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冒牌大英雄

第六十一章 撑腰

    飞船在无边无际的星空中航行。从汉京出发到斐扬共和国首都海德菲尔德,需要穿越八个移民星系和十五个公共信息,总计三百多个航段。这会是一段漫长的旅程。总统号飞船不是普通的客运飞船。

    这是一艘有着极强防御能力和极高速度的特种飞船。强调的是舒适性和生存力。装饰豪华的舱室,比起七星级的豪华酒店也不逊色,各种各样的生活和娱乐设施应有尽有。而同时,飞船也配备了一个大队上百架战机和强大的火力系统。

    如果是在没有护航的情况下单独行动的话,总统号可以单独击溃一支海盗舰队或一支e级舰队并在一支\{\}级舰队进入三万公昙半径范围之前逃脱。她的雷达系统,导航计算机和加速性能,比大多数的战列舰更强大。

    不过显然,在这个非常时期,依靠飞船本身的性能是无法保证安全的。毕竟所有人都知道,相较于弗胡西斯来说,黑斯廷斯对某些人的威胁会更大。

    弗朗西斯的死,意味着双方之前的克制和隐忍统统都被撕得粉碎。狭路相逢,已是不死不休!

    历史上有太多的例子可以证明,当一股足够强大也足够疯狂的势力在铤而走险中突破了底线,逾越了规则的山头时,他们疯狂的惯性将让他们如同雪崩一般不可遏制。他们会一直向前冲,直到撞开一切拦路石或者粉身碎骨。

    玛格丽特站在走廊jl,明亮的绿色眼睛,专注地看着病房里的两个男人。

    “你的部队,已经开始集结了?”黑斯廷斯背靠在病床的枕头上,漫不经心地对胖子道。

    胖子一怔,脸上的肉尴尬地一阵抽抽。

    他没想到,黑斯廷斯见自己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

    玛尔斯鱼龙混杂,虽然各大势力都在匪军的控制和整合之下,不过,以黑斯廷斯的本事,他想要了解匪军的动向,并不是什么难事。

    “是的。”胖子点了点头,心里不确定这老头是不是已经洞悉了自己的所有打算。

    “看来,你是不准备给斐扬留点脸面了”黑斯廷斯深邃地眼睛就像一汪平湖“你确信自己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么…”』包括失败?

    他大爷的!这老妖怪!

    胖子脸上挤了两下,终于只挤出个尴尬的笑容来。

    黑斯廷斯病恹恹地半躺在病床上。即便健康的时候,他也没有前簇后拥的排场,没有高深莫测的神秘,就连身旁,也缺少通常在电影和小说里才能看到的忠心耿耿而又厉害得不像人的忠仆和保镖。

    语气说他是斐扬军神,倒不如说更像一个普普通通的小老头。和蔼,易于接近,有时候笑起来丑得像只皱皮猴子。

    唯一能让人感受到他与众不同的地方,或许就是他太平静了。无论局势有多么艰难,无论遭遇到什么,他永远都像是波浪不惊的平静湖水,秋日夕阳下的静美枫林。

    别说泰山崩于眼前,就算是一个圣女忽然拉下衣领蹦出两只大白兔,胖子估计老家伙也不会眨一下眼睛!

    可是,就是这个老人,在三十年前,以一次近乎冷血的战略牺牲,取得了最后的胜利,让斐扬共和国力压比纳尔特帝国,雄霸宇宙三十年!

    也正是这个老人,稳坐了军方第一人宝座三十年。几届斐扬总统都在他面前毕恭毕敬,俯首帖耳。整个斐扬共和国,都依赖于他的荫庇。

    如果不是这位昔日的王者,已经病入膏肓。如果不是他将精力投入到东南星域,而自始自终令人费解地在攸关斐扬本土的战争中保持沉就。只怕给那些人十万个胆子,也没人敢对他有任何的不敬和质疑。

    而现在,他在远离人们记线的地方静静地躺着,就像一头已经没有了攻击力的老狮子,或是一个老掉牙的机械钟,在滴滴答答的呆板节奏中,毫无起伏地走向死亡。

    然而,只有坐在这个人的面前,认真地直视着他的眼睛,你才会明白,轻视他,挑战他,是一件多么不明智的事情。他正在走向死亡,他的时针,能转动的囹数已经屈指可数。可是,在秒针完全停下来之前,你永远也不知道他会f什么。若是黑斯廷斯就这样静静地死去,他也就不是黑斯廷斯了。

    他是站在这个世界之外的棋手,人类星际版图就是棋盘。没有人能逃过他的洞察,就连远在玛尔斯的匪军,也逃脱不了!

    “不是我不想给人留脸面”胖子梗了梗脖子,问道“如果我把比纳尔特舰队赶出卡尔斯顿星河,会得到擘助并扭转一切么?”

    “不会!斐扬共和国不是查克纳,或许一些人会感激你,恐怕更多的人,还是觉得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黑斯廷斯脸上露出一丝笑容:“甚至,如果你和斐扬人发生冲突,不管对错,也没有多少人会因为感恩而站在你这一边。”呃。““”胖子狐疑地看着黑斯廷靳,不知道这老家伙这么坦率想干什么。

    黑斯廷斯看也不看胖子,自顾自地接着道:“既然斐扬人都是这么傲慢,这么自私而愚蠢,那么,不妨下点猛药。反正这场战争真正依靠的也不是这个国家。只要能让他们中的一些人知道害怕,远远躲开东南星域而不是肆无忌惮地拖后腿,那就行了!”胖子的冷汗,刷地一声就下来了!听黑斯廷斯用自己的语气,将自己心头的想法一个个找出来,放奋阳光下暴晒,这种感觉,让他感觉毛骨悚然。

    黑斯廷斯冷冷一笑:“具体办法就是和争取查克纳反看来,先抡大棒一通暴打,谁惹我我干谁,然后再给甜枣。反正有黑斯廷斯顶着,反正东南联盟已经成型了。匪军现在的实力,已经足够自保。惹火了就在斐扬大打出手,就当让匪军练兵!”

    “至于会不会因此造成斐盟分裂,至于会引起多大乱子,都不用考虑。反正黑斯廷斯那老家伙上了船,在他死之前,该交的底,一定都会交出来。不用太多,只要能够有一半的斐盟力量,就足够了。黑斯廷斯盯着胖子,缓缓道。。

    胖子一阵心惊肉跳,他迎着黑斯廷斯9!j目光,忽然间一阵忸怩:“这样不好?”“我有些奇怪,你究竟凭什么这么有信心?”黑斯廷斯把头靠在柔软的枕头上,微微闭上7眼睛。“不告诉你。”胖子一脸的不知死活。

    “知道我怎么想么?”黑斯廷斯连眼皮也不抬,淡淡一笑,说道:“如果我年轻二十岁,或者十岁,凭你的想法,我都会把你晒干了挂在我的书房里当装饰品!”胖子一双三角眼闪烁不定地看着黑斯廷斯,一阵心惊肉跳。“不过现在我改主意了…”“”黑斯廷斯平静地道=“与其让西约欺负,不如我们自己来。这次回斐扬,你干,我给你撑腰!”胖子的眼睛,猛地一下睁得溜圆。

    “你以为,弗朗西斯遇刺身亡,我就不会生气么?”黑斯廷斯睁开眼睛,看着胖子,那双浅绿色的眸子里,是毫无掩饰的愤怒,甚至是狰狞。这一刻,胖子忽然发现,这个看起来平庸而无害的老家伙,还是三十年前那个站在电子沙盘前,冰冷如机器的军神!哪怕敌我双方,已经血流成河!胖子离开了,拥抱了玛格丽特之后,看着她走进病房在病床前陪伴她的外公。

    他明白,黑斯廷斯为什么愿意让自己对他守护了整整三十年的宝贝动手。在这场战争爆发以来,他一直保持着沉就,并不是因为他不想让他的祖国取得胜利,而是他比谁都明白,他自己已经没有足够的时间了。斐盟就络一头生了病的大象,想要站起来,就必须依靠自己。而斐扬共和国,是这头大象的大脑。

    黑斯廷靳一直处于矛盾和痛苦之中,他干预战争的进程,却不指挥战斗。他想冷眼旁观,却又难以忍受内'、了的煎熬。军人,政府,民众…”“'所有人都在怀疑他。

    置之死地而后生的事情,并不是想象中那么简单,那需要经历很多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失去他的荫庇后,以钱柏林,道格拉斯,麦金利,玛格丽特等新一代斐扬军人,正在风雨中成长。而同时获取成长机会的,还有一直被他所压制的贪婪和欲望。胖子穿过走廊,向匪军机士们所在的生活区走去。

    飞船会在两天之后,抵达海德菲尔德,他已经向黑斯廷斯请了假,准备先去看看贝尔纳多特。而现在,他准备好好研究一下芭芭拉和她身边那个利益集团的资料!

    不知道,那个女人在没有证据的时候,会是一副什么样的表情!“他很好。”黑斯廷斯看着胖子消失的窗口,对凝视着自己的玛格丽特道。玛格丽特柔和地一笑,轻轻握住了黑斯廷斯枯瘦的手。“你安排一下,我要举行一个宴会”黑斯廷斯疲倦地闭上7眼睛道:“既然已经选定了,现在,是他登上舞台的时候了。嘴角挂着一丝暗自得意的笑容,黑斯廷斯沉沉睡去。。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