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冒牌大英雄

第九卷 第七十五章 狂夜的开始

    当胖子乘坐的飞行车沿着公路向魔鬼天堂接近。。。。。当以群青年剑拔弩张如临大敌地站在魔鬼天堂门口,看着一排喷涂着家族标志的豪华飞行车驶来,玛格丽特发起聚会的消息,已经传遍号-整个斐扬上层。

    稍微知道点内情却有没有交格参与的人们,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想象出,那些心机陈府深不可测的老狐狸们,此刻如何在黑夜中认真咀嚼消化这个消息,如何拨通他们各自子弟的电话。

    即便猜测不出参与这个盛大狩猎会的角逐者会说什么,会做什么。不过,这一个夜晚,就像是已经乌云密布的天空,是个人都知道那一场暴雨,终究会落下。就像此刻一千八百米下一个小酒馆里的歌女,抱着话筒低吟浅唱的歌词。“谁在雨中湿透,谁在房檐下看戏?这是一场淅淅沥沥的雨,还是毁天灭地的雷霆,是个迷。”

    人类文明发展到现在,即便科技已经远远超过了古代地球人的想象,可是,有些东西,终究是无法改变的。就像无论历史还是现在,无论是帝国制度,还是民主制度,权利和财富,终究都只掌握在少数人的手中。制度不一样,结果一样,这是一个讽刺。

    认真思考其中的含义,足以让任何一个不愿意被生活强奸的理想主义者放弃挣扎,绝望地跳下悬崖。这个世界,原本就没有公平 !

    当你踏踏实实勤勤恳恳,一步一个脚印艰难向上爬的时候,有些人,却因为一个姓氏,而注定一步登天。

    不过,相较于西约那帮吸血虫贵族和独裁者皇帝,至少斐扬这些国家的权利,会因为各大家族的存在,而互相制约一一不是一个家族说了算,而是好几个家族说了算,或许,这就是最大的民主了。民众通常都是难以将视线穿透云层,看到高高的天上的。

    就像站在第九大街的街道上,抬头只能看见烛目的霓虹,却看不见那阿拉斯加太空城顶金碧辉煌的魔鬼天堂。

    他们和基层政府官员打交道,偶尔能见到上街拉选票的议员,顶多再和开展亲民活动的市长一起拍张照。

    他们不知道,在他们眼中高不可攀的那些将军们,部长们,国会议员们的背后,其实都有一条条无形的线,在牵扯着,控制着这些人的一举一动。他们 也不知道,其实他们的选票,早在他们投出之前,就已经有了结果。

    这个国家,如何治理,谁未当总统,真的不关他们什么事。控制这个国家数百年的这些老牌家族,只需要互相之间的一个电话,一次谈判,就能让上亿不明真相的民众在他们的引导下走进投票点,为他们的决定披上民主的外衣。当你握着选票,发现只能选择参选的这几个人时…” “』当你发现一些竞选者爆出了丑闻,一些人退出 了竞选时一…当你惊喜地确定某 人的执政纲领和你的希望不谋而合时一一

    你不会知道,这一切,只走出于需要。不是你的需要,而是站在金字塔顶峰,俯视着这个世界的那些人的需要。

    斗争的决定权不在你的手上,而在他们手里 ! 他们给你人选,你才能选,他们可能不能影响你的决定,但他们控制的舆论,可以影响大部分人的决 定。身为少数人的你,只能服从,因为这是民主 !

    只有走上或者接近云端的人物,才有交格了解这些。只有这些人才明白,民 间流传的六大家族,并不仅仅只 是一个荒谬的传说。

    在帝制国家,最混乱的时期,是皇帝驾崩的时候。而在民主国度,最剑拔弩张的时期,则是总统竞选期。为了角逐一个国家的最高领导权,为了分配利益,划分势力范围,人类从来没有脱离动物的本能。

    秩序社会,在这一刻退变成了一个充满了诱惑和危险,充满了机遇和陷阱的原始丛林。

    那些懒洋洋的猛兽,离开 了温暖的粜穴,缓缓走出了灌木丛。当那只漂亮的梅花鹿出现的时候,它们的本能,让它们兴奋,不安,眼睛通红,跃跃欲试!在弗朗西斯死后,一轮新的逐鹿较量已经开始。

    而当那个事实上统治了这个国家三十年的军神,已经在绝症倒计时中,证明了他依旧是一个凡人,他也会老,会病,会死时。可以预见,这一次较量,比起以前的任何一次更复杂,也更血腥。

    黑斯廷斯的回归,意味着竞争开始变得波烈。隐藏在暗处的人们,在不停地思考着,计算着。

    玛格丽特发起这次聚会的意图是很明确的。这是在正局开始之前的一种试探,一种正大光明的拉拢手段。

    虽然这些受到邀请的年轻一代距离家族族长的地位还很远,可他们每一个,都是对各自的家族有着极大影响力的继承人。

    谁也不会轻视这些年轻人的力量。他们既然出现在这个聚会,就已经代表了他们身后家族的意见。无论他们做什么,说什么,那些身在背后的老家伙们,可以很轻易从这场聚会中,获得足够的信息。

    他们可 以很清楚的知道,玛格丽特和那个胖子的手里,究竟掌握着什么,会展现什么样的力量,给出什么样的条件,来影响一个家族的倾向。

    不过,今天其实并不是一 个聚会的好时机。虽 然黑斯廷斯依然时这个国家有着极大的震慑力和影响力。跟随他的将领,黑斯廷斯家族的势力,将会毫不犹豫地听从他的指 挥,对任何试图发动攻击的人回应以最坚决的反击。可是,难免有人会铤而走险。

    这本来就是一场你死我活的较量,当黑斯廷斯生命进入倒计时的时候,还有什 么比直接干掉他的两个继承人,彻底击垮黑斯廷斯家族更有吸引力呢?

    在暗杀弗朗西斯之后,那些人已经处于一种无法控制的惯性之中。他们做出任何一种不理智的行为,都不会让人奇怪。。

    或许,在魔鬼天堂半径一公里的范围内,一切都很平静。没有任何可疑的人出现。灯红酒绿歌舞升平。

    不过,只要有人进入一公里范围外的某些区域,就能发现。那些来自不同家族的猛兽,已经在黑夜的掩护下,进入了攻击位置,静静地等待着。 一他们并不是一路人,各自都有着不同的立场,想法和打算。他们或许并不想抢先发动攻击,但这并不代表他们不会做好准备,在混乱和机会来临的时候,毫不犹豫地作出决定,露齿-獠牙 !

    整整二十辆豪华飞行车,以一种嚣张跋扈的姿态,毫不减速地冲过来,停在了距离吉莉安不到二十公分的距离。

    车门打开,一个身材微胖,面色苍白的青年,在整整四五十名保镖的簇拥下,当先下了车。

    随后几辆车上,三个高矮不一的青年和三今年龄不同的女人「也纷纷走了出来。他们衣着考究,举止优雅,每一个人的嘴角,都挂着淡淡的笑容,目光在门口一群人的身上扫来扫去。

    徼胖青年站在吉莉安面前,眼睛直直地看着吉莉安高耸的酥胸,仿佛陷进去了一般,深吸一口气,舔了舔嘴唇道:“吉莉安,你可真是越来越有科了。”吉莉安后退一步,厌恶地看着那张苍白浮肿的脸,一阵恶心。

    来的人叫米勒。米勒家族的长孙。其父是切尔蓝军区总司令,祖父在军界门生故旧遮天下,外祖父则是斐扬政界一个公认的老狐狸。正是这个家伙,当初试图给玛格丽特下达药,却被玛格丽特侩当众废了老二。事情一度闹得不可收拾。

    不过,即便以米勒家族在斐扬排名第二的强大势力,最后也只是忍气吞声。只听说米勒曾经放言,豁出这条命,也要让玛格丽特为此付出代价。哪怕整个米勒家族,和黑斯廷斯家族拼个鱼死网破。没有人怀疑这个疯子的话。他是这个围子里的一条疯狗,毒蛇。被他咬过的人,不计其数。

    很显然,他今天到这里来,不会安着什么好心。这次聚会,很可能因为这个疯子而面临失控!“有科吗?”吉莉安挺了挺胸脯,咬着牙讥讽道:“可惜,米勒你没多长一根老二 !”

    门口一片寂静,保镖们面色紧张,他们几乎能感受到那种火药被点燃的刺鼻气味。无论是魔鬼天堂的保安,还是各大家族的保镖,一时间剑拔弩 张,似乎只要一点点刺玫,就会大打出手。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米勒并没有因为这个恶毒的讥讽而有任何发怒的迹象。他似乎什么都没听到,那张浮肿而苍白的脸,依然带着阴冷如毒蛇般的 笑容,两只眼睛透射出变态般狂乱光芒。

    他依然低着头,直直地看着吉莉安的胸脯,舔着嘴唇道:“我有,外面是仿生组织,里面是我也不知道的什么金属。我保证,我能干死你!”

    “不过,你要排在我最爱的玛姬后面。”他抬起头,冲已经恶心到极点的吉莉安咧嘴一笑,那双极度淫邪的眼睛,在一群脸色铁青的青年男女脸上扫过:“怎么,我们的女神还没到吗?”

    懒洋洋的青 年大卫,凯利冷笑着,年轻的中将威廉,麦卡锡微微一挑眉毛,而那个脸上永远如同笼罩着一层寒冰的青年沈大奇,则上前一步,对米勒道:“滚!”

    米勒抬起眼皮,那双毫无光彩的眼珠子慢慢地移动到冷酷青年的脸上,用淫邪的语调道:“沈,你那两个姐姐呢,我真想她们。”脸色冰冷的沈大奇猛地上前一步,却被身旁的大卫一把拉住。

    “对”米勒吃吃地笑了起来,拍手道:“还是凯利明白事理。我们都是文明人,玛姬回来了,大家应该高高兴兴的叙叙旧,何必这么剑拔弩张的呢?”

    他环顾四周,悠悠地道:“况且-,就算你们再喜欢玛格丽特,又有什么用。人家已经把男人带回来了,大家不想见识见识究竟是谁征服了我们的女神吗?和我发狠有什么意义,把我揍一顿,就能让女神动' u+' 7沈太奇死死攥紧了拳头,重重地哼了一声,扭过头不去看米勒。

    米郝笑着道:“斐扬六大家族中,除去黑斯廷斯家,我们这里到了五个。”

    他用手指点了点沈大奇:“沈家排名第四,不过,这些年,沈家对军队的控制力可越来越低了。既然沈家一直保持中立,那就继续保持下去好了,至少能保个平安。”

    说完沈大奇,米勒把头扭向拉着沈大奇的大卫,微笑着道:“凯利家族,最近几年,可真是风生水起。能够挤掉麦金利家族,排名第六,手段很高明。

    不过,凯利家族想要在军界进一步发展,得罪了黑斯廷斯元帅的爱将麦金利上将,的确面临一些困难。在麦金利上将掌控盟军指挥部的今天,凯利老爷 子恐怕早就另有打算。”大卫。凯利 面沉如水,冷冷地扭开头去。

    米勒把头转向那位年轻的中将,忽然笑了起来:“麦卡锡家族,倒是一直是黑斯廷斯元帅阁下的死忠,不过,威廉你本人却更认同李佛将军的主张。如果我们的军神大人,准备把斐扬共和国交给一个勒雷来的胖子,你会同意么?”麦卡锡冷冷地道:“这不关你的事 !”

    米郝笑着松了耸肩,扭头看向站在自己身旁的三男三女中的两个青年,芙道:“剩下的人里面,我们米勒家族和布尔家族,海图里希家族,向来同仇敌忾。虽然海图里希家的实力进不了前六,不过,比起吉莉安的爱德华兹 家…” “』”

    他的目光,移向站在沈大奇身旁那个脸上总是带着坏笑的青年,继续 道=“ “』和 汤姆你 们 史 密斯 家)似 乎 要 强 上 不 少。”

    说着,他哈哈一笑,伸开手臂,大摇大摆地向魔鬼天堂夜总会的大门走去:“走,咱们别在这里吹冷风了,我们可以喝上一杯「等我们的女神到来。今天,我会给她一个难忘的夜晚…” “』”“怎么个难忘法?”一个清脆的声音,让米勒的脚步一顿。

    他的脸抽搐着,缓缓转过头,正看见穿着一身紧身裙装的玛格丽特,俏生 生地站在自己身后。

    薄薄的衣料,就像是流水一般,紧紧地包裹着玛格丽特前凸后翘的娇躯,那v形领口的酥胸,在一颗蓝色钻石项链吊坠的衬托下,让人揶不开眼睛。

    她的手,轻轻挽着一个外表平凡普通的胖子,胖子的另一支胳膊,则被一个容貌和气质不逊于玛格丽特的女孩挨存。

    而那张着一对小招风耳朵,丢进人群里就找不出来的胖子,正一脸憨厚地问玛格丽特:“这神经病是谁?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