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冒牌大英雄

第九卷 第三十四章 闪击(十七)

    别说和盆地周围的苏格拉底山脉或者夏洛克山脉那些动辄数千米高的的雪峰相比,就算放在城市中,它也不过只是平均高度一千米以上的太空城身旁一个浑身载满了树的小矮子。

    就算翻烂了电子地图,在电子沙盘上推断了几十把电子推杆「恐怕事前也没有人会想到,在雷斯克这个连接着东南主航道,被称为查克纳大门的美丽星系中爆发的这场战役,最关键也是最惨烈的一战,竟然是在这里。

    此s,1,1高地向西的一面山坡,已经是一片狼藉。

    绁日所及,到处都是倒卧的树木和被炸弹翻出黄色泥土的弹坑。

    青幽幽的山林,变成了一个丑陋的癞痢头。密密麻麻的炮火,还在一遍遍地蹂踽着地面的泥土碎石和枯枝烂叶。

    一道道蘑菇般的黑云,在山顶那蜿蜒的阵地工事前腾空而起,白色的黑色的硝烟,滚滚弥漫。数以千计的苏斯机甲,排成了五条散兵线,拼命仰头上攻。山上山下,只看见能量炮火往来穿梭,交织成一张巨大的光网。

    “打!”被炮弹炸得残破不堪的阵地上,一名查克纳少尉,狠狠扣下万能操控杆前方的扳机。

    趴在射击位上的机甲手中巨大的手持式加强能量炮炮口飞快地转了一国,随即猛然一耸,数百条缠绕凝结的光丝,化作一颗橄榄球大小的能量炮弹喷射而出。只一闪,就扎进了山下苏斯机甲群中,爆发一团让人不可逼视的白光。

    白光横着掠过大地,四周的空气仿佛被猛地扯了一把又猛地推开来,一道冲击波裹着尘沙,形成了一个肉眼可见的圆圈,向四面八方扩散。

    直到这时候,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才随着大地的震动冲天而起。

    这一炮,打得极准。一辆刚刚从一块大岩石后露出身体的苏斯狂人机甲,被直接命中。重达近三十吨的钢铁身躯,被剧烈的爆炸给整个儿掀飞了出去。

    那坚硬的外壳和外挂装甲,如同被烤焦的千层饼表皮上的碎渣般碎裂剥落,化作白光中的几个小黑点,青烟袅散之后,就只剩下了一个焦黑的骨架。

    一击命中,少尉飞快地体回一缩。

    脚下深深的巨型壕沟中,一辆辆机甲勾着腰,来回奔跑。坑道两边被爆炸震落的泥土,扑瑟瑟地落在他们的身上。

    左边拐角处,一辆被炸断了腿的机甲,在坑道的紧急维修区更换新的机械腿。下面,几辆八代[野狗]兽型单兵机甲,正利用他们天生比人型机甲更擅长在坑道中移动的优势,往各射击位上补充弹药。

    靠外一侧坑壁是密密麻麻的射击位。每隔六米,就有一辆单兵机甲趴在斜坡上向山下疯狂开火。剧烈的炮声,就像是在身边炸开的惊雷,一串串,一片片,无休无止地折磨着人们的神经。

    少尉深深吸了一口气,平息了一下自己被爆炸声震得发慌的心脏。

    看了一眼机甲电脑上的能量炮充能时间。

    距离下一次开炮还有十五秒。

    手持机甲能量炮虽然威力巨大,可是,却有着射速慢的缺点。无论什么机甲,只要一绑定这个大家伙,就会像一株被汲取营养的藤蔓缠绕的植物,贡献出百分之八十的能量和引擎资源用于作战。

    在激烈的战斗中等待能量炮充能,实在是一个逼人发疯的好主意!

    少尉狠狠挠了一把褐黄色的乱发。

    他的有些干裂的嘴唇在默默地祈祷中飞快的张合,脑袋随着等待的煎熬埋下去又抬起来。他梗着脖子,拼命控制自己的眼睛,不被阵地中央那不断钻进耳朵的激烈炮火声和打斗声所吸引。

    不用看,他也知道。就在距离自己所在的位置不过两百米的中央阵地,两百多辆匪军机甲正在和近百辆裁决者殊死搏斗!

    阵地前的近身肉搏,一直是地面战争中最惨烈的部分。

    无论是哪一个时代,这种人类面对面的杀戮,都充满了血腥「充满了暴虐,充满了人性的泯灭和绝望。

    当敌人冲到阵地前沿,试图以近身格斗撕开防线的时候,那种冲击力,那种疯狂劲头,比从一万米高的山头直泻而下的泥石流还恐怖。

    没有胆怯,也没有勇敢。没有愤怒,也没有悲伤。双方就像是两群完全失去了理智和思想的野兽,只知道用最原始的本能,去扭打,去厮杀。竭尽全力地攻击对手,红着眼睛往前捅。撕咬对方的血肉,挖出对方奴淋淋的心脏!

    这是同类之间的生命剥夺,是一个人抹去另一个人全部的历史,存在的痕迹,思想和肉体。

    无论是攻方还是守方,经过一次阵地前沿这种冰与火碰撞般的厮杀之后,能够存活下来的,绝对不会超过百分之三十!

    这个数据,意味着双方几乎是耗尽了最后的一丝力量,几乎只是靠最后几个人,来确定阵地是继续坚守,还是被突破。

    少尉见过各种各样的厮杀,见过最惨烈的阵地防御战。可是,他从来没有想象过,战斗,竟然可以惨烈到此刻中央阵地前沿这种地步。

    他不敢抬头去看。因为只要看上一眼,他就怕自己再也扭不过头来。未来,也再也没有驾驶机甲的信心,再也没有战斗的勇气!

    击。

    这是西约荠的第八次强攻,同时,这也是两百辆裁决者的第八次突那些长着斧头脑袋的裁决者,冷酷而残忍。

    他们行走于每一次发动强攻的苏斯装甲集群之前,如同闲庭信步。

    急如骤雨的远程火力,根本无法对他们产生任何的威胁。只要被他们一接近,在你的手指向机甲下达一道完整的动作命令之前,他们的离子光刀或拳头,就已经洞穿了你的身体。

    这是一群没有感情的死神,他们以近乎完美的操控,收割着生命。

    没有人能挡在他们面前-……”“除了,匪军!

    “轰”地一声巨响。少尉终于忍不住扭头看去丅。中央阵地前方的山坡上,两辆机甲从弥漫的硝烟和飞溅的泥石中现出了身形。。

    在现出身形的一瞬间,一黑一青两道身影,就如同两个磁铁般,紧紧吸到了一起。狂风暴雨一般的钢铁打击声,碰撞声,就像是一曲震耳欲聋的重金属打击乐!

    咣!青色机甲被裁决者一脚踢在护头的手臂上,一个侧翻滚出十几米,机甲外壳在地面上犁出几道深深的壕沟。

    它被踢中的左手小臂,已经完全碎裂。传动杆透出裂开的外壳,飞速摇摆伸缩,刮在裂口处的钢板上,发出难听的噪音。

    肘关节部位,显然已经折断,整个小臂都以一种奇怪的姿势扭曲着,不少零件随着机甲传动机械的强行运动,被弹出了裂缝。

    少尉只觉得心头一紧。他认识那辆机甲的操控者。

    那是一个年轻的勒雷中校,名叫斯提勒。有着一脸和善的笑容,一张英俊的面孔。

    他的心,刚刚提起来,就见青色机甲手一撑,脚一蹬,如同出膛的炮弹一般撞向裁决者。

    一种让人头皮发麻的决死悍烈,炸开,扑面而来!

    “找死!”裁决者机士被斯提耘的悍勇和疯狂所激怒,一声怒喝,抬腿屈膝,狠狠撞向青色机甲的头部。

    双方的动作,都快如闪电雷霆,眨眼功夫,就已经到了对方面前。

    少尉看得连气都喘不过来,一颗心,砰砰砰跳个不停!

    眼看裁决者的铁膝,就要将青色游侠的头部撞个稀巴烂,少尉忽然发现,斯提勒在石火电光间强行扭了扭身,避开了头部要害,把左侧断臂连同肩膀,送到了裁决者的膝盖前,同时,机甲的右手,狠狠插向了裁决者的另一条腿。

    “轰!”

    又是一声震耳欲聋硌巨响。

    青色机甲再度飞了出去,它那伤痕累累的身体,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重重砸在地上。全身上下,已经看不到一处完整的地方。

    它躺在地上,外壳扭动着,凄惨的模样,似乎在说明它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可是,一旁的少尉,却分明感觉它在笑。

    那是一张胖脸,那是一副狞笑!

    二十米外,一把离子匕首,从裁决者的机舱透了出来。绿色的不知名液体,混合着暗红的血液,从缺口流出,顺着机甲外壳流淌向地面。

    裁决者直直地跪在地上。那张冷酷的斯巴达战士面孔僵硬雨茫然。

    它的屈膝撞击动作完成了,而它的另一只腿,却被亡命的斯提勒用半边身体为代价,打断了外接传动杆和关节曲轴。这就使得,它在落地的一瞬间,失去了平衡和连续动作的能力,跪倒在地。

    如果能再给他五秒,不,或许只需要一两秒,它就能将驱动转换到备用系统,从跪着的状态站起来,继续腾挪闪转,继续健步如飞。

    可惜,这世界上没有如果。发生了的,永远也不会改变。历史和命运的车轮,在选择了一条路之后,只会冷酷的前进,绝不会倒退。

    从硝烟中探出的一把离子匕首,彻底将它钉死在这个屈辱的姿势上。

    少尉从头到尾目睹了这次阴险而致命的袭击。

    他看见斯提勒的青色机甲在第一次被踢飞的时候,另一辆青色机甲就已经出现在了裁决者的侧后方。

    那一刻,或许一切都还不是蓄谋的。不过,当两辆游侠出现在彼此视野中时,没有任何交流,一次绝杀,就已骤然成形。

    摔落地面的斯提勒,随即俾身而起,伤痕累累的身躯,以一种以命搏命的悍烈姿势,发动了疯狂的反扑。他在吸引了裁决者的所有注意力的同时,以整个左臂和肩膀的一处凹陷为代价,让裁决者跪了下去。

    从那一刻起,裁决者就再也站不起耒。它就那么屈辱的跪着,黑色的外壳,映照出它身后那个弧线突进的偷袭者同样狰狞的一张笑脸。机甲电脑,传来了第三遍能量炮充能的声音,少尉却恍若未闻。

    他身体里的血液,在高速跳动的心脏压迫下,沿着血管汹涌奔腾。他甚至能听到血液在血管中流动的声音,感受这鲜红的液体不断的上涌,直欲冲破天灵盖!

    这是他见过的最完美的配合,最完美的绝杀!!!

    简单,凶悍,致命!

    斯提勒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机甲会上狰狞的伤口,只剩下几块断裂连杆的左臂,无一不在述说着战车的惨烈。

    在他面前,第二辆游侠,如同杀猪的屠夫一般,手中离子匕首猛然一搅,把裁决者的胸口搅得稀巴烂,随即干净利落地一抬腿将裁决者蹬倒在地。

    黑色机甲直挺挺栽倒,扑起一蓬尘土。两辆游侠转过身,腾空而起,冲进了中央阵地前那已经分不清彼此的战团。

    那里,有他们更多的同伴在浴血作战,他们的对面,有更多的裁决者在不断地冲击着他们的阵型,试图突破他们身后的防线。

    战团中,一辆游侠被击穿了胸口。大量的鲜血,涌出座舱,破碎的透明座舱盖已经变成了一片红色。即便这样,它依然死死抱住了敌人的手臂。整个身子,如同挂在敌人身上一般。

    惊惧交加的裁决者,拼命试图摆脱游侠,可是,直到旁边的另一辆游侠将他砸成破铜烂铁,他也没能摆脱。

    两栖机甲纠缠着,在一声剧烈的爆炸中,化作一团巨大的火球!

    不远处,另外两辆机甲在扭打着。裁决者如同死神一般的冷酷淡然,到这个时候已经不翼而飞。被游侠好在身上的它,看起来更像是一只土狗。

    他们用拳头互相击打对方,在地上翻滚。什么操控规范,什么四级五级六级定式,什么步法,什么杀招,都丢到了九霄云外。剩下的,就只是本能的厮杀!

    更远处,一个个黑色的和青色的身影在硝烟中忽隐忽现。他们高速移动,拳脚快得只能听到一连串爆竹般的金铁交鸣。那些普通机?

    想都不敢想的高级技术动作,在他们手中层出不穷。

    别说这种以命相搏的生死对决,就算只在旁边看,也让人目不暇接冷汗淋漓。反应慢一点,出现一点点错误,最后的结局,都是机殁人亡!。

    少尉咬着牙,目送那伤痕累累的身影,冲进战团,在顷刻间淹没于混战的机甲之中。

    当能量充满的提示第四次响起的时候,他一拉操控杆,机甲探出射击位,瞄准了一辆距离阵地已经不足百米的苏斯机甲,猛烈开火。

    “杀!

    那是中尖战团数百匪军机试震耳欲聋的怒叫声“杀!”

    少尉胸口的热血豪情,随着这杀气腾腾的吼声,喷涌而出。

    这声音,汇入无数查克纳战士的吼声中,卷向云霄。

    整个阵地,山呼海应!

    机甲的手掌,在空中划过一道完美的弧线,没入一辆游侠的肩头。

    莱茵哈特脑中就想,一道步骤精确的指令通过思维传感器迅即被翻译为动作指令,机甲错步一闪,已经到了游侠的侧后方。

    拥有每秒八十五动手速标准的操控能力之后,世界,似乎就在眼前变得异常缓慢。

    仅仅是弧线突进的一步,莱茵哈特却有足够的时间,清晰地看着破裂的机壳碎片和零件从眼前飞射而过。看着弥漫的硝烟,在虚无空中随风浮荡。

    几发能量炮炸开的光芒,'l'泥土中铛了出来,向四面八方扩散。

    无数的苏斯机甲,无数的查克纳机甲,在蘑菇云升腾的山坡上涌动,交错,厮杀。

    距离阵地还有十米!

    莱茵哈特在心底默默计算着。裁决者,如同一个黑色的幽灵,轻飘飘地贴到了对方的后背,双拳,则在一秒钟内,接连击出二十次。

    这是最简单的一级动作。只不过,在每秒八十五动的操控下,普通机士一秒两次的简单挥拳,增加了十倍,威力,则大了百倍。

    疾风骤雨般的拳头,凶狠地击穿了游侠的后背,不过,匪军机士临死前的反肘一击,依然在裁决者的肩膀上,留下了一个凹痕。

    将机械手,从游侠身上抽出来,莱茵哈特英俊的脸冷漠如一座冰雕。只是那双眼睛,隐隐浮现一缕缕红丝,闪过一丝恨意和暴戾。这是他击杀的第三十辆游侠,这些手速六十动的家伙,在他硌面前,毫无还手之力。

    可是,就是这帮家伙,总是在临死前拼命给他的机甲留下一点痕迹。虽然那样的攻击,根本无法对裁决者构成任何威胁,但积累的多了,机甲的损伤控制程序,依然有多处变成了深红色。

    更重要的是,莱茵哈特能清晰地感受到,无论他有多么强大,无论他击杀了多少辆游侠,那些可怜虫都没有丝毫惧怕。

    他们就是一群不可理喻的疯子,以命搏命的时候,让人感受到的不是壮烈,而是一种奚落,嘲讽。

    哪怕付出的代价是生命,他们也毫不犹豫,只为在你身上抓上一把打上一拳。

    只为了将你激怒!

    莱茵哈特承认,自己被这些执拗的疯子波怒了。

    几个小时之前,他精心安排的挑战,被匪军以一次无耻的袭击化不但没能重新鼓舞苏斯联军的士气,反而让士气更加低落。

    此后的七次强攻中,自己虽然击杀了三十辆游侠,可是,两个中队的裁决者,却至今无法突破对方的络线。

    打到现在,两百辆裁决者,只剩下了九十辆。匪军四百多辆游侠,也只剩下了不到两百辆。

    一比二点几的战损比例,对其他人来说是胜利,可是,对裁决者来说,却是不折不扣的失败。

    莱茵哈特可以很轻易的辨认出这些机甲。因为,他们的那张相同的胖脸,还有他们的战斗方式,风格,都和那个人一摸一样!

    在加查林,他无数次被那个胖子激怒。而现在,几百个胖子,在他的面前摇来晃去,出招凶狠而下流!

    还有五米!阵地只在一步之内!

    “轰!”

    刚刚踏上阵地前沿的莱茵哈特双臂交叉,挡住一辆游侠的正面飞踹,机甲向后接连退了几步,脚底的防滑齿在泥地上拉出几条深深的痕迹。

    “哼!”莱茵哈特冷哼一声,机甲在后退中,忽然毫无征兆地反身前冲,双拳一上一下,在空中激起一声尖利的呼啸,直奔向刚刚落地的游侠。

    他走在所有进攻机甲的最前面。在他身后,数十辆裁决者,正一步步跟随着他向前进攻。这一次,无论如何,他也要突破阵地!

    “干丅你娘!”动作慢上一拍的游侠,双空如封似膦-,画了两个半圆,荡开莱茵哈特的拳头,随即抢上一步,中宫直进,一肩膀撞向裁蠢者的胸口。

    莱茵哈特眼睛微微一眯,日光如刀,机甲脚下向后一辙,随即两腿“干丅你姐!”满口脏话的匪军机士一肩膀撞了个空,随即一个二百七十庋旋身,在躲开连环腿的同时,一拳头拴圆了砸向裁决者的左耳。

    莱茵哈特身子一仰,一个后空翻,避开了游侠的拳头。

    当拳头以毫厘之差掠过裁决者的头部时。因为实在太近大快,拳头和机甲外挂装甲之间的空气,在摩擦中化作一抹红光。

    莱茵哈特翻身落地,机甲脚下几个错步,已经到了游侠左侧,双拳齐出,一记狠厉到了极点的双峰贯耳,直奔游侠头部。

    他发誓,要把这满口脏话的杂种打爆!

    这一次,游侠没能再躲过莱茵哈特这快如闪电的一击。机甲头部瞬间被击得粉碎。

    似乎是知道已经绝无幸理,匪军机士最后拼尽全力,一把抱向莱茵哈特,胸口的的能量炮和腰际的导弹发射器,骤然全开!

    “干丅你妹!”

    这是这名匪军机士留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后一句话。

    随即,游侠就在一团白光过后,化作了冲天的火焰。烈焰扩展开来,将四周化作一片火海,滚滚浓烟随着翻滚的火团升上天空。

    莱茵哈特,几近狼狈地从火焰中滚身而出。

    机甲的身上,几片被打烂的外挂装甲如同破布条一般挂着,胸口,双臂,大腿,满是伤痕。

    看着那燃烧的火团,看着火团背后,又一辆游侠跃出阵地,他忽然发现,短短十米距离的阵地,是那么的迫不可及。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