临。因为,谁也不知道自己会在哪一天因为不小心冲撞了一名贵族,而被当街击毙。更不知道因为得罪了什么人,而被诬陷,家破人亡。

    这种永远处于黑暗之中,看不到希望,没有尊严的生活,对千百年来一直享受着民主和自由的斐盟民众来说,是远比死亡更可怕的精神折磨。

    而战火,还在不断的蔓延。

    被掠夺的资源,变成了冰冷的机甲和战机。

    这些机甲组成一个个庞大的装甲集群,卷起漫天尘土,驶过原野,碾碎抵抗者格身体骨头,冲进烈火熊熊的城市。

    这些战机呼啸着从空中掠过,机翼下的导弹拉出一道笔直的尾烟冲向大地,在楼群之间爆炸,升腾起巨大的半圆形冲击波和遮天蔽日的滚滚浓烟。

    战区的民众在生死线上挣扎着,即将面临战火的人们在争先恐后的逃亡。宇宙航线中,到处都是逃难的飞船。人们倾家荡产就只为了能买上一张贴票,踏上茫茫的星际旅途,去寻找一个世外桃源。

    可是,他们中只有少数人,能够抵达战火尚未波及的星域。其他的大多数人,都成为了太空海盗和敌国战舰手下的牺牲品。而在整个战争版图上,最惨烈的,依然是战火的源地一一东南星域。

    随着西约军的重心向东南星域倾斜,整个东南星域的每一寸土地,都在装甲集群的轰隆声中颤抖,每一块空间都在战舰冰冷的炮口下战栗。

    查克纳的雷斯克星系,双方已经6续投入了上百支a级舰队,在雷峰星和沧浪星更有过六百个装甲和机步师在互相绞杀。

    这样密度的战争,已经是惨烈到了极点。可是,比起勒雷联邦在牛顿星系跳跃点的争夺来,竟还远远不如。

    虽然牛顿星系跳跃点的交战舰队数量并没有雷斯克那么多,可那是在一个狭小空域的正面碰撞,双方被击毁的战舰,几乎是以重叠的方式拥挤在一起。整个空域,到处都是漂浮的尸体和钢铁残骸。一轮接一轮的战斗,几乎没有停止过。。

    残破的勒雷舰队,留下来协助的查克纳,塔塔尼亚等国舰队,就在这空间跳跃点一次次地硬扛着比纳尔特先进程度远己方的舰队的狂轰滥炸。而这一切,每天都通过电视新闻,向人类世界传播着。

    那前仆后继的战士背影,那浑身伤痕依然坚持在星空中移动着,在敌舰群中开火的战舰,还有那失去父母的孩子,那路边燃烧的机甲,那满是伤兵的战地医院一…。

    这苦难的日子,已经到了无法再沉重的底线,可还有一支支军队,在整装待,准备进入东南星域,准备在这漫天战火上,再浇上一瓢油!

    胖子和方香,站在贝尔纳多特的病房窗口前,凝视着病床上已经庋过了危险期,却依然浑身焦黑的联邦上将。“田将军,您可以进去了。请跟我来。”一名皮肤白皙的中年女医生走到胖子身旁,对他道。

    胖子跟随在医生的身后进入消毒区,接受光线消毒并籴上防宙服后,推开了病房的门。

    病房里,静悄悄的。白色的电子灯无声无息的着光。四周的墙壁雪白,散着合成高强塑料的光泽。窗台外,几小盆绿色植物沐浴在阳光中,房间里的医疗和监控仪器在悄然运行。看到胖子进来,贝尔纳多特的眼睛里,透出一丝笑意。

    虽然他的身体依然不能移动,也依然不能说话,可他的眼神「却让人感觉到一种强雀\}的生命力,一种让人愉悦的活力。因为这双明亮的眼睛,仿佛整个病房,都变得加倍的亮堂温暖起来。“看来是死不了了。”胖子笑着在贝尔纳多特的床边坐-下,一边握住他的手,一边扭头冲窗前的方香看了一眼。

    虽然贝尔纳多特不能说话,不过,他的眼神却异常灵活。他看了看方香,又瞧了瞧胖子,眼神古怪。

    “知道你想说什么,别挤眉弄眼的。”胖子嘿嘿一笑,扭头看了看监测仪器:“心跳挺穑健,血压也正审,白细胞,血红素,肺活量……”,***,你到底是不是在襞病?”回过头,正看见贝尔纳多特一脸的傲然。

    “听说过不了多长时间,你就要进医疗舱了一“”胖子一脸的坏笑“进那玩意儿,全身都要脱光,到时候,我给你拍两张,留个纪念。”贝尔纳多特的笑容一下子凝固了,狠狠地瞪着胖子。

    “不过,过两天我就得走了,_“』”胖子叹了口气,遗憾地道;“弗拉维奥那老家伙现在挺难的,我得回去帮帮他。索伯尔已经确定会大举出兵东南了。牛顿星系必报保住,等我办完斐扬的事情,立刻就走。贝尔纳多特的目光,有些黯然。

    他看着胖子,眼珠缓缓转动,移向窗台。怔怔的,似乎已经迷茫在了那明媚的春光中。

    “别担心”胖子淡淡地道“说不定寻你出院的那一天,就可以回勒雷了。说实话,我也怪想家的。不知道我的那些珍藏品,现在逼在不在。”

    一时沉就,房间里只能听到仪器轻微的呜呜声。

    良久,胖子顺着贝尔纳多特的目光,看向窗外。一棵常青藤的叶片,在风中微微颤抖着,一只鸟儿飞快地从窗口掠过,又从不知道什喜地方转了一个大弯,飞上了远处的一棵大树茂密的枝头。

    “我知道,你在想汉密尔顿总统和布朗他们”胖子自言自f6般地道:“他们好像已经离开这个世界很久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还觉得他们活着,此刻就在勒雷战斗。”去。他回过头来,凝视着贝尔纳多特:“他们在等我回去,也在等你回贝尔纳多特看着胖子的眼睛,久久不愿意挪开目光。他的手指,无力的动了动,抓着胖子的手,一点点的收紧。

    尽管这力气很微弱,连小孩都不如。可胖子却能够很清晰地感受到那股传递到自己身上的力量。

    “你知道,我打仗不是一般的厉害,运气也不是一般的好。”胖子微笑着“以前,我是一个副连长,络果我给你营救出了两百多名联邦英雄,让你出尽了风头。后来,我又帮你看穿了拉塞尔部下的皮尔斯信号,帮你夺回了米洛克。”

    “还有,我帮你抓了加查林皇帝,在你和弗拉维奥遇袭的时候「帮你们撞开了一条生路一、”胖子喋喋不休地表着功,最后笑着道“现在,我有匪军,有查克纳和黑斯廷斯元帅的支持,你就不信我能保卫勒雷?”贝尔纳多特微微松开了手,眼睛在笑,却闪动着泪光。

    “现在咱们很强大…”“』”胖子凝视着贝尔纳多特的眼睛:“非常非常的强大。有屁屁,有新型战舰,有十二代机甲。我们以前没输,视在更不会输!”

    “不过可惜,你暂时没办法过指挥的瘾了,等你出院的时候,说不定战争已经结束了。”胖子将贝尔纳多特的手放好“不过,明天是斐扬总统大选的日子,有一场好戏,倒可以通过电视看看。十分钟的探视时间到了,他站了起来。临别,两个男人微笑着彼此注视着对方。透窗而入的阳光,在他们身上,洒出一道光晕。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