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冒牌大英雄

第七十九章 狂夜第二乐章(上)

    晚上十点三十分。正是第九大街夜生活渐渐绽放开的时候。

    不过,在这个月朗星稀的夜晚,燕舞莺歌灯红酒绿的生活,被一支无形的手,给搅了个粉碎。

    前往第九大街的人们发现,他们还在几个街区之外,就被设置路障的警察和荷枪实弹的国安人员拦了下来,不允许再前行一步。而路上随处可见的首都卫戍部队的士兵和机甲,更加剧了紧张的气氛。

    一些胆大又不信邪的家伙试图离开大路,穿小巷往第九街区里钻,不过,无一例外,他们要么被巷口的警察拦下来,要么就被一群神兵天降般的士兵或防爆警察摁在墙上搜身,吓得屁滚尿流。

    喧嚣的街区,渐渐沉寂下来。人们在茫然中被劝离自己的座位。看见满街的警车和机甲士兵,看见几栋被赶得空无一人的太空城下同样茫然的人流和车流,再笨的人也知道有大事发生了。

    首都卫戍部队基地,国防部,国安局,军情局此刻已经是乱作一团。

    神仙打架百姓遭殃。这句话用在这里在恰当不过了。

    不知道详情的普通职员和士兵还好。发生了天大的事情,他们都不需要担上一点责任,该被派到哪里就去哪里,该设置路障就设置路障,该疏导人群就疏导人群,他们只需要做好自己的工作。

    反正战争爆发之后,海德菲尔德遭受西约潜伏特工和恐怖份子袭击,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真正为此心急火燎的,是各防卫机构的高级官员。

    这些平时高高在上,神秘莫测的卫戍区司令,防卫部门高官,国安军情局长们,到现在已经成了热锅上的蚂蚁。

    按理来说,能走到这种暴力机构最高掌控者实权位置的,无一不是见过大场面的人。什么大风大浪都闯了过来,你死我活的事情见得多了,被人拿枪指着脑袋或枪林弹雨中大开杀戒的事情也干过不少,这样看来,在魔鬼天堂门口躺一个人,傻站着几十个人似乎并不算什么。

    可是,只有他们才知道,事关整个斐扬背后权力斗争的争斗,有多么复杂。

    无论做出什么决定,一个不小心,或许就会成为那些掌控着这个国度最高权力的家族的牺牲品。

    总统府,现在保持着沉默,军部。也是一声不啃。

    那位军神老爷子,似乎现在并不知道他的外孙女和那个勒雷来的胖子,正在这个城市中央的太空城顶层那蓝色的球星光幕中和一群这个国度身份最贵重的年轻人聊天。也不知道此刻围绕着阿拉斯加太空城周围,有多少支枪,多少机甲。

    弗朗西斯的遇刺身亡,已经标志着这个世界秩序的崩塌。

    原本大家还以为军神回来以后,表面上一切还能够处于控制当中。可谁也没想到,老家伙出手更狠。他从勒雷联邦带会来的那个胖子,杀米勒就跟杀只鸡似得。

    杀了还不算,还把布尔家,海因里希家几个跟着米勒胡作非为的家伙凉在外面,自己仿佛没事人一般继续聚会,喝酒唱歌醉生梦死。

    米勒是什么人,谁都知道。

    这是个人渣,可这些年来,谁也没能动他。

    而现在,他死了,躺在哪里连收尸的人都没有,活脱脱一出盛大的展览。

    如果今天胖子和玛格丽特在给了所有人一个底定乾坤的机会,却履险如夷,杀了米勒举行了聚会后。在欢声笑语中安然回家,不用等到天明,斐扬的局势就会倒向一边。…。

    谁也不知道胖子和玛格丽特会和那些年轻人们聊些什么。但可以确定,那不会是叙旧那么简单。那些年轻人背后的家族,会得到最明确的信号,也会在这一夜中明白,黑斯廷斯依然不可挑战。

    十天时间,已经足够他们让那些摇摆不定的家族和家族控制下的政党,议员和政府机构彻底倒向他们。无论李佛一边的人们有多么周密的部署,输掉了今夜的风向标争夺战,他们将一败涂地。

    既然不敢挑战黑斯廷斯,就别装什么大尾巴狼。

    即便被他们绑上船的,恐怕都会在这个时候飞快地跳下来!

    人类社会的法律,在战争时期,就不过是一张废纸。这种程度的斗争虽然比不上全面开火的内战,意义和效果却完全相同。谁也不会傻到用法律来制止过程。法律的作用,只是结果产生后,胜利者用来谋杀失败者的工具!

    用一句俗话来说,一旦输掉总统选举,等待芭芭拉和米勒家族的,将是法律的制裁。

    到那时候,刺杀总统的证据,会冒出一万多个。

    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统统都是真的。

    而大庭广众谋杀米勒这样的事情,会被选择性的无视,即便你有一百万个证据和证人,那也是假的。法官会直接丢进垃圾桶,连看都不看一眼。

    很残酷,可这才是战争时代的现实!冤死的又何止你一个!

    因此。作为这个城市的守护者,无论是卫戍区司令还是各大机构长官,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装作什么都看不到,却用诸如抓捕通缉犯,扫黄打非一类的借口,封锁街区。保证事态不至于因为平民的伤亡而扩大。

    ————

    ————

    看了一眼街口的一辆警备机甲和几个荷枪实弹目不斜视的士兵,弗莱舍人丢掉烟头,大步走进了位于阿拉斯加太空城东面四百米的天阁太空城。

    天阁太空城高两千三百米,属于中型太空城。

    因为防风,安全等方面的需要,现代几乎所有太空城的外墙都是透明的封闭式幕墙,连导弹都无法轻易击穿,就算是失控的飞行车或者小型飞船撞上去,都无法将其摧毁。因此,能够用于狙击的地方,只有太空城的顶楼。

    弗莱舍尔在二十名精锐护卫的簇拥下,走上了太空城底楼大厅的三号高速电梯。宽大的观景悬浮电梯,飞快地向上攀升。底层大厅以及太空城外的街道景物,变得越来越小。而原本几不可闻的枪声,也越来越大。

    当电梯门开启的时候,猛烈的交火声,就像是一波狂潮。迅速将弗莱舍尔淹没。

    他面无表情地走出电梯。顶楼过道上,已经有先行发动攻击的部下等候在了门口,引领这他向天台位置走去。

    天阁太空城的顶楼,是一个旋转餐厅。

    此刻,整个餐厅已经是一片狼藉。被枪弹击碎的玻璃散落在地面上,桌椅东倒西歪,墙面上地面上,到处都是弹痕。一具具尸体,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挂在窗户上,或者蜷缩在角落了。

    鲜血。在满是饭菜的地面上流淌着,**状的血痕随处可见。

    弗莱舍尔穿过食堂,转过一道弯,忽然停了下来。

    枪声还在前面剧烈地响着,领路的卫队士兵奇怪地等候着,不知道这位比佛利卫队的队长,出了什么问题。

    弗莱舍尔冷冷地看了一眼身旁的一个橱柜,猛地将柜门拉开,橱柜里,露出一个身穿侍应生制服的女孩,女孩长得很漂亮,虽然满脸泪痕瑟瑟发抖,却有一种楚楚可怜的韵味。当她看见弗莱舍尔和周围全副武装的卫兵时,情不自禁地发出了一声恐惧的尖叫。…。

    弗莱舍尔冷冷地看着她,忽然轻轻一挥手。一把锋利的小刀,从他修长而有力的指尖探出,割断了女孩的脖子。

    尖叫声嘎然而止。

    当女孩睁着难以置信的眼睛,喉咙发出咕咕的响声,血液从翻开的裂口中大股大股地涌出来时,弗莱舍尔已经关上了橱柜的门,跟着领路的士兵拐过了走道拐角。

    这一个小插曲,让领路的士兵脸色苍白,一路小心翼翼。

    他们的一个小队二十人,在发动进攻的时候,已经清扫了整个餐厅的所有人。无论是食客还是工作人员,尽数屠杀,却没想到在这里,还有一跳漏网之鱼。

    他不敢想象,如果躲在橱柜里的不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而是一个黑斯廷斯家族卫队的成员,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弗莱舍尔,会毫不犹豫地杀了自己。

    而如果弗莱舍尔受到一点伤害,结局或许会更恐怖。对弗莱舍尔近乎于宠溺的芭芭拉,绝对不会放过这里的每一个人。

    穿过餐厅,推开一扇铁门。激烈的战斗,就出现在眼前。

    天阁太空城,只是附近几个必争之地中的一个。十五个可以完全控制魔鬼天堂的狙击地点。这里占了四个。而且,是距离最近的四个。

    低头打量了地上一具身穿黑衣的尸体,弗莱舍尔转动身子看了看四周。

    这是他看见的第一个被击毙的黑斯廷斯家族卫队的战士,而在这个相貌普通的士兵身上,比佛利卫队,已经付出了三条命作为代价。

    黑斯廷斯家的魅影军团,是家族武力的核心,却不是家族护卫队。就像是李佛手中最隐秘的战斧军团一样,只是准备用于大规模的冲突作战的震慑力量,部署在各自的秘密基地里,从不在海德菲尔德轻易露面。

    而参与今夜绞杀的,都是各大家族的私兵。

    这些私兵,平时就是家族卫队。在斐扬规则许可的情况下,以保镖,护卫队成员,佣人,家族企业职员存在。甚至在诸如国安局,军情局,警察局等机构中,各大家族也因为不同的渗透和控制力度,掌握着其中的一部分人。

    黑斯廷斯家族上百年的底蕴,黑斯廷斯三十年权倾天下,显然不是随便一个新进家族就可以抗衡的。

    就拿天阁太空城的这场战斗来说,虽然控制这里的敌人,只有六个人。可是,整整二十名比佛利卫队的精锐士兵发动突袭,依然只击杀了对手三个人,却已经付出了伤亡八个的代价。

    众所周知,黑斯廷斯家族卫队的成员并不多。能成为其中一员的,无一不是对家族忠心耿耿的死士,精锐中的精锐。现在,他们正依托天台上的环境平衡系统等障碍物,和比佛利卫队交火。

    他们有着丰富的经验和强悍的身手。

    三个人,就和比佛利卫队一二十人打了个不分高下。那并不凶猛但足够精准的火力,让卫队士兵根本无法突破。

    可惜,黑斯廷斯家再强大,他们也只是一个家族而已。

    弗莱舍尔冷冷一笑,向身后的士兵一挥手,让他们投入到了进攻中。一时间,枪声大作。片刻之后,对面的火力就被压制了下来,几名士兵已经向前推进了五六米。

    人多,才势众。

    米勒家族,海因里希家族,还有一个个早已经投靠的家族,已经在芭芭拉要求下,全力投入到这场战役中来。而卫戍部队,军情局中,还有不少人都已经接到了命令,要利用他们对街区的控制,争取时间!…。

    支持黑斯廷斯的那些家族,并没有什么动作。或许是没有收到消息,或许是老家伙并不想把整个斐扬搅乱,不想变成双方的大混战。

    现在的黑斯廷斯家,就像一头狮子,屹立于岩石之上,威风凛凛,想要震慑群雄。

    不过,军神已经老了。而围住他的,是一群已经在弗朗西斯遇刺的时候,就见过了血,没有了退路的鬣狗!

    弗莱舍尔观察了一下,身体如同一直丛林中的黑豹,无声无息地扑了出去。

    纷飞的能量子弹,在他身旁纵横交错。

    只几步弹射,他就已经冲到了一根立柱后,随即双手扣住立柱,一借力,身体腾空而起,跃过了一个环境平衡西系统的方形机器。还在空中,他手中的飞刀就脱手而出,钉上了一名黑家战士拿枪的手。

    随着弗莱舍尔的行动,一旁的比佛利卫队士兵们,也冲了上去。对方迅即减弱的火力,已经无法阻挡他们的进攻。

    在又付出了三死一伤的代价后,随着几声枪响,两名黑家士兵终于横尸就地。而那名被射穿了手的士兵,则被弗莱舍尔一刀捅进了心脏。

    看着脚下的尸体,弗莱舍尔冷冷地舔了舔刀上依旧温热的血。

    虽然听不到枪声,不过,四周太空城上不时爆发的光团,依然能清晰的展示出现在战斗的激烈程度。

    米勒家的卫队,已经占领了北面的一个目标。这群红了眼的家伙,正分出一部分人参与到比佛利卫队在三百米外另一座太空城的进攻。一个接一个的关键要地,正接连落入己方的手中。

    一名士兵,递上了通讯器。

    弗莱舍尔将通讯器放在耳边,听了一会儿,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上,露出一丝遗憾的冷笑。

    黑格,和他的增援部队,在距离城区不到一公里的地方,被拦住了。出手的是霍斯特.赫克尔,他直接指挥的军情局秘密部队,掌握了对方的行踪。制造一连串的偶然事件,对军情局最让人恐惧的毒蛇赫克尔来说,不是什么难事。

    等到黑格进入城区,恐怕一切都已经结束了。不能和这个站在黑斯廷斯身后,掌控着黑家秘密武装的中年人交手,实在是一种遗憾。

    弗莱舍尔将通讯器抛给部下,大步向电梯走去。

    弗里德里希的车,还等在通往魔鬼天堂的公路路口,是时候,去会会那个勒雷来的胖子了。

    如果谈判不成功,自己要怎么杀他,才更艺术呢?

    。

    。感受到了大家的强力,瞬间就进前十了。我只有用更新来报答了,今天第一章奉上。

    。

    。

    。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