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冒牌大英雄

第四十七章 屠杀(中)

    20??年1月6日,斐明联军击败西约朗曼所部,二十个蓄刚斐盟师沿着盆地西部纵横密布的城际公路高速向西挺进。兵锋所向,尽皆披靡。

    战火,在夕阳山盆地西部的每一寸土地上燃烧。

    在夕阳山战役中损失惨重的苏杰联军,士气原本就已经非常低落。发现落入圈套后,更是毫无斗志。除了夕阳山进攻部队四散溃逃外,盆地西部各战略要地的驻守部队,也纷纷在斐盟联军兵锋前放弃阵地。向西面败退。

    从空中看去,在南至夏洛克斯让脉,北至苏格拉底山脉,宽近六十公里的盆地西部,无数装甲集群卷起滚滚尘土,纵横驰骋。两道山脉之间。到处都是到处都是炮火硝烟,都是推进的斐盟装甲部队和高举双手投降的西约士兵。

    医护官陈娟皱着眉头,坐在摇晃的医护机甲里,强忍着心头的翻江倒海。

    这种被命名为圣光的医护机甲。比团级的指挥机甲都还大。拥有十二个中级医疗舱,六个。手术室和三十二张病床。如果展开成战地医院模式的话,可以同时处理两百多名伤员。

    不过因为这个型号的机甲是战场急救机甲,需要足够的生存力。因此,在行进时的舒适性方面,就没有其他型号的医护机甲那么好了。

    设六者为它设计了加厚的装甲,比人脸还小的舷窗,强大的引擎和兽型驱动系统。当它处于行进模式下的时候,坐在里面的人,简直像是被关进了一个。紧邻噪音巨大的轮机舱且密不透风的小黑屋里,然后丢到狂风巨浪中上下颠簸。

    那种痛苦,足以让最强壮的狮子,也变成一只病恹恹的可怜猫!

    陈娟死死咬着自己发青的嘴唇,嫩葱般的手指紧紧抓住座位扶手。在她身边的其他座位上,医疗小队其他成员的脸色,也同样不怎么好看。

    不过,所有人都在忍耐着。大家都知道。机甲主控驾驶员,此刻非但顾不上他们,反而在不断的提升速度。除了他们所在的这辆医护机甲外,指挥部几乎派出了所有的医疗队。

    他们要去的地方,是夕阳山!

    夕阳山战役。已经结束了。那个最高主峰海拔才两百多米的小山丘。最终还是阻挡住了西约联军十几个装甲师的轮番进攻。

    谁也不知道,那一个个。被炮火蹂躏了十几个小时的山头,此刻是什么样子。但是从指挥部派了近六十辆医疗机甲,不但掏空了后方的所有医疗仓库,甚至还让投入反击的部队留下了三分之一的医护人员这上面,大家就能在脑海里勾勒一个大致的画面。

    座舱里的气氛,沉闷而压抑。

    几分钟后。一直感觉在向上攀行的机甲停了下来,绿灯亮起,厚重的舱门随着液压拉杆缓缓下降,落在地面上。阳光,如同洪水一般从舱门涌了进来,晃得人睁不开眼。陈娟微眯着眼睛,第一个走出了机甲。阳光和新鲜的空气,是她此刻最需要的东西。

    可是,在踏出机甲的第一时间,陈娟脸色的血色,就完全消视了,白得就像一张纸。

    她的眼珠,在艰难地转动着。一个个走到她身旁的医疗小组成员。也停下了脚步,目光呆滞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眼前,是一个阳光下的地狱。

    低矮的山头上,一道道蜿蜒的战壕纵横交错,一直延伸向远处。滚滚浓烟,自还在燃烧的机甲残骸上升起。随风斜上天空。整个阵地。弥漫着一种刺鼻的焦臭味道。

    一具具肢体不全的尸体,一块块奇形怪状的机甲残骸,横七竖八重重叠叠,向着远处,向着山坡下漫山遍野地铺陈开去,铺满了整个视野。

    数量,成千上万!

    钢铁和血肉,黑色和红色,就这么毫无铺垫过度地迎面而来冲击着所有人的心灵。那密密麻麻的尸体,有些只是一片模糊的血肉。有些成了烧毁的机甲残骸里一块焦黑的炭,更多的,就那么静静地躺着,趴着,跪着,坐着,蜷缩着。

    机甲旁边不到两米处的一段战壕,已经垮塌了,不到五米场的壕沟底部。就堆积了至少十具尸体。里面有苏斯人,也有查克纳人。这些死去的士兵浑身泥泞,肢体残缺。不是少了手脚。就是胸口小腹开了一个触目惊心的大洞。

    那红红的肉,向外翻着,泥水在他们身下流淌,全是混合着鲜血的黑红色。

    破烂的武器。在四周随意散落着。大大小小的弹孔,一个连着一个。战壕的金属防弹墙已经被炸成了破铜烂铁,原本应该是银白色的金属板,变成了大小不一的扭曲金属条,上面溅满了让人触目惊心的放射状血迹。

    这哪里是那个从夕阳山卫星城抬头就可以看见的葱郁小山,这是魔王降临的末世之国。

    哇的一声,陈娟剧烈地呕吐起来。即便是见惯了死亡和各种恐怖外伤的她,也无法接受眼前的惨烈景象。

    或许是受了陈娟的影响,或许是机甲颠簸得实在太厉害,医疗小组的其他成员。也是脸色惨变。两位承受能力差的女护士吐得昏天黑地。几位男性医师,也是目光发飘,脸色发白。

    “还愣着干什么?!”一个严厉的吼声。惊醒了众人,陈娟抬起头,就看见二十米外。一名中校正在冲自己这边拼命招手:“快点,把机甲开过来!”

    医师身旁,是阵地中央的一片相对平坦的空地看起来像是一个被拆掉了防爆棚的机甲隐蔽室。两辆体型较小的绿光医护机甲,已经在那里展开了医院模式。数百名士兵,抬着担架往来穿梭,数十名护士和医官,正背着医药箱,端着医用托盘忙得不可开交。

    医护机甲展开的四个病员床架,每个都高十米,宽二十米。上面已经摆满了担架。一道道蓝色的微光,正在长宽都是一米的格子里游移。那是在进行伤口消毒和身体检测。伤势重的,迅即被机械臂抽出来。送进机甲的手术室或液体医疗舱。。

    远处,还有更多的伤员,正源源不断地被送过来。

    回过神来的医疗小组迅速翻过战壕,深一脚浅一脚地踩着稀泥向战地医院跑去。机甲驾驶员也飞快地将机甲开到医院旁边的空地上,启动展开模式。

    对医生来说,

    陈娟已经完全忘记了身体的不适和恐惧,全力投入到工作中。

    圣光,这种大型医疗机甲的到来,让这个临时医院的效率顿时提高不少。先期抵达的两个医护小组成员,顿时松了一口气,忙球着搀扶运送受伤战友的士兵们,则冲陈娟等人报以感激的微笑,人人都是精神一振。

    刚刚处理了一名伤员,陈娟就听见阵地前沿忽然传来了一阵喧闹。

    她直起腰,看见那些浑身泥泞,满脸都是炮火硝烟的战士们簇拥着四副担架拼命往这边跑。人群如同海浪般涌动着,快快快的吼叫声撕心裂肺。

    抬着担架的是十几名查克纳战士,原本两个人就可以抬的担架被他们四个人一组抬着,担架左右还有人伸手帮忙。他们飞快地向这边跑着。前面有人拼命地挥着手,清通道路,有壕沟的地方,立刻就有人跳下去,让他们踩着肩膀往前走。

    就连四周其他的战士,也一拨拨地跟着担架跑,似乎就算挤不进人群帮不了忙,这么跟着跑,也能出上一份力!

    还没等陈娟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人群就已经向自己涌了过来。

    “长官,救救他们,救救他们!”当先跑到陈娟面前的一位少尉的声音里带着哭腔,他哀求着,飞快地让开了路。

    四禹担架,出现在陈娟眼前,上面躺着的,是四名血肉模糊的机甲战士。他们无声无息地躺在担架上。显然已经都陷入了昏迷。他们的头盔已经被摘去,泥泞的身体上依然可以分辨出不同于查克纳军人的深蓝色制服。

    四个伤员年龄不一,大的应该已经超过三十岁了小的看起来才二十一二岁。他们的气质一点也不像正规的军人。陈娟对军人的气质非常熟悉,而眼前这四个伤员,除了一位二十五六岁的上尉外,其他的都是低级军衔的普通士兵,或者说,更像民兵。

    “长官,救救他们!”耳畔,无数战士带着哭音的哀求,让陈娟的心,像是被什么东西猛地扎了一下。

    她不明所以地抬起头,眼前。是一张张脏得分辨不出容貌的脸。这些年轻的查克纳战士。有的咬着嘴唇,希翼地看着自己,有的红着眼眶。强忍着泪水。更多的人,已经是泣不成声,眼泪从眼眶中大颗大颗地流出来,在他们脏兮兮的脸上冲出一道道浅白沟箜。

    “少校,无论如何要救活他们。”一直指挥者临时医院救治工作的那位中校挤进了人群,红着眼睛对陈娟道:“他们就是匪军的机甲战士,不是他们挡在我们前面,夕阳山根本坚持不到现在!”

    匪军!这个。词,一下子让陈娟明白了过来。

    这个名字,她这两天听到的何止百次。她更明白,如果不是匪军。不仅仅是夕阳山,恐技现在的整个雷峰星战局,都会是另外一番模样!

    无数的西约装甲部队,会裹着滚滚尘土。在凤凰城平原飞驰,一架架铁鹰般的战机,会将城市化作一片火海。后方刚刚才稳定下来的城市居民。会在炮火中丧生。等到雷峰星被西约完全占据,遮天蔽日的战舰将穿过茫茫宇宙,闯进查克纳其他星域的跳跃点。不用听中校和周围的士兵再说什么了。早在后方集结的时候,陈娟和每一个医护小组的成员,都已经知道了发生在夕阳山上的一切。

    就是这支被许多人看成民兵的部队,为他们带来了一场奇迹般的胜利,而这场胜利,除了归功于这支部队自弗伦索镇向北的一次史诗般的战略迂回外,更应该归功于他们布置在夕阳山上的一个装甲营!

    四百多名匪军战士和实力高出他们一个等级的两百辆裁决者,打了一场血淋淋的肉搏战。他们在阵地前沿战斗。在壕沟里战斗。当裁决者的攻击阵型冲上山坡的时候。他们就像猛虎一般扑出阵地,冲进敌人的机甲群。近距离绞杀。

    谁见过能量炮抵近对方的装甲开火的?

    谁见过浑身都已经被打得稀烂,还抱住敌人,发射如同千手观音般的导弹往自己身上砸的?

    谁见过每次出手,都是以命搏命打法的?谁见过已经驾驶微型机甲依然疯狗一般往强大的敌人身上扑的?

    战后统计,阵亡的一百五十多名匪军战士,有超过一半是和敌人同归于尽!

    这个装甲营,就像是烈火中的凤凰,一次次在火焰中涅巢,也一次次让实力强大到不可思议的裁决者铩羽而归。

    这些超级机甲战士之间的战斗,太过惨烈。太过壮烈。那一次次火星挂地球般的碰撞,那匪夷所思的操控技巧,那一个个匪军战士血战不退的身影,是这个时代最瑰丽的画卷。

    而对陈娟等医护兵来说,这支部队,还有着更重要的意义。

    正是这个。装甲营,在裁决者袭击了两个战地医院之后,向敌人发动了疯狂的报复。

    他们在敌人的出击阵地大开杀戒,数以千计的西约士兵和数不清的仓库物资化为灰烬,数不清的西约特种小队,在他们领导的特种对抗中被歼灭。

    以血还血以牙还牙!

    这不是一句色厉内换的口号。

    在他们的领导下,一场持续了整整五六个小时的特种战,杀得尸横遍野血流成河,最终以西约出击阵地的全线收缩而告终。

    哪怕有裁决者给他们撑腰。巨大的损失还是让苏杰联军的成员畏惧了。退缩了。

    每每想到被裁决者袭击的两个医院尸横遍地的悲惨景象,医护兵们就恨得咬牙。而每每想到匪军第一师特种营对敌人发动的疯狂报复,想到自己部队的特种兵们回来时。机甲浑身都沾满了敌人血迹的狰狞模样,那种痛快,酣畅淋漓。。

    他们自己虽然只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医生护士,可是,谁敢向他们动手。谁就要付出血的代价!匪军特种营。十倍百倍地为他们讨还了公道!

    许多战士,已经泣不成声。

    这是查克纳的土地,可是。打得最壮烈的,却是匪军将士。这些来自勒雷联邦,来自玛尔斯自由世界的战士。用他们的英勇战斗,征服了所有斐盟士兵。不仅是查克纳士兵,还有斐扬士兵,有西利亚克士兵。有塔塔尼亚士航,

    陈娟俯下身“品地检杳着四名匪军伤员的伤知道,技此伤员,州心、阵地上的战士们来说意味着什么,也知道对整个雷峰星方面军来说,意味着什么。

    他们是这场战役当之无愧的英雄,他们不能死!!!

    直到少校医疗官陈娟和闻声赶来的医护人员将四位匪军战士送进了手术室,外面的人群也没有散去。

    战争,是男人的世界。

    在这个血与火的世界里,只有铁骨铮铮的汉子,才会明白彼此间的惺惺相惜!那是一种超越了感激,超越了同情,超于了友情,甚至超于了亲情的感情。他们并肩作战,生死与共。他们互相托付后背,他们共同面对敌人。

    随着手术室门的关闭,门上红灯,在一下一下地闪烁着。

    恰如此刻阵地上,所有将士共同的心跃节奏。

    还有四十几名裁决者逃走了,他们向西面仓皇溃退,不过,哪里是匪军主力的所在地,匪军不会放过他们!

    前方已经传来消息,那位胖子中将,已经在暴怒中率领匪军最精锐的直属特种营出动。

    等待这些裁决者的,将是匪军的复仇之火!

    在莱茵哈特的主张下,苏杰联军主力开始向七星镇南部十公里的第五资源公路第三路段突围。

    从小镇通往第三路段之间的道路,是一条宽阔的一级公路。

    公路修建于平原。两侧最近的山也相距近一公里,地势相对平坦。从空中看去,这个通道,就像是一个横着的形,绕过山区,直通西北。

    因为这条路最适合机甲集群高速通过,又是西约联军进攻夕阳山时的主要路线,沿途散落着大量的西约零星部队,所以,已经六神无主的朗曼没有任何反对意见。指挥集群的七个装甲团。也默认了莱因哈特的指挥。

    尽管他们也清楚,在这个方向,斐盟部队很可能布置重兵。可相较于在敌人占尽了电子优势的情况下,去山区之中打转,去进攻布置于让。头的阻击阵地。还不如加快速度。沿着这条路向西碰碰运气。

    他们实在已经没有勇气,再进攻任何一个山头了。

    夕阳山那矮矮的山线,已经成了他们的噩梦。盆地西部的这些山,却比夕阳让更高。地势也更加险要。

    况且,走这条编号。鳃的城际公路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可以以最快速度和贝利夫率领的增援部队会合,形成一定的兵力厚度。如果能收拢一些部队,赶在后面的敌人追上来之前。与增援部队协力打开一条通道,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

    一队队苏斯机甲,开启了公路模式,沿着公路向西轰隆隆地前进。

    七个团,加上聚集过来的游兵散勇,加起来也是超过一万辆战斗机甲。两千多辆运输机甲,指挥机甲,电子机甲,一路浩浩荡荡。不过。这看似无坚不摧的钢铁洪流。却没什么气势,就算大地震颤。引擎轰鸣,惊得兽走鸟飞,也难掩其虚弱颓唐。

    有后面的两个。师帮忙阻击,队伍前行还算顺利。毕竟是中央指挥集群,有让别人掩护自己优先撤退的权利,就算被勒令阻截追兵的两个。师一碰见对手就举手投降,终究也能拖延一点时间。离开小镇后,身后的枪炮声就越来越远,渐不可闻。

    朗曼坐在指挥机甲蒙着顶级犀牛皮的指挥席上,僵硬的身体如同一具没有生命的木偶。

    朗曼的家族,在苏斯帝国算不上什么大贵族,和皇室的关系,也仅限于狩猎或舞会的时候会发一张最低等的邀请帖,纯粹请来凑热闹,增添人气。如果不是受贝利夫青睐,并跟随这位苏斯帝国著名的不倒翁一路青云直上,以朗曼家族的底气,再过五十年也培养不出一位手握重兵的上将。

    朗曼一向很知足。论天赋。他只算中等偏上,论战绩,他也算不上力压群雄,就算不少小人物挣扎向上的“刻苦”二字,他也做得不够。不过,他有运气。也有眼力!

    在苏斯帝国,想要挑战贝利夫元帅军部第一人宝座的人有很多,可这些人。不是还隐忍着没有动手。就是动了手却一败涂地。

    朗曼不想当军部第一人,连第二人都不想当。他只想跟在贝利夫的身后。站在一个,隐蔽的位置。贝利夫青云直上则乘风借力,贝利夫一败涂地则悄然拉开距离。很现实。可是对他的家族来说,却是最好的一种选择。

    一直以来,他都小心翼翼地控制着分寸。因为他知道。贝利夫迟早会下台,他需要一个合适的分寸,让贝利夫在位的时候视他如心腹,也需要一个,合适的分寸让别人不把他的名字列入后贝利夫时代的清洗名单。

    进攻夕阳山,是他第一次向贝利夫主动争取。让贝利夫将这场战役的指挥权给自己,对他来说,几乎就是在脑门上贴上贝利夫嫡系的标签。

    可他不在乎,以前需要控制分寸,是他没有足够的机会上位。而拿下夕阳山的战功,已经足以让他在贝利夫走后,依然笑看八面来风,巍然不动。

    那是一个他无论如何也不相信会失败的作战计刮,因此,他也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这一仗,怎么就输了。他已经失魂落魄地在座位上坐了很长时间。不是他的心理承受能力太弱,实在他的一只脚,已经踏入了坟墓。

    贝利夫的垮台,已经是铁板钉钉了。弗伦索,那个多莱河边的镇,成了这位帝国元帅的滑铁卢。恐怕他还不知道,就算他打通了通道。投入夕阳山的十八个。苏斯最精锐的装甲师和两个杰彰装甲师,能回去的,也不会超过三个,!

    只要一想到皇室的怒火,他就从心底里生出一股寒意。不知道为什么。这一路过来,他还隐隐约约有种更不祥的预感。

    似乎现在,还不是事情最坏的结果。

    还有更坏的事情,在前面等着自己。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