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冒牌大英雄

第九卷 第二十七章 闪击(十)

    天色已大亮。

    胖子推动黑色的操控杆,“滋呜”一声,座下逻辑驱动系统启动,反关节的机械腿大步跨过一个还冒着烟的弹坑,汇入滚滚铁流。成千上万的机甲,沿着一条条破败的公路,涌进了比利镇。

    大地,在机甲隆隆的脚步声中颤抖着。路边的残垣断壁,瑟瑟地抖落着尘土。破碎的玻璃窗,发出哗啦啦的响声,不时落下一块来,摔得粉碎。

    抬眼望去,整个城市,已经成了一片废墟。

    这个位于弗伦索镇西北一百二十五公里的小镇,没有多少高楼大厦。低矮的建筑在经历反复的炮火冲刷之后,更垮塌了许多。坐在战斗形态高达六米的机甲上看向四周,几乎就是一片残砖断瓦堆积的垃圾场。

    部队在死一般的沉默中前行。

    经过的路旁,一辆查克纳机甲正用力搬开一栋坍塌的黄色小楼的混凝土柱子。断成几截的柱子下的破烂家具堆里,两个脏兮兮地小孩飞快地爬了出来,在他们身后,跟着一个蓬头垢面地中年男子。

    在孩子的哭泣声中,几个医护兵抬着担架,飞快地从废墟中拖出一位血淋淋的妇女,送往不远处的战地医护所。

    街道对面,十几名衣着褴褛的市民。畏畏缩缩地从废墟中走出来。大部分都是妇女和老人。她们的头发已经脏得打了结,身上的衣服如同破布条一般,沾满了血迹和泥土。一个个站在路边,眼神麻木。

    随着队伍的前进,又有许多人从城市的角落里钻了出来。

    谁也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从纷飞的战火中幸存下来的。经历了近两年的战争,经历苏斯杰彰的反复攻占。任何一个存活到现在的平民,都是一个奇迹。

    和城市废墟中数不清的尸体比起来,不幸的他们,又是那么的幸运。

    数不清的战士,在忙着救治民众。

    背着医药箱的医护兵在此起彼伏的召唤声中忙得脚不沾地,身旁,跟着抬着担架满头大汗的士兵。护士们在给伤员缠绷带,注射药物。行驶到空地上展开的医护机甲,就像一朵朵绽放的百花。

    还有炊事班忙绿的炊事兵们,正在熬煮着食物,发放给静静排在一边等候的民众。

    胖子的视线越过眼前的一切。投向更远处。一道道黑色的浓烟,还在废墟般的城市中升腾。远方,数不清的斐盟机甲从各个方向涌进

    市。

    视野中最高的建筑,就只有小镇中央看似完整的教堂的钟楼。而在走过教堂下的花园广场后,胖子才发现,自己看到的,只是钟楼完整的一面。

    另一面,已经消失了了。仿佛被人用刀竖着劈过的钟楼,露出背后焦黑的金属框架,以一种奇怪的形象,矗立在地狱一般的城市中。

    衣服,家具,纸张,书籍,瓶盆瓦罐  大街小巷中央,散落着各式各样的垃圾,一片狼藉。

    道路旁的路灯和公交站牌,在炮火的高温中折断或扭曲成焦黑的金属藤蔓。旁边停放的各式飞行车也不知道被遗弃了多长时间,一辆辆斜斜,积满了灰尘,早已经烂得不成了模样。

    其中一些被炮火命中的,已然烧得焦黑,只剩下了光光地车架,散发着橡胶燃烧后的恶臭。

    眼前的景象,和勒雷是多么的相似。

    想到在战火中煎熬了四只的勒雷,不少匪军战士的心头,像是被什么东西猛地挠了一下,撕心裂肺地疼。

    牛顿星系,加里略星系,勒集中央星系,百慕大星系,

    那一颗颗千疮百孔的星殊,一座座化为灰烬的城市,就如同电影画面一般,从战士们的眼前闪过。握住操控杆的手,不知不觉地暴起了血管青筋。

    这战争,再多持续一天,就会有无数眼前这般的惨剧。

    机甲透明座舱盖下,一名少妇抱着一个两三岁大的孩子,蹒跚走过。胖子停了下来,回头注视这憔悴的年轻母亲的背影。

    背影很快被其他难民遮住了。只在成群结队的难民群和士兵队伍的缝隙中偶尔一闪,渐渐远去。

    胖子一阵难过。他看见,那母亲怀里的孩子,两条腿都已经被炸

    了。

    “胖子?”邦妮站在指挥机甲的舷窗前,透过一队队大步行进的装甲部队缝隙,看着路边上那辆有些发呆的破烂机甲。

    “邦妮”胖子怔怔地道:“你说,这场战争还会打多久?”

    “我不知道。”邦妮葱白的手指轻轻扶了扶嘴边的麦克风,长长地睫毛耷下来,低声安慰道,“这是一段旅程,我们终究是能看到终点的。”

    “终点?”胖子目光,扫过地狱般的城市,“十年,二十年?”

    “或许要不了那么长时间”邦妮的手抚摸着冰凉的舷窗,隔着流动的铁流,凝望着街道对面那辆发呆的破烂机甲,“这段旅程何时结束。取决与我们能走多快!”

    邦妮的声音,如同轻风般柔软。她知道,永远也无法漠视这悲惨景象的胖子,又开始对未来感到茫然了。

    这个热爱生活的小术民,是这场战争的异数。他一次次地创造奇迹。一次次将原本素不相识的人聚集到他的身旁,跟着他一路走到现在。

    可是,了解他本性的人,却总会有一种担心。

    因为,谁也不知道这个和战争格格不入,却背负着沉重责任的胖子。会在那一天崩溃。

    “没那么简单。”胖子摇了摇头,声音有些木然。“资源。宗教,政治…纹此该死的晓意,永迄办不会消停!”…

    “你看见那个被扎断腿的孩子了么?”

    郗妮看到奔行的机甲队伍另一端。破烂机甲举起了手臂。

    听胖子的声音从耳机传来。

    “他才两三岁。”

    “我们就算打到了夕阳山,击败贝利夫,可在他后面,还有罗森博格。还有三上悠人!就算击败了苏斯杰彰,还有德西克,还有纳加联邦,还有那个***索伯尔

    邦妮用手指捻着耳麦,想要说什么,最终却只是沉默。。

    是的,正如胖子所说,这场席卷人类的战争,实在太浩大,也太残酷。数十个人类国家拼尽全力的厮杀,没有一二十年,无法结束。

    即便是胖子身旁站着的是黑斯廷斯,即便拥有已经能制约裁决者的陆军。可在斐盟,却还有无数人在打着各自的算盘,还有无数的政客躲在安逸的城市中,对数万乃至数百万光年外发生的惨剧漠不关心。

    汉密尔顿,拉塞尔,李存信,黑斯廷斯  这些人,一步步把胖子退到了最前面,而这个一脸惊恐的小市民面对的,却是一座座高不可攀的大山。

    邦妮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胖子。

    任何语言,在西约几大帝国遮天蔽日的舰队和铺天盖地的装甲集群面前,都是那么的苍白。

    痴痴地看着街对面的破烂机甲。她有些担心。别说胖子,就算是换一代名将,又有几个能坚持到现在?

    良久,胖子的声音从独立频道里传来。

    “邦妮,命令部队加快速度!”

    听到这句话,邦妮轻轻松了口气。虽然不知道胖子是怎么想通的。不过,至少他没在这个节骨眼上退缩。

    她正准备回身下达命令,却听胖子自言自语。

    “什么世道,***,再这么打下去,老子什么时候才敢要儿子。”

    “邦妮生两个。安蕾生两个,米兰生两个”

    邦妮又羞又气地啐了一口。

    为这没心没肺的混蛋担心,纯粹多余!

    在这个家伙那最让人啼笑皆非也最简单的思维方式每前,所谓的沉重和忧郁,都是那么的可笑。

    广阔的凤凰城西线战区,一支支查克纳部队,跃出了他们一直坚守的防线阵地,加入到浩浩荡荡横扫过战场正面的斐盟大军之中。

    圣约翰镇战区,北齐山战区。比利镇战区一

    在匪军的带领下,这支不断壮大的军队一路势如破竹。

    比利镇,是自弗伦索镇出兵以来的第三个战区。驻扎在这里的敌苏陆军啦装甲师,航空陆战队碧师,只是普通的二级部队。

    在击破圣约翰镇之后,匪军兵力增加到九个师,击破圣约翰镇以北三丰三公垂山醉小战区后7又增加了出个机步师并两个装甲田的兵力。抵达比利镇的时候,匪军事实上已经拥有了泰山压顶般的优势兵力。

    在两个匪军装甲师的闪电式突破。以及后方包括斐扬三十三军的三个师在内的大部队的碾压式推进下。北齐山战区的五个苏斯装甲团和比利镇的两个师,根本就是一触即溃。

    过了比利镇,前方已经没有城镇了。

    延绵的夏洛克斯山脉,从比利镇东北开始缓慢向上。

    接下来的;个战区,匪军将面对杰彭第万集团军,以及苏斯的引集

    。

    杰彭万集团军,总计三个军共八个装甲师,总兵力近6万人,其中战斗部钦功人。平均每个师的战斗人员就高达旺为人。这在有着超大编制的杰彭陆军中,并不罕见。

    万集团军。主要进攻第四战区和第五战区即弗伦索镇以北 力公里至茁公里的广阔区域。

    因为斐盟联军驻守的这段位于夏洛克斯山脉的防线最高峰,名叫朗斯峰,因此,这条南北直线长度 占公里,实际长度超过两百公里的防线,也被称为朗斯防线。

    而苏斯引集团军,则主要进攻第六战区,也就是三十三军负责防御的夏洛克斯战区。

    贝利夫在这个区域,布置了引集团军两个军共六个师的兵力,一直以来,都是凤凰城西线上,最具威胁的攻击箭头。

    之前斐扬三十三军四个师。就驻扎在这里,和引集团军交手数十次。打得异常艰苦。在纽缨和蹦三个师被抽调到弗伦索镇之后,这里只剩下了绍狮并临时抽调的一个查克纳装甲师和一个机步师进行防御。

    对匪军来说,六大战区中,剩下的这三个战区,才是真正的考验。

    杰彭万集团军八个师,绝对不是像之前几个战区那样,能够一口吃下来的。一有不慎,战斗很可能会打成僵持。

    这种程度的战役,事实上已经可以被成为一场小型会战了。通常情况下,打上个两三个月乃至一年半载都不稀奇。

    可是匪军没有时间,必须要在五个小时内,完成突破,以极快的速度对敌人事实分割歼灭。不能歼灭,也必须将其击溃。以保证主力部队的前进通道畅通无阻。

    而其后的苏舵 集团军。虽然兵力较少,可是,却是苏斯的一级部队。战斗力极强。

    更重要的是,所有人都明白,随着前三个战区的战斗,匪军,已经不是一直隐蔽的军队了。

    尽管有电子信息控制权,胖子也将匪军的特种兵全部撒出去,遮蔽战场信息,可难保有那

    就算匪军这一路闪电攻势够快。可一旦对杰彰万集团军位于第四战区的三个师发动攻击,只需要半个小时。其幕五战区的另外五个装甲师。就会反应过来并迅速投入战斗。

    第五战区一动,位于第六战区的苏斯引集团军。想不知道这边的动静都不可能。

    这一仗,是一场硬仗。

    斐盟指挥部里。紧张的气氛让人窒息。

    参谋们一边忙球着,一边不时将目光投向中央控制台的大屏幕。

    巨大的屏幕上。一左一右两张图各占一半空间。两张图,都牵扯着大家的神经。

    左边的屏幕上,是匪军的战斗态势图。

    由弗伦索镇起,一直到现在的夏洛克斯山,沿途的几个战区防线上。已经是空无一人。所有的兵力。都汇集到了那根巨大的红色箭头中。此刻正向着夕阳山战区挺进。

    这一仗,让大家见识了匪军的威风。

    匪军第一装甲师和第二装甲师一左一右齐头并进。无论是圣约翰镇。北齐山还是比利镇,猝不及防的苏杰联军,在他们的攻击下,根本就没有丝毫的抵抗力。

    这两个师,就像两发出膛的炮弹,以一条笔直的线路向前攻击。这种的蛮横打法,正是闪电战的精髓。。

    不顾一切的突破,再突破。将侧翼,后面和分割包围都交给其他的友军,自己只管不断地摧毁敌人的防线,不断将聚集起来的敌人打散。

    数以千计的胖子机甲,一次次地捅进防线,一次次地从敌人的基地中。从敌人的装甲集群中穿过。铺天盖地,呼啸奔腾。

    短短八个小时,匪军就已经进抵第四战区。

    屏幕的右边。是目前的夕阳山态势图。

    如果说匪军的狂飙突进,带给所有人是痛快淋漓的酣畅感觉,那么。夕阳山战局,则让所有人的神经都绷得紧紧的!

    前线已经传来消息,苏杰联军。放弃了对战场的控制站,转而强行发动总攻。

    此刻,在苏杰联军确定的主攻方阵地前的出击阵地,已经聚集了四个装甲师。除此之外,在其出击阵地上,两辆裁决者机甲,正在进行战前准备。

    他们甚至已经将深入敌后的五支裁决者小队,都收了回去。

    这摆明了告诉斐盟联军,他们不在乎战场信息的控制权,也不怕前期遭遇斐盟部队的袭击。

    你从四面来,我只一路去。

    他们就是要强攻 阵地,彻底突破夕阳山!

    作为抵挡裁决者的主力,斯特勒率领的匪军第一娄甲师直属特种营,已经全都撤了回来。

    能不能挡住裁决者的进攻,能不能完成这一个胆大包天匪夷所思的作战计划,尽在接下来的十几个时里。

    对指挥部的所有人来说,每一分每一秒,都是一种煎熬。

    玛格丽特,陈凤西,皮埃尔,以及匪军和雷斯克方面军的将领们。都聚集在指挥台上。紧张地注视着大屏幕。

    二十多分钟前,苏杰联军,已经向夕阳山展开了全线进攻。

    因为占据信息优势。前线的几次反击,都打得有声有色。现在斐盟的防线,已经扩展到了夕阳山下。伏击,迂回,夹击,直接插入苏杰联军的控制区作战。大大减轻了防线压力。

    不过,所有人都知道,苏杰联军在其他防线上的进攻,不过是牵制酷合而已,他们真正的杀手铜。就是占2阵地下的两百辆裁决者。

    而现在,屏幕上的裁决者,已经准备出击了。

    茂密的丛林中,出现一道道浪花。随着引擎的轰鸣,越来越多的机甲,出现在 阵地前方不到五公里的平地上。

    苏杰机甲集群的最前方,两百辆黑色的裁决者缓缓而行。

    他们的动作舒缓而从容,宛若花园散布郊外踏青。

    “两百辆裁决者”陈凤西嘿嘿一笑,“他们也太看得起我们了。”

    “是三百辆”皮埃尔冷笑着纠正了陈凤西的错误,“还有一百辆。就躺在弗伦索镇。”

    说完,两位搭档对视一眼,心头都是暗自庆幸。

    十辆裁决者,就能在莱恩战区主导一次摧枯拉朽般的反击,若是没有匪军,这三百辆裁决者,足以支持贝利夫的任何战略意图。凤凰城西线的斐盟联军,不过是案板上的鱼肉而已。

    说话间,苏杰装甲部队。已经停了下来。密密麻麻的钢铁巨兽,形成了几个攻击集群,宛若一条条长龙,一直延伸向远方。

    “他们想干什么?”

    看见三十辆裁决者脱离大队。向阵地前沿走去,皮埃尔眉头一皱。

    “苏斯人的特种部队一败涂地,可他们并没有输。”

    耳畔,传来了玛格丽特清冷的声音。

    “你是讽”皮埃尔讶然。

    “以裁决者的骄傲,他们又怎么可能背负着特种战失利的耻辱。以数量压垮我们的防线。”

    玛格丽特看向 盛阵地上的匪军特种兵的目光,充满了忧虑:“现在。才是他们对斯提勒战书的回应。”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