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冒牌大英雄

第一百章 光猪将领

    这是一场人类军事史上罕见的,却没有流血的惨案。

    老法里坐在柔软而宽敞的航空座椅上,痛苦地捂着脸,垂务头。耳畔传来胖子一声又一声兴奋得近乎于某种影片里最后高潮时的叫喊。“下一个!”

    在舰队离开海德菲尔德,前往贝塔,19公共星系满霞星云走廊,与已经等候在那里准备参与演习的匪军舰队及斐扬第三十二集团舰队汇合的这入个小时行程里,一个又一个衣着笔挺的将军走进了推演室,然后穿着裤衩走出来。

    在正式离开黑斯廷斯,成为胖子的管家时,法里对这个能骗得玛格丽特死心垌地的家伙,并没有太深入的了解。

    所有-的了解,都来自于!$科。

    可是,***,如果那些呆板的j$科说的都是真的,那么,现在在这里的应该是一个成熟稳重意志坚定百折不挠,立下了无数让人炫目的功勋的勒雷联邦英雄和查克纳共和国英雄,而不是一个想出让一帮将领打赌输了脱衣服的混球。

    老法里用手使劲地揉着太阳穴。甚怕就连黑斯廷斯也不会想到,这个混蛋竟然用这种方式,开始了他融入这些斐扬将军们的旅程。

    透过手指缝,老法里看了看客舱,随即发出一声无奈的呻吟。

    一百二十一名斐扬最杰出的将领,此刻还穿着衣服的,只剩下了最后六位女性。

    一帮老少爷们,全都光着膀子,露着毛茸茸的大腿”。幸好,他们中的大部分都穿着藏蓝色的军用内裤。一个人坐在了老法里身边。老法里微微扭过头,看了一眼。

    光着身子大大方方坐下的,是第十个走进推演室的上将阿尔贝托,梅迪纳。这位老朋友今年已经五十五了,依然保持着年轻士兵一般精壮的身材。看这一脸白胡须的老家伏的嘴脸,似乎对只穿着裤衩这样的事情有些隐约的兴奋,而不是窘迫。“这胖子以前真的只是一个机修兵?”梅迪纳咬着一根粗大的雪茄。

    “不服气?”老法里上上下下找了半天,也没看见梅迪纳身上有哪个地方能带着雪茄。“别找了。”梅迪纳道:“我脱衣服的时候拿出来的。”

    他叹了口气:“我是不是真的老了,玩了这么多年的战术,竟然被一个机修兵玩得团团转!”老法里笑了起来。梅迪纳的那一局,他也看过。在黑斯廷斯麾下的这些将领中,梅迪纳绝对是一个天才横溢的人物。

    他早年跟随黑斯廷斯南征北战,受军神言传身教,独立指挥之后经常有神来之笔。尤其擅长舌l中取胜,在推演方面,绝对是大师级的人物。

    所以,当连续九名将军都被胖子扒光了衣服之后,正处于极度愤猃和震惊的将军们,就请求梅迪纳出手了。

    走进推演宣的时候,梅迪纳还是那副老帅哥的模样。

    只不过,在开局之后,这老家伏的衣服和脸,很快就给丢光了。

    在系统随机分配的那场由双方总计六个装甲师组成的中小型战役中,梅迪纳被胖子层出不穷的偷袭,伏击,佯攻,引诱,耍了个团团转。

    虽然输了,但所有人都承认,那绝对是一场精彩到极点的对抗。双方你来我往,各出奇谋。

    只不过,那个胖子比梅迪纳更狡猾,也更猥琐。他从一开始就避免和梅迪纳正面对决,而是用他那种让前面几位将领都为之发疯的袭扰战术,把一支支营团级的部队,变成了一条条绳索,缠丝般绑在时手身上。这是一条带刺的绳索。

    无数蓝军部队,以神出鬼没的路线,环环相扣的计划和遍地开花的局部战斗,向梅迪纳指挥的红军部队发动攻击。

    他们拼命拖延红军的挺进速度,蚕食红军的兵力,袭击红军的指挥系统。这样的乱战,别说指挥,就光是看,已经眼花缭乱晕头转向了!

    红军刚刚挣脱一根绑在身上的绳索,胖子马上又给你缠上两根。到最后,红军部队走走不动,追追不上,跑跑不了。后勤通路被掐断,前进部队被袭击,指挥所被端掉…”“那股有力都使不出来的难受劲,让外面看的人都快崩溃了。

    说梅迪纳被玩了个团团转,一定都不夸张。可是,如果不是擅长乱战的梅迪纳,恐怕揍个人根本支持不到战役结束!

    也是从那一局开始,在场的将军们,全都收起了他们的愤怒,开始认真起来,真正把胖子当做了一个他们想要击败的,也是必须仰查的对手!

    “觉得他怎么样?”老法里笑着问道。

    “是个混球!”梅迪纳咬着雪茄,恶狠狠地骂道。随即,又笑了起来:“不过说实话,老爷子的眼光还真够毒辣的,这么个天才他都能找出未!”这么做,会不会太过火了?”老法里上下扫了梅迪纳的身子一眼。这有什么?”梅迪大模大样地坐在椅子上,一点都不在乎过上过夏的服务员的暮光,不时速迎上去眨下眼睛“咱们这些人,以前谁没在军营里光着屁股跑步受罚?谁没在战场上光着屁股晒太阳?几十年没机会这么干了,今天一脱了制服,浑身都自在。”

    “你可真是个暴露狂!”老法里笑了起来,摇着头,喝了一口酒。

    “说实话,我们需要脱掉我们的衣服。”梅迪纳敛去了脸上的笑意和玩世不恭,注视着客舱中的将军们:“迳十几年来,我们的军队越来越呆板,僵化,越来越像一个有着辉煌过去的老头。可是,那些盲目的骄傲,自大,还是在这个群体中不断的滋生。”“还记得我们年轻的时候吗l?”梅迪纳看着老法里。老法里目光炯炯地看着前方:“那是一个热血沸腾的时代。”

    “很多年轻人,在进入这支军队的时候,也是那真的富有激情。““”梅迪纳叹息一声道:“可是,当我们的军队,变成了一个只为政治和利益服务的机器,再也没有捍卫自由和荣誉的政情,看不起那些在战场上浴血奋战的盟军,仗着自己拥有更强大的力量,藐视一切的时候,他们的血,也在冷去。几年下来,就成了一帮庸才!”。

    梅迪纳狠狠嘬了一口雪茄,把头靠在椅背上,看着天花板,日光幽幽:“为什么李佛的主张在军队里那么有市场,为什么那些年轻的基层军官如此容易受到蛊惑,是因为他们的热血没有地方抛洒,他们害怕自己充满勇气的胸膛变得冰冷。”

    “于是,李佛引诱了他们,偷换了自由与杠荣耀的概念,让他们在这种挣扎中,看见了一条他们更向往的道路。”梅迪纳认真地看着老法里:“我们必须醒过来!”“用脱光衣服的方式?”老法里揶揄道。

    “没有比这个更直接的办法了”梅迪纳自嘲地摇了摇头,忍不住笑了起来:“我觉得,就算是老爷子亲自来干这件事,也不一定比那家伙干得更好。看看这个客舱,还有什么比一百多个只穿着裤衩的将军更让人清醒的呢?”

    他悠然地翘起一支大毛腿:“况且,肯太族有一句古语说的好,澡堂子里的朋友,比宴会中的朋友更坦诚。”

    “现在进去的是谁?”老法里抿着酒,钭眼看着梅迪纳。“弗里斯上将”梅迪纳笑了起来:“好像他过了,就是几位女将军了!”

    “你最想看谁进去?”老法里一张满是皱纹的脸上,带着一丝坏笑,像个偷了糖的孩子。

    梅迪纳毫不犹豫地把目光投向了一个三十五岁左右的美丽女少将:“洛克萨妮少将,这可是咱们斐扬军中著名的美人儿,大家想看她的课体,不是一天两天了。”老法里嘿嘿地笑了起来,冲梅迪纳举起了酒杯。两个老不修愉快地碰杯。“五分钟,我赢了!”

    当推演室的大门再度开启,过六十的弗里斯上将光着隐约可以看见肋骨的身体从堆满了衣服的房间里走出来时,客舱里,一个穿着大红内裤的黄发中年人叫了起来,这个厚嘴唇的家伙欣喜若狂地拿着一个电子文件夹,挨个儿让输家在账单上摁指纹。整个客舱,一片叫骂,笑声和叹息声。弗里斯的失败,已经意味着斐扬将领们全军覆没。那个胖子,简直一个人就能顶一个集团军的参谋部!

    似乎是因为大家都脱光了,将军们这时候的表情,反而没有了先前的局促和羞恼。气氛也远比大家衣冠楚楚聊正经话题的时候热闹得多。“下一个是谁?”一名平时看起来正直稿重的中将,一脸迷糊地问道。带着坏笑的眼睛,却直往几位女将军哪里瞟。“洛克萨妮!”一个人叫了起来。旋即,整个客舱都响起了“洛克萨妮”的叫声。

    那位美貌的女少将,抿着嘴角,扫了一眼光猪将领们,踩着摇曳的步伐,向推演室走去。

    门关上了,可是,外面的推演屏幕,却迟迟没有动静。

    将军们面面相觑,互相交换着眼神。

    一格中将倒了一杯威士忌,走到推演室门前,静静地等待着。

    片刻之后,门开了。

    穿着一条大象内裤的胖子,耷拉着脑袋,腆着白花花的肚子,出现在众人面前。“***,老子忘了这桩儿!”哄笑声,口哨声,叫声四起。整个客舱,成了一片欢乐的海洋。

    在玛格丽特,安蕾和老法里喜悦的日光中,中将将手中的酒,塞到胖子手里,笑着和他碰杯道:“欢迎你的加入,田行健将军!”第二更送到,拜求月票!后面追得太紧了,距离一直都澈拉开。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